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兒啊亂倫小說,使劲里面痒想要

女兒啊亂倫小說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女兒啊亂倫小說 第二章

“好!这第二个条件我也可以答应!”

于情于理陈飞都觉得这第二个条件也一点都不过分。

“额…..这第三个条件……”

说完前两个条件后,李振北的脸色变得稍微有些不自然,少了平日的那种威严和上位者的气质。

李振北的脸上挤出了一个略显自不然的和善微笑,才继续说道:

“前两个条件,都是属于公事,这第三个条件……是私事!

以一个父亲的立场!”

得!

正题来了!

陈飞紧张的吞咽了下唾沫,该来的还真的是来了。

其实他真的很想解释一句

‘大哥!我和你的宝贝丫头我俩啥也没做!真的!’

但陈飞的心中明白,这话说不清楚的,只要他敢那么说摆明了会让李振北觉得他是要吃干抹净,拍拍屁股走人。

然后下一秒,李振北就会虎躯一震的一拍桌子,大喝一声:

‘来人!我的炮呢!

给老子轰他!’

只是想象那个画面陈飞就感觉到,无比的蛋疼,是真的蛋疼!

都说了大佬的女儿不好惹!

注意到陈飞变的紧张起来,李振北语气又缓和了的几分。

“小陈啊,不要拘谨,虽然我在欣然的眼里是个老古板,老顽固,但是在儿女感情的问题上,我是不打算过多干涉的,让你们年轻人自己决定就好,再者来说如今都已经什么世道了,那些形式上的东西是都可以忽略的…..”

李振北说话的时候,陈飞只能在一旁尴尬而不失礼貌的微笑,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索性就老实的听着。

当涉及到女儿的问题,就算是一方军区大佬李振北,也不例外的话变的啰嗦起来。

里里外外的说了一大堆,陈飞也没有听李振北说到正题上。

似乎是觉得自己叮嘱的差不多了,李振北才一脸关切的说到了最重要的点上:

“小陈啊,叔的要求很简单,你离开的时候,一定要带走欣然!

我这个当父亲的,一点都不合格,只顾着保卫大国,却是忽略了这个小家….这是我这个当父亲的失职…..”

李振北稍微停顿了一下,表情黯然:

“欣然在安全区的这段时间,我没有尽到一个父亲的责任照顾好她,没有办法,我必须要一碗水端平,而欣然为了不让我这个父亲为难,也从未提过什么条件要求!

只有你的地图一事,她是最上心的,不止一次的来找我这个父亲,我能感受得到她很喜欢,很在乎你!

很多事情当父亲的我,这辈子恐怕无法做到了,所以我希望能有个她爱的男人,来呵护她,替我好好的照顾保护她!

我不会看错的人的,你小子虽然年纪比欣然小了好几岁,但绝对是重情义有担当的人,欣然跟着你,我放心!

所以作为父亲的我最后的条件,就是希望你走的时候可以带走欣然!”

陈飞感觉,此时此刻眼前这个有着对女儿的关爱,却不得不压抑在心底的父亲,竟是有那么一丝的心酸。

陈飞本来心中还有的一丝纠结,消散了七七八八,李振北为国家为人民奉献了自己,和其相比照顾他的女儿真的只是微不足道的一件小事。

陈飞依旧是找不出任何要拒绝的理由。

“好!我答应!三个条件,我都答应你!

只要我陈飞活着一天,我就不会让欣然姐有事的!”

陈飞尽可能语气郑重的回答道,以此来表现出他对李振北的绝对尊重。

李振北面有感激的点点头,一脸的欣慰,他注定要为这个国家,要为幸存者们奉献出自己的一切,最后乃至生命,女儿是他唯一的牵挂。

李振北站起身走到陈飞身边,伸出宽厚的手掌拍了拍陈飞的肩膀!

“好好对欣然,虽然她比你年纪大,但之前一直心气高,根本没有谈过男朋友,这个我这当父亲的还是可以肯定的,不要辜负她!

女兒啊亂倫小說 第三章

嬴己反唇相讥道:“可笑!”

