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我的年轻岳坶100章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一章

徐老夫人是带着家人来给曾荣送嫁的,也算是替曾荣撑撑门面,同时也替曾荣打点打点一应迎来送往事宜。

为此,老夫人特地把徐家的管事妈妈和婆子以及丫鬟小厮带了来,这些人一来就帮着铺红毡设香案包红封,继而开始清点曾荣的嫁妆,这是一项大活。

午时开始,曾荣开始梳洗打扮,徐老夫人找了杨氏这个全乎人替她净面和盘头,因着头顶要戴凤冠,故头发只盘了个百合髻,没有多余的首饰,只在发髻上缠上了一圈用金箔片打造的百合花花钿,每朵花也就不到小指甲盖大小。

脸上擦完水粉后,破天荒打了点胭脂,顺带也在唇上点了点,一切利索后,杨氏拿了面靶镜让曾荣自己瞧瞧。

“有劳大太太了。”曾荣看过之后还算满意,看了阿春一眼,阿春拿出一个荷包递给杨氏。

杨氏还待推辞,一旁的徐老夫人道:“收下吧,这是规矩,难得孩子有心。”

“是。”杨氏有些讪讪地应了一声。

她是想起当年曾荣进京时她对她百般防备,生怕她勾引了自己儿子,哪知三年过去,这丫头居然要嫁给皇子了,成了他们一家皆需仰望之人。

其实,曾荣心里又何尝不千回百转的,上一世自己穷尽一生去讨好皆未果之人,这一世居然替自己盘起了长发要送她去嫁给别人。

曾荣泪目了。

好在也只是短短一瞬,很快她就仰起头,深吸一口气,换上一幅波澜不惊的面孔,优雅地回应着众人的问话。

据徐老夫人几个说,皇家成亲的规矩和民间略有些不同,一般是下午申时迎亲,除了皇子,还有礼部官员陪同,正常情形下不会在女方家逗留,接了新娘就走。

别的还好,她们担心的是二皇子没法骑马,不能亲自来接新娘,还有,以他的状况也没法拜堂,会不会找三皇子或其他哪个皇子代劳。

曾荣笑了笑,以她对朱恒的了解,他一定会亲自来接她的,哪怕他不能骑马,也肯定会坐轿子前来。

至于拜堂,他更不会找别人替代了,实在不行,坐在轮椅上也一样能把堂拜了。

阿春知这个话题曾荣不爱听,把曾荣的

文学

嫁衣抱出来要给她换上。

这身大红的嫁衣完全是曾荣自己一针一线绣出来的,图案是凤穿牡丹,所有的图案均用金箔线绣的,很是奢华耀眼,曾荣穿上后,举手投足间也平添了一份雍容的气度,就连徐老夫人也看直了眼,很难相信眼前之人就是三年前她在乡下碰到的那个女孩子。

难怪老话说,莫欺少年穷,莫欺少年穷,谁能想到才短短三年时间,这孩子竟然有如此造化。

可转而一想到曾荣将要面临的处境以及她要做的事情,徐老夫人也不知自己当年的一念之善究竟是对还是错。

“老夫人。”曾荣捕捉到老人家眼睛里一闪而过的迷茫,不知为何,心下一慌,伸手握住了对方。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二章

因为樊家有一定根基。

所以即使樊子期的妹妹樊茜子修为不高,皇甫一系的继承人们,还是如众星捧月般地呵护着,只希望以姻亲的关系,与樊家搭上关系。

也许正是因为这种利益的牵扯,导致樊子期与樊茜子兄妹更目中无人,误以为皇甫一脉非自己不可。

樊茜子喜欢皇甫夜城,并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可惜皇甫夜城有自己的产业和底气,并不需要通过讨好爷爷的副手提高自己在皇甫一脉的地位,这种与其它皇甫弟子截然不同的态度,就加剧了樊茜子求而不得的好胜心,与樊子期受到了侮辱的耻辱感。

“原来是琼楼殿下。”

明明早就在人群里见到了皇甫琼楼,但樊子期却做出刚见到的表情。

“不要叫殿下那么生疏,我们俩不是好兄弟来的么。”皇甫琼楼走上前来用力地拍了拍樊子期的肩膀。

从身材来说,皇甫琼楼要比夜城殿下高大得多,不过眉目就没有那么精致,只能算是一个不难看的男人,放在联姻市场上,还是很抢手的。

“想在哪家下注?”皇甫琼楼是玩机械斗兽的老手,他打量着25号屏幕,想看看樊子期关注了谁。

“随便看看,觉得这场有点意思。”没有点明自己的目标,樊子期笑而不语。

发现狼狈有越到自己身后去的打算,剑豪猪突然一个急刹车停在斗战场中央,后蹄支地直接站起,前蹄从背上分别拔出一把大刀,一条流星锤,凶狠地朝黑背狼身上砸去。

老张和老李互相换女 第三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