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 医疗室play道具走绳结

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 第一章

东海金鳌岛上,三位圣母娘娘凝视西方,截教诸多二代弟子三代弟子都仰首西望,无论人阐截都看向西方。

佛门大雷音寺,如来世尊不曾动眼,仍旧只是静静宣讲佛门大法。

麒玉山上空,犼凶威滔天,尸气如潮涌动,世间无数尸类生灵颤栗,激动的颤栗。祂们感应到同类无上存在的气息,本能臣服强者。

观世音显出千手千眼法相,千尊手眼放出万千法宝灵光,一尊菩萨便是十万教众!

法宝灵光汇聚成潮,声势浩大堪比当年截教多宝道人的灵宝潮汐,浩大炫彩潮流翻成大浪卷向庞大巨兽。

犼怡然不惧,只身上前,四足踏立,周身放出霍乱神火,漫天烟火缭绕,两只前爪微微伏下,胸口抬起并由黑转红,其首后仰,大口猛然一张,一股炽热无比的霍乱神火自口中喷射而出,与奔腾而来的潮汐相撞。

霍乱神火与灵宝潮汐碰撞,交接处爆裂刺目光芒,潮汐汪洋熄神火,霍乱尸火焚山海。

无论是潮汐海潮,霍乱尸火,两者都在急剧消失,彼此消耗碰撞。

潮汐显然更盛一筹,霍乱尸火被抵消。

犼怡然不惧,前双爪按碎虚空,瞬间跃起,以身直撞入剩下的潮汐宝光中,犼万法难伤之体破入潮汐扑向观音本尊。

但迎接祂的却是一条柔软又坚韧的虚灵杨柳枝,柳枝随风摆动如灵蛇翻滚缠上犼的四足与身躯。

犼身上红光亮起焚烧柳枝,张口欲咬断柳枝,祂一身最锋利处便是四爪与牙齿,尤以牙齿最为锋利,即便以脱离尸类层次,也保留了尸类原本初始身体特征。

即便是灵宝之属都难挡祂一咬之力,但这一次未能建功。

杨柳枝取自混沌,份属先天,乃是杨眉大神在开天大劫中遗落的残枝,哪怕只是区区半尺长,却具有诸多神通。

观世音立于中空,丢下杨柳枝,轻叱一声:

“缚!”

杨柳枝收紧,不是枝叶收紧而是空间叠加收紧,层层空间碾压巨力负荷犼身。

犼凶威再起,庞然巨力挣扎,竟然一时抵住空间神力,僵持起来。

观世音眉心闪动,素手持琉璃玉净瓶,倾斜倒下,小小净瓶倒下神水,一滴便化一江河,半瓶净水落下化作一片汪洋镇压在犼身,直接淹没整座麒玉山,就连犼身高八万丈都被颠覆海内。

观音复叱道:“镇!”

玉净瓶飞离观音手中,化作一九万丈巨大的琉璃天瓶镇压海上,三江五湖四海之力尽数压制犼身。

犼即便神力再大,也抵挡不住这至伟神力,瞬间被镇压深海之下,四爪难以支撑,身体趴伏于地。

观世音收了法相,显出真身,白纱轻飘渺,衣袂浮动,走在万里汪洋大海上,走在通体琉璃素净的天瓶之上,形单影只,大海苍茫浩瀚,身影渺小寂寥,生出一幅观音渡海生潮图。

这一刻,没有人再轻视观世音,这位以佛门舍利子斩尸成准圣的独特准圣,曾经她为阐教十二金仙时,亦是不甚过多出手,不喜争斗,声名不及广成子亦不如云中子等二代弟子,让天地众仙产生了她不善争斗的错觉。

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

文学

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小叔子说我的奶奶好大 第三章

眼看着,三代强者谋划了近乎三百万年的计划,就要在自己的手中实现,少昊心中的激动可想而知。

可谁知道,就在这关键时刻,却因为人族库存不足的原因,这项伟大计划就要宣告流产。

对此,少昊的内心是崩溃的。

在这短短片刻之间,祂便经历了人生之大起大落,这巨大的落差感,当真是让祂无奈的紧。

但是,无奈归无奈,办法还是要想的。总不能将这伟大计划,一直搁浅下去吧?

继续传下去以待后人,显然是不现实的。

要知道,天地间的环境,只会越来越恶劣,而非是越来越好。

是故,

现在收集不到炼制周天神殿的材料,那以后,就更收集不到了。

因此,这项计划必须在祂手中完成,不能在留给后人了。继续拖延下去,只会让这项计划逐渐遗失在岁月长河之中。

炼!

必须炼!

就是想尽一切办法,也要把三百六十五座周天神殿给炼出来。

默默的,

少昊在心中下定了决心。

就当做,

这是祂成道的考验吧!

