沉腰挤入她的紧致:宝贝你的蜜水流出来了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第一章

接下来的两天,江平带着东和老邱在扶苏镇好好逛了逛。

扶苏镇的风景不错,加上这些年来的商业发展,镇中心的不断扩建,镇子建设也得到充分的规划。

起码在江平看来,此时的扶苏镇已经比一些小城市还要繁荣。

他也没兴趣搞什么锦衣夜行的把戏,弄些小瘪三在面前恶心自己。

虽然日常装逼打脸很爽,但身份的不对等,其实并不能让他获得多少爽感。

扶苏镇近乎所有人在他面前都如同蚂蚁一般弱小,欺负一只还是一群蚂蚁,都不是什么值得称道的事情。

一个真正的强者,是敢于向更强者挥拳,而不是在弱者身上找到可笑的慰藉。

甚至如果让一个没什么见识的流氓在他面前说上一句恶心的话,即便是用那人的命来弥补也是远远不够。

所以为了减少不必要的麻烦,也为了其他人的小命考虑。

江平每日行程都有本地的地头蛇,张龙张虎这两位曾经的炮灰小弟,如今的扶苏镇守护者在一旁守护。

如此,也就没什么不长眼的人敢上前来秀一下存在感。

直到第三日。

程家。

江平暂住的客房小院。

一个中等身材,皮肤白嫩,身穿飞鹰卫士制服的人儿俏生生地站在江平面前。

她是赵宁,平阳公主,赵皇的小女儿。

《我的江湖》第四游戏资料片中名义的主角。

即便知道第四资料片的故事会围绕着她展开,但江平并没有招惹她的想法。

以他如今的实力,已经不需要顺着资料片的剧情线走了。

可是树欲静而风不止。

江平不想招惹她,她反而找上了自己。

与两年前初见,赵宁脸上的娇憨稚气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英姿飒爽的英气。

特别是她此刻穿着飞鹰制服,修身的制服更是勾勒出她凹凸有致的身材。

从上而下,映入眼帘的是一张宜嗔宜喜的精致面孔,饱满的胸脯,盈盈一握的柳腰,弧度感人的臀部,还有一双笔直修长的筷子腿。

整个就是一个真实版本的洋娃娃。

江平突然觉得要是赵皇突然把赵宁许配给自己,他随便推辞个两三次,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男儿本色。

他江某人可是个铁骨铮铮的男人,被美色所迷一点都不可耻。

赵宁则觉得江平看她的眼神怪怪的。

不像那种精虫上脑的占有欲望,也不像那种不带一丝邪念的欣赏,更多的是一种感概的味道。

就好像老父亲,也好像一个园丁看着自己种下的花朵终于开放。

总之很复杂。

还有,面前这家伙不是个什么好人就是了。

与两年前相比,赵宁变化的可不是容貌气质,还有她的阅历和城府。

所以她已经能够很好的掩藏自己的情绪。

“武道司麾下月曜一等卫士赵宁向司长大人问好!”

武道司中的武者按照日月星辰分为七曜。

江平身为司长,掌管日曜卫士。

另外两位副司长,分别掌管月曜卫士。

还有金木水火土五曜卫士,则是武道司的常规力量,分属不同职能。

他们身穿飞鹰服,以在袖口绣上不同星辰符号作为阵营分配。

此刻在赵宁的袖口上,就绣着一轮银色的弯月,只有小拇指大小,就像一个小小的记号。

听到赵宁的问候,江平神情一愣,有些愕然道:

“平阳公主,你在搞什么鬼?”

赵宁反而冷哼一声道:

“司长大人,现在这里没有平阳公主赵宁,有的只是月曜一等卫士赵宁!

请您不要用异样的眼光看待属下。

属下和武道司的众多同僚一样,都是武道司的一员,并无其他特殊身份。”

“胡闹!”

