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憩28篇小说|乐可全本阅读

公憩28篇小说 第一章

“完了!”城之内再次心跳骤停,“这次战斗成立,游宇就……”

他没接着说下去,也没人开口。

所有人都觉得,打到这一步已经没人能责怪游宇什么了。

他已经展现出了超越常识的强大实力,他的决斗已经是超乎想象的强了。只不过对手强得更离谱,仅此而已。

已经尽力了。

只是……

……多少还是会有那么些不甘吧?

因为场上怪兽数量变更而连续发生了战斗卷回,而此时卷回结束,法老王的巨神兵攻击力飙升至无限,战斗再开。

游宇的翼神龙不甘示弱地咆哮,口中是金光翻腾的烈焰加农。而法老王的巨神兵则左右分别搭载着天空龙和翼神龙,三神合一,超电导波、烈焰加农的力里合至一处,叠加在了破坏神的神拳上。

面对那浩瀚得足以动摇世界的神力,游宇连自己的存在都几乎感觉不到了。

就这样……输掉么?

输给这位法老王、三千年前的暗游戏,好像也没什么丢人的。

毕竟人家是主角啊,三幻神真正的主人,号称历代最强决斗者。打不过也挺正常吧?

文学

不对。

短暂地闭目,游宇重新睁开眼睛,毫无畏惧地直视那灭世的神威,以及那激荡的光芒之下耸立的人影。

站在那里的,终究不是游戏,不是这个故事的主角。

纵然他完全复制了暗游戏的一切,他也只是停留在三千年前的幻象。

在现代复苏、经历了那么多战斗和磨砺之后,此时的暗游戏早已和当时不可同日而语了。

此时在和游宇战斗的,不过是三千年前没能战胜大邪神索克的残像罢了。

也许这个试炼确实有道理。

要是连这停留在三千年前的残像都打不过……还去锤个毛线的索克啊!?

游宇他也没有打算,在此裹足不前!

“战斗再开。”无名法老王的声音落下,“神拳粉……”

“别着急,我的牌还没出完呢!”游宇打断了他,“我发动这回合开始时舍弃去墓地的‘处刑人魔修罗’的效果!这回合内,我可以从手牌发动陷阱卡!

所以我发动陷阱卡‘盗墓者’!”

当那贱兮兮的矮个子盗墓人从游宇的场上蹦出来时,城之内差点激动得原地起飞,直呼——

——卧槽这招我熟啊!

“盗墓者的效果,选对方墓地的一张卡,在这回合内自己想要的任何时候都可以发动!”(动画效果)

游宇笔直指向了法老王的炼金决斗盘。

“我选择的卡是……陷阱卡‘一族的团结’!”

表游戏情不自禁出声:“‘一族的团结’效果是,选自己场上一只怪兽,特殊召唤相同种族但卡名不同的怪兽……”

“游宇场上的怪兽……也只有幻神兽族!”城之内激动。

“从墓地归来,神!”游宇喝道,“破坏神,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

宛如承载着所有人的希望和祈愿,蓝色光柱再度轰落,破坏神明坚实的身躯不知第几次地再临!

【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游宇),攻击力4000】

“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最终能力发动!”游宇扬起手,“把天空龙和翼神龙作为祭品……灵魂能量MAX!!!”

游宇的天空龙和翼神龙同样一左一右落到了巨神兵的胳膊上,红金蓝三色的光辉融至一处,使得巨神兵变身为了三神合一的独有形态!

【欧贝里斯克的巨神兵(游宇),攻击力4000→攻击力∞】

战斗卷回,紧接着根据双方巨神兵的效果——灵魂能量MAX在对方回合使用时必须强制战斗——战斗再度重开!

“神拳粉碎·震荡波!!!”x2

极致的冲突,六尊幻神同时爆出了全力。仿佛连一切光和声音都要湮灭的冲击,相互挤压碰撞的三色光辉仿佛逐渐变为了纯粹的白,将全世界都染成了白皑皑的一片……

在那极短暂的瞬间里,游宇觉得自己就像被龙卷高高吹上半空,被抛去了次元之外的空间。

一片纯白的世界,仿佛什么都不存在的空间里,他隐隐约约似乎看到了……一张脸?

那是一张抽象到极致的脸,质感就像是被雕刻出来的一样,看起来有点偏向女性。

游宇脑海中短暂瞬间里闪过了一个名字。

他看到对方嘴角好像轻微勾起了一瞬,像是笑了。

一阵天旋地转,庞大的引力仿佛要将他的身体吸走。回过神时,人已经落回了神殿的地板上。

游宇半跪在地,汗如雨下,止不住地粗重喘息。

刚刚那个影像难道是……

……光之创造神·哈拉克提?

