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的性欢生活 大炕上的偷乱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一章

赵扩不恨韩绛。

至少韩绛没有欺负过他,更没有羞辱过他。

作一个汉献帝也没什么不好,他可以专心读书,用心去编一套属于自已的书。

文学

换衣服的时候,赵扩脸上的笑容又出现了,他有一种感觉,未来的日子或许自已会过的很快乐,以前的烦恼都不会再有。

韩绛坐在金殿的台阶上,也没有穿朝服,就那么坐着。

留正来了。

留正在韩绛身旁坐下,和韩绛一个姿势,一只手撑着后面的台阶,半靠在那里。

葛邲也来了,看到坐在金殿台阶上的两人,也没说话,往韩绛的另一边坐下。

韩绛这才主动开口:“官家不傻,这和我同卿兄讲的不同,官家其实很聪明,他在装糊涂、装傻。不过,不重要了,请各位善待他,一位帝皇无论是因为什么坐在那个位置上的,总有他的道理,他的身份,他的尊严。”

葛邲没接话,他只说道:“以前国都在汴梁的时候,咱们的京东东路、京东西路、京西北路、京西南路。后来金人把汴梁一带改为汴京路,将京东两路改为了山东东西两路,你爹派人给我送来口信,我的意见是京兆依旧还是京兆,汴梁还是汴梁。”

韩绛问:“其余呢?”

葛邲转过头:“你爹提到了丘崈,我也想等一等,看他是什么意思,虽然我大概能猜到,但还是想等他真正作出来的好。既然你打算善待官家,那么谁也别提回汴梁都城这事,一起装糊涂吧。”

“恩。”

“还有,我的意见是潼关为界,一直到泗州这一片划为三块,以汴梁为界,西边以西京为郡守,宛城军管着,改名为汴京西路。另一半谁管再议,我想去,但这事我说了不算,估计我会到新鲁国去当国相。也或许去高丽,再或许……谁知道呢。”

留正在旁笑了:“话说,这打赢了,反而不知道要怎么办了,以前倒是很懂打输了怎么来处理朝朝堂上的事情。”

听了这话,葛邲也跟着笑了。

是呀。

大宋这么多年以来……

错了。

大宋立国以来,就精通各种战败后的赔偿,打赢之后的操作流程没有半点经验可谈,眼下就是打赢了,连接管金国割让的土地与城池这点小事,百官们为了研究流程,掉的头发足够编几十尺长的绳子了。

留正又问:“绛哥儿,你爹在你出征的时候关起来了一百多官员,眼下怎么办?”

韩绛冷冷一笑:“以通敌卖国论,但咱们严以律已,宽以待人,所以给他们自已辩解的机会。”说到这里,韩绛神情一黯:“我听说余相公回家不吃不喝,似乎要以死明志?”

“恩,有这事。但家人每天都强灌一点粥,他是不想活了。”

韩绛抬头看看初升的月:“等会出了皇宫,我去见见他吧。”

“也好。”

这时,韩绛见到宫内的一位穿着高级太监服色的人在远处站着不动,便起身拍了拍身上的尘土:“这晚上宴会的事情两位操心了,我去见见咱们太娘娘,然后就出宫。”

“好。安心。”留正应下之后又说道:“话说,最近我胆子变大了。”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二章

柳明志目送程凯他们三十多位卫,营大将离开了自己的大帐之中,低头看了一眼手中没有任何署名的书信朝着帅椅走了过去。

将书信搁在桌案上,思索着李晔又请来哪位重要人物来游说自己,柳明志轻笑着转身朝着硕大地图后看去。

“江河,弟妹,黛儿小丫头,你们出来吧。”

“大哥!”

“伯父!”

柳大少倒了两杯茶水递给了安狗儿夫妇,弯腰将小萝莉安黛儿抱了起来,看着望着自己紧张不已的安黛儿,柳明志露出了一个温和的笑意。

“黛儿,伯伯有这么可怕吗?”

安黛儿摇摇头又点点头,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柳明志揉捏着安黛儿粉嘟嘟的小手,将目光看向了安狗儿。

“江河,大哥方才跟程将军他们说的话你都听到了吧,明白怎么做了吗?”

安狗儿毫不犹豫的点点头:“江河明白,我立刻奔赴铜鼓县调兵奔赴京城。”

“你可想清楚了,这可是造反,是一条不归路啊!”

安狗儿咧嘴一笑:“大哥,露娅跟黛儿就先有劳你照顾了,小弟马上启程。”

“爹爹!”

