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云芬第1部分阅读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一章

第529章诸神的黄昏

神的力量是无边无际的,他们掌控着亿万生灵的生死,诸神一怒,洒血万里,化作不朽的诗篇。

当瑰丽的山河因此感到震颤的时候,当完美的世界因此需要感触的时候,这个世界已然成为了最现实的一部分了,或许我们想要感触更多,也或许从一开始在我们心目当中的感受力就是十分实际的,但是需要一个机会去展示我们自己,我们都是最明确的个体,我们所需要的方向也都是明确的,当神的意志力降临这片大地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将禁止,一切都生命力都将凝滞,纯粹的本身让我们在心灵深处感到震颤,同时我们更希望感触决绝,将一切放逐的时候,才会显示出最真切的本质。

突然间,贝斯的身体在李枫面前震颤起来,她的目光变得纯粹,她的意志力变得鲜明,好似为了执着的现实突出表现的价值意义,将这一切都沉寂下来的时刻,才是我们最愿意选择的方向,当我们的需求变得明确的时候,基本的判断能力就变得明确,或许我们希望这样的感触,更有理由相信,我们本初的色彩就是最明确的感受力,当放飞梦想的时刻,到达的彼岸处将会寻觅得到你心目当中的精彩,属于你的变化能力变得明确的时刻,也就表示你必须要去坚持某些东西,或许从一开始我们希望改变,但是直到最后我们可能会发现,原来这样的事实层次让我们感触到变化,我们都是简单实际的个体,我们的希望很简单,我们的梦想很纯粹,只是可能在执行的时候会遭遇到很多困难。

贝斯发生变故的同时,李枫彻底感受到他身体当中的圣力在逐渐的锐变,好像这个时候有一种别样的灵魂在我们身体当中游动,我们都是纯真的理念,为了确切的目标奋斗展示出我们的实力,这就是我们的意义,也是本质上的坚持,当纯粹的意义变成实际的时候,在我们的想象当中都将成为最本质的样子,我们的感受力变得现实的时刻,请赐予本质上的坚持,让彼此之间的变换成为一种鲜明的突出感,我们想象当中的变化变得明确的时刻,赐予时刻的坚持都将变得现实,这是我们的理念,更是我们的需求,某些时刻的决定就是我们梦幻的抉择。

神界。

“这是什么力量,为何如此纯粹,还有,这么大的空间波动,难不成是空间神系又有什么变动吗?”光明神阿波罗眉头深深皱起,万年之前的那次诸神大战至今依旧历历在目,此时此刻的感受力也变得纯粹现实,空间之神当初是最有可能和他抢夺神王宝座的主神,为了自己的位子,更为了享受神王的荣光,阿波罗选择将他最亲密的战友空间之神出卖,他和黑暗主神一起将其杀死,之后还将空间神系的余党一网打尽,所以万年间空间神系萧条,甚至于再无空间之神的出现,这样的格局持续了近万年,难道现如今要被打破了吗?难道当初空间之神还留了一手,所以在这个时候的感受力都是最真实的感觉,当这一切都变得理智和现实的时候,或许在我们感触力变得实际的时刻,我们的坚持力度将会变得更加确切,这个时候的坚持将会让我们想象得到,在这个时候的坚持将会更加确切,我们本自的选择趋向于不真实,光明神阿波罗皱起了眉头,他没想到事情发展到了这一步,或许最终的变化都将变得明确,只是此刻的坚持还未曾变得实际,而最真实的感受也表明我们必须为此做出决断,当实质的希望变得明确的时候,这就是我们的选择。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二章

脚步声停顿了片刻,随后便分散了开来,踩在干枯的树叶和腐朽的细枝上,细细索索,在寂静的夜里显得格外清晰。

近了,更近了!就仿佛在耳畔响起,云舒将玄气灌入皮肤,皮肤顿时便变得僵硬了起来,这是对于玄气最简单的运用。

痛!右手钻心的痛!这人竟是踩在了自己的手背之上,自己周围满是膝盖深的杂草或者落叶残枝,也不知是夜色太深,还是这人着实粗心,竟是踩到了云舒都不

文学

曾察觉,云舒被灌入了玄气的皮肤坚硬如木,在质地上是感觉不出异常的……

顺着胳膊,随后竟是直接踏在了云舒的头上。

少年一动不动,宛如磐石,杂乱的长发之下,一张略显稚嫩的清秀脸庞上满是狰狞,就连手指都剜入了碎石中。

人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男儿膝下有黄金,踏首之辱要比这更加屈辱得多……

“那废物可能刚走不远!快追!!”