这场决斗,和那位创世级的神明有什么关系吗?

公憩28篇小说 第二章

拳头在巨力之下骨头碎裂。

让得刀疤汉子瞬间就是大震!不好!不妙!这人是个高手!他感觉自己的拳头好像是打进了两座大山的中间,被两座山夹着,那种不可抵御的力量汹涌澎湃不可抵挡。

“不可能!一个术师,不可能有这样的力量!这是什么术法?”登时,此人也是心中大震。

并且因为杨辰风的力量实在是太大,让他心中有一种好像下一刻自己的拳头就是粉碎的感觉,浑身直接疼痛得失去了抵抗的力量,直接就是软倒在杨辰风的面前。

不对,这不是术法,这是武功!

这小子,竟然不只是黑铁级的术师,还是一个武道高手!且他的武功,比我要强大得多!心中瞬间明白这些,这刀疤汉子心中也是登时就是没有了战意,只剩下无尽的的恐惧与害怕。

他方才竟然挑衅了这样一个强者!

可是,为什么?这小子这么年轻,他竟然能拥有这样的武功?这样的力量?我修炼了半辈子,才好不容易将武功修炼到破经境高阶!这是为什么?怎么会有这么逆天的人?

顷刻,这刀疤汉子心中想了很多,“饶命,饶命,阿,公子,饶命……”当然,他很快就是直接软倒在地,口中也是连连求饶着,因为他再不求饶,他的拳头就会真的碎掉,变成一团烂肉!

“怎么?饶命?什么意思?你不是要教我规矩么?呵呵,哎呀,你的手怎么了?怎么这么不小心,你看,好像骨折了啊……”杨辰风此时也没有继续捏此人的拳头,因为再捏下去,才让的拳头可就真的成为烂肉了,他边放开边笑着装模作样说着道,“你看看这……好像骨头都碎了不少了啊,真是太不小心了……对了,这位大哥,你老娘小时候没有教过你,平时要不要拿拳头乱砸东西吗?你看看,这弄成这样……多不好。”

那刀疤则是没有管杨辰风的话语,而只是自顾自收回手,连说着道,“饶命,公子,饶命……是小人有眼不识泰山。”

看着他这般。

杨辰风也是没有继续玩耍,神色冷了下来,也没有继续看面前的刀疤,而是看向牢房中的其他人道,“怎么样?还有没有人,想要教我规矩的?”

此时连刀疤都在杨辰风面前这般,其他人自然一个个都不敢再跟他对视,场面一时安静了下来,那些人也是没有一个人敢再跟杨辰风对视。

“哼。”见此杨辰风才再次冷哼了一声,神色淡淡,又看向刀疤,“我本无意争斗,若再惹我,废你修为。”只是冷冷说了一句。刀疤闻言也是连道,“是。是,公子放心,公子放心!我错了。我错了。”

杨辰风随后只是再道,“滚吧。”

之后再也没有人敢来招惹杨辰风。还有两个跑来叫他老大,说什么这里的规矩就是谁拳头硬谁当老大,现在杨辰风打败了这个刀疤男,自然他就是老大了。不过杨辰风却没怎么想理他们。他只在这儿待一点时间而已。没想过要当老大作威作福。

他进来的时候夜色已经暗沉了。

现在很快也就到了睡眠的时间。

杨辰风也是躺在那儿,他闭目休息,运气凝神,但是并没有完全进入睡眠,毕竟周围这些人虽然惧怕了,可难免还有什么异心。当然这种状态也没有什么,当初他行军打仗很多时候都是这种状态。早就习以为常。

很快就安静了下来。

想象中的袭击并没有出现。

杨辰风刚放松了一丝。

但突然杨辰风却听见希希索索的一些声音,“嗯?”他皱了眉,手中也暗暗运气了力量,若是这些人敢趁机夜色暗中对他下手,那就真的以雷霆一般的惩罚让他们接受真正的恐惧。

不过,他待了几个呼吸,却并没有感受到有任何人靠近自己。

公憩28篇小说 第三章

“我只是想看看加奈夫人和真之介先生的儿子成长到了什么程度,又能不能解开照片里的谜题,就趁这个机会也让你尝试一下,不过担心你不放在心上,想着只要把你牵扯进去,你就能认真应对了,”大贺妙无语瞥着池非迟,“谁知道你想到会有人对你不利,选择直接报警。”

