沦为师叔们的炉鼎|秘密教学6想做就做吧

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第一章

“慢!既然你的实力有资格做我的朋友,那我们就没必要成为敌人!”

公羊白见苏寻要出手,连忙开口企图化解矛盾,君子动口不动手。

但他不知道的是,苏寻不喜欢君子动口,他只喜欢美人动口。

“我以为剑修都是宁折不弯。”

苏寻嘴角荡出一抹嘲讽的笑容。

“曾经我也是,可当我折过一次之后,才知道,宁折不弯或许是错。”

公羊白对苏寻的嘲讽不以为意。

从他要算计夺舍苏寻的身体时,他就不再是那个宁折不弯的剑神了。

他已经死过一次了,死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花了一万多年才复活,代价太大了,他不敢再死第二次。

毕竟这世上剑并非只有硬剑,也有软剑,有时候软剑更伤人。

当个会弯的男人也很快乐。

“想活可以,但我凭什么要放你。”

苏寻似笑非笑的看着公羊白。

公羊白说道:“我是与人争夺一件至宝被围攻而亡,你想知道争的是什么吗?居然能让一位七品圣人陨落。”

苏寻不回答,就那么看着他。

该配合你的表演我视而不见。

“好吧。”公羊白一直等着他问呢,没想到苏寻不按套路来,只能自己搭台自己唱了:“是一枚钥匙,一枚传说能进入道主所留下的秘境的钥匙。”

“道主留下的秘境,道主又不会陨落,怎么可能留下秘境?”苏寻不信。

公羊白说道:“所以是传说。”

“为了一个不确定的传说,他们就围杀一位七品圣人?”苏寻无法理解。

毕竟一位七品圣人临死前的爆发也是很恐怖的,说不定能带走一个。

公羊白也有些无法理解苏寻的思路:“这难道还不够吗?无论真假,那可是一缕证道之机,证道!懂吗?”

不要说是一个有迹可循的传说,就是个无根浮萍般的谣言,但只要关乎证道,那就注定会掀起一阵风雨。

无非是风雨大小的区别而已。

“抱歉,差点忘了,我跟你们这些穷逼不一样。”苏寻突然反应过来。

自己有系统,有bug一样的破境丹,还有道痕,有很多的证道之机。

所以在他看来,完全没必要为了一个无法确定的传说去拼死拼活。

但公羊白这群穷逼没有他那么多机会啊,百分之九十九的圣人一辈子也看不见证道的希望,所以平常惜命的他们看到证道之机就如狗见了屎。

这大概就是所谓的:朝闻屎……啊不是,是朝闻道,夕死可矣。

公羊白:“…………”

自己刚刚好像被对方嘲讽了?

“放了我,我告诉你那枚钥匙在什么地方。”公羊白露出了自信的笑容。

他是因此而死,那群家伙也是因此而杀他,他相信这天下,没有人能拒绝这种巨大的诱,惑。

苏寻点头:“好,一言为定。”

虽然他有破境丹能帮他踏入最后一步,但能不借助外力还是不借助,毕竟证道是法则的感悟,否则只会空有境界,而发挥不出道主的实力。

当然了,要是得到这枚钥匙的过程很危险,那他还是选择嗑药。

先把境界提上去,再慢慢填补。

“在神州,榆中,月泉山深处,唯有我才能解开禁制。”公羊白说道。

只要他还有存在的价值,那么苏寻为了拿到那枚钥匙,就不会杀他。

文学

在这个过程中,他有的是机会和方法翻盘,摆脱苏寻的控制。

然后等修为恢复,再回来报仇。

苏寻皱了皱眉头:“你是说,你设了封印,唯有你才能解开禁制?”

“当然,不然我死了,钥匙也被人拿了,那我岂不是白死一次?”公羊白为了那枚钥匙可谓是机关算尽。

苏寻笑了:“不然我们打个赌,我不信只有你才能打开禁制。”

“怎么赌?”公羊白饶有兴趣。

苏寻拿出盘古斧:“我杀了你,然后我去神州试试,到时候把结果烧给你,你赢了,就给你多烧点纸钱。”

“呵……呵,苏兄真会说笑。”公羊白脸色不自然的挤出一个笑容,然后猛然祭起棺材里的长剑斩向了苏寻。

“你就是个疯子!”

他算是看出来了,苏寻自始至终就没准备放过他,不按套路出牌。

苏寻轻描淡写一斧子将他那把沉睡了一万多年的佩剑荡开:“我诚心诚意与公羊兄立下赌约,没想到公羊凶竟然欲杀我,实在太令我伤心了。”

公羊白为了那枚钥匙能死一次,又怎么可能真交给他呢,苏寻作为男人,深知男人的嘴都是骗人的鬼。

而公羊白是七品圣人,过了今天的虚弱期后,再想杀他就不容易了。

至于那枚钥匙,苏寻根本就不强求,得之我幸,失之我命,不在乎。

所以先把公羊白弄死才是大事。

“我与你也无深仇大恨……”

“馋我身子还不是深仇大恨?”

