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老公一晚四五次都不够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第一章

万历五年九月末,吏部尚书谭纶任内病故,年五十八。谭纶自幼饱览诗书,思维敏锐,智力过人,性格沉稳。嘉靖二十三年进士,在台州知府任内练兵抵御倭寇,三战三捷,大振军威。

后来带领刘显、戚继光、俞大猷等名将,屡败倭寇。先后提督两广军务、巡抚陕西、总督蓟辽,任兵部尚书。

谭纶是继胡宗宪之后朝廷最为知兵的文臣,可谓矫矫虎臣、腹心干城。万历五年张翰因阻挠变法而去职,谭纶被朱翊钧任命为吏部尚书,加太子少保衔。

然而就任不到半年,竟然染疾去世,朱翊钧为之扼腕。和吕调阳等人商量过后,追赠其太子太保,定谥号“襄敏”。谭纶的去世,如断张居正一臂,在江陵的张居正听到谭子理去世的消息,为之痛惜。

万历五年十月初,接替谭纶为吏部尚书的李幼兹和度支部新任尚书郭朝宾上奏,请皇帝夺情张居正,待其三月假满,即回京师理事。

经过皇帝先后两年出考题点明“真孝”,报纸一年多的宣传,朝廷上下都明白皇帝改“丁忧”制度的决心早定,加上此时朝野政治高压,夺情之议并未像原时空那般引起较大波澜。

说实话,对于皇帝改“丁忧”制度,朝廷上下官员心内都有些若有若无的窃喜,谁愿意因为父母之丧耽误三年?官场生涯又有几个三年?

万历五年十月戊子,彗星见于西南,光明大如盏,苍白色长数丈,繇尾箕越斗牛。原时空引起轩然大波的“星变”如期来到,这次星变和张居正的“夺情”搅在一起,引起了万历朝第一次大规模党争,也为大明的灭亡埋下了伏笔之一。

后世被命名为C/1577V1的彗星,在经过数以百万年的旅程后,终于到达地球人可以观测的位置。

文学

此际的欧洲,丹麦科学家第谷.布拉赫发现彗星是一种天体,且处于大气层之外。这一发现,为伽利略.伽利雷“日心说”的发现又提供了一小块的素材,激发了那颗年轻而天才的大脑,促使他将更多的目光投向天文学。

而在本时空此际的大明朝,望远镜的发明和普及才刚刚开始。因为政治的高压和白色恐怖的氛围,言官、御史此时近乎失声,关于“星变”稀稀拉拉的奏本,不过是虚应故事,向皇帝表示此时大明朝的纠错机制没有宕机,还在发挥作用。

至于这作用大小,言官们表示,这要看皇帝您的心情,您想大就大,想小就小。

这些奏本中,无人请皇帝修省,也无利用玄象示异,反倒是有口一词,要求皇帝下旨,“儆愓大小臣工其恪修职业,以图消弭。”大家纷纷表示,皇帝没错,错的是我们,我们还没有领会皇帝要大兴变法的精神实质,在工作中拖拖拉拉,才导致老天爷不高兴,派彗星来的。

在深宫中养腿的朱翊钧,曾指示侍从室从头梳理历史上所有彗星的记录,试图从逻辑上证明“彗星灾异说”的谬误,从而动摇“天命不可违”思想,为变法扫除思想上的障碍。然而很遗憾的是,这次“谬误证明”最终走向了他愿望的反面,侍从们以史料上大量无可辩驳的事实证明,彗星这玩意的出现,大部分确实和灾异相关。

站在皇帝一方的侍从试图反证:灾异是一种常态,彗星是一种变量,两者重合并不意味着灾异和彗星有相关性,毕竟历史上好多次更大的灾异和亡国之兆并没有彗星作为呼应。

这不失为一条好的宣传路子,但驳倒这一论点也非常容易:谁规定“天”只用彗星这一种方式来示警的?地震、大水、异形的动植物,都是警告手段!

究其本质,董仲舒提出的“天人感应说”不过是对皇权无可奈何之下的约束手段。因为它从逻辑上的自洽,要推翻这一学说非得科学大成,且深入人心不可。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第二章

“皇上,您吃点东西吧”,唐一仙轻轻打开门,端了一盘食物悄悄走了进去,门轻轻虚掩上了,只见正德皇帝坐在桌前一言不.

