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贯穿灌满一女多男h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第一章

张辽大败文丑,文丑虽然最终得以逃脱,但他损兵折将,一万兵马前去,最终只回来不过数百人,其他要么战死,要么被俘,要么溃逃,总之文丑吃了大败仗,损失极大。

袁绍见到满是狼狈逃回的文丑是大吃一惊,本来愤怒不满的话已经到了嘴边,但是他又是听着文丑不断的哭诉和乞求,使得袁绍心软而懊恼,责备的话说出来就变成了安抚的话,说到底,袁绍还是颇为欣赏和看重文丑的。

可恶的刘辨小儿,竟然如此欺凌我的大将,着实不把我袁绍放在眼里,太可恨了!

袁绍很不爽,但现在他也没有什么办法,前军三万步卒已经是被压着打,败势已现,文丑绕后偷袭没有成功就算了,反而大败而回。如此接连失利,使得袁绍军士气大跌,照这样进行下去的话,这场仗可就要输了。

若如此输了回去的话,叫袁绍如何能够心甘情愿?

袁绍瞪大双眼看向一侧谋士们,他很想听听这些人的看法,但他不好意思直接问,因为他的袁绍,他得端着。

但谋士们没人敢应对袁绍的目光,其实诸如逢纪等人知道这场仗再打下去也没有什么意义了,赢是没有希望的了,刘辨军处处占领先机,又洞察袁绍军军情,就算是全军压上去拼,最多就是拼个两败俱伤,讨不了什么好便宜的。为今之计,为了止损,还不如早早撤退,保存实力,来日再战,毕竟来日方长。

可这话没人敢在这个时候说,说了不仅触犯袁绍,而且还有蛊惑军心之意,袁绍的这帮谋士,个个是暗怀鬼胎,纷纷都想着能够挤掉别人来提升自己的地位,现在就等着有人脑子一抽而自投罗网,然后其他人便好落井下石,致置于死地。

没人搭话,袁绍倍感恼怒,遂大喊道:“我欲率领全军发起冲锋,亲自提三尺宝剑,生擒刘辨小儿,以扬我军威!”

你可拉倒吧!你上去就是送菜的!

心里可以这么想,但嘴上不能这么说,大家心里面都有数。

现在袁绍叫喊着要亲自上战场,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事,所谓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万一袁绍出个三长两短的,那还如何是好?

于是谋士们都赶紧站出来劝,袁绍听的很不耐烦而说道:“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那你们说该怎么办?”

辛毗接话道:“主公不如再派遣一位大将,领军接应前军再战一场,若能胜,也顺势全军冲锋,扩大战果。若不胜,也早早退守广宗城,不给敌军追击的机会。”

袁绍听完点点头问道:“那该派遣哪位将军去呢?”

逢纪这个时候站出来说道:“颜良将军智勇双全,可担此大任。”

袁绍遂看向颜良,以示询问之意。

这颜良也是袁绍麾下大将,颇有名声。颜良、文丑、麴义、淳于琼又被袁绍合称之为四庭柱,以彰显这四人的领军能力。

颜良与文丑更是手足兄弟,这下文丑大败,颜良早就坐不住了,他很想去帮文丑报仇,袁绍这一看过来,颜良当即说道:“我愿为领军三万,誓破敌军!”

“好!我在给你两万兵马,愿将军能够大胜归来!”袁绍的脸上终于有了一点笑容,颜良遂领兵而去。

很快战场上的局势发生了变化,袁绍又投入五万兵马下战场由颜良统领,这五万人马使得犹如死水一般的战场活络了起来,袁绍军重振旗鼓,势必要再战一场。

去卑和置健见状纷纷开始收拢队形而慢慢向左右两个方向脱离战场,他们不敢托大,硬拼是不理智的,因为有想要硬拼的匈奴骑营和鲜卑骑营的兵卒都陷入了颜良军的包围,大抵的难以突围而活不成了。

去卑和置健这么一脱离,颜良并没有收兵的打算,他反而是想要乘着小胜而追击。但不管是去卑的匈奴骑营,还是置健的鲜卑骑营,他们都是骑兵,骑兵四条腿再跑。而颜良这边绝大多数都是两条腿在跑,这是能够追的上的?而且去卑和置健还是分了左右两个方向分开跑的,这叫颜良追哪一边才好?

