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短篇合篇500篇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一章

只不过现在艳姬已经知道了他修炼成了龙身,体内龙元比起仙元还要来得更为强大。

若非必要,陆小天现在委实是不想跟艳姬翻脸。若是能缓和双方的关系,替其取到源雷仙壶之后,让其主动取走他体内的种蝠。

若是此路走不通,陆小天也只有另想办法了。这次意外让陆小天失去了对形势的完全掌控。不过事已至此,倒也没有太多好懊恼的。

眼下各仙域的仙军在不断往幻雾沼泽开拨,更厉害的玄仙,甚至天仙,比龟灵,木昆更精锐的仙军,也会陆续出现。

此时陆小天不想再回到幻雾沼泽搅和到啸月狼族与仙军的剧烈冲突中去,陆小天已经在冲突中获得了大量的好处。此时正是沉淀所得的时候。后面随着双方出现的强者数量越来越多,天仙级强者现身只是迟早的事,陆小天再过去已经是十分危险了。甚至要不是在这前那诡秘空间内黑龙的黑珠失陷,刚好被他得到,在幻雾沼泽都已经出现了超越天仙的强者。

这样一个大漩涡,陆小天暂时不想置身其中。而现在他就算是想去龟灵仙域,暂时没有这个渠道不说,自己前往龟灵仙域,很可能又沿途碰到其他仙军,如同散仙一般被仙军裹胁回来,重新送回到幻雾沼泽当炮灰。

眼下相对成熟的办法是静待幻雾沼泽的形势稍作平静,到时候无论是去找朱产,吕一鸣,通过他们的关系进入龟灵仙域。还是自己去龟灵仙域找门路,风险都要相对小上很多。

毕竟艳姬只是要他去龟灵仙域找线索,也没有给其他什么指示,既然如此,如何行事自然就完全是他自己拿主意了。

这一片地域的仙宗门派已经被龟灵,木昆仙域的人收刮了几遍,除了少部分躲入到荒郊野岭,仙军也没有多大功夫来收罗的部分散仙,仙人,还有一些修为太低的之外。绝大部分都被送到了幻雾沼泽,并且死伤惨重。

此时陆小天留在此处也算是安全的,甚至不出意外,暂时根本不会有人过来打扰。虽然环境算不上太好,可在眼前这种时局下,倒是一处难得的清修之处了。

至于胡小凤,林方这些人,陆小天一时间也没办法顾及那么多了,此前与朱颜几人分手时,已经嘱咐朱颜对云霞仙宗,还有他的人照顾一二。以朱颜,吕一鸣的为人,适当打些招呼,也会比其他仙宗门派的人情况好上许多。

莲花分身深得萧玉看重,实力也还不弱。总归是比起绝大多数仙宗门派的人,或者是散仙情况都要好,暂时也不需要太去操心,他也不可能保障所有人的安危,否则他也没那个精力去修炼了。

各有各的福缘,总归是给了他们一个相对别人更好的基础。

将自己的处境,后前后的形势都思虑一遍之后,陆小天开始进入镇妖塔内。

从与吕一鸣等人一起,随从数千仙军大战恶狼骑,到后面一系列大战,陆小天又前后击杀,俘获了一些真仙级狼人,此时加上之前一起,镇妖塔内便有了十一个真仙级狼人,仙人级狼骑一百五十余骑。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二章

这个地方,他纵然是天皇,也不能过多干涉!

因为自从他踏入进来的时候,就有人一直盯着他了!

他知道这个地方很特殊!

他知道这个有一些古老的存在和古老的势力!

他能够做的,就是将这个孩子带到这里,让他涅槃,新生!

接着,以后,他们就像是陌生人一样了。

他不会记得自己了,不会记得,他有一个父亲叫做天皇!

不会记得自己会是谁了。

他新生了,是一个全新的生命!

天皇带着伤感。

如果这个孩子忘记了关于自己的一切,他还是自己的孩子吗?

又或者说,他还是他吗?

到底人生灵活着,什么才是我?

记忆?

意识?

天皇也迷茫了!

因为他无情,但是也有情!

最后,天皇子嗣那个地方只有一个婴儿了。

一个白嫩的婴儿,他不再丑陋了!

只是他身上的气息带着一丝域外天魔的气息。

而且这个天地,依旧在排斥他!

那个婴儿脸上粉嘟嘟的,白嫩嫩的!

他露出笑容,眼中干净的像是碧蓝的天空,干净无暇!

但是,天地却在这一刻,有一股巨大的雷霆而至!

天皇不能够与之一战。

因为天皇有求于它!

在这个一刻,在雪地之中!

仙界赫赫威名的天皇,那个站在巅峰的男子,那个无敌的男子!

他双腿一屈!

他在这颗星球上一个好不起眼的角落里,在雪地上!

他!

跪下了!

只求一线生机!

只求别排斥他的孩子!

