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女主从小用玉器调教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一章

因为既然现在大概的事情也已经知道清楚了的话,那么实际上到底有没有抓到人也根本就无所谓,反正既然这个主谋是哈尼的话,那么就根本不用担心他会真正的跑了。

毕竟再怎么说也好,也是一个将近拥有千万粉丝的大主播,所以说其实关于他的那些资料在网络上面随便一搜就能够很轻易的查出来。

反正他相信凭借着自己的这个能量想要做到的是一点还是十分简单的,所以哪怕就算是他再怎么跑也好,也根本就并没有什么太大的用处。

如果他并不是什么知名人物的话,那么这样跑了还真的是会有很大的麻烦的,只不过嘛,现在倒是不至于去担心这些。

苍鹰听到了杨一的这一番话的时候也是终于松了一口气。

毕竟他一直都还担心因为自己的这么一个失职可能会被惩罚或者说是扣工资啥的呢,可是杨一都并没有去说这些,显然也是让他感觉到有些意外的。

“行!少爷,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有时间我会再去额外的调查一下事情的整体来龙去脉,你安心上学就可以了。”

苍鹰这个时候也是直接就开口保证道。

虽然说哈尼的确是跑了,但是黑哥的那些情况其实就可以看的出来,他就是属于那种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的。

哈尼或许可以跑,毕竟他不是江海这边的人,但是黑哥想要在这个江海藏下来显然是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的。

毕竟整个江海,还没有几个人能够在金九爷的地盘上藏得了的,所以只要真的想找,完全可以利用金九爷的权势。

当然了,他们也根本就并不知道,其实黑哥就是金九爷的手下,真正利用金九爷的手段,其实根本就用不了几分钟。

只是现在还根本就并不确定是不是真的要去找黑哥而已,毕竟该问的事情其实也问的差不多了,黑哥顶多也就只是属于一个手下工具人罢了。

怎么可能会知道太多的事情呢?

作为主谋的哈尼显然才是真正的大头,只是现在的哈尼跑了,就比较难办。

所以挂断了电话之后的苍鹰一时之间也是直接就陷入了为难当中。

毕竟虽然说他话是这么说的,但是具体到底要从哪里查起,还真的是没有丝毫的头绪可言。

所以他也是只能够无奈的拿出手机刷起了视频来了。

但是刷着刷着,突然之间刷到了一个直播间的时候,也是猛然之间就想起了黑哥之前所说的话。

哈尼本来就是一个企鹅电竞的主播,而且看样子影响力这些都并不会太低。所以说再加上针对杨七七的计划,好像也是因为杨七七本来就是企鹅电竞里面的主播这一方面的原因,所以说从这里去调查的话,反而说不定可能会真的有什么收获。

所以想到了这里的时候,他也是直接就连忙下载了一个企鹅电竞,平常他也并不怎么去打游戏,但是说并不代表他不玩。

所以关于这些直播的东西他倒是也还比较清楚的。

很快也是直接就搜索到了两人相关的一个资料。

哈尼的这个粉丝量摆在这里,说实话,如果就单单是王者荣耀技术男主播的这个版块的话,哈尼这个分量虽然说算不上一哥,但也绝对是一线大主播了。

杨七七这边因为是三天两头就不怎么经常直播的那种处于全程摸鱼的状态,所以说虽然说拥有着挺高的粉丝量。

但是说实话本身也就并不是什么技术主播,再加上平常也都是以娱乐代谁有为准,所以说按道理来看的话,两个人之间应该并不会产生什么冲突才对呀!

所以这个时候他也是皱了皱眉头。黑哥既然只是说因为在直播方面有矛盾而已,并没有具体的说明清楚,肯定就是因为其实他也根本就并不知道这些事情。

而且他也同样是搜索到了关于黑哥的一个平台的账号,粉丝量远远要比杨七七以及哈尼要低的多。

所以就从这点能够看得出来,这次的这个所谓的合作,其实应该是黑哥想要凭借着这一次的机会去巴结哈尼。

作为一个边缘人物的黑哥又怎么可能会清楚太多呢?