文学

江平眉头一皱道:

“我不管你是怎么找到我这儿来的,但现在你最好乖乖的听话。你是陛下的女儿,是千金之躯,若是在我这儿出了点事,岂不是给我惹麻烦。

谁带你来的,让他带你回去。”

“喂喂,没错,就是你呢。

瞧你一副面白无须,笑起来眯眯眼的样子,一看就是宫中的老阴比了吧,你是平阳公主暗中的护卫,带她回去,不要让我难做、”

江平指着赵宁身后随从中一个年纪颇大,散发着一身暮气的老太监说道。

要不说皇宫大内卧虎藏龙呢。

随随便便就能扯出来几个老不死的太监。

毕竟这群没有蛋蛋的狠人,已经绝了留后的希望,便是十年二十年地把自己圈禁在深宫内,他们也不会觉得有什么不对。

不过这种级别的老太监即便对于赵皇宫也不是常规力量,可能赵皇手中都指挥不动多少。

能够派出一个来贴身保护赵宁,已然能看出赵皇对赵宁的宠爱和重视。

要知道曾经被江平抢各种东西的三皇子府中也不过一个大宗师存在,要是他能随随便便指使大宗师,当时江平早就唱出凉凉。

那被江平指出来的老太监穿着一身黑色衮服,看起来丝滑透亮,用料十分讲究,连袖口都折得整整齐齐,可以看出他平时生活是个很细致的人。

被江平这么随意指派,他不是没意见。

但想到老兄弟海公公的告诫,他又看了看站在江平身后面无表情的东,还有随身提着一把黑色刀鞘的长刀的邱道雨。

他朝着江平微微颌首,露出一副慈祥的微笑道:

“江大人且放心,公主殿下这一趟可不是乱跑,而是得了陛下谕令,特定来寻江大人的。

陛下说了,有江大人在,公主殿下绝对会很安全。”

老太监不软不硬地回了过去。

江平差点没气死。

是不是觉得他是个正人君子,克己守礼,不会把赵宁给就地正法了?

要知道他可不是什么矜持的人,要是一不小心,磨枪走火,发生了点什么……

好吧,他还真不会。

就他现在这副模样,要敢强行干点羞羞的事情,不说能不能制住别人,就是制住,他也不一定干点什么出来。

不是不想,是真不行啊。

江平越想越气,连语气都带了几分火气道:

“那你过来干什么?”

“本官待在这儿享受假期,你突然无故跑过来,我可以治你一个惊扰长官之罪。

你刚才不是说自己是月曜一等卫士吗?

现在本官要罚你,你可有意见?”

“有!”

赵宁举起手,大声反驳起来。

“我不是无故打扰,我是奉命行事,特地过来请你回京主持大局的。”

江平眉头再皱:“奉命?奉谁的命?”

“武道司副司长玲珑,她说司长大人休息得够久了,如今武道司百废待兴,需要有人主持大局。

总之这一次我一定要把大人请回去。”

赵宁说道。

赵宁也没想到还会有这种事情。

新部门成立的第一天,最高长官竟然请假了,而且一请假就是无限期假期。

本来武道司其他人都等着看江平笑话,包括赵宁。

她还想看看要是江平知道她也在武道司的时候,会是个什么样的表情,

可谁知道江平直接溜了。

关键是他们还不知道江平是真害怕,还是无意而为。

总之武道司中虽然江平名为司长,但现在谁不知道真正的司长乃是副司长玲珑。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第二章

在地仙之上还有天仙,自古相传,天仙可入无边玄妙方广之界,也就是通常所说的羽化飞升,据说天仙有灵台开辟造化之功,在无边玄妙方广世界开辟独属自己的一方小世界。

至于无边玄妙方广之界到底如何,众说纷纭,语焉不详,即便一众长生境高人,也只是从先辈祖师的只言片语上推断,玄妙方广之界中,无边无际一无所有,无光无影无声无息无始无终。凡人若至此,等同乌有;仙人到此,若寂灭深定,神魂展开延伸而行。万物在此无远近,要看神魂能否可及,神魂可及,方寸之间,神魂不及,则天涯海角。天仙之境圆满,则可在无边玄妙方广之界中开辟仙府洞天,自成一方小世界之主,比如道祖的三十三重天,佛祖的西方极乐世界,天魔的他化自在天,皆是如此。