“您真能折腾。”池非迟平静道。

一把年纪还这么皮,他的刀差一点就收不住了。

大贺妙被池非迟这冷脸评价的模样噎了片刻,她是没想过池非迟之前算计着那么多,感慨道,“我也没想到菲尔德集团的事让你那么紧张,以我了解到的情况来看,加奈夫人回收股份的事应该很顺利才对。”

“正因为回收太顺利,才要防着有人狗急跳墙。”池非迟道。

大贺妙突然叹了口气,大概是遗传原因,她觉得这孩子跟池真之介那家伙真是越来越像了,身上有股稳劲,但相比起来,她还是觉得自家孙子的性格最好,温和宽厚,就是不够成熟。

想着,大贺妙又看向两个警察。

“两位警官,给你们添麻烦了。”

“哪里,既然只是误会,我们也能放心了,”中年警察站起身道,“那我们就先告辞了,至于那枚戒指,我希望您还是尽快收回来,要是被路过的游客拿走那就不好了。”

“我一会儿就去取回来,”大贺妙跟着起身,再次致歉,“麻烦你们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

池非迟和灰原哀陪大贺妙起身送客。

送警方到门外后,大贺妙又叹了口气,回头看了看池非迟和灰原哀,转身回屋,“这出闹剧也该结束了,等真哉把小茜找回来,我就把真相告诉他们,让他们顺顺利利把婚结了。”

老太太这个Flag立得很正,那么Flag倒了也是理所当然的。

下午两点,大贺家的人和池非迟等人再次齐聚休息室。

香取茜失踪了,铃木园子等人只找到了香取茜之前穿的鞋子。

铃木园子看着桌上的一只白色高跟鞋,解释道,“鞋子我们只找到了一只,这是从风车的木屋掉下来的。”

“怎么会?”大贺美华皱眉,“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老实说,我刚才也想过了,”铃木园子正色道,“小茜姐很有可能是被什么人用蛮力给带走了。”

持田英男脸色一变,“你的意思是她被绑架了吗?”

“简直胡说八道!”大贺美华嗤笑一声,“我看她一定是待不下去,所以就自己先跑了。”

毛利兰上前一步,神色坚定道,“可是我们到豪斯登堡的大门那里去查过,小茜姐好像还没离开这里。”

“就我所知,那个小茜以前就有一个父母帮她讲定的结婚对象,我想她现在跟那个男的应该还有继续来往才对吧?”大贺妙老太太冷着脸出声,“所以说,这次的事也许是她从一开始就想让真哉脸上蒙羞所设计的戏码。”

“不可能!”还穿着结婚白西服的大贺真哉又激动了起来,“小茜是什么样的人,我比任何人都清楚!”

“我也认为奶奶说得有道理,”大贺美华笑着符合,又看向大贺真哉,“真哉啊,其实你根本就是被那个女人骗了,人家不是都说爱情是盲目的吗?”

“不,奶奶说的应该是指小茜她父亲的那个徒弟,对吧?”大贺真哉握紧拳头,恼怒道,“那已经是十年前的事情了,自从那个男人十年前离开之后,就从此渺无音讯,再也没有跟小茜联络过!”

持田英男双手扶着椅背,从椅子上站起来,抬手理了理西服衣领,“总之,现在既然没有了新娘,婚礼是无法照常举行了,你们两个已经订婚了,现在又不能照计划如期结婚,这已经影响到我们大贺财团的信用,如果这个婚约真的就这样取消的话,真哉这次升任副董事长的提案……”

说着,持田英男转头瞥大贺真哉和大贺辰也,似笑非笑道,“我想会长要重新考虑一下比较好哦。”

气氛沉凝了一瞬,大贺雅代伸手放到大贺辰也腿上,担忧道,“老公……”

大贺辰也点头,‘嗯’了一声,表示同意持田英男的提议。

大贺妙从椅子上起身,朝池非迟和铃木园子的方向微微鞠躬,“真是抱歉,让各位来参加婚礼,却出了这么大的乱子。”

“啊,不……”铃木园子顿住,转头对毛利兰和池非迟挥了挥拳头,目光坚毅道,“我们继续去找小茜姐的线索吧!”

“抱歉,园子,”池非迟戏精附体,脸上流露出一丝恰到好处的疲惫,那点疲惫似乎想努力掩饰却还是免不了显露出来,“我昨晚没怎么休息好,就不陪你们去了。”

不管大贺妙是出于什么意图想试探他,他都不会让大贺妙得逞的。

虽然有的时候,表现能力是能够得到好处,比如在燕秋夫被绑架那一次,他的表现让燕氏财团的主事人燕健三看好池家,决定将燕氏并入安

文学

布雷拉,为未来的安布雷拉添了一批份量很足的薪柴,但大贺家和燕家不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