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被各种陌生人 np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一章

梁王望着对方的玉簪,正在思索其可能的来历,视线缓缓移到她身上,眼睛一下子放大:“好长的腿!”

可惜自己年纪大了,要是早些年碰到这样的极品,哪怕是动用身份修为,也是一定要一亲芳泽方才罢休的。

见双方各自收起了攻势,姜罗敷紧绷的身体这才放松下来,一边是宗师,一边是明月公指挥的三千红袍军阵,不管哪一方都不是她能对付的。

姜罗敷向楚中天行了一礼:“明月公,到底是什么事让你如此大动干戈呀?”

楚中天哼了一声:“姜校长可以自己问他。”

一旁的梁王也从半空中降了下来,闻言冷笑道:“楚家包庇钦犯,还试图袭杀本王,明月公真是好大的胆子。”

秦晚如气得又重重地捶了一下鼓:“既然如此,还不如真把你击杀了,也不枉我们背这个恶名。”

梁王脸色一变,急忙往后退了一步。

姜罗敷急忙说道:“梁王此次前来的目的我也曾听闻了一二,也不怪楚家不能接受,就算是我,而很难理解,祖安土生土长在明月城,又怎么可能偷得了皇上的东西。”

这时候谢弈也适时说道:“不错,依我看这其中一定是有什么误会。”

看到连谢弈也表态了,梁王眼皮子抖了抖,楚家、学院、城主,可谓是明月城最强大的三股势力,如今他们站在一起,那真还有些不好解决。

他只好说道:“其实祖安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我也不清楚。”

楚氏夫妇:“……”

姜罗敷:“……”

柳耀:“……”

谢弈:“……”

敢情你之前在那里牛皮哄哄各种叫嚣,都是在虚张声势?

感受到众人的怒火,梁王急忙说道:“我虽然不知道他到底偷了皇上什么东西,但此事绝对是真实存在的,因为这是我出京时皇上亲口嘱托我的。”

听到他这样说,所有人的眉头都皱了起来,按理说梁王此时也不会在这件事上说谎,可这件事真的说不通啊。

这时梁王仿佛想起了什么,急忙指着一旁的十名绣衣使者说道:“具体的可以问他们,他们是皇上指派前来抓祖安的。”

楚氏夫妇这才望向了犹如石像一般矗立在一旁,仿佛局外人般的那十名绣衣使者。

“绣衣使者……”楚中天等人显然也认出了这些人的身份,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看到众人的目光望来,最前面的那名绣衣使者冷冷地说道:“祖安具体偷了什么东西事关机密无可奉告,请楚家将其交出来,否则的话以欺君论处。”

“欺君?”楚中天哈哈一笑,笑声中有些苍凉落寞,“皇上想对付我们楚家,又何必用这种莫须有的罪名。”

一旁的谢弈急忙提醒道:“楚兄,慎言!”

楚中天哼了一声:“都被逼到这个份上了,我还有什么顾忌的?”

显然他并不认为是祖安偷了皇帝的东西,以为这只是皇室对付楚家的又一个借口而已。

那绣衣使者眼神一凝:“明月公当真要抗旨不遵?”

“抗旨?”楚中天笑了一声,“我们楚家可没说过,想搜祖安,自己进屋去搜呗。”

他虽然怒急,但也不傻,至少不会明目张胆留下口实。

听到他这样说,那绣衣使者挥了挥手,招呼同伴一起进楚府。

只可惜红袍军依旧留在原地,没有丝毫退让的意思。

一旁的谢弈暗暗感叹,楚中天平日里浓眉大眼的,没想到也如此狡猾,嘴上说着顺从,身体却不诚实啊。

那绣衣使者停下脚步:“莫非你以为这样就能拦住我们么?”

楚中天微微笑道:“素闻绣衣使者威名,我们楚家又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呢。”

虽然话这样说,但依然没有半分让开的意思。

他的潜台词也很明确,刚刚连堂堂宗师都闯不进去,你们几个又有什么办法?还是早点知难而退的好。

其实他有些不解,世人都将绣衣使者传得神乎其神,但看他们平均修为也不过五六品,实在有些名不副实啊。

可这些年似乎没听过有人从绣衣使者的追捕下逃脱的,到底是怎么回事?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二章

此话一出,那位眼镜兄弟的脸色一下子就怔住了。

与此同时,一旁的顾大爷和陶瓷妹妹也全都是一愣……他俩上下打量着那人。

“是啊,你就穿成这个样子去开会么?”陶瓷皱起了眉头。

其实吧,咱们陶瓷妹虽然遗传了郑氏家族的血统,但是脑子算是整个郑家最聪慧的那个人了,之前没有注意到对方话语里的漏洞,也是没往心里去,现在周言一指出来,她立刻就跟上了思路。

“这……”眼镜兄弟犹豫了一下:“是啊,我没有穿正装,这是因为我也是刚刚接到了公司的电话,要我赶紧赶过去,根本就没有时间回家啊。

无奈之下,我也只能穿成这个样子先过去,至于西服什么的,我公司里其实有一件备用的,到了那里再换上,也是没什么问题的。”这位眼镜兄弟的反应也是足够快,竟然就这么给解释过去了。

不过陶瓷妹子的眉头依旧没有舒展:“是这样么?”