传闻鬼仙渡过九重雷劫,阴极阳生,化作阳神,也能在其中开辟一方世界。人仙极致之后,打碎虚空,也是同样道理,又称为“破碎虚空”。

李玄都缓缓低下头,默诵太上道祖之言:“玄之又玄,众妙之门……”

就在此时,天地间响起一个声音,“大成若缺,其用不弊。大盈若冲,其用不穷。大直若屈,大巧若拙,大辩若讷。躁胜寒,静胜热。清静为天下正。天下有道,却走马以粪;天下无道,戎马生于郊。祸莫大于不知足,咎莫大于欲得,故知足之足,常足矣。”

这一刻,无论懂还是不懂,也不论认可还是不认可,所有人都俯首道:“谨遵太上道祖教诲。”

李玄都自然也是如此,他在隐居的数年中,曾经通读太上道祖的经典,自然明白这几句话的出处,分别是《道德经》的第四十五章和第四十六章,意思是:最完满的东西,好似有残缺一样,但它的作用永远不会衰竭;最充盈的东西,好似是空虚一样,但是它的作用是不会穷尽的。最正直的东西,好似有弯曲一样;最灵巧的东西,好似最笨拙的;最卓越的辩才,好似不善言辞一样。清静克服扰动,寒冷克服暑热。清静无为才能统治天下。治理天下合乎“道”,就可以太平安定,把战马退还到田间给农夫用来耕种。治理天下不合乎“道”,连怀胎的母马也要送上战场,在战场的郊外生下马驹子。最大的祸害是不知足,最大的过失是贪得的欲望。知道到什么地步就该满足了的人,永远是满足的。

在李玄都看来,太上道祖的前半段话是在裁定总结这次玉虚斗剑的胜负,而后半句话则是告诫儒门两家。且不说前半段,毕竟是胜负已定,这后半段,李玄都却是生出些许想法,道祖似是要双方就此罢斗止战,不要走到两败俱伤的局面。

诚然,如今的道门的确没有实力去消灭儒门,真要全面开战,只怕两家就要步了诸子百家的后尘,从这个世上逐渐消亡。“知足”二字便是太上道祖留给今日道门的告诫。

下一刻,漫天紫气开始缓缓消退,重现显露出本来的天幕。

太上道祖虽然神通无边,但也不好太过干涉人间,所以只是短暂显圣,就立刻离开人间。

在太上道祖离去之后,所有人缓缓起身,都有恍惚之感。

只听秦清感叹不已,“未曾想到今日玉虚斗剑竟然引得太上道祖显圣,由此看来,前人关于玉虚斗剑的种种传说,并非虚妄。”

李玄都闻听此言,立刻向宋政望去。

宋政也是刚刚起身,虽然脸上平静,但眼神恍惚,显然也被方才太上道祖显圣的一幕深深震撼。

不说其他,仅仅是通过浩荡紫气的惊鸿一瞥,就让宋政险些心神失守。

宋政尚且如此,其他儒门中人更不必多说。

儒门事前的确有若是斗剑失败就反悔的打算,可如今看来,因为太上道祖显圣的缘故,儒门和道门的斗剑之约,是如何也不能反悔了。否则结果难料,气数之说,最是难测,谁也不好说那血誓的反噬会不会落在自己的头上。

按照李玄都和宋政当日的约定,道门胜了玉虚斗剑之后,儒门再也不能插手道门之事,须得处处忍让。且不说儒门在暗中是否还有动作,明面上却是不能再与道门大规模冲突,等同是儒门向道门低头让步,在众多不在儒道两家范畴的局外人看来,这便是儒道之争有了结果,自此之后,道门自然气势大振,儒门走向颓势,许多原本依附于儒门的附庸必然会倒向道门,最不济也是保持中立。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第三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