乖不疼的|校花露营被弄得欲仙欲死

乖不疼的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乖不疼的 第二章

韩小六低下了头。

韩昌玮拍了拍儿子的肩膀。他们都知道,糖糖一直把韩小六当弟弟。“儿子,只要糖糖对你有一点男女之情,那爹就会去给你提亲去。可是……”

他还没说完,韩小六就闷声闷气的说道:“爹,你别说了。”

韩昌玮在心里叹了口气。早知道他儿子会喜欢上糖糖小时候就不让他儿子天天粘着糖糖了。这

文学

样糖糖说不定就不会把他儿子当弟弟了。“你七舅我过几天要去北彊马场挑马,你跟你去舅去吧。”

“不了。糖糖嫁给七皇子后出门就不方便了。我想趁她成亲前带她多出去玩玩。”

“好吧。”

“爹,那我回屋了。”

“嗯。”

儿子走了以后韩昌玮就也回屋了。

他一回来,何灵玉就问道:“小六没事吧?”

韩昌玮把他和儿子的对话跟何灵玉说了一遍。

何灵玉听了很心疼。“你这段时间多陪儿子说说话。”

“嗯。”

第二天早上,田满车、宋麦穗、豆豆、瓜瓜和糖糖刚开始练功韩小六就从门口走了进来。“我来了!糖糖,我听我爹说你要嫁给七皇子了。”

糖糖点了点头。“以后七皇子要是欺负我,你帮我揍他,好不好?”

“好!”

刚准备进来的七皇子:“……”还没成亲就想着找人揍他!这什么女人?!

领着七皇子过来的周勇:“咳咳!老爷、夫人,七皇子来了!”

七皇子从门口走了进来。“岳父、岳母,两位兄长、韩公子,早!”七皇子故意漏了糖糖。

田满车领着大家给七皇子行了个礼。

因为糖糖和七皇子定亲了,所以糖糖也不用回避了。

韩小六看着七皇子说道:“王爷,我一直想跟你请教。只是一直没机会。王爷,咱们过几招?”

“好!”本来倒要看看你有没有本事给那个女人撑腰?

韩小六:“请!”

七皇子:“请!”

转眼间,七皇子就和韩小六打到了一起。

韩小六从小就跟他爹练功,而他爹的功夫是田满车教的。

很快,七皇子就发现他的武功没有韩小六高。七皇子觉得,要不是因为他是皇子,韩小六早就把他打趴下了。

过了一刻多钟,韩小六停下来冲七皇子抱了下拳。“谢王爷赐教!”

七皇子也冲韩小六抱了下拳。“客气!”

文学

豆豆、瓜瓜:“王爷,我们也想跟您请教请教。”

七皇子:“……”你们是跟本王请教吗?你们是根本王示威!“好!两位兄长是想一起来还是一个一个来?”

豆豆、瓜瓜:“一起。”

七皇子:“……”他刚才和韩小六比的时候这俩人肯定已经看出来他打不过韩小六了。他连韩小六都打不过他们这俩人竟然还有一起和他打?他可真是掉到狼窝里来了!“两位兄长,请!”

“王爷,请!”

大概过了半个多时辰,田满车看七皇子打不动了就说道:“好了,你们三个停下来吧。我给你们讲讲你们刚才对打的优点和不足。”

七皇子:“好!”再不停他就要累成狗了!

豆豆、瓜瓜:“谢王爷赐教!”

七皇子:“是我应该谢谢两位兄长。”

田满车给他们分析了一刻多钟。“好了,今天就这么多问题。等你们把这些问题改了以后我再教你们别的。”

七皇子真心诚意的答了声好。因为田满车刚才说到的问题都是他没有注意到的问题。要是把这些问题改了他的功夫肯定能进步不少。不过……

七皇子朝糖糖看了过去。“二小姐,今天我和他们三个都比了,明天咱们俩比比,好不好?”虽然彭思哲跟他说这个女人的功夫很高,但他觉得彭思哲有可能是吓唬他。

糖糖冲他甜甜的笑了笑。“人家是女孩子。”

七皇子:“……”给本王送家规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得你是女孩子?刚才让韩小刘揍我的时候你怎么不记得你是女孩子?

田满车:“走吧,吃饭去吧。”

转眼间,田满车、宋麦穗、豆豆、瓜瓜、糖糖和韩小六就走到了演武场的门口。七皇子赶紧跟了上去。打了一早上,他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

吃饭的时候,七皇子时不时就偷偷看糖糖几眼。这女人虽然又凶又刁,但这女人长得可真好看!