“若不能带着那废物的项上人头回去,我们几人便不要回去了……”

“这废物!死便死了作罢,却让我等如此劳顿,待找到他,定要挫骨扬灰以泄愤!!”

几个人低沉着声音,咬牙切齿说道,随后便是匆匆离去了。

翌日清晨,嫩黄色的不知名小花在沐风脸庞前微微摇曳,上面的露珠折射着点点光亮……

云舒一动不动,面朝下扑躺着,看上去真的如同死了一般。

“沙沙沙……”

稀稀索索踩踏枝叶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那道声音明显一顿,随后便急促了起来,这下自己应该是跑不掉了,云舒心中想着,却并没有多么的慌乱,反倒是轻轻叹了一口气,也罢,这或许便是命数吧!自己这一世,应该是要走到尽头了……

“噗通!”

只感觉背后一沉,像是被什么人给压住了一般,顿时沐风便忍不住龇起了牙,耳边传来了一阵少女抽泣的声音。

“公子!你没事吧!可千万不能死啊!雅儿求你了!!呜呜……”

少女哭得悲切,云舒也是终于缓过了神:“咳咳咳……慕雅儿!你是不是瞧我没死透,便想帮着牛头马面拉我一程?快起来!!”

听到了云舒的哀嚎,少女的哭声戛然而止,连忙从云舒的背上爬了起来,云舒忍不住又是倒吸了一口凉气。

少女年龄约莫十六七岁,一身浅白色的裙子,长得宛如清晨初绽的睡莲,带着一种温婉、单纯的气质,身材高挑,背后发丝如瀑。

少女将云舒扶了起来,秀眉微抬,抿着粉嫩的嘴唇,一副要哭出来的模样,从怀中取出了一柄玉质的梳子,一下又一下,小心翼翼帮云舒梳理着背后凌乱的长发……

“你无需这般,我现在可不是什么少宗主了……”云舒轻轻抬手推开了夏雅儿的玉梳,幽幽一叹说道。

夏雅儿是父亲带回来的一个婢女,那时她才三四岁,据说是从黑市中花了一些银两买来的,这并不稀奇,父亲见着女娃长得可爱,便心生怜悯,将之带回了宗门,十二岁那年成了自己的婢女,虽来历

文学

不明,但是天赋却一点都不低,仅仅十六七岁,便突破到了玄髓境,这已经达到了内门弟子的水准,但她却依旧愿意做自己这个废物身边的婢女……

慕雅儿眉尖一沉,脸上的神态也一下变得认真了起来,随后一字一顿说道:“公子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现在不应该如此沮丧……”

云舒脸上尽是苦笑,摇了摇头,却没有再说些什么。

事发突然,云舒平时又是世家公子风范,因此身上没有任何的灵丹或灵石,慕雅儿则带着不少的东西,纤纤素手从腰间云纹锦囊中取出了一枚龙眼大小的圆滚滚的散发着莹润光滑的丹药,将它塞进了云舒的嘴里。

灵丹入腹,一股沁人心脾的凉意瞬间蔓延了五脏六腑,浑身一阵阵剧痛都仿佛一下舒缓了不少。

在山脚下隐秘的小山涧中休整了七日,靠着慕雅儿的灵丹,云舒已经能起身行走了,但要想痊愈,怕没有一两个月是不行的。

恢复了行动,自然不能再继续待下去了,毕竟这可是南岳山脚,万一被发现,怕是便凶险了。

慕雅儿走在前面,云舒则跟在她的身后,毕竟云舒的修为只有玄脉境,繁木纵横的山林中走了约莫数里,前面的慕雅儿忽然一顿,猝不及防之下,云舒整个人直接便轻轻撞到了慕雅儿高挑的娇躯上。

慕雅儿俏脸微微一红,但很快便恢复了正常,沉默打量良久,才有些凝重的说道:“前面有暗哨,一个玄髓境的内门弟子,其余十数个则是玄脉境的外门弟子,这些人绝对不能留……”

公么的粗大满足了我下药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稍后即将更新!加入书签上一章章节目录下一章返回书架章节错误/点此举报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