安黛儿听到安狗儿要走,顿时挣扎了一下,目光紧紧的盯着安狗儿一动不动。

“黛儿听话,伯父会好好照顾你跟娘亲的,爹爹最多不超过三天就回来了。

在伯伯这里一定要听话,不许乱跑给伯父添麻烦知道吗?”

安黛儿犹豫的点点头,粉嘟嘟的小手紧紧地缠绕在一起。

“黛儿知道了,爹爹你一定要快点回来!”

“爹爹知道了,黛儿也要听话哦!”

安狗儿说完,给了露娅一个安心的眼神,转身朝着大帐外走去。

安狗儿走后,柳明志低头看了一眼抓着自己衣袖神色紧张的安黛儿,温和的一笑朝着帐门望去。

“来人!”

“卑职在!”

柳明志将安黛儿放了下来,看向了露娅跟亲卫:“腾出一个帐篷给本帅的弟妹还有小侄女安歇,一切生活用度皆与本帅相同!”

“得令!”

“这位夫人,小小姐,请随我来。”

露娅对着亲兵点点头,对着柳大少福了一礼。

“大哥,小妹跟黛儿就先告退了。”

“好,早点休息。”

露娅母女随着亲兵离开了大帐,柳明志轻笑着摇摇头,朝着帅椅走去。

“调教的真不错,不看相貌的话,还真以为是哪家的大家闺秀出身呢!”

自言自语了一下,柳明志坐在帅椅上,拿起那封没有署名的书信抽出信纸对着烛火翻看了起来。

盏茶功夫,柳明志手中写满了娟秀笔迹的宣纸无声无息的滑落在桌案之上,柳明志的脸色也变得阴晴不定起来。

怔然了一会,柳明志拿起书信对着烛火复看了一会,确定了自己没有看错,内容还是原来的那些内容之后,柳明志重重的吁了口气,将信纸对着烛火点燃丢在了火盆之中。

柳明志双眸眯起,眼神复杂的隔着大帐朝着京城太子旧府的位置张望过去,仿佛隔着大营跟厚重的城墙能看到太子旧府之中的那抹倩影一样。

怀胎十月,即将分娩。

柳明志并不怀疑这封书信上的内容是李晔凭空捏造出来诓骗自己的。

昔日自己在忻州驿站中与陈婕私会的那一次,自己就觉得陈婕发胖的有些不太正常。

并且问了她是否已然怀有身孕事情。

可是她矢口否认,说她在太子旧府与自己发生了苟合之事以后已经喝了藏红花,又以宫中郁闷,难免发胖为借口遮掩了过去。

碍于当时的局面,自己也没有继续深究。

想不到事情真的被自己一语成谶,陈婕真的身怀六甲了。

真是讽刺,闻人云舒跟自己名正言顺之后,夜夜欢好一直想怀上身孕却始终没有如愿以偿。

与自己先后不过两次露水姻缘,且喝了藏红花这等药物,唯恐暗结珠胎的陈婕却身怀六甲即将分娩。

这两个说客找的不可谓不重啊。

柳明志起身背着手在帐中徘徊了起来。

罢兵言和!

这明显就是朝廷的权宜之计。

可是有陈婕跟腹中胎儿所在,自己若是坚持攻城的话,万一李晔脑子一热…………

自己尚未出世的孩儿可能就会胎死腹中,甚至可能会一尸两命。

可是自己若是真的罢兵言和,中了李晔的缓兵之计,后果将会不堪设想。

举兵造反是一条没有后路的行动。

纵然李晔有九成真心安抚自己,不想跟自己刀兵相见,仅剩的一成危机存在自己也不能冒险。

一旦李晔秋后算账。

不但自己要死,自己的一门老小同样要受到株连。

乃至自己麾下的弟兄们也要受到连坐的风险。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三章

车马行门口。

李叱从马车上下来,看向等在门口的高希宁,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这位不知道为什么出现在凡间的仙子姐姐,请问需要车马服务吗?”

高希宁嘿嘿笑,然后挺了挺胸脯:“怎么,你是要追求仙子姐姐吗?要追求仙子姐姐,光有车马服务可不行。”

李叱道:“我这般凡夫俗子,犹如井底之蛙,蛤蟆会想吃白天鹅吗?”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会,想吃,特别想吃,死缠烂打的吃。”

说完就一把拉了高希宁的手:“来,蛤蟆带你去领略人间美景。”

高希宁笑着摇头:“不行。”

李叱问道:“为何不行?”

