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小婕子系列小说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一章

@@@@第770章

旁边守着的人自动的往外散开,各处警界去了。

至于之前守着他们的那一圈竹灵妖兽,在小毕方放开他们少主之后,接过他们少主,就全都跑开了,再也不见一只的踪影。

小毕方看这情况…

(本章完)@@@@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二章

“那你就直说吧!谁愿意来最前面控制这个大禁,我随时可以让贤!”梁诚心中恼怒,大声说道。

身后的叶家姐妹立即望着那位出言不逊的妖修说道:“敖师兄的人品我们姐妹都信得过,并且控制这个大禁的中枢消耗是很大的,你不要冤枉了好人,占了便宜还寒了人心!”

那妖修自知理亏,闭嘴不说话了,可是不说话并不代表心中服气,这种各怀私心,互不信任的局面一旦形成,就很难回到开初那种精诚合作的状态去了。

眼见大家赖以存身的湖底大禁在那些密密麻麻的异界生物攻击下状况越来越糟,众妖修的心情也是起起落落。

好在所有妖修在着急之下会忽然爆发出一股强大的力量短时间将那大禁修复一些,让这个大禁的消耗得到一些补充,毕竟这个湖底大禁要是被攻破,对大家都是一个巨大的麻烦。

可是等到大禁的状态稍稍有些好转,各妖修的私心杂念又会起来,又会开始打自己的小算盘,一个个留力不发,在这个时候,湖底大禁又会在那些异界生物的攻击之下状况越来越差。

在这种风雨飘摇的糟糕状况中,众妖修不但心情也越来越差,互相之间的信任也变得越来越差,每次都是到了最紧急的关头,才能一致发力来弥补湖底大禁的缺损。

可是这样毕竟是权宜之计,眼看湖底大禁受损越来越严重,渐渐地,众修士已经感到补充给大禁的力量,已经开始跟不上它的消耗了,于是妖修们都知道,这样下去,湖底大禁被攻破就只是时间问题了,并且这个结果已经很快就要来临了。

在这种情况下,这些在之前尚能精诚合作的妖修们心中的小九九也越来越盛,大多数的妖修开始更多地考虑自己了,梁诚已经明显感到,支援这个大禁的力量变得越来越弱了。

看来这些小修们一个个都盘算着接下来独自行动时该如何是好,对这个庇护了自己十来天的湖底大禁已经是放弃状态了,要不是决心难下,谁也不想当出头鸟,他们早就会为了争夺那颗珍珠而动手打起来了。

只有梁诚心中是真的着急,担心一旦大禁被攻破,自己的心上人左丘素青将面临危险,所以他仍然加紧施为,将永不石化神功催发到极致,然后将这股力量传输到大禁中枢去。

足灵国的修士们和左丘素青出于对梁诚的信任,也跟着他孜孜不倦地维护着这个湖底大禁,结果最后这一段时间下来,就数他们八个消耗最大。

梁诚修炼三传归元功打下来的基础极为扎实,虽然消耗很多,但是状态依然不错,看上去依旧行有余力,可是其他几位就不一样了,他们看上去已经疲态毕露了。

等梁诚发觉这个状况

文学

之后,心中更是着急,暗暗后悔,觉得自己处理不当,搞得自己所在乎的几个人反而个个状态奇差,要是湖底大禁被攻破,他们因为消耗过大,出去周旋的话恐怕更是不乐观。

于是梁诚开始在心中苦思对策,决定不惜代价也要维护好这几位同伴,尤其是要维护好左丘素青的周全。

时间渐渐到了第十三天的下午,距离众妖修体内那传送禁制开启已经只剩下约莫一天不到的光景了,这时整个大禁的状况越来越差,一望而知这禁制支持不了多久了。

北界、长乾、山都和长云等四个妖国的妖修们已经公然放弃了对湖底大禁的维护,根本不在乎梁诚的呼喝,开始自顾自调理起自身的状态来了。

梁诚心中恼火,知道这些家伙已经完全靠不住了,他们现在是一分力气也不会出的,可是就凭足灵国妖修和自己加上左丘素青这八个修士的努力已经不足以支撑这个湖底大禁了,于是果断传音给这七个伙伴,让他们放弃了对这个湖底大禁的维护。

