淤青 疯子三三,人与驴交配

淤青 疯子三三 第一章

不久之后,天空飞来几个修士。这几个修士是龙游观的巡查修士,是少数能在神都飞行的修士。

他们落在张英的院子外,然后敲响张英的院门。

“张师兄!”三个修士对张英拱拱手见礼。张英作为上观修士,他们必须要给与足够的尊重。

“进来吧,几个杀手被我擒住了,但是有几个人重伤不治死了。”张英指着院内的几个人说。

“让师兄受惊了!师弟们惶恐万分。”三个修士有点不好意思的说。负责治安的人没有将工作做到位,最后还需要外人维持治安,这实在是打脸。

张英摆摆手,让几个修士将这些人抬走。这几人走后,张英回到房间,却看见小红树双眼泪汪汪的被小小穆和穆清岺教育。

张英张嘴想说点什么,但是还是憋回去了。教育有一个大忌,就是目标不统一。当家人有一方在教育的时候,你在拼命维护小孩,这会让小孩觉得自己不是做错了,而且总有人帮他。这用俗语而言就是溺爱。

有些家庭就是搞不清楚这一点,造成教育孩子的效果非常一般。所以,就算是小红树用泪汪汪的大眼睛看着张英求助,张英还是撇过头,表示自己不站在小红树的一边。

没有家中地位最高的人做后盾,小红树是彻底认命了,只能委委屈屈的被训斥。但是一味的训斥也不行,还要讲道理,穆清岺就是讲道理的人,小小穆就是训斥的虎。一人一虎分工明确,将小红树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张英来到赤潮的身边,赤潮忽然说:“你说,小红树的伴生果子,是不是就是克制小红树的最好办法。”

不等张英说话,赤潮继续说:“你看,这七情六欲果吃下之后各种情绪全消。没有情绪了,这小红树也不能调动情绪使人发狂,这不是克制了她吗?”

张英仔细想了一下,发现还确实是这样。他不由自主的想起一句话,‘凡剧毒之物,七步之内必有解药。’这小红的解药不用七部,就长在她的身上,有本事就去拿。

张英点点头,然后他又继续看赤潮,看得赤潮虎毛都炸起来来。他说:“你干嘛用这种眼神看我?”

张英幽幽的说:“现在你变了,打架的时候不喜欢用法术了,而是喜欢用爪牙去咬了。”

赤潮一听,嘴里辩解道:“哪有!只是打架放法术太慢,直接上去打比较快一点。”

张英哪里会信他的虎话,开始对他毛手毛脚起来。也就是几个月的功夫,赤潮全身的肌肉都膨胀起来。如果以前赤潮的身材是寻常老虎的身材,现在他的身材就是那种健身之后的老虎。

“你是不是萝卜吃多了?现在你一身的肌肉都要比巨虎一系的强了!”

巨虎就是专门走肌肉派的玄虎,这种玄虎体型会更大,配合强悍的体魄走近战攻击。瑞阳的大灰也是类似的路子,只是有些微调。

赤潮听了张英的话,也鼓了鼓自己的身体,他这一使劲,全身肌肉偾张,颇有几分虎中肌肉虎的感觉。

他自己都感到有些不可思议,说:“我也没注意啊。这都一身肌肉了。完了,要是小小穆不喜欢就完了。”以前他倒是问过小小穆的感受,不过那时候他全身的肌肉没有这样明显。

萝卜是对全身身体素质的强化,但是肌肉毕竟最容易看出。不过这些也没有影响赤潮法术亲和性,张英只是说:“身体素质强一些也没有什么,但是你现在还是法术亲和性更高。”

赤潮怏怏的点

文学

点头,他说:“我知道了。”

张英叹口气,这么多年过去,赤潮给他的感觉还像是一只没有长大的老虎,都说男人到老都是小孩,只有责任才能让他长大

文学

,难道这句话也适用于赤潮?

