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乱家族日记:禁忌伦h

狂乱家族日记 第一章

事实上,在佣兵团和世界zf的那次大战爆发时泽法就去过海军总部,跟海军留守的高层说明了世界zf的一些后手。

当时鹤中将虽然嘴上没说,但在她心里对泽法的建议还是颇为认可的。

所以鹤中将事后将泽法的提议都告诉了战国。

战国为此召开了会议,制定了一系列应对方案。

制定这些方案并不是说海军要和世界zf划清界限,只是海军想给自己留一条退路,以防有一天世界zf那边真的像泽法说的那样颠覆全世界,顺便把海军也给波及了。

战国制定这些方案的前提都是以五老星为世界zf的核心,但是今天黄猿带回来的情报却是五老星之上居然还有一个人。

过去战国怀疑过五老星是不是有第六个,但是战国从来不曾想过五老星之上还有人存在。

换句话说,这个人就是世界zf真正的核心,这个世界的无冕之王。

但很快战国就觉得不太对劲了,因为既然这个人已经是世界zf的核心了,那他为什么要隐藏起来呢?

作为控制了整个世界zf的人,这片大海上还有人能威胁到他吗?

还是说这个人隐藏自己本身就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

“战国,刚才你跟波鲁萨利诺通了这么久电话,他不会就告诉了你这个什么伊姆大人吧?”卡普显然是不想思考计划改变的事情强行扯开了话题。

“不是,波鲁萨利诺还说起了历史正文的内容,跟我讲了巨大王国覆……”战国的话说到一半突然截然而止。

战国回想了一下巨大王国的覆灭,心中突然生出了一个想法:难道这个所谓的伊姆大人难道不是世界zf的运转核心,而是武力核心?

如果伊姆大人是世界zf的秘密武器的话,那一切就能说的通了。

“鹤,你帮我找一下资料。”战国朝鹤中将喊道。

“要哪方面的资料?”鹤中将问道。

“就是最近几百年里,跟世界zf敌对的大型势力的相关资料。”

鹤点点头转身离开了办公室。

卡普那边一脸懵逼,不知道战国突然在搞什么。

片刻后鹤中将领着几名抱着大量文件的海军进到了战国的办公室。

这几名海军在鹤中将的示意下将文件都放在了战国的办公桌上。

“你们出去吧!”鹤中将冲这几名海军说道。

几人敬了个军礼,转身离开了。

这几名海军走后战国边翻开一份资料边朝鹤中将问道:“资料都在这儿了?”

“嗯,不过有一些资料,海军这里可能没有。”

战国点点头没有多说什么,开始翻开起来这些文件。

一时间战国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文件翻动的声音,鹤中将和卡普都很默契的保持了沉默。

三个小时后,看完了所有文件的战国,将他选出来的十几份递给了鹤中将。

鹤中将接过文件翻看了一下,脸色发生了变化。

这十几份文件上记录的都是最近几百年里足以威胁到世界zf统治的强大势力,但他们都遭遇了突如其来的天灾。

有的是威力强大毁天灭地的雷暴,有的是所过之处寸草不生的飓风,有的是突如其来焚尽一切的烈火,有的是接连不断绵延数年的大雪。

狂乱家族日记 第二章

第382章初战

傍晚的晚霞如同火烧,染红大半片天空。

残阳如血,营地内的轻薄杂物随风飞舞,几只闻到血腥味的乌鸦,从容不迫的在营地路上梳理自己的羽毛。

难听的叫声,响彻整个营地,一群乌鸦振翅而飞。

“这里是C区3营地,一切正常。”

录音机转动,播放声音,所有一切向外的通讯设备照常运转,外界没有

文学

任何人知晓营地内发生了什么事情。

整个通讯基地的墙壁沾染血液,血腥味遍布整个房间。

“走吧,处理完了!”

一只嵌合蚁走进通讯基地内,叫着同伴离开。

“人类明天才能发现这里的异常,真期待他们到时候的反应。”

这只嵌合蚁抬起一个表情狰狞的头颅,往嘴里倒脑浆,这只该死的甜美,令它上瘾。

砸吧着嘴,好似意犹未尽,随手一抛,清脆的空壳子声音响起,随后是滚动声。

两只往前走的嵌合蚁背后,是一座堆积如山的人类空头颅,还有一颗正在地上滚动,最终停滞。

空洞洞的双眼望着天花板。

不过是短短的几个小时的时间,所有营地沦为空营,数百万人口消失一空。

夜晚降临,森林安静的可怕,听不见半点虫声,好似黑暗吞噬了一切。

噼里啪啦的木头燃烧声,橘红的跳动火焰,铺面而来的温暖,让人安心了一些。

“真的好安静呀!”

从小就在森林里转悠的小杰,对此自然是心情不佳。

跟记忆里的森林完全不一样,没有半点虫鸣,也没有啮齿类动物的啃噬声,寂静无声,整个森林好似陷入孤寂当中。

“所有的动物都消失了。”奇犽接口道。

提着刀盘坐的凯特也开口了。

“当一个不属于当地的生物出现在了当地,没有天敌,食物充盈,繁衍的基因枷锁就会打开,从而毁灭当地生物圈。

需要成千上万年的时间,生物圈才有可能得以重新构建。

普通的生物都有如此威力,来自美食界的生物呢?”

