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闺蜜让我看她和男朋友做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一章

此时船舱外已是风声簌簌,连那面被插在桅杆上,绘着云启国祥云的旗帜,也正被风刮得掣掣作响。

江天交接处,已是黑云翻墨,却又在天际隐隐约约露出一段山峦。

昭云收回眺望的视线,仰头发现夜空竟泛着奇异的血色。

看来要下暴雨了!

果不其然,当她正悄悄往后舱去时,头顶的滚滚黑云中,就已有几道狰狞的光亮闪过。随即,接踵而至的,就是从天际倾泻而下的豆大雨点。

大雨激起的水花如白珠碎石般,飞溅入船。也在江面,激起了千重巨浪。

此时,已刚过子时。靠近临津渡口的望潮江畔,也正有一艘沙船,冒着大雨,缓缓驶离。

“这雨下的真大,快进舱内躲躲!”有士兵的惊呼声,从不远处传来。

昭云连忙捂着头,在船随着洪波涌起时,向船檐急急奔走去。却不曾想,慌乱间竟与迎面一人擦肩相撞。

急急道歉后,她扭头便欲走。正在这时,突然被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

“你转过身来!”她一听,心中瞬间咯噔一声,迟疑地驻了足。

“叫你转过身来,听见没有?”起夜的王守道,连忙呵斥道。

昭云这才紧了紧拳,缓缓照着他说的做了。

王守道见她转过身后露出了张陌生的脸,心中顿时泛起了一丝疑惑。

刚刚与她擦肩而过时,明明感觉似曾相识,却又想不起到底在哪里见过。

在灯笼的照亮下,面前的女子,面皮白皙,五官清秀。眉骨间的一粒黑痣格外显眼。脸上虽是素净,但却极其陌生。

王守道见她身上所穿的衣物时,才知是厨娘。他这才放心地沿着船檐下,背着手回了主舱。

昭云拍了拍胸脯,顿时松了口气。幸好她有先见之明,逃离前换上了这张面皮。

这还是上次出宫时,特意绕道去寻了市肆的那家店铺,没想到这么快便派上了用场。

前世她就曾听人提起,临汾街的一小巷尽头,有个面具店铺。里面卖的人皮面具,无不是以假乱真。看来果真如此!

昭云摸了摸面皮衔接处,真的是除了手感不同外,其他的没什么两样。

她这才拍了拍已有些湿润的衣裳,看了眼已在船檐形成的水帘,转身进了后舱。

一进去,就被迎面飘来的一阵浓烟迷了眼睛。刚揉时,那熟悉的争吵声又在耳旁响起。

“快快快,再加把火!”“你到底会不会啊?”

“就晓得在这指手画脚,你会你来呀!”胖胖的妇人将手中的吹火筒一扔,双手叉腰着瞪圆了双眼。

昭云一把接住了那竹筒,二话不说地吹起火来。

只用了一会儿功夫,那炤火就已生得极旺。而身旁的两妇人,早已停止了争吵,正面面相觑地交换着眼神。

那黑瘦的妇人上前插着腰,阴阳怪气道:“你谁啊你!”

昭云放下手中的吹火筒,抬眼看着她道,“我是王大人特意指派来的厨娘。”

“原来是上头派下来的人,失敬了!”那黑瘦的妇人连忙行了一礼,呵呵笑着。

昭云也懒得理她,看着她身旁那胖胖的妇人问道,“这里是有八位厨娘吗?”

“是,是的。”胖妇人被她看着,不觉连说话都变得有些不利索了。

“带我去看看!”昭云指示道。

俩妇人才连忙在前,争着抢着要为她打帘。

原来,后厨舱内烧火屋为一间,择菜切菜的却为另外一间。

打帘后,昭云就见着四个妇人围坐在杌凳上,边嗑着瓜子边闹着嗑儿。而真正在做事的,只有一个年轻的丫头和一个妇人。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二章

“运动下嘛!”

夏至灿烂一笑,瞅着他。

“你饿不饿?”

冷天挑了下眉头。

“晚上没怎么吃!”

夏至瞪眼,“你不吃饭,你胃受得了啊?”

“有吃,不多!”冷天看了看她,“吃习惯你做的饭菜了,那些吃着不好吃。”

夏至嘴角抽了下。

“以后我给你做饭,回去吧,你想吃什么?”

冷天打开副驾驶座车门,让她上车,等夏至坐好他拉过安全带给她扣上。

“不是面都可以。”

夏至笑了笑。

路上,她买了一些烧烤,夫妻两才回去。

时母过去苏宛筠那边了还没回来。

家里很安静。

冷天放了唱片。

浪漫的曲子。

夏至洗了手去冰箱那边看了看,“吃牛排?”

这个做的也快。

“行!”

冷天去拿了酒,先醒着。

又点了一根蜡烛,气氛出来了。

夏至看了一眼,笑了笑。

她切了西蓝花,番茄点缀盘子,然后开始煎牛排。

西蓝花也稍微烫了下,又热下芝士酱料。

不到十分钟,冷天的晚餐就做好了。

冷天深呼吸了一下。

“香!”

夏至转头看了看他,把牛排递给他。

冷天端出去。

“你不吃?”