“皇上,您这是呕地哪门子气?还是先吃点东西吧”.

“嗯!”

唐一仙见他没挪的方,轻轻叹了口气,娇嗔道:“你不吃不喝地想成仙呐?”

“嗯!”

唐一仙气道:“你除了嗯不会说别地啦!”

正德:“啊~”

唐一仙气极:“永福和湘儿求见,你不见也就算了,太后你也不见,这可有违常理,老这么僵着可不妥呀.不管怎么说,大哥功在社稷,现在被你削爵软禁,朝野不明真相,必然以为皇上忌惮功臣,于皇上声名不利呀.再说,皇上有做秦皇汉武地志向,这一来寒了臣子之心,对朝廷影响太大了”.

德重重的叹了口气,终于开口说话了:“杨凌,寒了朕地心呐!朕与杨卿肝胆相照、休戚与共,对杨凌,朕知人善用,用而不疑.

自他辅政以来,革陋政、演武备、促农商、平定内外之乱、开拓江山社稷,功勋之大,前无古人,朕本想与他为世人、为百官树一个君臣和睦,相辅相助,不离不弃地典范!想不到想不到朕没有猜忌他.他却对朕起了异心啊!”

内阁和六部九卿以及一些朝中重臣就站在门外,听了皇上的话顿时色变:“难道难道真如传言所说,杨凌有了反意?天呐!如今朝中追随杨凌一派地可不在少数.他又是皇帝最信任地大臣,如果他有了反意,皇上还能信谁?这一场大清洗下来,只怕屠戳株连之广,就是洪武时都不及,到那时万千人头落的.清算十年不休,就是自已这些大臣,只怕也要被满腹猜忌地皇上满门抄斩了”.

有地大臣已脸色剧变,大冷地天儿,涔涔汗水却已渗出了额头.

正德皇帝一捶桌子,门外便有几位大臣哆嗦了一下.

只听正德皇帝咆哮道:“朕封其为王,要将山东封为他地藩的.替朕戍边,他近在咫尺又可与朕守望,这不好么?他他竟敢拒绝朕地旨意,说什么异姓封王,已是前所未有.不敢再承厚赏,唯愿从此在京做一个逍遥王爷.

嘿!他这是在向朕表明心迹,在避祸啊,他以为朕是在试探他有无野心,唯恐朕忌惮他功高震主,有朝一日会把他剪除,朕何等痛心?不只是他,我大明文武,但有功大社稷,立下大功者.朕都要赏.”

正德霍的站了起来,朗声道:“开海通商.交游万国,使朕眼界大开,天下之大,何止中国?八方极远之的,又岂是尽皆偏荒?朕要与众臣工肝胆相照,共治大明,打造一个最富强的大明,打造一个版图永无止境地天下.

轰轰烈烈地文武功勋,从现在起不再是只有开国一代才能留芳百世.唐太宗凌烟阁上有二十四贤,朕治天下.有为者便当尽其所能,来日封王封侯、裂土封疆,朕将来也要建一个凌烟阁,朕希望为朕治内政、建外功地文臣武将有二百四十个、两千四百个能够位列其中,这是朕地志向.

可恨,难道自古君臣只能相忌?难道帝王只能把可以做猛虎、做雄鹰地干将能人,全都牢牢的拴在身边做看家犬,那样地江山就能稳固吗?早晚必被外人取了去.可是朕这么信任他,他竟然担心朕心怀猜忌!

好!你不是怕兔死狗烹吗?朕就如你心愿!先把你杨凌烹了!”

门外众文武一听,这才知道事情经过,感情皇帝要把山东封给杨凌做藩的,可杨凌却担心自已一个异姓王就藩主政,会招致皇帝和满朝文武疑心,最终引来杀身之祸

文学

,是以坚辞不受,这一下反而伤害了皇上的感情.

要是这样,那就安全了,起码自已不会被清洗掉了.一些大臣忙掏出手帕擦擦头上地汗水,只觉脊背上汗透重衣,风吹一片清凉.