只求这方天地,给他孩子,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

世界那么大,他又天皇!

但是终究没有一地方,可以让他的孩子安生!

世界那么大!

活在这个世界很难!

天地的排斥之力停止了。

因为那个人很强大,但是那个人却没有敌意!

没有任何的敌意,只是抱起了孩子,跪在雪地上!

将孩子举在手中!

去另外一个时空吧。

忘了爹,忘了一切!

你会像是新年一样,重新开始!

开始你的人生,希望有人守护你,你会有朋友,会有亲人,会有人喜欢你!天皇呢喃道!

最后,小孩蜕化了,成为了一颗魔种!

天地撕裂了一角!

我的孩子,永别了!天皇难舍的将魔种送进了那个撕裂的时空之中。

华光一闪!

魔种消失了,留下了原地的天皇!

这一刻,天皇似乎老了!

他似乎老了很多,他孤零零的一个人站在雪地上,不知该去哪里。

也不知道,他要去哪里了。

他是天皇!

但是如果说起来,他是最接近普通人的一个仙界统治者!

没有仙皇的寰宇天下,没有天王的霸气外露!

因为此刻他就像是一个普通人一样,彷徨,迷茫!

他也像一个普通人一样,没有滔天的霸气,没有盛气凌人的一切。

他是因为得到了那门功法崛起的。

但是本质上,他是一个不善言辞,十分安静的人。

这一点,在他身上,从未改变过!

他,孤独的站在雪地上,不知所措。

漫无目的地走着,走着!

被七个男人绑着玩调教 第三章

“这是……我的亲娘,玄娥?玄娥,真的是你?”

方钊目瞪口呆,神魂激荡,瞬间说不出话来,从陈九手里接过妻子,大颗的热泪滚滚而下。

这?

众人也都傻了,这是演的哪出戏啊?陈先

文学

生救的人,怎么会是老方的妻子,倒是听说老方妻子失踪月余,怎么会在这倒斗山?老方现在哭得跟个孩子似的,就是不知道刚刚说过的话还算数不?

大家心里有很多问号。

巧娘母女俩闻声出来,头顶的问号,比众人还多。

第一百零一章

当俩人听说这浑身湿漉漉的妇人,竟是方钊的娘子时,急忙腾了房间,生了火,给方娘换了一套干净衣裳,又生灶煮粥,炖些鸡汤,给方娘吊命。

这个时候,又用上施无忌了。

再怎么说,施无忌在这方面涉猎甚广,知道严重体虚之人,哪些能吃,哪些忌食。

幸好白日筵上留了不少食材,可以就地使用。

施无忌奔东奔西,忙里忙外。

方钊神智恢复正常,连连向陈九作揖相谢,承诺但凡有差瀢,不管上刀山下火海,定会万死不辞,眼睛若眨一下,就不是人养的。

陈九点颌道,“方员外,报酬之事,咱们下山之后慢慢相商,现在咱借一步说话。”

方钊瞧他一脸严肃,知道事大,随陈九来到偏僻之地。

陈九法眼瞟了瞟,察觉此处无人偷听,接着说道,“方员外,你猜猜我在哪里找到方夫人的?”

方钊一愣,“难道不是倒斗山?”

陈九摇头,遂将探寻河域之事,讲给方钊听。

方钊面沉似水,沉默半天,骂了句,“王八蛋。”

又朝陈九深施一礼,“陈先生杀了那两人,为我方钊报了仇,乃是双份恩情,方钊没齿难忘。”

“我只是有些不解,那丁家既然虏了令正,又知你们伉俪情深,为何不指派属下以此相胁,反是要给一只恶鬼做**。”

见方钊眼神悲愤,陈九又说道,“方员外既有难言之隐,我倒是鲁莽有此一问了。”

方钊连忙摆摆手,说道,“哪里,哪里,我也有些许不解,这丁家老杂毛,明里一套,背地一套,着实可恶,我恨不得啖其肉,饮其血,寝其皮。”

他说道,这丁家与自己没有生意上的大冲突,平素井水不犯河水,做的是两路买卖。但因为丁家根基甚深,也曾拜访过丁家。

丁家对他这种新贵富商的态度,倒是不咸不淡。

至于丁家为何要虏了自己妻子,方钊摸不着头脑,但双方都是做经纪买卖的,自然是涉及到利益方面。

“也就是说,目前无法得知缘由了,”陈九拍了拍他的肩膀,“你与妻子分开一月有余,对付丁家老祖,咱们从长计议。以前我倒是小瞧这老杂毛了。”

方钊再次对陈九千恩万谢,照顾夫人去了。

陈九又安抚了众人。

众富商彻底放松下来,有些啜茶待旦,有些靠在椅上,和衣小憩,有些兴致不减,继续探讨生意上的七七八八。

陈九找了个僻幽之地,催动清心咒,刹那间,万物归寂。

少顷,一条人影从他的顶阳骨飘然而出。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