目光一扫,颜良见着刘辨的军阵大本营顿时就有了主意。

老子干脆直冲对方大本营,与那刘辨干一架,顺便帮文丑兄弟报了仇!

遂颜良领着五万兵马,又纠结着前军的残兵,合计越有近乎七万人马直接向刘辨所在的大本营冲了过去。

刘辨见状都乐了,他遂问道:“袁绍这是又派遣了什么人来啊?”

刘和急忙过来说道:“刚探马来报说是袁绍麾下颜良领了兵马五万前来冲阵。”

“颜良?和文丑一样的莽夫嘛!”刘辨伸手挡住额头仔细的看了看战场,然后笑着说道:“颜良这家伙是来送的呀!你们看看,他在正中,左右与前都是我们的兵马,三面包夹,不赢也难啊!”

刘辨这么一说,众人纷纷望去,顿时觉得刘辨所说很对。原本还有人想着刘辨要怎么应对颜良大军,现在来看,三面包夹之势已成,颜良不知不觉进了包围圈,还真是不想赢都难了。

“文远,还能战否?”刘辨看向张辽问道。

“自当能战!”张辽气势十足的说道。

“那就与我再冲一次如何?”刘辨又问。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第二章

由于诸葛亮的病已经是很严重,相当今天的癌症晚期,他吃以前有效的药,这次再吃也不顶事了。

如果换个另外的人,他就先考虑自己的身体,把军队交给副手指挥,自己回后方治病养病。但是诸葛亮生怕自己一放权了,别人就取而代之。所以他牢牢的掌握大权不放。他决心直到死了,军权——虎符还在他手上才行。

诸葛亮懂得在蜀国里,只有魏延虎视眈眈的盯着他手中的军权。平时,他总是希望魏延死在他的前面。可是事与愿违,现在,他病得这么重了,魏延却生龙活虎,一点病也没有。他不心甘他死在魏延前面。

诸葛亮眼见自己的病日愈加重,他就像趁着他还有点精神,就设计除掉魏延。

诸葛亮自知自己没有能力杀掉魏延,即使他有能力杀死魏延,他也不能亲自动手杀死魏延,而落得黑心杀先锋大将的罪名。他必须找个帮手来杀掉魏延。纵观全军上下,姜维是他指定的接班人,是最理想的帮手。

诸葛亮招来了姜维。他对姜维说:“你是我最理想的接班人,但是我怕我百年后,一闭上眼睛,有人凭着老资格跳出跟你争夺大将军官印。”

姜维说:“丞相的恩德,维永世不忘。丞相不会早日升仙的。只要丞相在日一天,维都肝胆涂地的忠于丞相。”

诸葛亮说:“我现在病都到了吐血不止,看来在日不长的了。”

姜维说:“丞相精通法术,何不为自己做一场法事。祈祷自己长寿。”

诸葛亮说:“我也是这样想过,但是做法事必须从始至终。不准外人闯进打扰才有效。在这大营中,来往人员很杂。很难做到严禁他人闯进干扰。”

姜维说:“丞相尽管放心去做法事,现场由维来保护。没有召唤,谁乱进现场的,维将斩之!”

诸葛亮就是要姜维这样的表态。于是诸葛亮说:“难得伯约这样的忠诚,那么我就做一场法事。帅剑交给你拿着,在我做法事期间,若有人闯进来的话,你就格杀勿论。事后一切责任,皆由我来担当。”

姜维接过帅剑说:“有了这把帅剑。就是天王老子下来干扰,维也一剑斩死他。”