夏至煎了两块给他。

“我吃啊!我吃别的。”

夏至给自己来个海鲜炒饭。

她把冰箱里面的米饭拿出来,炒了一大盘。

冷天坐在餐桌上等她。

身上的西装没换,犹如在餐厅用餐一般。

“你先吃,我还要一会。”

“嗯!”冷天切了一块吃了起来。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三章

第二百五十章高州的日子之尾章

侯沧海内心有一种奇怪而坚定的信念,总觉得他的事业一定能取得成功,将在最近两个项目上赚大钱。

这个坚定信念并非一直都有。

在二七公司工作之前,侯沧海一直在机关工作。在机关工作的那几年里,他被庞大的体系捆住手脚,一点一点丧失信心,无力挣扎。信心丧失的根源在于体系内的人大部分都是一颗螺丝钉。螺丝钉固然有其重要性,但是,螺丝钉最大的弱点在于是批量生产。一个个干部类似于批发生产的螺丝钉,程序、规章和制度就是模板,模板让他们变成了极为相似的人。

在这种情况下,侯沧海棱角被包裹,变得平庸起来。

离开机关以后,侯沧海跳出生产线,由螺丝钉变成了锋利的尖刀。从成立不管那一天起,他没来由地产生了一种奇怪信念,相信自己一定能够发财。这个信念如一颗小种子,产生以后,遇到阳光雨露便茁壮生长。

送走王清辉教授后,侯水河担心地道:“哥,你为了这个偏方,已经花了一万元,现在又要花一百万。如果无法产生效益,怎么办?”

侯沧海见妹妹愿意讨论现实问题,心中高兴,道:“我当医药代表时接触过保健品,了解他们的运作方式。只要有一款相对靠谱的产品,通过广告和合适的营销体系,肯定能赚大钱。”

侯水河道:“万一失败,怎么办,一百多万啊。”

下海以后,侯沧海经历过数次生死考验,心性越发坚毅。对于妹妹的担心,他淡然道:“事上没有百分之百成功的事情,只要胆大心细,又对市场和产品有了解,我觉得不会输,相反,赢面还很大。”

尽管哥哥自信心很足,侯水河想起为了“配方和工艺”就要花上百万元,还是觉得不靠谱,同时又觉得王清辉狮子大开口。

吃过午餐,侯沧海离开江州,前往高州。他与王清辉签订协议之后,便暂时不再想即将推进的保健产品,思绪又回到一大恶人。他知道深水炸弹的威力,绝对会炸掉一大恶人的一根手臂。

一大恶人成名已久,绝非浪得虚名,他将如何应对这颗深水炸弹,侯沧海没有完全想透。

国务院事故调查组再次进驻王沟煤矿,乌有义和方铁头很快就得到消息。在得到消息不久,又传来让他们震惊的新消息:事故调查组兵分两路,一路到矿上,麻痹和控制了矿上所有人,另一路从废弃矿井进入,将封闭矿洞打开,二十七名遇难矿工包着白布被抬出来。

接到这个消息,乌有义对跟在身边的方铁头道:“这事太大,谁都掩不住。你是王沟煤矿的投资人,脱不了干系。赶紧离开高州,暂时不要回来。”

方铁头道:“我安排人在锁厂等着搞侯沧海,这人撤不撤?”

乌有义道:“调查组是真奔那个被封的巷道,说明背后有人出鬼点子,这人和

文学

散布视频的是一伙人。这些年我们结仇太多,想弄我们的人不少。侯沧海是个小人物,没有这么大的本事。若是死盯侯沧海,有可能要上当,被别人当枪使。你的人撤了吧,这个节骨眼上不要节外生枝。王沟煤矿这件事,我们要认载,先脱身,再说以后的事情。”

方铁头道:“余力知道的事情太多,留不得。”

乌有义对这个话题没有回应。

方铁头在临走前,打通皮卡车车上人的电话。

皮卡车上人接到电话后,发动皮卡车,离开守候多时的公路。他离开公路不久,一辆越野车便从南城区开了过来,开向锁厂。皮卡车上人等候多时,没有料想刚刚放弃任务便等来了目标。两车交错之时,他扭头看了侯沧海一眼。

在越野车身后不远处,跟着一辆警车。

皮卡车上人见到警车后,放缓车速,给了警车足够敬意。警车消失后,他逐渐加大油门,离开锁厂片区,消失在茫茫车流之中。

打完最后两个电话,方铁头将手机卡取下,又将手机砸碎,分别扔在不同的垃圾箱。方铁头乘坐火车来到岭西省沙州市,敲开了情人的门。这一次来到沙州,他将方铁头的身份证扔掉,使用名为李清明的真正身份证,安安心心地住了下来。

既然有一段时间不回高州,李清明准备趁着这个时间把孩子生了。浪荡江湖多年,钱赚了不少,至今没有孩子。“方铁头”变身为李清明,也要过一过正常人生活。他唯一舍不得是奶牛场,想起奶牛,有些惆怅。

投资王沟煤矿的身份证用的是方铁头。方铁头确有其人,是高州远郊村里的一个傻子,早就跑得不知所踪。李清明与纵横江湖的方铁头便没有了任何关系。

当前最大的后患便是与方铁头紧密接触的王沟煤矿矿长余力。

高州看守所里,王沟煤矿矿长余力身穿囚服,在看守所床上打板。他进入看守所以后,身体状态不太好,每当睡觉时,总会想起被封进洞里的二十多人,心脏便会没有规律乱跳。虽然在矿上工作见过无数次瓦斯爆炸,可是如此惨烈的爆炸案还是前所未有,这狠狠刺激了原本就有病的心脏。

他不知道被封在矿洞里的遇难矿工已经被发现,等着取保候审,然后彻底退休,颐养天年。

正在床上盘腿打板时,一名犯罪嫌疑人被送进房间。

在看守所里,有人被送进,又有人被送走,这些都是常事,余力没有太意。此人进仓以后桀骜不驯,几句话不对,便跳将起来,和仓里老大——管板的争执起来。新来的犯罪嫌疑人愤愤不平地道:“我是二进官,凭什么让我蹲着。老子第一次进来的时候,你还在哪里玩泥巴。”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