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了朋友的新娘小诗 办公室撅着调教羞辱

征服了朋友的新娘小诗 第一章

悠悠球不好买!

本来就是过气玩具,还差点被PD停产,现在销售的多半是库存,生产线重启也需要时间。

所以……

潘达女友没买到!

不过问题不大,杜璧舒上上周回中海老家,从床底翻找出了一个儿时的“藏宝箱”,将其带回了江川。

箱子里有几个悠悠球!

虽然尘封多年落了灰,球体上的“LOGO”图案也已泛黄褪色,但孟叔叔用料良心,给轴承上点油一样能玩。

可惜,手生了!

熟悉的火力银电MAX握在手里,潘达努力尝试了许多次,还是使不出摇篮、巴黎铁塔等招式。

充其量遛遛狗……

潘达28岁,杜璧舒刚满29岁,已经不再年轻的两个人,在这个《紫禁之巅》首播的夜晚,重新找回了童心,像个孩子般坐在地上,认真研究孟叔叔十几年前出版的《悠悠球入门三十招》。

当然,他俩早不行了。

这么久没玩,想重新上手悠悠球,恢复当年“打遍小区无敌手”的球感,恐怕没那么容易。

但也没关系!

能找回童年的感觉就行了,至于能不能恢复球感,这一点并不重要。

反正……

他们也不可能常玩!

工作与家庭牵扯了太多时间与精力,让他们不可能再像儿时一样,整天无忧无虑地琢磨这些招式。

“好久没这么开心了!”

《紫禁之巅》第一集播完,当主角江小然被逐出俱乐部,大鸟卫视开始插播广告,杜璧舒揉了揉肩膀道:“还是你舒服,没结婚想怎么玩就怎么玩……”

他是由衷地羡慕潘达。

杜璧舒家里催得紧,所以他结婚比较早,现在儿子都两岁半了。

他老婆潘达也认识!

老杜二姨夫介绍的妹子,以前跟杜璧舒是初中同学,现在在一家金店工作,挺“霸道”的女人。

有多霸道就不说了!

反正杜璧舒婚后的日子,确实过得挺糟心,不仅没有自由,有时还得为不争气的小舅子伤神。

“你准备什么时候结婚?”

“快了!”

潘达像儿时一样,将薯片递给杜璧舒,一边嚼着薯片一边回答道:“明年吧!再不结婚,我这职位也升不上去了。”

“抓紧办了吧!”

杜璧舒接过薯片袋,抓了一把说道:“赶紧生个女儿,跟我儿子凑一对!咱俩亲上加亲,一辈子的好兄弟!”

做你的春秋大梦!

潘达翻起白眼,懒得搭理这货。不就是弟弟潘鹏,拐走了你妹妹吗?至于记恨这么久,还要报复他未出世的女儿?

属实过分了!

说到潘鹏与杜碧莹,这俩欢喜冤家、青梅竹马一路经历各种坎坷,总算是修成正果在一起了。

中间发生了许多故事。

青梅竹马不敌天降的二次元老梗,也差点发生在这俩孩子身上。若不是老杜拎着狼牙棒去给小莹撑腰,他俩估计早分了。

在一起也好!

两家人本来就亲近,这些年孩子大了,关系逐渐有些生疏。小鹏与小莹在一起,刚好修复了这层关系,亲上加亲。

只有小鹏比较受伤……

他那老丈人,也就是杜璧舒老爸,可真是彪悍的一塌糊涂,惹谁都不能惹他。

替弟弟默哀三秒!

说是嗨皮一夜,可刚看完《紫禁之巅》第二集,杜璧舒就起身告辞了。

没办法,孩子还小!

或许等孩子再大一点,他不用操心太多,才能抽出时间和好兄弟嗨皮嗨皮。

潘达很理解他。

不过离开前,杜璧舒满是戏谑地对他说了一句话,吓得潘达汗毛倒立。

“对了!结婚记得低调一点,别到处嚷嚷!王嘉明昨天还在微信上跟我聊,他要来参加你的婚礼呢!”

天杀的王嘉明!

淦!

这都多少年了,还不死心呢?你究竟看上我哪一点,我改还不行么?

潘达害怕了!

这些年里,虽然王嘉明已经变了许多,性取向也变了回来,但这女装的习惯一如既往。

他可受不了这货!