当下,诸葛亮就布置姜维带领精兵七七四十九人,人人穿着白衣,手拿着白旗,日夜围绕着搭帐篷巡逻,发现有人乱闯进来的,统统杀死。

接着,诸葛亮对全军宣布。他将要做一场法事。做法事期间,停止办公。命令各位将军带兵去守好各个要塞,严防敌军偷袭。军中只留下副大将军魏延主持日常事务。

诸葛亮这样用兵,目的就是把所有的大将。都派出去守各

文学

个路口了,只有留下魏延,这样。目的就是让姜维有机会一对一跟魏延斗,把魏延杀死。

再者。诸葛亮大张旗鼓宣传他要做法事,目的是有意泄露消息。让司马懿前来挑战。

文学

在说魏延听说诸葛亮要做法事来救自己的命,心里非常高兴,他巴不得诸葛亮早点死去,他这个副大将军就顺理成章的升当大将军。掌管全国兵马。

诸葛亮开始做法事了,魏延很想进去看一下,诸葛亮是怎样装神弄鬼。他不相信诸葛亮真的有本领延长生命。秦始皇生前到处寻仙问药,大炼长生不老丹,最终还去死去,你诸葛亮只不过是一个丞相,病了只能吃军中的郎中开给的药方的药汤,你怎么不死。该死的快点死去吧!

魏延几次来到诸葛亮主的帐篷,只见姜维带着一群穿着白衣,拿着白旗,不停地巡逻,一见到有人靠近帐篷门口的时候,就本国来拦住,不准进去。

有诸葛亮做法事的第三天,魏延来了,他推开士兵,想强行进去。姜维见状,马上提剑过来,拦住他说:“丞相有令,闲人严禁进入!”

魏延没有带剑在身,只好脸上推满笑容说:“我想进去问候丞相一声。”

姜维说:“丞相为了做法事灵验,严禁外人入内!将军没事,就不要进去!”

诸葛亮做法事的七天,辰时,姜维又像平时的那样,从门外进去服侍诸葛亮的洗漱。

姜维仔细看了诸葛亮的面容,觉得诸葛亮在帐篷里做法事,跳了几天,加上天天吐血,他的脸色更加苍白,人更加的消瘦。

正当姜维拿湿巾给诸葛亮擦脸的时候,魏延身上佩剑,冲冲的冲进来。

原来魏延早就摸到姜维的活动规则,知道姜维每天早上的辰时,必顶进去服侍诸葛亮一番。他就瞅准这个机会,来到帐篷门前,拳脚交加几下,把守护门口的士兵推到,就大步的闯进来。

诸葛亮这时是刚刚其榻,一副病态,无精打采。见到魏延腰间带剑进来,他又喜又惊,喜的是。他巴望魏延独自进来,已经实现了;惊的是,魏延佩剑进来,要是这时候,魏延拔剑出来,朝他冲过来的话,他已经没有力气跑躲开了。

诸葛亮用眼神去看这姜维,希望姜维马上跳过去,趁着魏延无防的时候,挥剑斩下魏延的头颅。

然而,姜维却站着问道:“你进来干什么?”

老扒夜夜春宵第二部的 第三章

一路走来,磕磕绊绊,终于还是完本了。

成绩虽然惨淡,但喜悦感还是有一些的,这是我的第一本完结小说,我自己对写完它是有一些执着的。

写书期间,几经沉浮,心态早与开书之时有了很大不同。

这本书没有大纲,最开始只是想写个正经的三国,奈何写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无数次不知该怎么接下去,但还是硬着头皮写完了。

历史写成仙侠,文笔稀烂,作者本人写作热情时高时低,态度不端正,后期连改文都不改,写完直接发出去,更新慢,最近都周更了,居然还有几个人看,真的万分欣慰。

我还是很喜欢文中这个故事的,无数次想要从头到尾翻修一遍,却没有那个魄力,也自认水平还驾驭不了这个故事,便一直拖到了完本。

以后或许会翻修,更大的可能是就这样了,作者对自己还是有点逼数的。

各位,新书再见,新书是仙侠,重生洪荒年间,讲述主角带领人族奋斗发家的故事。

目前还只是个想法,一直没有付诸实施。吸取这本书教训,我会先好好整个大纲出来,加上确实有点忙,最近又沉迷游戏,问世时间应该会长一点。

就这样了,诸君有缘江湖再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