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叫林小喜17,不要插嘤嘤嘤

我叫林小喜17 第一章

所以,陆鸣接着出手的时候,用了更强的力量。

两道巨大的枪芒,分别刺向了宇文汰和流风,恐怖的力量,一下子就击

文学

溃了两人的攻击。

唰唰!

宇文汰和流风的身形,如闪电般后退,连续后退了百里,才站稳身形,不由的吐出了一口鲜血。

丝丝丝…

现场,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响起。

震惊,真的震惊啊。

瞎子都看的出来,陆鸣这是完全碾压宇文汰和流风啊。

如此轻松的击败了宇文汰和流风,这是什么战力?

二次破极的极限?

这样的战力,几乎都接近三次破极了。

人群中,刘卫阳脸色有些苍白起来。

“该死,这陆鸣怎么这么强?庞啸是对手吗?”

刘卫阳心里大吼,同时泛起了强烈的不安。

他有些摸不准庞啸是不是陆鸣的对手了。

庞啸的战力很强,这点毋庸置疑,处于二次破极的极限,接近三次破极了,曾经与三次破极的存在大战十多招全身而退。

以庞啸的战力,也能轻松击败宇文汰与流风两人联手。

但是,他摸不准刚才陆鸣,有没有用出全力啊。

他万万没想到,陆鸣一个劣等血脉,会强成这样。

在他们认知中,劣等血脉,几乎不可能强成这样的。

因为劣等血脉,想要将《皇级惊世录》修炼到高层,很难很难,几乎不可能。

血脉和《皇级惊世录》是相辅相成的。

当初的轩辕人王,虽然也是劣等血脉,但是他通过不断蜕变升华,血脉越来越高,最后才能将《皇级惊世录》修炼到巅峰的。

而陆鸣,分明还是劣等血脉,所以根本不可能将《皇级惊世录》修炼到高层,那么,怎么会拥有这么强的战力?

虽然洪荒大陆的历史上,也不乏一些血脉不高,但是掌握了其他一些强大力量的,但是,那太少了,屈指可数。

难道陆鸣就是这样?

此时,宇文汰和流风的脸色惨白,眼中露出了颓然之色。

他们很清楚,他们完全不是陆鸣的对手,继续战下去,结局不会改变。

“还要战吗?”

陆鸣淡淡的问了一句。

“我…认输!”

最终,宇文汰低下了头。

他还是高傲的,还是有原则的,既然败了,那就痛快的承认失败。

流风虽然不甘,但是看到宇文汰认输,他也咬牙认输了。

总不能在穆兰面前,在他的竞争者面前,丢了风度吧。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就在这时,一声豪爽的大笑传出,接着,一道身影,凭空出现在空中。

一个大胡子!

来人,留着一脸的大胡子,但其实年纪并不大,是一个青年。

陆鸣并不意外,之前他感应到暗中有人到了,便是此人。

不过,其他人却是大惊。

“伏元,是伏元!”

“伏元居然来了,他和穆兰,好像没有什么关系吧,难道是听到消息赶来的,或者正好路过?”

许多人惊呼。

“伏元也来了!”

穆兰脸色微微一白,露出担忧之色。

因为,伏元的战力太强了,他是一位三次破极的无敌神主。

我叫林小喜17 第二章

片刻之后,墨羽负手而立,看向一望无际的草原远方,呢喃道:“我一直感念他的恩情,虽说当年,他是控制我们,可是后来,却是还我们自由!”

“黄焱,如果他遇到危险,你会坐视不管吗?”

黄焱当即道:“我当然不会了。”

“那就好了!”

墨羽此时笑了笑道:“你我二人,保持初心,我想,他也会是如此的……”

“嗯!”