不知道这个世界怎么了,王嘉明这种弔人,居然也能成为网红,还在B站上拥有数百万粉丝,荣获百大。

这也就算了……

关键是他的粉丝,十有八九都是男生,还叫他老婆,这就很离谱!

只能说,年轻人真会玩!

话说回来……

别看当年的小区恶霸王嘉明,混成了如今这幅弔样,可他算是三人组里,挣钱最多的了。

豪宅豪车都买了!

嫩模……这个倒是没找,王嘉明之前痴迷潘达,后来谈了个女朋友,不知道为什么又分了,现在还是单身。

他来参加婚礼,多半是不怀好意!

潘达一想到这里,顿时打定了主意。他结婚一定要低调,免得走漏风声让王嘉明知道了。

尽量少邀请人!

除了双方亲戚、同事及朋友,再邀请几个老同学就算了。

对了,还有孟叔叔!

如今的潘达,也算一个PD集团高管了,虽然和孟叔叔没说过几句话,但也互相认识。

没准他会来呢?

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潘达在确定婚期前,通过私人邮箱,给孟叔叔发去了一封请柬。

不是以PD高管的身份,而是以一名普通的PD会员身份,邀请儿时的偶像孟叔叔,参加并见证自己的婚礼。

孟浪看到了。

他的邮箱,每天都会收到很多“垃圾”邮件。有人借钱,有人祈福考试顺利,也有人分享生活趣事,也有人诉说愁苦心事。

有专人负责查阅整理。

助理会从这些邮件里,筛选出比较重要,或者是比较有意义的邮件,转发给孟浪审阅。

潘达这封邮件,本来是“垃圾邮件”。

毕竟孟叔叔那么忙,PD会员又那么多,如果喜事全都参加,那他也不用做别的事了。

但潘达不一样……

寄送邮件的时候,很多人都会留一个“PD会员ID”或邮箱,方便孟叔叔联系自己。

可以查阅消费记录!

铂金级以下会员,孟叔叔理都不理你,谁让你不支持孟叔叔的首富梦呢?活该被无视!

铂金级能收到公式化回复。

钻石级能收到定制化回复。

至于王者级,那就是孟叔叔呕心沥血,亲自给你写一篇八百字的小作文,诉说衷情。

征服了朋友的新娘小诗 第二章

刘春来叹了口气。

要是有足够的幼师,哪里存在这问题?

“再说了,咱们这边村小的老师,都得由中心校的老师担任,咱们招的代课教师,那水平……”

不是刘春来瞧不起这年头的代课老师。

要知道,他得培养大队的年轻人,充实到各个产业中。

“这是为了整个大队长远发展而必须做的。未来什么最重要?人才!现在制约我们发展的不是基础配套,而是人才。如果有人,我们很多项目都可以快速扩大……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这些政策,刘福旺都懂。

现如今,制约整个大队所有产业发展的,也确实都是缺人。

很多项目,都是只能看着,没有足够的人,玩不转。

刘支书也不傻。

唯一担心的就是彭丽那么年轻,刚高中毕业,才十八岁,担任她们托儿所跟幼儿园的负责人,能否带好这些孩子?

要是孩子没带好,不仅影响未来,更影响现在那些上班的人。

“彭丽虽然年轻,是咱们能招聘到最好的。她母亲是县歌舞团的,从小跟着学唱歌跳舞,她父亲就不用说了……”刘春来再次让老爹安心。

“行吧,先试试,不行再说。”

刘福旺不耐烦地挥手说到。

他也没辙。

总不能让他带孩子。

到处都需要用人,而且越发展,对人才的技能要求越高。

目前给刘支书的感觉是三条腿的蛤蟆都比拥有各种平时看起来无用的技能的人才都更好找。

“刘大队长,我,我……”

一个扎着马尾辫,有些婴儿肥圆脸、看起来卡哇伊,身材娇小的女孩红着脸看着刘春来。

“彭丽,你不用担心,也不要有压力。咱们的托儿所,主要就是带着孩子玩儿,在到了上学之前,也就需要开始打下识字等基础……”

