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很肉到处做1v1青梅竹马

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 第一章

这本书是新手的第一本书,终于完结了,心中也有些许的不舍。原本打算写得再长一些的,可是出了一些事情,只能草草结尾。虽然没有太监,但算得上是烂尾,新手也有一些无奈。

新手的孩子大了,准备上小学,买了一个学区房。据说这所学校当初建校的时候教育局的领导前来奠基,又前来剪彩,声势弄得相当显赫。然而开学一年以后,公立学校变成了私立学校,新手买的学区房变成了普通商品房。

新手不想用恶意的心思去揣度这件事情之间是否有什么内幕,为什么已经开办一年的公立学校变成了私立学校。

但新手接受不了这样的事情,许多同新手一样为了让孩子上学而买房子的人也接受不了,大家只能互相团结在一起,维护自己的正当权益。

就如同许多电视剧中演得那样,维权之路是漫长的,是艰难的。唯一不同在于,主角变成了新手。维权之路修远兮,一年两年也解决不了。

很多时候百姓这两个字说起来容易,写在纸上却满是血泪。过火的话新手不再说,否则何协大婶会找麻烦的,大家心理有数就好。

所以这些天新手都是在忙乎这些事情,也没有什么心情码字,大家也应该看出来了,码得很水。与其这样让订阅的朋友失望,不如干脆趁早地完结,这就是新手

文学

草草结尾的原因。

多的话不说,还是说说这本书。失败,相当的失败,最起码新手本人是不太满意的。很多的东西想得很好,但写出来就完全变了样子。无论是故事情节,还是人物刻画,都有很大的缺陷,而且写得也相当的散。

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 第二章

“小月月,你别哭啊,师姐真没杀你的九哥,师姐是被人追杀!师姐被宇文恺追杀。师妹,师姐还没有说完呢,咱们抓住重点好不好。司马九没事,不仅没事,他还放出歹毒的机关傀儡,将两个星网刺客都杀了!”拓跋灭怕小月月哭,马上将事情一股脑说完。

在华山,小月月一哭,那个老怪物就要不高兴,老怪物不高兴,别说她们,只怕她们师父孔道茂也都要头疼。

是故,不让小月月哭,就成了道家天宗听月观的金科玉律。

“哪有什么歹毒的机关傀儡,九哥哥很好,不会使用歹毒的机关。”小月月听到司马九没事,这才放下心来,瘪起的嘴唇才慢慢恢复正常。

自幼,小月月一紧张就喜欢用手指把玩身边亲近之人的头发。

拓跋灭见小月月用白玉一般圆润的手指把玩自己的金发,顿时暗骂自己嘴碎,为啥要提及什么司马九。

如今,怕是自己的头发又要被小月月玩得一塌糊涂。

“九哥是好人,一定是大兴城的坏人欺负他,不行,我要去大兴城。”小月月想到什么,就要做什么。

顿时,她全然不顾拓跋灭,从小屋内跑了出去,直接冲去孔道茂修炼的静室。

静室门上方,一只玄鸽不时发出咕咕声,它见小月月跑来,惊慌的扑棱棱飞走了。

小月月心中奇怪。

她在华山认识的万种生灵,都喜爱与她玩耍,没想到这只鸽子,居然躲着她。

小月月来不及细想,进入静室。

此时,孔道茂已经看完了一封由玄鸽带来的书信,正凝神沉思。

“躲得万千烦,终须百河汇,没想到,就连茅山法主也被惊动了,看来,这大兴城,是非去不可了?”孔道茂自言自语。

他见小月月走进静室,顿时露出笑容,道:“琼月,今日功课可完成了?其实,你不用那么辛苦,可以多来这里,给为师捏捏肩膀,为师就算你完成了当天的功课,量你那些师哥师弟,也不敢多嘴。”

“师父,什么时候?徒儿才能令百鸟万兽前来听徒儿诵经?师父,徒儿不想呆在山上了,一点意思也没有,师兄们都只会打坐练剑,师姐十天倒有八天找不到人,徒儿想去大兴城玩玩…..恩,阅尽人间疾苦。”小月月眼珠一转,岸然道。

“不行,地缺已经去了南方,这次责罚才不到两个月,师父就放你出去,门内弟子,定会说师父我偏心。”孔道茂摇了摇头。

随后,当他看见小月月的眼睛虚了起来,眯成一条缝,顿时,有种不妙的感觉。

“嗯,徒儿一会儿就去后山找丹夫人,就说师父你欺负徒儿,哼,让她给咱们道观换几个屋顶!”小月月重重道。

孔道茂闻言,顿时急眼了。“小月月,你又不是不知道观里缺钱,上次,师父我腆着脸去州县弄了些银两,才将屋顶修好,要是屋顶再被掀翻,我们怕是要在雪下打坐了。你这孩子,真是……!”