墨羽看了一眼远方,再次道:“真是怀念那段时间啊……”

那个时候的他和黄焱,是牧云以生死暗印控制着,成为牧云的奴隶,可是,牧云却是对他们极好。

后来,解除生死暗印,他们和牧云也是成为生死之交。

只是,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

他墨羽自认为,依旧是保持初心,而他也坚信,牧云一定也是保持初心的。

那份记忆,很难忘记。

天江宫秘境内,海岛之处。

此时,交战已经是到达一种恐怖的层次。

牧云已经是开始施展太极之道。

而面对如此霸道的攻击,幽谷长也确实是无法抵挡住。

第三次的太极之道,黑白光芒凝聚而出,幽谷长身躯,出现三道恐怖的血痕,气息更是紊乱,无法操控。

而在此时,牧云立于海面之上,看着幽谷长凄惨的模样,嗤笑道:“九重境界?不过如此!”

幽谷长此时很想反驳一句,可是,感受着体内那一道道恐怖的腐蚀之力,幽谷长却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反驳的话语。

“送你上西天吧!”

此时,牧云冷漠道:“看看你这个九重,是否真的是如你表现的那么强横!”

“你……”

唰……

这一刻,牧云身躯直接冲出。

天地烘炉。

东华帝印。

雷帝杖。

一件件神兵直接砸出,释放出滔天的恐怖气息。

幽谷长的气势,逐渐微弱下来。

牧云以三次太极之道,使得幽谷长受到极大的创伤,整个人脸色难看不已。

“你也差不多到达极限了吧?”

幽谷长哼道:“我不信,你还能够爆发出如此强横的力量。”

牧云所释放出的黑白光芒,破坏力太强太强了。

“不行?那试试看。”

这一刻,牧云却是嗤笑一声,一步跨出,身躯内,恐怖的气息,爆发开来。

轮回之门再现。

太极图案凝聚。

这一刻的牧云,体内恐怖的气息,再度凝聚。

“太极之道!”

第四次,太极之道,释放而出。

黑白光芒,瞬间凝聚,恐怖的气势,登时间爆发开来。

轰隆隆的声音,不断响起,那黑白光芒,瞬间来到幽谷长身前,洞穿了幽谷长身躯。

刹那间,幽谷长魂海都是破裂开来,鲜血汩汩流出。

魂魄在此时甚至都是出现恍惚。

而当幽谷长回复一丝清明之际,只见到一道剑影,来到身前。

长剑,顿时洞穿了幽谷长的身躯。

牧云气喘吁吁之间,体表也是带着道道血痕,看向幽谷长一双眼睛,嘿嘿冷笑道:“六重境界,杀九重强者,看来,我也不算差,是吧?”

幽谷长此时,张了张嘴,可是意识却是越来越模糊。

他很想说些什么,可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意识逐渐昏聩。

幽谷长身躯,炸裂开来。

我叫林小喜17 第三章

而现实比起墨荒中要更加美好,当墨荒结束闭关出来的时候,却发现时间仅仅是过了两天多一点而已。

两天多点的时间,都呆在一个昏暗狭小的洞窟中,饿了渴了就啃一口树枝,困了就眯一小会,然后精神奕奕的起来继续废寝忘食的研究,等到墨荒的回过神来都佩服自己的毅力,君不见关小黑屋在军队中都属于严厉惩罚吗,而墨荒一关就是两天,回头还觉得意犹未尽。

而收获也是巨大的,墨荒已经初步破解麒麟扑跃之谜。

是的,仅仅是最初步的破解,越研究下去就越发现麒麟那简简单单的一扑一跃不简单,里面蕴含的奥妙越研究越多,如果非要较真下去,甚至在这里宅个一年半载都并非不可能之事,当发现这一点之后,墨荒果断选择破关而出。

抬头看天,和煦阳光照耀一切,照的人都有些懒洋洋的,猎杀时刻虽然是万兽齐心协力猎杀人类的时刻,但不得不说过这天气比起其他两个时刻要好太多了,通过天空中那一轮太阳确定时间,而后通过箭头指示确认自己的方位,墨荒继续踏上了征程。

不再是疾走,也不再刻意的隐蔽身影,而是一种悠闲的意态缓缓走着。

但每一步踏在大地之上,都带着一股极沉,极稳,极重的味道!但提脚前行的时候,却有一股轻灵,飘渺,欲飞的味道!