刘春来安慰着对方。

对方只有十八岁。

能成为一个幼儿园园长,说没有压力,那是不可能的。

当年能读中专的,他爹希望她考大学,结果,专科都没上。

现在倒是能上中专,可目前,县里各个单位招人,中专生貌似都不是很吃香。

葫芦村的产业年年在高考放榜后招聘高中毕业生,彭丽不想去读中专,参加了招聘,没想到就成了。

“我没有做过……”彭丽红着脸看着刘春来。

“以前我也没当过大队长呢!三年前,我还是咱一中坚持抗战的复读生……”刘春来笑着说道,“现在我当这大队长,不是也当得挺好的嘛。其实就是带孩子,也没有别的……幼儿园跟托儿所,也有其他人辅助配合你……另外,你觉得你同学或是朋友有合适的,也可以招聘进来……”

刘春来现在越来越喜欢放权给手下,自己当甩手掌柜。

他希望的是最好能达到以后他说做什么,就有人从头到尾全部负责,他不需要操心,只用提意见,盯着就好。

“我能让我妈跟歌舞团退休的阿姨们来帮忙吗?你放心,她们都有退休工资,只需要很少的补贴就好……”

彭丽很忐忑。

“没问题啊!至于工资的问题,不管有没有退休工资,跟其他人一样吧。就当咱们返聘的代课老师了。”

刘大队长很大方地说道。

不差这点工资。

县里财政都用来搞基础建设投资了。

别说退休人员,就连很多现职干部,工资的发放,也都是非常困难的。

经常两三个月发一次工资。

听到刘春来这话,彭丽的脸上浮现出笑容,虽然依然忐忑,担忧,压力却没有那么大了。

很快,彭广远就来找刘春来了。

一脸严肃。

“刘大队长,彭丽还年轻,担不起这样的担子;她妈妈已经退休了,再来这边上班,领一份工资,不太合适吧?”

“彭校长,你难道不愿意跟你爱人在一起团聚?唐芳阿姨本来就是县歌舞团的,有很

文学

好的歌舞底子,咱们幼儿园不能只学字跟做加减法不是?幼儿园就学了,小学干啥?你不是也希望幼儿园的学前班孩子能多学一点?”

彭广远不知道如何反驳。

他兼任村办小学的校长,勉强还能说过去。

村办小学是为了就近办学,不让孩子走太远,方便孩子上学,依然属于中心校的下属范围。

只不过目前葫芦村村办小学的规模跟设施等,都比公社的中心校要好很多。

“总不能幼儿园的孩子,都学唱歌跳舞吧?”彭广远好一阵才挤出这样一句话。

刘春来笑着摇头,“肯定不能了。不过这得幼儿园自己安排,《三字经》等幼童启蒙的,不仅可以锻炼孩子背诵能力,也能让他们学习认字等;舞蹈什么的可以锻炼孩子的平衡能力……”

对于这些,刘春来是不专业的。

但是不影响他了解幼儿园的学习内容。

曾经他小的时候,爹妈没时间带他,都是送托儿所,然后呢,托儿所结束了,一堆的兴趣班。

加上他公司手下经常讨论孩子教育问题,刘大队长知道了不少。

所有的这些,全部都一股脑地告诉了彭丽。

至于最后结果如何,刘大队长也是晓球不得的。

要让八十年代的刚出生的年轻社员们感受到来自二十一世纪的关怀。

要不然,这些小家伙们不是上山洗澡,就是下河掏鸟窝。

“对了,你真打算从一年级到六年级全部开设?每个年级,你们大队的孩子都不多。”彭广远有些担心。

他倒是不觉得浪费师资力量。

反正学校的教学任务不重,加上乡改镇,从县里师范要来了十多名刚毕业的师范生,刘春来还招聘了不少高中毕业的代课老师。

中心校的老师,可都愿意来这边。

谁让刘大队长舍得出钱呢?

教育局发多少工资,刘大队长同样补贴一份。

每月现结。

距离也不远,中心校上完课,走路二十分钟到这边,接着上课就好。

中心校上午上课,这边就下午上课。

何况,这边晚上还有夜校,三年级开始,就直接住校上早晚自习。

“都定了,县里也同意了。”刘春来不解地看着彭广远。

事情都已经确定了。

反正大队里莫得人反对。

“初中才上早晚自习……”

“这也没办法,些狗曰的,爹妈上班没人管,天天回去作业都不写,就晓得看电视……我爹很担心咱们大队的娃儿读不出来,所以,就在全大队的社员大会上提出来,那是全票通过……”

征服了朋友的新娘小诗 第三章

ad>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503 Service Temporarily Unavailable – Blocked By Anticc

Server: bz76.youvm.com
Date: 2021-03-03 19:30:02


Fikker/Webcache/3.8.1
</bo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