“当然了,不然我也不会开这么快!”眼镜兄赶紧回应道。

就在这时,他注意到了陶瓷妹子的眼神突然的变了一个方向,本来还盯着自己的双眼呢,却突然的越过自己肩头,朝着后面望去了。

眼镜兄也转过头,下一秒:“我草!你干啥呢!”

他大喊一声,因为他看到周言不知道什么时候凑到了自己的轿车旁边,正弯着腰,把脸凑近窗子,朝里面望去。

这车子的玻璃上,贴着那种黑色的玻璃膜,从外面很难看到车后座里的样子,所以周言还偷偷摸摸的,想用手指头再玻璃膜边缘扣出个小缺口来。

而眼镜兄这一嗓子,周言赶紧站直了,还快速的把手背到身后:“啊?我啥也没干啊!”他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

眼镜兄弟的脸都青了:“好了,你们别再耽误我的时间了,让开,我要走了!”

不料,周言就跟没听见一样,又跑到了轿车的前面,透过挡风玻璃看着副驾驶和驾驶室的位置。

挡风玻璃上肯定不能贴玻璃膜,所以他直接就能瞧见,就在副驾驶室上,摆着一个很大很大的高尔夫球袋。

“这里也有很奇怪的地方啊。”他嘀咕着。

“妈的!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啊!”眼镜男终于有点绷不住了,他拔高音量吼道。

“我?”周言眨巴眨巴眼镜,然后指了指旁边的侦探协会大楼:“我是个侦探啊!”

“……”眼镜男憋着嘴,很显然,他早就想到了周言是个侦探。

在这个地方,碰到侦探那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了。

“所以你到底想要干什么?!”他吼道。

“没什么,就是觉得你的车子有些奇怪而已。”周言指着那高尔夫球袋说到。

“混蛋,一群看什么都觉得可疑的臭侦探!”眼镜兄一反之前温和的形象,竟然在侦探协会大楼面前说出【臭侦探】三个字。

emmm……挺勇的……

一边说着,他还一边骂骂咧咧的走到车门前,打开车门,然后气呼呼的把高尔夫球袋给拽了出来。

“怎么着,觉得这袋子里藏着尸体么?还是毒品?”他怒道:“好啊,我满足你的好奇心。”

被男朋友进入的详细故事 第三章

千仞雪想了想,觉得这安排没有没有问题。

便召唤天使彦过来。

天使彦闷声来到了宫殿外面,广场上还回荡着那位饕餮王的笑声。

这让她很不爽。

但没办法,理智告诉她,强撑着下去,只会更加麻烦。

来到宫殿,她也猜到了几分。

深呼吸口气,推开大门,走了进去。

她看到了天修王与那位本应该是今天的主角,却还没有露面的‘王上’站在看看台上,将刚才的情况一目了然。

“女王,那个饕餮王…”

天使彦沉默片刻,“有些奇怪…我有种预感,若是我再劈几剑下去,他可能还会分裂成更多的饕餮王。”

“你的战斗直觉很厉害。”千仞雪转过身,“鹤熙与我分析的也是这么说的。你倒是直接感觉出来的。”

“那…”天使彦用询问的眼神看着千仞雪。

仿佛再问:那该怎么办呢?

千仞雪耸耸肩,表示我也不知道,然后视线就落在王枫身上。

“剑。”王枫言简意赅。

天使彦赶忙拿出自己的天使之剑。

这不是普通的剑,而是虚空武器,虚空武器都搭载了特殊的虚空引擎,拥有非凡的力量。

王枫手握这柄长剑,掌中生出一朵红莲,为其染上一道特殊的焰光。

焰光中,蕴涵业火之力。

对付神系宇宙那边的力量,不动用混沌青莲,一时半会儿怕是不好解决。

当然,王枫可以直接运用鸿蒙本源,对饕餮王发动降为打击,进行解析剖离,能瞬间秒掉对方。

但,这是天使和饕餮的战争,他能秒掉不算什么。

能让天使也秒掉,才能够让这些天使对他产生更加崇高的敬仰。

天使彦结果这柄长剑,发生上面若隐若现散发着一股淡淡的焰光。

‘这就完了?’她心道。

没有给自己升级神体,就是简简单单的在剑上轻轻一抹,难不成这柄天使之剑就能干掉那位饕餮王?

心中带着几分怀疑,天使彦接过长剑,启动虚空引擎。

“红莲版虚空引擎启动中…”

“启动成功…基因核算中…匹配中…匹配度…5%…100%…匹配完成…”

“新功能‘业火审判’搭载中…搭载成功…是否启动新功能对目标生命进行因果打击?”

伴随着脑海中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天使彦犹豫了一下。

因果打击,那是什么?天使彦不太清楚。

她从宫殿中飞了出来,像是一位得到绝世高人传授功力的高手一般,重新返回了典礼广场之上。

目光聚焦。

明眼人都看出来了,这位天使彦是去的那座宫殿,是去寻找破敌的办法了。

而且,看样子,明显还与那位天刃王的‘王上’有关。

但,天使彦好像和之前并无太大的区别?

诸多文明代表并未看出任何奇怪的地方。

天使彦手中的长剑,除了天使彦之外,其他人很难看出来发生了什么变化。

“那柄剑…”鹤熙目光微微收缩。

虚空武器,基本上都出自她的手,不是她完全打造的。

但其中蕴含了她的技术成分。

隐约中,鹤熙感受到了一股特殊力量。

“那位王上,赐予了天使彦什么力量?她的神体似乎没有发生任何变化…只是靠一柄剑么?”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