轻与重,沉稳与飘渺,这不仅仅是脚步,甚至呼吸也一般,呼而重而吸轻,而墨荒的眸子中充斥,是一种宁静的淡泊,甚至是一种空灵的祥和。

每一次踏步前行,当脚落在大地的时候,墨荒的心都会落于脚下,落在大地之上,感受着大地那份坚实,那份博大和那份浩瀚,而后融入自己的心灵中。

心如赤子祥和宁静,意如大地坚实广博。

身体气血随着脚步而又规律的韵动,心跳与呼吸相合,身心进入一种自然而然的完美和谐。

越过荒野,转过山林,在森林外围中渐渐靠近中围,一个偶尔的转角,遇见了墨荒今天第一只猎物,一只落单的独狼。

灰黑的毛皮,廋到连肋骨都露出来,一副营养不良的摸样,但眼神中那份绿油油的狠毒凶戾让人心惊。

绕过一棵树,一人一首方才相见,当视线碰撞的那一瞬,墨荒动了。

如果将时间放缓到十分之一秒的单位来流逝,那么就可以很清晰的看见墨荒的一举一动,在照面的一瞬,在人与狼视线对对碰的那一瞬,墨荒原本空灵祥和,如大地般静谧坚忍的眸子,瞬息之间密布血丝,隐约泛过一股黑红之光。

一股穷凶极恶到无法形容的杀气山崩海啸一般升腾而起,仅仅是十分之一秒,墨荒的上半身微微低俯,犹如准备猎杀的猎豹一般,脚步一蹬,人便犹如利箭一般飞射而去。

脚步连踏,肩膀微晃,但双手却自然下垂,而眸子不曾转睛死死盯住独狼的眼睛。

这扑击,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凶残,甚至有种震撼心灵的浩大,行走时,墨荒心如大地坚忍,身如高山巍峨,但一动起来,就好像高山崩塌,无数滚石夹杂这泥石流落下一般狂暴而不可一世。

十数米的距离不过转眼即过,当墨荒带着那份凶残和暴戾扑到独狼跟前的时候,这只独狼竟还没反应过来。

不,不是没有反应过来,而是这只独狼的反应,却被墨荒那份凶残暴戾的气势震慑住了。

不足半米时,墨荒双手动了,轻柔而细腻的圈住了独狼的脖子,感受着独狼脖子刺手毛皮之下有力的肌肉跃动,墨荒露出一股狞笑,而后脚步一踏,身体腾空而起,和独狼错身而过。

被圈住脖子,独狼整个身子竟整个被墨荒一起带飞了起来,在半空中,原本独狼是四肢着地的正常摸样,却被墨荒圈住脖子往后跳跃的举动带成了肚皮朝上的摸样,但独狼的头颅却一直被墨荒的双臂固定,保持之前的姿势。

墨荒这狂暴一扑一跃,竟带起独狼腾飞起了三米多远,当滑过一个完美的弧线重重落地的时候,墨荒双手一扭一挫一顿,然后一声骇人的咔嚓声响起。

而后墨荒缓缓从地上爬起来,拍了拍身上沾染的灰尘,而那头独狼在头上陡然冒出一个-150的数字之后,就只剩下一阵频死前的抽搐和挣扎了,仔细一看,却发现独狼的整个脖子都硬生生被拉长了一寸,而后呈一种怪异而骇人的折断状态,独狼的头颅无力的耷拉在肚皮上,眸子渐渐泛过一抹灰暗。

接着冲跃腾飞的力度,加上一人一狼落地时的体重,直接在落地的时候折断独狼的脖子,看着渐渐死去的独狼,墨荒倒是颇为满意自己的战果。

再凶猛再狂暴的野兽,只要它还是生物,那么它就必然有生物根深蒂固的弱点,最起码脖子被折断也会死,脊椎被打断了也不会动,比起人类,野兽在这一方面是弱势,其他野兽不知道什么叫做标准性受身来减轻伤害,墨荒废寝忘食两天研究麒麟扑跃之谜,期间参照了不少那无敌外挂发送给他的基础强身健体法第一版中的诸多知识,虽然墨荒依旧对其中那些玄之又玄的知识不怎么相信,但作为基础的大量搏击知识却是吸收了不少。