梁诚命令自己小队的妖修们盘膝趺坐,抓紧恢复状态,他自己则取出各色布阵材料,开始紧锣密鼓地开始布置一个纯粹的防御禁制,那正是在望海城曾经使用过的不动如山大禁。

其他四国妖修用有些幸灾乐祸的目光看着梁诚他们,却不予理会,他们知道足灵国这几个妖修在后期一直出力维护着这个湖底大禁,属于消耗过大,几乎没有逃跑之力了,所以他们才想布下另外一个防御禁制缩小守护的地盘苟延残喘,尽量维持。

那四国的妖修对此是乐见其成的,因为他们在后期一直留力,所以一个个状态还不错,都觉

文学

得有这么几个家伙留在原地帮自己吸引那些异界怪物,自己更是可以趁机轻松逃到外界去,所以这是一件好事,因此并没有妖修来干预梁诚布置不动如山大禁。

从嘴巴吻到脖子再到胸 第三章

菩萨见到秦清的时候,他已经侦查回来,正在指挥自己的部下驱动祭赛国的平民充当炮灰,看着就有些残忍。

观音菩萨拖着玉净瓶,慈眉善目中闪过一丝悲悯,只望着那群被驱逐的平民百姓,轻声道:“秦道友如此行事,不怕天谴吗?”

“天谴?”

秦清百无聊赖地掏了掏耳朵,仰起头望向了天空道:“你是不是对天谴有什么误会?”

开什么玩笑?

他的道侣执掌天道,还能向他降下天谴不成?

想了想,秦清又开口道:“更何况,这些平民百姓有今日之祸,皆是因为他们接待取经僧人时,对我大唐御弟不敬…如今我这一世乃是唐国校尉,自然不能坐视啊!”

“……”

观音菩萨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秦清这个家伙,真是有理仗势欺人,无理反缠三分,不过是一个吃软饭的货色,怎么能这么嚣张呢?

要不是知道当今执掌天道的那位圣人是个小心眼儿的,惯是宠爱眼前这个男人,观音菩萨真想让他瞧瞧,一个不能修行的废人,到底会遭受什么待遇…

除此以外,观音菩萨也担心背后指使秦清的,乃是玄门的三清圣人,毕竟这件事怎么看都对玄门有利…

现在南瞻部洲的修士们都把西行取经传成了笑话,说什么取经渡人得脱苦海,结果去带来无边杀孽!

这还是那个大慈大悲的佛教么?

观音菩萨也是无法,只能叹了一口气,回转灵山向佛祖禀报去了,只希望他们那位佛祖,能够在秦清面前有些往日的面子。

大雷音寺。

正当秦清磨刀霍霍,攻占祭赛国之后,这座诸佛诸菩萨诸罗汉栖息的道场,也在讨论这件事。

文殊菩萨一改往日地慈悲,只是开口道:“那厮欺人太甚,他岂能不知,唐僧西行取经,我佛教大兴乃是天命吗?便是云霄圣人,也不好阻了我们吧!”

“佛祖!”

普贤菩萨更是合十行礼,脸上有些愠怒:“莫不如先送他再走一趟轮回,也免得误了我取经大业!”

“……”

莲座上的高大男人摆了摆手,平静地开口说道:“尔等且莫着急,此事并非没有转圜余地…

只是先不要招惹了秦道友,因着我那以前的师妹惯是宠溺于你,就是我以前的师尊师伯,也皆是要与他几分薄面,这却是不好得罪。

且等观音尊者回来,再去问他,当年我与他们道侣间还做得数么?若是做得数,就让他划下道来,收敛收敛。

灵山毕竟是我等诸佛道场,不好沾了血腥污秽。”

如来佛祖说话之时,声大如雷。

一时之间,诸佛菩萨罗汉皆有些恍惚,怎么他们的佛祖意思,竟是不去管那姓秦的?只让他不在灵山造下杀孽?

这未免也太丧权辱国了吧!

如来佛祖瞧着众佛脸上不满,又含笑着开口解释道:“你们啊!只瞧见我退了一步,焉知那秦道友,是个吃软不吃硬的…即使再退一万步来说,尔等转世之时,岂能不与地藏菩萨见上一见,六道之门可在人家手里呢!”

这才是最大的麻烦!

明明佛教最重的就是转世重修,从而一世比一世更强,谁料到地府的轮回转世却被那姓秦的把控住了!

地藏菩萨是他当年创立禅宗的护法弟子,十殿阎罗和诸多判官,皆是玄门三教出身,辈分比起秦清还要低上许多。

这家伙实在太像一个刺猬。

乍看上去,小小的一只,再去看时,满身都是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