“你当年离开这里前往天界时(不同地方的人有不同称呼,上古时期本土原住民更喜欢称鬼界为天界,天外天等,只有鬼界的人更愿意称为鬼界),实力仅有三星初期,而当年实力达到三星的强者,起码有数万之数,你在其中又不是什么出类拔萃之人,也敢奢求留名?”

闻言,启脸沉的如同黑锅底一般,道:“行,我天赋不行我承认,可是禹帝的那个儿子,他也是三星初期,甚至实力比我还要弱上一些。”

“可这些书里,关于他的记载却如同繁星一般繁多。”

“名字里都有启字,凭什么他就能得到这么多的笔墨去记录,凭什么??”

说到最后,启几乎是咆哮了起来,我们看的是胆战心惊,生怕启一个发飙,直接把这藏书阁给炸了,到时候我们可就遭殃了。

“姒启虽然并不强大,但当年他不光直接参与了大战,最后还毅然选择留了下来,建立

文学

王朝,为万民立命,一辈子呕心沥血,最后英年早逝。”

“与他相比,你又干了什么,上古大战你躲藏在后方不参与,离开的时候却比谁都积极,所以你看不到姒启的付出。”

“就如你刚才说的那样,每个人都有选择的权力,你离开是你的权力,歌颂姒启也是我们的权力,你既知道这一点,又何必在这里狺狺狂吠,你就不怕丢了舜帝的脸?”嬴己冷笑道。

嬴己这三连打击下来,启的脸色早已变成了猪肝色,眼里满是骇人的杀意,一股令人心惊肉跳的气息自他体内散逸而出。

我们皆是面露恐惧之色,启显然是怒了。

不过嬴己却面不改色,淡然地站在启的面前,一副无所谓地表情。

“好,很好,你说的有道理。”启的胸脯剧烈地起伏了几次,最后他怒极反笑道:“嬴己,当年你是天才少年,论知名度和实力仅次于夏哥,年仅三十岁就已经是三星巅峰。”

“和你相比,我当年默默无闻,虽然是舜帝之子,但却天赋平平,始终没有办法突破到三星,和如同星星一般璀璨的夏哥一比,我更是如同废土。”

“但是那又怎么样?嬴己,曾经那么天才的你,如今只能依靠着命灵的力量来苟延残喘,实力更是连三星都不到,几千年来在痛苦和孤寂中度过。”

“而我,纵然天赋平平,但却早已踏足三星巅峰,假以时日冲到四星也不是梦,不仅寿命绵长,这几千年来更是过的神仙日子,并且这样的日子还会持续下去。”

“这就是差距,懂吗?”

望着脸色微微有些难看的嬴己,启大笑一声,转身朝着外面走去,见状我们纷纷让开了路,有些畏惧地看着启,而启也大摇大摆地走了出来。

然而,当启走到水野凌跟前时,却直接停下了脚步,凌厉的目光就像是刀子一般剜向水野凌,看得水野凌额头直冒虚汗,启便是似笑非笑地道:“这么喜欢丹药?”

“我…”

水野凌还未来得及说话,启眼中便是寒光一闪,下一霎他将水野凌藏在身上的丹药强行灌进了水野凌的嘴里,水野凌瞪大着眼睛,手脚来回乱蹬,嘴里发着呜呜的声音。

“咽下去!”启的眼里一下子冒出了红光,接着水野凌眼里便是一阵涣散,脸上有着一抹呆滞之色,也不乱动了,任由启将那一小瓶的丹药塞进了嘴里。

将丹药塞进去之后,启将水野凌如同死狗一般扔在了地上,随后手上光芒一闪,随后瓶子便瞬间蒸发,而水野凌也扑通一声倒在了地上,不断抽搐着几下身子,嘴里的口水都流了出来。

“这是壮阳药,真是个傻子。”启嗤笑一声,随后将目光看向了我们,除了在林薇身上停顿了一下后,还看了一眼

文学

我这边,眼里有着一抹说不出来的古怪意味,甚至还有一种…鄙夷?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