小月月毫不为孔道茂的态度动摇,她好奇的拿起桌上玄鸽带来的书信观看,一下就高兴起来。

“师父,这不是邀请你在元正节前半月赶到大兴城么?你就带上徒儿吧,就说带徒儿去游历赎罪,想来,师兄弟们都不会有意见。”

“小月月,这次,师父可是去降魔除妖。”孔道茂吓唬小月月。

公车宝贝腿开点第12章 新闻 第三章

“我给你们三柱香的时间,就在此广场演武,杨昭,你的六率可有军鼓?:圣人回头看着太子问道,杨昭今天的存在感很低,完全被圣人的光芒所覆盖。

太子看了一眼处罗可罗,六率中,只有此人看来还算在治军,其他人,完全指望不了。“军伍行止,哪里能不带战鼓?”左卫率率正朗声道,他做个手势,太子左卫率的大阵后方,几面牛皮大鼓在马车上,被缓缓拉了上来。

司马九看到眼前情景,心中一动,他也想和尉迟恭,徐世绩一起并肩战斗,宇文述扫了他一眼,好像看透了少年的用心,司马九的武力值,在马球场上已经被朝野众多大臣知晓。

宇文述抢在工部司员外郎之前说话“今日演武,当以本部人马为一方,双方不能请外人加入,这才能显出十六卫和太子左卫率的真本领。”

杨广听了他的话,微微点头,显然认可了这样的看法,司马九心中暗骂宇文述老奸巨猾,他看见侯君集在调动白甲骑兵,这些人开始换甲,从正常值守的皮甲,半甲,换成了沉重的战时全甲。

司马九来到尉迟恭和徐世绩的身边,看见少年担心,小徐子一下就笑了起来,“九哥,没事的,以前我和尉迟哥在夏长帮的时候,没事就议论战阵,今日事情,我们心中有数,能在神州九五之尊面前操练,真是我们以前做梦都想不到的事情了。”

尉迟恭也对着少年微笑点头,处罗可罗走到三人身变,他和徐世绩不熟,今天才知道自己属下,居然有如此的神射手。

“左正卫率兵精锐都在此,任你取用,今日圣人之前,当把胸中所学展示。”他看了司马九一眼,微微点头,终于不把少年当成宦官一流了。

“若是操练几日,哪里会怕对面,我毕竟还是到军中不久,若不是统领练的一手好兵,我也不敢夸下海口的。”

尉迟恭回道,徐世绩和他对看一眼,小徐子自去和他带来的十几个外军射手说

文学

话,尉迟恭,则从左正卫率的队列中,挑出两队人,大约两百,沉声安排。

这些人都是北地边境回转的老兵,处罗可罗把他们编排在了一起,贺若黑獭也在其中,一半人是步军,一半骑兵,不过铠甲武器,都比侯君集的铁甲突骑差的远。

尉迟恭和他们说着安排,显然大汉的战法和通常对付骑兵的战法不同,贺若黑獭听的直皱眉头,尉迟恭向他又解释了一遍,他渐渐听懂,这才佩服的拍了一下副率的肩膀,说了一句鲜卑话,司马九不知道其中的意思,看他表情,大概就是说的干他娘。

三炷香很快燃完,对面侯君集的铁骑开始披挂上马,突骑冲锋前那种空气中独特的铁腥味道,开始在大兴城的东宫前弥漫开,虽然只是一百突骑,却好像有着千军万马的气势。

圣人看到此处,眼中射出兴奋的光芒,在看太子军这里,徐世绩的十几个游骑在军阵两侧,正面对着侯君集的,是一百多名拿着长枪大盾的士兵,每个士兵前面,放着一把上好了弩箭的短弩。

杨广让他们演武,却不是让他们真的在这里血溅五尺。所有马槊骑枪的枪头,都被下掉,步军长矛的矛尖也没有,弩箭的箭头,都是空的,双方重在表现战技。此举其实对侯君集有利,高速奔跑的马匹,竹竿和骑枪其实都是威力无穷,而没有枪尖的长矛,就根本威胁不了侯君集骑兵马铠下的坐骑,那怕竹竿捅到脆弱的马腹,也不能阻止骑兵冲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