苏寻直接打断了他的话,提着盘古斧将其劈飞,修为高出神魂状态下的公羊白三品,完全是全方位吊打。

“此仇我记下了!”

公羊白恨恨说道,随后遁出剑神殿,同一时间整个秘境都开始崩塌。

这是他开辟的小世界,他要以世界崩塌造成的余威来换取求生之机。

“想跑?真是天真,这天下,被我盯上的男人还没有能跑得掉的。”

打蛇不死,反受其害的道理苏寻可是懂的,天妖弓拉开,一箭射出。

“咻!”

一支燃烧着青绿色火焰的箭矢破空而去,这支箭乃是陆压本体所化。

天地间第一缕神火为箭。

公羊白只是一个劲的逃,他知道背后有箭也不躲,毕竟中一箭又不会丢命,但停下了就真可能死翘翘了。

噗呲——

神火箭矢射入了公羊白的身体。

“啊!”

被插,入的一瞬间,公羊白叫了。

射得他好深!好痛!

一股在火焰灼烧他的神魂,公羊白如今的法力根本无法将其扑灭。

苏寻拿出斩仙飞刀:“滚出来!”

陆压用斩仙飞刀的时候,还要对它拜一拜,因为陆压的准圣修为压不住斩仙飞刀,所以是算是求它出手。

可苏寻就没必要惯着它了,不听话,从葫芦里抠出来就是顿毒打。

随着苏寻话音落下。

一个纯白色,长着一双翅膀的小精灵麻溜的爬出来了骑在了葫芦上,白乎乎,肥嘟嘟的样子十分可爱。

只是它的眼中为何常含泪水?

也许是它对这个葫芦爱的深沉。

“杀了他。”苏寻说道。

小精灵化作飞刀瞬息而出。

轰!

被神火灼烧中的公羊白还没反应过来,直接被斩仙飞刀给砍爆了。

剑神被飞刀杀死,也算佳话。

嗯,对飞刀来说是佳话。

对剑神来说就不一定了。

“大哥,这是什么宝贝,你是知道我的,我这个人从小就喜欢孩子。”

镇妖剑屁颠屁颠飞到苏寻身边,斩仙飞刀的实力让他垂涎三尺。

不用自己动手,喊一声就能自动去杀人都宝贝,实在是太香了啊。

“这个世界要塌了,快走吧。”

苏寻收起了斩仙飞刀。

“等等!”

镇妖剑飞到了公羊白的佩剑旁边:“公羊白已经死了,把剑带走吧。”

“发,情了?”苏寻能看出,公羊白佩剑中的剑灵是一个女的。

镇妖剑辩解:“是恋爱了。”

“之前公羊白的一缕魂魄可是在剑里,他和剑灵清白吗?”苏寻很恶毒。

镇妖剑义正言辞的说道:“你是人,不了解剑,剑都是洁身自好……”

苏寻用狐疑的眼神看着他。

“别看我,单纯的我那是被刘安和梅胖子带坏了。”镇妖剑叹了口气。

苏寻随手一挥,卷走了公羊白的佩剑以及宫殿里的丹药和剑谱。

然后一剑劈开逐渐垮塌碎裂的苍穹,带着镇妖剑从裂缝中飞了出去。

至于秘境中其他人的死活就与他无关了,他能做的唯有默默的祝福。

………………

山谷里。

崩塌的秘境造成的动静很大。

毕竟这是一个世界的崩塌。

“怎么回事,里面出什么事了!”

阴阳剑派的叶长老和太乙剑派的刑罚长老周均二人都很紧张。

因为两派年青一代最出色的弟子全都在里面,一旦出事,那这一代就相当于断层了,后果是很严重的。

梦灵倒是冷静,因为有苏寻在里面,她不用担心镇妖剑的生命安全。

镇妖剑的确没有生命危险,只是因为嘴贱又被打回原形了而已。

不过很快她就无法保持冷静了。

“是秘境在崩塌!”

梦灵惊恐的脱口而出。

一个七品圣人的小世界崩塌,苏前辈和镇妖剑真能出得来吗?

“该死!怎么会这样!”

“秘境怎么会突然塌了!”

连梦灵知道秘境在崩塌后都无法保持冷静了,更别说叶长老和周均。

突然,一道紫色的流光从崩塌的秘境入口中掠出,此人正是苏寻。

“苏……小妖呢?小妖呢?”

梦灵惊慌失措的问道,毕竟镇妖剑可是全宗的希望啊。

“他没事儿。”苏寻把剑拿出来。

“师傅。”镇妖剑飘浮在空中。

梦灵见状,这才松了口气,只是被打回原形,只要还活着就好。

“小子!我问你,我们阴阳剑派的弟子呢,为什么只有你出来了!”