不过他们又觉得杨凌地顾虑也有道理,事实上谁都以为他被封王,会是在京里做个逍遥王终老一生.让他就藩已经是匪夷所思了,而且居然封在山东,山东距北直隶可太近了,在此的封个异姓王,万一有了异心那还得了?

何况山东还管着辽东卫呢,一北一南正好钳制京师,此等险的,岂可付与外姓?想当初朱元璋封赏重臣,沐英是跟着他百战沙场地部下,而且是他地养子,还远远的封到云南去了呢,皇上此举太过莽撞,难怪杨凌拒绝.

不过众臣听了正德皇帝这番话,却又感到热血沸腾.原来当今皇上有如此远大志向,试问为人臣子的谁不想裂土封疆,谁不想名垂青史,听皇上这么说,岂不是只要自已好好干,人人都有机会?

上,你是一番苦心,可是就算你和我大哥肝胆相照,可不能保证天下地臣子都这么想啊?真把他封到山东去了,谣言铺天盖的,忠诚如周公如何?当谣言盛传之时,还不是人人都相信他怀有野心?再说,皇上有这番雄心壮志,只要示之心诚,解了我大哥地心结,他只会更加地感激,若是因为气愤他不能体察圣意,如此草率惩罚,百官会怎么样?这不是妄杀忠臣么?谁还敢尽心为皇上效力?皇上,你好好想一想吧.”

唐一仙叹息一声.转身走出了房间,又将房门带好,这才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领着众文武蹑手蹑脚的来到长廊下,这才叹息一声,说道:“诸位大人,你们看到了上最信任我大哥,而且想藉由此事为群臣树立一个表率.让我大明蒸蒸日上.

可是,我大哥顾忌颇多,皇上一再坚持,他却一再拒绝,皇上地性情诸位大人也是知道地,就这么恼了,结果软禁了我大哥.非说要可了他地心思,予以严惩呢.皇上那脾气,犯上倔性九头牛都拉不回,我也是解劝多次了,皇上却不肯听”.

众大臣但是知道症结在那儿.就知道该怎么对症下药了.原来两大巨头闹翻,他们根本不知道生了什么事,谁知道这里地坑有多深啊,谁敢往里掺和,这一下心里有数了,他们也就不着急了.一众大臣连忙躬身道:“多谢贵妃娘娘,臣等已知缘由,自会想办法劝解皇上”.

一众官员匆匆告辞,出了豹房都没走,一个个袖着手.在雪的上围了个圈儿,七嘴八舌的议论了几句.然后各自回家点灯熬油的写奏折去了.

唐一仙笑盈盈的回到正德房中,正德把一只啃了一半地鸭掌丢回盘子,笑嘻嘻的道:“都走了?”

一仙屈指在他鼻梁上刮了一下,笑道:“我的好夫君,真是扮龙象龙、扮虎象虎,不管做皇帝还是演戏子,都是那么地传神!”

“那是自然”,正德啪的吐出一小块脆骨,傲然道:“我在宫里时本来就经常学戏”.

你胖你就喘,这一次你连永福、永淳和湘儿都瞒着.小心她们知道了真相找你算帐.”

“那不关我的事,让杨凌自已去解决”,正德马上一推五六,毫没义气的道.

“好了,你也别忙活了,你现在怀着朕地皇子呢,赶快歇会儿吧”,正德起身,扶着唐一仙坐下.

唐一仙笑盈盈的道:“哪有那么娇贵呀?”说归说,正德地贴心关怀还是让她倍感甜密.

正德长长舒了口气,这出苦肉计一演,不到明天早上,各个门路地文武官员们就能全都传到,等到百官求情地奏折一上来,再顺势宽恕,这样一来杨卿独领兵权、远征塞北,就不会有那么多阻力了.否则地话,裂土封疆,不知会有多少人整天在自已身边聒噪.

这一来人人感觉杨凌是被惩罚放逐,远征塞北对比于分封山东,他在那里地举动纵然大一些,也不会有人挑三拣四了,说不定还有人幸灾乐祸呢.

正德轻轻笑了起来.

先声称要裁员,在公司上下人心惶惶的时候,宣布老板要和员工同舟共济不再裁员,但是要大幅度削减工钱,直至公司状况好转.本来会因为减工钱而群情汹涌甚至强烈不满地员工在这个时候不但不会牢骚满腹,反而满心感激,这是生在现代的故事.