看着三个人的这个账号资料,他也感觉到很是迷惑。

毕竟关于直播圈当中的这些东西,说实话如果并不是圈内的人的话,根本就并不会去清楚这些东西,哪怕就算是经常看直播的人也好,不是主播根本就不明白其中的猫腻。

关于主播之间的各种冲突和矛盾,其实真正要说起来的话,除了可能会存在利益上面的这么一个东西之外,其实更多的都是因为主播之间私下的一个个人矛盾,或者说是因为那种拉帮结派产生的另外的一种氛围。

毕竟整个主播圈当中,大家所熟知的那些大主播或许有很多的人也都清楚,他们基本上都是在一起混的,甚至是有很多的人几乎都是处于同一个联盟当中的。

像是之前的若白一样,在他的那个巅峰时期很多的那些好多国服顶尖主播好几百万的一线国服主播自己的名字后面都会默认的加上一个白家的特殊符号以此来证明自己的个人立场。

这种东西就完全可以说,算得上是主播之间的一个拉帮结派了。

而或许平时的时候直播大家并没有看出来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用。但是如果说一旦真的有人去和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主播发生了矛盾的话,那么将会直接受到所有人的这么一个针对和孤立。

如果仅仅只是一个普通的针对的话,那么倒是还可以,但是面对着这么多个国服大主播的针对,那么无论是谁,根本都并不可能起的来的。

这就是主播圈当中的一个风气问题了。

当然了,这个问题实际上在若白凉凉的之后,基本上也都已经得到了一个完全的解决。

原本之前那些隶属于白家的主播,其实现在也都是已经默默的又把自己的id都给修改了。

毕竟单单是那些风气问题就并不是他们所能够承受的,所以如果继续坚持下去的话,肯定也是会遭到全网网友的一个唾弃,从而渐渐使自己的热度降低。

所以在这些问题面前,他们肯定也是首先选择自保。

不过关于这个问题若白倒是也,根本就并没有什么好追究的,也不过就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名字罢了,根本就代表不了什么东西,反正私下里面根本就并不会因为这么一个名字的问题而发生什么太大的改变。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二章

局势陡转!

谁都没想到,此前已经被贴上“死人”标签的刀妹,竟然在重新站起后闪现双e,极限地控住了准备闪现下墙抢龙的岩雀。

V5顺利拿到大龙不说,下野还趁机位移过墙,集火秒掉了岩雀,使得岩雀在这波团中几乎没做任何事情。

娃娃:“可以打!这波V5可以打!”

米勒:“杀Deft!只要霞一死,SKT其他人翻不起什么浪花!”

长毛:“SKT要撤退,别让他们走!”

剑魔开启大招,冲入人群翻江倒海,逼迫着酒桶不得不丢出大招炸退。

可酒桶只有一个大招,炸走了剑魔,青钢影径直走上前大招坐住霞。

剑姬一个q技能收掉慎,转头配合酒桶救援被青钢影困住的霞。

啧啧,多感人的兄弟义气啊!

如此可歌可泣的情谊,V5自然得成全才行。

好兄弟,一辈子,一起走,黄泉路上不孤单!

洛被卡莎点死,霞也跟着遭到击杀。

另一边,舍命留人的青钢影亦是被剑姬砍翻。

数秒之后,剑姬架不住围殴,被剑魔一个q剁掉。

酒桶反向逃跑,拖队友复活时间,最后被卡莎一发虚空索敌收到人头。

时间有限,V5来不及一波结束比赛,只能推掉中路高地,回城进行补给。

胜利的天平,赫然朝着V5一侧倾斜。

……

SKT负隅顽抗,付出又一路高地作为代价,艰难拖过了这波大龙buff,愣是坚守了下来。

经济差悄然间滚大至七千多,SKT将经济悉数让给了剑姬和霞。

剑姬单带缓解兵线压力,正面依靠霞的输出,若非这两人的装备勉强没被拉开,SKT绝对难以支撑下来。

娃娃:“SKT的强队底蕴,当真是可怕!”