伏羲在位时,有先天凶兽之乱。

神农在位时,有先天劫气之劫。

轩辕在位时,有万族兵戈之祸。

而祂少昊,自继位起,便四海升平,整个洪荒,并无任何祸乱灾劫的发生。若是不出意外的话,祂将会顺顺利利的度过任期,成就五帝之位。

可五帝的功果,虽然无法比肩三皇,但那也是洪荒顶级的果位之一,岂是那般容易就能获得的?

是以,眼下的周天神殿之事,就是天道对少昊的考验。

成了,祂便是洪荒的五帝!

败了,祂就只能是人族的五帝!

天地间的瑰宝,

世间顶级的业位,

岂能轻易允人?

想想也不可能,

定然要成就万世不易的大功果!

……

…………

太庙之中,

少昊静坐三千年,

终于让祂想出来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那就是,

借万族之手来炼制周天神殿!

作为从无尽岁月之前,就传承下来的先天种族,虽说现在在人族的刻意打压之下,变得有些没落了。

但无可否认的是,祂们的底蕴,绝对要比人族深厚的多。

就算祂们曾经没有阔过,但祂们诞生的早啊。早在上古,乃至远古,祂们就已经存在了。

在那

文学

个时代,

就是地上随处可见的一根草,放到如今,也是一件了不得的宝物。

这也就是说,万族在上古、太古时代,随便攒点家底,留到如今,都是一笔非常珍贵的财富。

诞生的早,

就是万族最大的资本。

也因此,祂们的手上,肯定能筹齐炼制周天神殿的材料,且还是后天至宝级别的。

当然,或许单个的先天种族,没有这个能力,但合万族之力,绝对能做到这一点。

……

…………

按照少昊想出的办法,先举人族之力来炼制周天神殿,能炼多少就炼多少,余下的部分,就交由万族来炼制。

此法,先是将拥有周天神殿的好处,放出去,好叫万族得知,以吸引祂们的好奇心,逼得祂们主动来人族询问周天神殿之事。

接着,人族一方面百般遮掩,完全不承认此事。另一方面,则是继续放出周天神殿的消息,以让万族确定此事的真实性。

最后,事情就简单多了。

在确定了周天神殿之事的真实性后,万族必然会动心,从而会想尽一切办法的想要拥有一座周天神殿。

周天神殿,具有逆反先天之能。修炼环境,更是媲美着上古时代的名山大川,能供养大罗金仙在内修行。

这般强大的能力,正是一族崛起之希望所在。是以,只要万族脑子没问题,就不会看不出拥有周天神殿的好处。

而拥有周天神殿的人族,便可凭此拿捏万族,让其奉献材料,以供人族炼制周天神殿。

当然,想要让万族心甘情愿的送出,足以炼制周天神殿的材料,那人族也是要付出一部分代价的。

因此,少昊决定拿出部分炼制周天神殿的名额,以交给万族。

……

…………

在得知周天神殿之事后,万族定然会迫切的想要知道更多的消息,从而不断的向人族询问。

而见万族如此,人族自然知道关于周天神殿一事,已经完全暴露,无法在“瞒过”万族了。

这个时候,便需少昊适逢其时的出现,言念及万族劳苦功高之云云,人族决定,拿出一部分炼制周天神殿的名额,送予万族。

但,万族种族数量太多,而名额实在有限,不能轻易许之。故此,人族需要好好合计,这些名额给哪一族比较合适。

言已至此,

就让万族回去等消息,待人族有了决定,再来通知祂们。

此举,就等于暗示让万族给人族送好处来了。毕竟,无缘无故的,人族凭什么把名额给你?

这般毫无遮掩,等若赤果果敲诈的计划,万族能人无数,自然不会看不出来。

但看出来又能如何?

为了种族的未来,祂们便是在不情愿,也不得不咬牙为人族献上礼物,以获得炼制周天神殿的名额。

这就是阳谋了!

明知是计,也是无法避免。

而少昊呢,凭借着此计,便可坐在人族,静等万族献上宝物,以供祂炼制周天神殿。

待万族送上的礼物,被少昊消耗完毕之后,那还没被炼制出来的周天神殿的数量,就是人族分给万族的名额。

至于怎么分?

那就简单了。

直接把万族的礼单列出来,从高往低向下排,谁给的多,名额就分给谁。

当然,为了确保万族的实力因此壮大,对于分配周天神殿名额一事,自然要有着限制。

那就是,每一族,最多最多只能拥有一座周天神殿。

这是极限了。

……

…………

少昊是个行动派,心中有了计较之后,祂直接吩咐众人行动起来。

很快,

关于周天神殿的消息,便传遍了整个洪荒。

万族自然也得到了这个消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