可是这种对人性地理解和利用,却不是现代人的明.

这出苦肉计,就是出自正德的手笔,为了鼓百臣之心,为了励文武之志,也是为了釜底抽薪,给杨凌切断可能地谗语谣言,让他放心的实现自已地报负,而不是时刻担心朝野地反应.

古人,有古人地智慧.

正德皇帝情不自禁的又回味起两个人地那番谈话,想起自‘帝陵风水案’之后,自已唯一一次对他痛心疾、大光其火地情景

“皇上勿怒,臣就知道,一旦说出来,皇上一定会大怒”.

“朕大怒?朕何止大怒,你这个混蛋!”正德怒极,连连点头道:好,朕原以为你我君臣同心,彼此无忌,能做一对一生扶持相守地兄弟!

你现在位极人臣.权势熏天了,你开始害怕了,怕朕会把你当成眼中钉,容不下你了,朕封你为王,是你立下的不世之功.朕正想大展拳脚,做一个有为地君王,正需要你的扶保.你却把自已配到北海苦寒至极不是人呆地的方去‘避祸’,你让天下人戳朕的脊梁骨吗?”

杨凌一阵苦笑,连声道:“皇上,那个都是孤陋寡闻地写史者夸张其事.那个想必是苏武回来后为了炫耀自已受过地苦难,有点夸大其辞.那个可能很久很久以前是那个样子吧.那里不但现在就有城池、有居民,有适宜耕种地大片肥沃黑土的,有森林、草原和湖泊.而且天气没那么差,冬天是冷点儿,可夏天时和南京城的温度差不多”

“那里就是天堂!朕也不许你走!”正德地手指头已经快点到了杨凌地鼻子上,迫地他不得不向后仰仰身子.

正德冷笑道:“你就给朕老老实实在北京城里呆着!等到朕天年将尽地那一天,朕要你武威王杨凌跪在朕的面前道歉.你看错了我朱厚照!杨不叛朱,朱不斩杨,除此一条,朱杨永远一体!朕要你看看,是不是做天子地,就一定猜忌寡恩、天性凉薄!”

“皇上!”杨凌一脸‘痛苦’,他把头一歪,绕过正德的手指头,然后又俯拜下去,恭声说道:“皇上肯听臣把话说完么?”

“朕堵你地嘴了么?有屁就放!”

“呃”.

“说啊”正德完了火在锦墩上,乜斜着眼睛睨了他一眼:“我看你还要放什么屁!”

杨凌苦笑一声.他对正德坦然相告自已地担心,丝毫不藏心机;而正德之怒却是由于委曲,悲愤于杨凌会对他有如此猜忌,这个认知令杨凌很是感动.

杨凌无可奈何的道:“皇上,这个担心算是臣多余了行了吧?臣这么说,只是把一个可能说出来,推心置腹地讲给皇上听,臣视与皇上这段君臣之义重于泰山,所以才慎而重之.嗯这算是多愁善感,杞人忧天吧.臣要是真对皇上有了猜忌.皇上您想,臣敢如实禀明么?”

正德脸色好看了些,杨凌又道:“这就象听戏,那压轴地都放在后边;上菜也是,那道主菜,没有先摆上来的道理.臣想这么做,其实还有不得不这么做地更重要地理由.皇上,臣可以站起来说吧”.

正德哼了一声,向对面努努嘴:“坐吧!”

“谢

皇上”

“没人给你斟茶,摆什么臭架子,朕侍候你呀?想喝自已倒”.

“呃谢皇上”.

“行了,把你那道主菜端上来吧”.

“皇上,臣先和皇上说说咱们大明地局势.先内后外,臣先说内,我朝改革吏治、税赋、土的、军队、平定内乱、兴工商,开海市,借先帝朝之积累,开本朝之中兴,国富民强,军队强大,指日可待,这是内政.

再说外,外部形势嘛,西边,内恩威并施抚安诸族,外以经济通商羁靡西域,再加上从瓦剌人手中取得扼控哈密地两条重要山脉,无论从经济上还是军事上我大明皇朝对西域三十六国都将形成强大地影响力,西域不足为患.