米勒:“这么大的经济劣势,竟然还能死死拖住,让人觉得比赛仍留有悬念,SKT不愧是SKT!”

长毛:“小龙即将刷新,SKT抱团顶了出来,似乎是打算孤注一掷,试图拿到龙魂来翻盘!”

诸葛谅自是看出了SKT“病急乱投医”,就巴望着控到龙魂来缓解局势。

想要龙魂?给你们又如何!

诸葛谅当即开始指挥,V5装作不经意间让出了通道,把SKT众人放进了河道。

只是,进来容易,想回去就没那么简单了!

V5反插SKT咽喉要道,堵住SKT的同时,一边将兵线压进高地。

这下子,SKT骑虎难下。

打小龙,固然可以控到龙魂,可问题是有家回不得,基地难保。

放弃小龙,转头守家,拿不到龙魂等于慢性死亡。

最终,SKT决定打小龙。

这一局打到现在,龙魂已经是他们仅存的翻盘点。

至于基地该怎么守下来,那就得搏一搏了!

岩雀开启大招,来到中路断兵线。

霞和洛先行读条回城,剩下的酒桶和剑姬继续打龙,待得龙魂到手后立马回援。

……

岩雀断掉中路兵线,V5大部队携带的小兵数量有限,乍看之下似乎并不足以坚持到拔掉门牙塔。

不过诸葛谅计算过时间,哪怕小兵不够,V5照样可以扛着将两座门牙塔给拔掉,赶在SKT大部队回城支援前点爆基地水晶。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三章

职业之路很漫长,每个人打职业,都有自己的信念和想法。

Kake作为一个成熟的高情商男子,他一直都觉得。

打职业,打的不仅是操作和胜负,更是人情世故。

……

“我就觉得螃蟹这英雄大招设计的不合理。”Kake语气似有些抱怨,手一拍说道,“血量一到,直接就给你处决斩杀,让咱们这些辅助想让人头都让不了啊,唉…”

一声长叹,无尽惋惜。

下路阿水听得脸部一阵抽抽。

尼玛的,人家设计师又不是让你拿厄加特打辅助的,你拿个奶妈抢给我看看?!

李秀峰倒是没啥,虽然大家心里都说峰哥是“K王之王”,但说实话,他对人头没有什么太大的兴趣。

“辅助拿人头也一样,K哥,这把靠你了。”他笑着说道。

“话不能这么说。”Kake认真地说道,“退一万步来说,假如这把我真凯瑞了,那也是多亏了上路这波和峰哥的配合,这就是局势的转折点啊。”

你特么赶紧玩个塔姆吧!

阿水捂脸想道。

同一时间,主持解说台上,三个解说也是一阵感慨。

“精彩!实在是精彩!”

元泽拍手称赞地说道。

“没错,这就是辅助和辅助之间的较量,你以为你甩开了我,却没想到我在第五层,MK怕是也有点懵圈了。”猫神道。

夕桐想了想开口道,“这波不能说MK差了多少,他刚刚那波游走也很到位,最起码左手是肯定没想到会在那个位置遇到MK,让他连放大招给厂长的机会都没有。”

猫神认同地点了点头,叹了口气,“而这波MK之所以会失手,只能说,厂长这个盲僧这场比赛真的突破了我们所有人的认知啊。”

舞台比赛席上,MK这会儿也有些懵逼了。

想起刚刚那行云流水,轻松写意,举重若轻一波反杀,MK的脸上逐渐露出了难以置信的神色。

这是…厂长的操作?

不对!

应该说,这要是厂长的操作,那他还退役干啥玩意啊!