高希宁道:“蛤蟆的心再诚,和白天鹅也是不配的,我是白天鹅,就不能和你走,不然的话就是触犯天条。”

李叱:“唔……”

高希宁笑着上车:“所以你为什么还不喊我蛤蟆夫人。”

李叱哈哈大笑。

高希宁上车一半,回头看李叱:“来,看我回眸一笑,好不好看?夸我。”

李叱:“呱呱。”

高希宁噗嗤一声就笑了。

然后:“呱呱。”

在大街上,八百黑衣黑甲,身披红色披风的廷尉军士兵,本是肃穆,此时却只好人人抬头看天空。

马车里。

“呱呱呱?”

“呱呱呱呱。”

为了招募谍卫人手,这次余九龄,刚罡和陈大为三人也会随李叱出行。

刚罡压低声音问余九龄道:“你能听懂宁王和都廷尉说的是什么意思吗?”

余九龄微微一笑,解释道:“呱呱呱?吃了吗?”

“呱呱呱呱……我想吃你。”

刚罡和陈大为对视一眼,眼神里都是对余九龄的崇拜。

这崇拜是因为,余九龄是真的不怕死啊,这话都敢说出来……

马车车窗打开,李叱看向余九龄:“你,离这远点!蛤蟆叫你都能瞎猜……还他么猜的挺准。”

说完把窗子关好,回车里了。

余九龄一捂脸。

片刻后,他对刚罡和陈大人说道:“看到了没有,作为一名合格的谍卫,必须要掌握的就是这两门基本功课。”

刚罡问:“是什么?为何完全没有发现。”

余九龄伸出一根手指:“第一,要精通各族语言,不管是中原各族,还是关外各族,都要尽力去学,包括呱呱……”

他伸出第二根手指:“当你学会了各族语言之后,你就能更好的揣摩我王心意了,所以第二就是,一定要能听得懂我王心声。”

刚罡挑了挑大拇指:“真不愧是陈将军。”

就在这时候马车车窗打开,一块土坷垃从车窗里飞出来,正中余九龄脑门。

余九龄吓得一缩脖,还是没有躲过去。

他抬起手擦了擦脸上的土,轻叹一声后说道:“我自问,已经是最懂我王和都廷尉大人心意的那个,但实在是没有想到,都廷尉大人出行,车里还装了一筐土坷垃。”

高希宁从车窗里探出头:“两筐。”

余九龄:“那我到后边去了……”

按照李叱的心意,自然还是喜欢坐那种没有车厢的马车,显得开阔通透,亲近自然。

可是有高希宁在,就要为她多

文学

考虑一些,李叱不在乎,高希宁是女孩子,虽然还未大婚,但也是王妃身份,所以总不能坐在草料车上。

马车里,李叱往四周找了找:“我没装车里土坷垃啊。”

高希宁道:“我手里的。”

李叱:“噫!”

高希宁道:“掐指一算,用的上,所以随手捡了一个。”

“咱们先去哪儿?”

高希宁问李叱。

李叱道:“先往北走,咱们燕山营里虽然已经没有多少兵力,可那才是真正的根基之地,这两年来一直都在重修,先去看看重修的如何了。”

“而且冀北地区的地方官更要好好看看,燕山营时候百姓们对我们信服,总不能一离开,百姓们日子就过的不好了。”

“去看过燕山营之后,再去北疆走一走,夏侯那边的情况也要多看一看。”

高希宁嗯了一声:“要不然还是把干娘接回冀州吧,北疆那边气候苦寒。”

李叱道:“到了之后问问干娘的心意。”

高希宁问:“那你要不要问问玉立姑娘的心意?”

李叱往后坐了坐,脸色装作严肃起来。

虽然他觉得高希宁的语气之中没有什么异样,但这道题决不能轻易回答。

高希宁哈哈大笑,然后用肩膀撞了撞李叱:“若是矫情婆娘,此时会说什么,你知道吗?”

李叱问:“是什么?”

高希宁道:“你居然犹豫了。”

李叱:“噫!”

高希宁抬手在李叱的肩膀上拍了拍:“小兄弟,你对敌经验还是不够丰富啊,要不要想办法多练习?”

李叱:“宁哥哥,请你不要再这样,大家是好兄弟……”

高希宁一把搂住李叱的肩膀:“既然是好兄弟,那我就直说了,我看玉立那娘们儿不错,你觉得如何。”

李叱:“噫!”

高希宁道:“你要是不要,我可就把她收了啊,以后你再想也就没机会了。”

李叱正义的说道:“你收你收,完全不用考虑我。”

高希宁叹道:“果然还是那个怂货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