韩小六想挡住七皇子。可是,他挡的了一时,挡不了一世。韩小六抬头看了看天空。韩小六使劲捏了捏手里的馒头。

吃完饭,田满车看着七皇子说道:“王爷,你下衙后能来一趟吗?我还想再和你讨论讨论家规的事。”

不能!“我皇兄昨天晚上派人跟我说我今天下衙后去找他一趟。他要给我个东西。”

“这样呀?那就明天吧。反正家规一时半会也定不好。”

“……您说的对。岳父,那我就去衙门了。”

“嗯。豆豆、瓜瓜,小六,送送王爷。”

豆豆、瓜瓜、小六:“好。”

他们走了以后,田满车看着糖糖问道:“你想让他立什么家规?”

“当然是跟咱家一样的了。”

宋麦穗揉了揉额头:“别闹的太过火了。”

糖糖走到宋麦穗身边抱住了宋麦穗。“娘,你放心吧,我心里有数。”

宋麦穗一点都不放心。“刚才他说要和你比武你为什么不愿意?”

糖糖嘟了嘟嘴。“他还没有把家规立好。等他把家规立好了我再跟他比。”

宋麦穗的头更疼了。“要是他一直不立你就一直不理他了?”

“我没有不理他。”

宋麦穗瞪了糖糖一眼。“他要是一直不立你就一直在他面前装大家闺秀?”

糖糖调皮的眨了眨眼。“嗯。”

宋麦穗朝田满车看了过去。“你怎么也不管管她?”

田满车笑了笑。“孩子们的事就让孩子们自己解决吧。”

宋麦穗瞪了田满车一眼。“要是他们把事情搞砸了还不是得你收拾?”

糖糖:“娘,我不会搞砸的。”

田满车:“就是,我闺女这么聪明怎么可能搞砸?”

宋麦穗点了点糖糖的额头后看着田满车说道:“你就惯着她吧。”

田满车:“再惯也惯不了几天了。”

宋麦穗:“……”干嘛要说这样的话?说的她都想掉眼泪了。

糖糖:“不可以!爹,我就是嫁出去了你也得惯着我。”

田满车:“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

乖不疼的 第三章

六月的天气好似大姨妈在身的女人脾气,阴晴不定。刚还燥热难耐,转眼就下起了滂沱大雨。一辆黄色兰博基尼在雨中一路飞驰,停在依山傍水的陵园门口时,雨势已弱。

凤天歌一身黑裙,捧起副驾的一束白菊,微微一笑:“小豪,今天是你20岁生日,姐姐来看你了。”

柔柔的语音一落,眸色转黯。凤家!欺她不要紧,可连她唯一的弟弟也不放过,这笔帐…

跨出车门,已是一脸肃然。

雨是不大,可打在风天歌的身上好似落在荷叶上般,弹跳着滚落,黑裙依旧干燥如新。

祭拜完亲人,凤天歌并没有离开,敛了一身风华,任细雨染湿长发。瞟了眼一旁的参天古树,冷笑出声:“众位当家的藏了这许久,不累么?”

想当初选了这里给弟弟安身,无疑是看中这里的风水。此处坐北朝南,背倚高山,两面青山环抱,墓旁两株百年古木相护,碑前碧草常青。却不想如此吉地今日迎来了不少龌龊的人!

“倒是小瞧你了。”人影从树上一跃而下,落地无声。若不是鬓角的花白出卖了年纪,谁人会知这个声如洪钟,步伐矫健的人已是六十开外的老湛

紧接着一个个身着唐装,年纪不一的男人一一现身,足足十人。这阵仗,确实挺看得起她。

倘若有外人看到此景,想必要感叹一声:仙风道骨!

高人是没错,却是道貌岸然,内里污秽不堪。

“大长老,瞧您这拖家带口的来看望我这小辈,真让歌儿受宠若惊啊!”风天歌笑得好不讽刺,她还没找人算账倒让人给找上门来了。这些人,还真不知羞。状似无意退了两步,不着痕迹踢了踢那不起眼的小石子,抬手轻拍自己的嘴角笑道,“哎呀,瞧我这嘴,真不会说话。小豪啊,你看众位长辈特意选在今天这个大日子来给你庆生,可谓用心良苦。这份心意咱姐弟除了心领,还得回礼不是?咱就祝他们妻离子散、家破人亡,可好!”

“凤天歌,死到临头还这么嚣张,口出恶言…”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