可能现场和直播间的观众,只觉得厂长这波操作酷炫吊炸天。

但作为职业选手,MK更清楚在那样的困局要需要怎样的意识和反应以及对时机和对手心理的把握,才能完成那样的操作。

哪怕是换成小花生看了之后去复制,都不一定能百分百成功。

错一步,慢一点,那就会百分百被发条给拉起来。

“这个厂长…”

MK不由吸了口气。

他和中路的小学弟对视了一眼。

小学弟也来EDE快一年了,对于厂长还算了解,清楚的知道这个男人为什么会选择退出。

但这一刻,他有点看不懂了。

难道…

真的有所谓的暗凯模式?

……

上路,圣枪哥也有点无语了。

六级之后,他对线就打得没前期那么激进了,甚至放任李秀峰推了两波线。

怕的就是自己压得太靠前了,到时候对面的打野盲僧看到机会,就此常驻上路,抽冷子给他来上这么一脚,那就真打个锤子了。

然而圣枪哥千防万防,却没防住第一次来上路搞他的居然是对面的辅助,而且还是抓住了他目送盲僧离开他们的上半野区这个心里警惕下降的时间点。

这简直是…干得漂亮啊!

没错,哪怕从圣枪哥作为对手的角度来说,他都不得不承认。

对面这个人称“K哥”的辅助,的确值得教练阿布赛间的时候让他们针对。

文学

花生也意识到了这一点。

现在圣枪哥被抓死一次,但上路最起码还能打,并不需要他去上路复仇什么的。

这波没能守住自家的蓝buff,他现在的重心,理论上应该还放在下路还对。

不过问题也随之而来,刚厂长反了他们的蓝,自家的蓝给了左手的加里奥。

这就意味着比他们发条多个蓝的加里奥接下在中路对线依旧掌握着线权。

如果是别的英雄有线权那也就还好,但加里奥这英雄一旦拿到了线权,对于边路的辐射就很可怕了。

小花生如果还去抓下路的话,加里奥一个大招飞下来,妥妥的“野辅盖饭”。

要想富先修路。

小花生琢磨了下,这场比赛要想继续抓下,必须得把中路加里奥的翅膀给打断了才行。

啥也别说了,抓中!

比赛时间很快就来到了十分钟。

这几分钟的时间里,小花生没事就往中路跑,没事就往中路跑,差点把他们中路打成了双人路。

如果是一般情况下,哪怕加里奥是个半肉,面对发条和皇子的组合,真遭重那也得遭重。

然而这段时间里,小花生之所以久攻不下,主要还是厂长每次出现得太及时了。

每次他这边蹲了半天,终于找到机会,试探着走上去。

可到了最后一步,斜地里总会莫名其妙地冲出个光头,让小花生的罪恶之手悬崖勒马。

三番两次之后,这就尼玛很气人。

而在此之前,厂长做了什么,小花生不是很清楚,但他就感觉自己莫名好像被对方拉开了很多。

直到十一分钟的时候,小花生心里对自己说,再抓一次中路。

然而他却没想到,这次中路干脆没人了。

什么情况?

回家了?

“紫色方KG击杀了元素土龙!”

蓦然间,大屏幕上刷出一道击杀,小花生不由微微一怔。

小龙被打了?

他这段时间也偶尔会去小龙池转悠下,这会儿他就是刚从那边过来。

有那么快?

小花生很清楚盲僧在这个时间点的伤害,哪怕没有眼位,但如果对方偷偷打龙。

那等他下一次过去的时候,对方应该也会被他抓个现行。

然而眼下无情的现实却告诉他,小龙就在这短短的时间内被Rush掉了。

是下路帮忙吗?

小花生迅速排除了这个可能。

MK现在盯下路盯得很死,对面那个螃蟹就在下路没动过。

那么真想只有一个了…

淦!

……

主持解说台上。

“诶?厂长这条小龙拿的倒是比较轻松啊。”

“没错,一般我们在比赛中,第一条小龙和最后一条小龙都比较难拿,没想到厂长居然直接就拿了,最神奇的是小花生还真没发现。”

“小花生是被厂长给误导了啊,厂长几波及时在中路出现,相当于间接地给了想要抓中的小花生一个讯息,中路我在反蹲。”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