眼下这一手融合了摔跤和关节技的攻击,一出手顿时立功。

不过其中真正建工的核心,却在于墨荒之前那一扑,或者说得更确切是一点,是墨荒之前长达十分钟的蓄势。

深入研究之后,墨荒发现麒麟无论行走坐卧盘无一不蕴含着一股玄妙的法度,麒麟看似懒散度日,但实则平日的锻炼和养生都融合在其中,并非一言两语所能讲清的,而墨荒通过研究之后,自己摸索创造了一套以人身模拟麒麟行走坐卧的方式。

就是墨荒之前那看似悠然的散步,心身神体都有不一般的讲究,甚是复杂,如果不是墨荒通过那个麒麟日记贴身感受过,就算将要点用文字一一列在墨荒眼前,他也绝不会懂,因为其中的神韵并非文字可以描述的。

十分钟的散步,蓄来的势在遇敌时一瞬间爆发,融汇,提炼,将杀势化作一把利剑直灌敌人精神层面,瓦解敌人的防御,这种玄之又玄无法以言语讲述清晰的精神层面交锋,墨荒眼下回味起来,都有点不敢相信自己居然真的能办到。

前前后后一整套,墨荒将其命名为【麒麟势】,虽然一战建功,但墨荒知道自己做的并不算太好,尚有许多瑕疵。

蓄势十分钟方有这般威势,如果期间稍有分心,那可谓前功尽弃,而且在扑击那一瞬间也做的实在不够完美,不够简洁,尚有许多细节可以改动,而精神层面的交锋也大有可提升空间,其实独狼在墨荒起跳的那一瞬间便已经清醒过来,如不是身被墨荒带到半空中无从借力,挣扎起来必然会影响墨荒的攻击流畅度,难有这般一击必杀的畅快。

检讨,思索,改进,虽然这只独狼死后并没有掉落钥匙,但墨荒还是觉得自己这一战的收获相当之大。

打开状态栏,墨荒自创的【麒麟势】并没有被系统认证成为技能,墨荒对此倒是不意外,毕竟当初那个持续肾爆的技能也不是一下两下就搞出来了,虽然眼下墨荒还摸不透自创技能需要什么条件,不过墨荒相信只要坚持下去,面包牛奶都会有的。

在状态栏瞄了两眼之后,墨

文学

荒倒发现还有意外收获,持续肾爆那个技能后面居然开了一个熟练度,眼下是3/100。

墨荒自创的【麒麟势】中,那份平时空灵祥和意境和战时如妖似魔意境切换,靠的就是当初领悟持续肾爆时的诀窍,近乎如出一辙,动用【麒麟势】时将熟练度算到持续肾爆这个技能头上,也似乎没什么错,反正技能提升增强的也是自己的实力,墨荒也不觉得有什么不好的。

只是墨荒看着自己持续肾脏这个技能,神态颇有犹豫,不时扫过那足足有6点的技能专精点,要不要试着加一点呢?毕竟这个持续肾爆是自己唯一的自动技能,而且可以预期的是这个技能后期也用得上,毕竟是直接加成在属性上的。

但犹豫再三,墨荒还是没有选择动用技能专精点,眼下他要反复练习【麒麟势】,争取早日让其成为系统认证的技能,而持续肾爆可以在练习中获益从而提升熟练度,迟早也能提升,何必那么急呢。

一只独狼,带给墨荒两点积分和两点经验值,经历过黑麒麟那种三千积分和连升6级的大爆,墨荒眼下是看不上眼的,便离身寻找其他猎物。

漫步在森林中,墨荒心头泛着一股悠然的惬意,这杀机森严的森林,在墨荒眼中也变得没那么可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