凯特没有把话说完,而是留给小杰跟奇犽两个人思考。

“那边的家伙,你说你们

文学

是不是属于灾难呢?”

凯特将目光转移到了一边,火焰照不到的黑暗丛林。

“嘻嘻嘻,当然是了。”

一只嵌合蚁说着话,一只脚从黑暗中踏出,逐渐让人看清了它的模样。

两米左右的身高,饱满的肌肉,浑身披着皮毛,双臂直至背后,生长着巨大的羽翼,巨大的门牙,锐利的脚爪,视觉上充满冲击力。

凯特没有丝毫举动,小杰跟奇犽两人却是警惕的站起身来。

他们两人感觉到了这个不知名怪物身上的杀意跟贪婪,眼神不掩藏任何的吃人欲望。

“没想到居然遇见了特殊人类!”

这只嵌合蚁口水抑制不住的流淌到嘴角。

虽然没吃过,可是那种不一样的香味,光是闻闻就让它胃口大开。

不过它没有直接扑上去,而是将目光一直放在凯特的身上。

眼前这个银发男人恐怕具有极强的实力,跟入侵蚁巢的那伙特殊人类类似。

这让它很是纠结,是要去叫同伴过来,还是说自己独吞美食。

狂乱家族日记 第三章

这就很吓人了。

颜如羽有一种刚干完事就被抓了个现形的感觉。

而接着,他就听到一声厉喝。

“好你个颜如羽,竟然敢冒充守夜人?”

暴露了?!颜如羽的眼睛有些疼,第一时间并没有看清楚三人的样子,本能的以为是身份暴露,所以,上去就是一拳。

“嘭!”

一声闷响。

中间开口的人便滚落到了楼下。

“……”

另外两人你看着,我看着你,接着,同时惊呼出声:“王兄!!”

“王兄?”颜如羽脑门上闪过很多问号,然后,他睁大了眼睛向着楼梯位置看去,就看到王旦正哼哼唧唧的躺在地上。

噢嚯,打错人啦!

一刻钟后。

王旦黑着一只眼睛郁闷的坐在了颜如羽的对面。

而另外两名随行的秀才‘李三妙’和‘郑四夏’则是在一旁捂着嘴巴,也不知道是该笑还是不该笑。

颜如羽叫来了店小二,让上三斤卤牛肉,再加两壶水酒,王旦的脸上才终于有了一些缓和。

等到酒菜上来,王旦便开始借着酒意吹嘘起来。

无非就是这小客栈的酒实在不行,跟天星阁出品的酒差得太远了,再就是广水县春楼院的一些趣闻。

颜如羽已经换上了一件青色的儒衫,看到酒菜上来后,就吧啦吧啦的吃菜,他是真的有些饿了。

所以,等到王旦吹完后,再看桌上……

“咦?菜呢?”

王旦再次郁闷了,这都是他挨了一拳换来的,结果,他一口没吃着?

“颜兄这一年,到底去了哪里?为何一身的守夜人打扮?”王旦没得菜吃了,便只能干喝了一口酒。

“外面游山玩水,又欠了债,不敢回村子,这不是王兄说的吗?”颜如羽将最后一粒花生米夹到了嘴里。

“咳咳!”王旦咳了两声:“戏言,哈哈哈,都是戏言,颜兄莫要当真,不知道颜兄这次秋闱准备的如何?”

“准备考个解元吧。”颜如羽实话实说。

“咳咳咳!”

王旦刚喝下的酒直接就呛了出来。

李三妙和郑四夏同样被颜如羽的话给吓了一跳,解元?这可是秋闱第一名的称呼,这个颜如羽有这么大的信心?

三人自然是不信。

毕竟,颜如羽这一年都在外面游山玩水,怎么可能会考中解元?能中到举人,便已经是万幸多福了。

当然,三人也不会当面戳破,只是再次将话题转向风花雪月。

颜如羽对这个话题还是挺有兴趣的。

因为,这个世界的风花雪月,可不是什么杜十娘之类的苦情戏,里面可是包夹着很多的趣闻。

“听说庆山县的主司以前就是上党郡百花楼的清倌人,当时有个叫徐才的举人路过百花楼,被这清倌人看中,想邀入阁内,结果徐才不肯,后来怎么着?这清倌人中了进士,这徐才却落了榜。”

“哈哈哈,这事我知道,徐才落了榜后,这清馆人便把他招了当师爷,据说每日早晚都要侍候这清倌人洗涮更衣呐!”

“等进了上党郡后,不如我等也去这百花楼看看?那里可是出了十七个进士的地方啊,听说到上党郡赶考的秀才们都是去过的。”

“你们有银子吗?”颜如羽适时提醒道。

“呃!”

三人一滞。

接着,便都摇了摇头,但很快,王旦就说出了其中的“窍门”。

“百花楼的消费我等固然是承受不起,但是花上二两银子给个茶钱还是可以的,如果侥幸能凭着诗文字画吸引到百花楼中的姑娘注意,那可就美哉了,真要是败下阵来,那也只能怪自己才疏学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