张英越想越气,怒搓一把虎头,走进自己的卧室。留下一脸懵逼的赤潮看着他。

第二天天亮,张英正常上职。只是吩咐他们守好家。其实有小红树在,来的人越多越是白送。就是怕那些人铤而走险派出更高级的修士。

寻常筑基中期的修士他们也不怕,就是怕有筑基后期修士杀来。真的有这样的修士,他们只能保全性命,等待龙游观的后期修士来救。

但是真的要出动一个后期修士,这代价又不可谓之不大。

来到炼丹院,刚刚坐下没有多久。龙芷蓝就和小金鱼偷偷摸摸的来了。自从相熟之后,两个小丫头经常结伴而来打张英的秋风。

而张英则是看着龙芷蓝,怎么想也想不到这个和常人差不多的小姑娘是一条龙。也没有龙角和龙尾之类的东西啊。

淤青 疯子三三 第二章

半年后,挽歌仙域,苏澜城,祥瑞客栈。

一间密室里,季辽盘坐于蒲团之上。

他一手拿着休元笔,笔尖轻点在地面的符纸正中,而令手则是拿着一本册子,正是在那处海底得来的幻神仙符图谱。

幻神仙符图谱翻至了考验他道意的那一页,季辽盯着纸页上那个圆环的符印怔怔出神。

这部符箓图谱共有三道考验,也就是说留给了季辽三张符箓,前两道符印看似简单,但其内蕴的道意却极为广大,想要参悟绝非三年两载的易事。

而第三道符印则不然,这道符印依季辽的道意而成,算上是一个季辽可以端详参阅的道符符印,相比前两张来说反而这张轮回道符更容易制作。

季辽不求自己做的轮回道符与这道符印如出一辙,他只求能找到他制作轮回道符的缺陷,从而制作出属于他自己的轮回道符。

大大的太阳升上了半空,一晃又是过去了数个时辰。

清脆悦耳的鸟鸣稀少了许多,似被火热的阳光晒没了力气,纷纷躲在一个个莲蓬般的树冠里乘凉避暑。

季辽仍旧坐在蒲团之上一动未动,仿佛变成了一坐泥土雕塑。

“呼…”

些许之后,就见季辽胸膛一个起伏,重重的呼出了一口浊气。

他指尖一个翻转,休元笔和地面上的符纸立时化作两道留光落进了储物戒指,又在那道轮回道符符印上看了两眼,季辽这才悻悻的把这部符箓图谱也一并收了起来。

初见时这道符印对季辽启发很大,他当时以为已经找到了自己的缺陷在哪,而当到了这家客栈,等他他冷静了下来,那抹强烈的感觉又忽的消失的一干二净,参悟了许久仍还没个头绪。

“有前人指引,我仍不知其中奥妙,难道说是我季辽还没达到那个层次,亦或是我季辽天生就是愚钝之人呐…”季辽自嘲苦笑。

正所谓可遇而不可求,过于急功近利反而会适得其反,季辽深知这点,知道他掉进了一个怪圈,始终在一个圆点打转,那么破解这种问题的办法就是暂且搁置一段时间,不要去想,待过些时日难题或许就迎刃而解了。

季辽一抖衣袍,起身站了起来,挥手打开了密室的隔绝禁制,迈步向着外面走去。

一处青草环抱的潭水边。

鼻涕狼已一种极其舒服的姿势倚在岸边,眯缝着狼眼,发出轻微的寒声。

正当这时,一只不知名的飞虫嗡嗡嗡的飞了过来,在虚空中绕了几圈,啪嗒一声落在了鼻涕狼的大鼻头上。

鼻涕狼的鼻头微动,下一瞬就见它轻轻一哼,两道气剑在他鼻孔里喷射而出,而落在它鼻头上的飞虫被两道气剑直接带走,噗噗两声刺进了不远的潭水之中。

平静的潭水立时荡起圈圈微波,映衬着火红的艳阳,闪烁起一点点刺眼的波光。

“吱呀,吱呀…”

就听一连串踩在青草上的脚步声由远及近,鼻涕狼尖尖的耳朵动了动,庞大的身子一个咕噜立即站了起来。

“老大你出关啦?”鼻涕狼张着大嘴叫道。

“嗯!”季辽笑着点了点头。

“那现在咱们回天击山?”鼻涕狼问道。

季辽身形一起,下一刻已是出现在了鼻涕狼的背上,“我给你送到跨界传送楼那里,你传送回无量城,自己回天击山吧。”

“啊?你不去啦?”鼻涕狼停了季辽这话略微一愣。

“不了。”季辽说道,顿了顿又道,“天击山那边的争夺已经有了结果,与我预想的几乎一样,我去了就是给我自己找麻烦。”

前段时间,季辽在大逆盟里打探了天击山那边的消息,回信上说他们十三家宗门早在几十年前结束了争斗,十三家小宗派最终合并建立了一个大型的宗派,现今他们正在重整旗鼓整合十三家宗门的资源,季辽此时若是去了就必然是一大堆麻烦事,既然如此季辽所幸就不回去了,让鼻涕狼自己回去,以他季辽的身份鼻涕狼想在那里呆着绝对没有问题。

鼻涕狼听季辽讲起过八重天的规矩,心里早有预料,爽快的答应了下来,“那好吧。”

说完,他翅膀一扇,庞大的身子拔地而起,直接越过了这间庭院,向着苏澜城外界飞了过去。

天宫跨界传送楼。

挽歌仙域刚刚开通不久,而苏澜城的建立也不过才几十年的光景,不过虽说只有短短几十年,但却一点儿也不妨碍苏澜城的繁华,毕竟尘埃星什么都缺,最不缺的就是生灵就是人了。

所有的一切都是新的,放眼望去整个城池都是金光熠熠,一派欣欣向荣的景象。

淤青 疯子三三 第三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