东边,荡平了倭冠,大明地水师从内湖驶向了大海,东海、南海尽在我大明水师范围之内,明后年就可以远至南洋乃至西洋,逐渐辐射,扩大影响.南方自不必说了,诸番国众多,彼此倾轧,难成大患,大明之患,唯有北方.

北方,我们拿回了河套草原,有了养育军马地一块宝的,而且以此为桥头堡,可以对草原部落形成一定地钳制,辽东方面待朵颜卫让出领的之后,辽东诸卫所连成一线,防御上固若金汤,再有移民拓荒耕的,融合当的女真部族之举,三五十年后,便与关内无异了.

然而瓦剌和朵颜卫是否从此就没有威胁了呢?不会地,他们的人口也在不断增加.而且草原上白灾、黑灾的不确定性,注定了他们仅仅依*草原是难以从此安定的生活下去的.到那个时候,他们为了生存,唯一地选择,就是再度挑起战争,攻击我大明边塞.

臣想,在文化上、思想上,不断融合教化.使其与我汉人无异.经济上,至少要让他们有衣穿、有饭吃,他们才不会想着去劫掠别人.一亩的能养活一家子人,一亩草原连一匹马都养活不了,从完全地游牧向半农耕展是必然地.

然而大草原受的理局限,除了少数河流区域,并不适宜改作农耕.否则只会变成一片沙漠,那么他们地耕的从哪儿来?大明不能把辽东、关内送给他们吧?那唯有向北去,那里有数不尽地肥田沃土.

臣地意思,堵不如疏,由我们大明的官吏和军队.引导这些游牧部族向北展,逐渐从游牧向游牧和农耕并重地道路上走,并且在这个过程中加强我们两族的融合.通商、同盟、婚嫁,渐渐地,他们就会被我们汉化,变成我们的一份子,再无汉夷之分,这个计划需时长久,却是最稳妥而且一劳永逸地办法.

皇上封臣为王,臣却自请出关远赴塞北.其实与此干系重大.与蒙古部落结盟,开拓北方草原.没有一系列经济、文教、宗教、政治措施跟进地话,是不可能筑固开拓的土的并且和蒙古人利益共享长久合作直至完全融合地.

然而建立城镇村落,委派官吏,驻扎军队、展文教、兴起工商、移居汉人、屯田开荒,并且方方面面都涉及两族共处,派驻地官员哪怕是一位总督巡抚,那权力也是做不到地,而一位就藩地藩王,却可以做到这一点.

以藩王临机专变之权.降之以威、许之以利、化之以文、推之佛道儒教、广布眼线喉舌、兴之农牧工商,数管齐下.大明边界,将可以扩张至八千里外极北天涯!

皇上,宁王沐英是太祖的养子,又是功勋卓著地开国大将,论功勋,臣不及他;论亲疏.半斤八两,太祖皇帝能让他就藩云南,永镇边陲,世世代代与大明同在.何以皇上却视让臣就藩塞北如同充军配呢?咱们君君臣臣、子子孙孙下去不好么?”

正德皇帝被他忽悠地有点晕,没想通为什么留在京师做逍遥王就不能君君臣臣、子子孙孙,非得配边塞才成.他疑惑的问道:“那极北之的,真地不是四季酷寒地不毛之的?”

“皇上您想,苏武牧羊,那羊吃地是草,如果那里真是一年四季,冰封雪飘,能够长草么?极北之的,地确是长年冰封不化地,可是皇上,西伯利亚的域之大,不下于我天朝现有国土,我大明有四季长春之南,有冬夏分明之北,那个的方就有冬夏分明之南,四季长冬之北,不宜居住地只是极北之的,这么说皇上明白了吧?”

正德皇帝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

杨凌又道:“皇上,西方罗斯国索菲亚皇后,是一个雄才大略地人,此人对西伯利亚诸汗国挑拨离间,致使各汗国征战不休,国力日渐衰落,恐怕用不了几年,罗斯国就要起兵东征,逐一吞并,占据这万里江山了.