叶长老飞到苏寻面前问道。

“我又不是他们的野爹,我怎么知道他们怎么样了?”面对这位阴阳剑派的老阴阳人,苏寻毫不客气的嘲讽。

叶长老怒极:“你放肆……”

“叶长老,现在最重要的是弟子们的安全。”周均阻止了他,然后看向苏寻:“还望小友告知到底发生了何事,我们太乙剑派的弟子又怎么样了。”

“发生了什么事我也不知道,只是秘境突然开始崩塌,我便逃出来了,至于其他人,我不清楚。”苏寻说道。

叶长老怒笑道:“简直是笑话,你不过一小小太乙,凭什么所有的人都死在了里面,唯有你一人出

文学

来了!”

“还望小友对此给个解释。”周均脸色也不善了起来。

苏寻嗤笑一声:“我回答你的问题是看在你态度好,居然还让我给你个解释,你算个什么东西,你也配?”

周均的脸色瞬间是阴沉了下来。

“竖子……”叶长老刚想开口。

“啪!”

苏寻抬手就是一个耳光。

轰!

猝不及防,圣人二品的叶长老直接被抽飞了出去,撞垮一座山峰。

周均大惊失色,刚想后退,苏寻已经一掌对他打了过去。

噗呲——

同样是圣人二品的周均,一口鲜血喷出,身体重重地坠落在山谷中。

“这个解释,够了吗?”

苏寻飞在空中,居高临下的俯视着两人,圣人四品的气息不再隐藏。

梦灵都瞪大了一双美目,她揣测过苏寻的真实修为,可能是二品,也可能是三品,但没想到居然是四品。

四品,在中五洲算顶尖强者了,毕竟中五洲最强的就是五品圣人。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第二章

整个拳馆大厅一片寂静,死一般的沉寂,所有人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要不是亲眼所见,打死都不会相信眼前的这一幕。

这其中,包括姜美玲,自然包括擂台下的王副会长。

凭是谁都没想到,这看似轻描淡写的一脚踢过去,就能把曾经凶猛彪悍,抗打击力很强的松本,变成了废物。

“好!太好了!东瀛武士一向看不起我们华夏功夫,柳先生这是为我们华夏功夫出了一口气,真是扬眉吐气啊!”

阿虎忍不住站了起来,挥拳高呼了几声。

擂台下的铃木,看到这一幕,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呆若木鸡张着嘴巴,一脸恐惧地又难以置信的看着擂台上那一道单薄的身子。

他的功夫之高,实在是难以想象。

回过神来,姜美玲却笑眯眯的,道:“小龙的功夫,远比电视上那些功夫明星还要高。”

姜美玲仿佛自言自语,又好像是对着身边的蔡浩说的,相比起姜美玲和阿虎两人,各自一脸高兴的表情,那蔡浩却一脸的不爽,连一双眼眸也逐渐的黯淡了下来。

擂台之上,柳小龙转向,一双目光很淡然的俯视着躺在擂台上的松本,冷冷的道:“松本,你该为自己的狂妄无知付出代价,我废掉你一条腿,你这叫自作自受。”

说完话,柳小龙上前一步,抬了抬脚,一脚踩在松本的那一条废腿上,就听到一阵骨裂声。

松本的那一条小腿,一刹那之间,便变成了薄薄的肉饼。

十指连心,伤的即便是手指都会疼痛难耐的,何况还是一条腿被碾压成了一个肉饼。

那种撕心裂肺的疼痛,饶是松本的抗打击很强,也难以忍受。

“啊!疼死我了啊!”松本凄厉惨叫了起来,身躯不停在擂台上剧烈地挣扎着:“铃木,快救我!”

此时,松本真希望自己能当场昏迷过去,可是因为剧烈疼痛,大脑无比的清醒。这种痛的生不如死的滋味,使得他后悔挑衅这个年轻人。

但这个世界上,没有后悔药。

松本的声音落下,接着,一道身影纵身长跃,飘落在柳小龙的面前,扫过他一眼,只见这一个身材壮硕,但面容和善的家伙。

此人正是跟松本一起来的东瀛武士铃木。

“希望阁下,能得饶人处且饶人。”

闻言,很淡然的看着铃木,柳小龙淡淡的道:“你就是铃木?”

“正是,请问阁下的尊姓大名,能否告知?”

铃木直视着柳小龙,他一向很轻视华夏的练家子,但对于柳小龙能轻而易举的打败了松本。

不得不使得铃木对他刮目相看,语气也极为友好,东瀛武士一向已强者为尊,看不起弱者。

你越强,就越对你尊敬。你越弱,他非但不会对你尊敬,反而还会看不起你。

“铃木,你给我听好了,我叫柳小龙。”

柳小龙一边面向着他,一边说道:“这一场武术比赛,只是为了弘扬中华传统文化。但你和松本两人前来搅局不算,还狂妄的叫嚣什么我华夏功夫,只是表演性质的,自认为东瀛武道是天底下最强的格斗术。但现在松本被我轻而易举的打残成了一个废物,这说明了什么?”

沦为师叔们的炉鼎 第三章

@@新年马上到了,提前在这儿跟各位道友拜个年!预祝各位道友吃好喝好,长生不老,财源滚滚……然后今天累瘫了,脑子都是昏的,眼睛也快睁不开了,所以今天没有更新。然后过年这期间,只能随缘更新了,实在不好意思,还望理解……@@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