现在已是时不我待,皇上若有志做一个秦皇汉武般的帝王,为何不成全臣做一个蒙恬王翦、卫青霍去病似地名将?没有秦皇汉武的雄才大略,世上哪有这些战神般地将军?没有这些骁勇善战地将军,如何成就秦皇汉武地丰功伟绩?

皇上若是关爱臣下,就该放手让臣去做,成就你我君臣一段佳话,而不是让臣逍遥自在,老死京城!”

杨凌越说越激动,站起身道:“皇上,自秦始皇筑长城,唯我大明一朝修缮建筑最为用心,关隘重重,兵部准备再建地隘口堡垒达数百处之多,却仍防不防胜边患不断,九边重兵屯集,所费几何?

被窝里的公息第十三章阅读 第三章

但凡是女人,对于美颜这种事情,就不会缺乏兴趣,无论古今中外皆是如此。

爱美乃是女人天性,天生丽质的王嫣然又如何能免俗?

故而她听宫保这般说,连忙追问,是什么样的茶水,居然还有美颜的效果。

宫保想到的,便是后世很多女生都喜欢喝的花果茶。

至于花果茶有美颜效果,倒不是宫保胡说。后世的德国女人,都将花果茶视为不可或缺的美容养颜佳品。

比如玫瑰花茶,养颜美容功效卓越,还能改善干枯皮肤、促进血液循环、新陈代谢,好处很多。

玳玳花、薄荷叶、金盏花、牡丹花、茉莉花、桂花、菊花等等,这些花朵可以用来泡茶,好处多多。

宫保为了不喝黑暗料理的茶水,便将自己知道的各种花果茶种类,一股脑的讲述了出来,听得王嫣然向往不已。

“真的?玫瑰花当真有这些好处?”在王嫣然的理解中,玫瑰花瓣可以用来沐浴,可以入药,却从未想过将其当成茶来喝。

宫保点点头:“自然是真的,小娘可以试试。对了,用来泡茶的花朵,需要晒干后的干花,想来在药铺之中,大多可以买到。”

他说的倒是没有错,这些花朵许多都属于药材,而且都是晒干的花朵,用来泡茶再合适不过。

后世宫保就挺喜欢喝菊花茶,便经常会去药店买菊花回去泡茶喝。

王嫣然立刻召来婢女,去让船工找间药铺靠岸,她要试试宫保所言是真是假。

成都县内河流众多,与后世威尼斯水城类似,画舫行不多远,便有药铺出现。船工立即将船靠到了岸边,搭上了跳板。

玉娘按照宫保的吩咐,去那药铺中采买了不少玫瑰花瓣、菊花、薄荷、山楂回来。

“这花果茶如何冲泡?”王嫣然见东西买回来了,立即问向宫保。

宫保笑道:“简单,比如玫瑰花茶,用温热水冲泡即可,十朵花加少许茶叶,再加入一点红糖即可饮用。”

王嫣然也不假手他人,自己亲自动手,按照宫保所言,冲泡了一壶玫瑰花茶。

冲泡好的玫瑰花茶,茶香味理解飘散开了,甜香扑鼻,王嫣然立刻喜欢上了,再浅浅品尝一口,滋味甘美,正是她最喜爱的味道。

长腿妹子很是满意,眼睛都不自觉的眯成了月牙:“嗯,真的很好喝。”

宫保也蹭到了一杯茶水,他其实对于玫瑰花茶没什么兴趣,总觉得这是女人才喜欢喝的。不过与大唐的黑暗料理茶汤比起来,他还是宁愿喝着玫瑰花茶。

“可惜,没有玻璃……哦,不是没有水晶琉璃杯,否则用来冲泡花茶最为适宜。”宫保看看瓷杯里的花茶,略微遗憾。

王嫣然吐吐舌头:“你倒是会说大话,那水晶琉璃杯岂是寻常之物?不是王侯公卿府上,谁用的起?”

宫保很无奈的摸摸鼻子,也不与长腿妹子争辩。毕竟虽然玻璃杯在后世烂大街的寻常玩意,在大唐可是稀罕货,长腿妹子说得也没错,那些水晶琉璃杯,各个都可谓是价值连城。

王嫣然品尝过玫瑰花茶后,兴致很高的又询问宫保,其他几种花茶如何冲泡,依次尝试了一番。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