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岳m洗澡,李丽珍密桃成熟时

给岳m洗澡 第一章

“武神王”双目之中魔光越来越淡,炼星老魔满是怨毒之意的声音自其口中传出,叫道:“我以元神为誓,诅咒尹济……”话未说完,一尊神躯已是轰然瓦解,成了一大片纯白色雷光,正是内景真雷的法力!

武神王修炼内景真雷多年,已到了穴窍藏身,自成虚空的境界,体内三百六十五处穴窍中皆藏有一尊真神,此为肉躯之身,上应群星,下合幽冥,玄之又玄,内景真雷之道便生于此。

尹济老祖还是技高一筹,故意示弱,诱使武神王抢走了九天雷府法力,趁炼星老魔夺舍武神王之时,又将炼星老魔残神打杀,将武神王元神、炼星老魔元神连同武神王一身修为尽数炼化成了精纯的内景真雷法力,可怜武神王以为逃出生天、炼星老魔以为躲过一劫,到头来都不过是为尹济做了嫁衣裳!

精纯之极的内景真雷精气融入先天三十六雷法之中,宛如一柄钥匙,终于撬开大道之门!那团雷霆精气得了内景真雷法力灌注,蓦得由有形化为无形,散化无踪,接着猝然冲出地底,拔起半空,大道之力终于沸腾到了极致,一尊身披金色道袍的法相至尊自虚空踏出,背后是无穷无尽的雷霆闪电,蜿蜒游动,象征着先天纯阳雷霆大道。至此尹济老祖终于合道功成!

尹济老祖显化雷霆法相,曼声吟道:“昔日不生,今日不灭,我为道主,举世同尊!”尹济老祖合道,顿时震动无量虚空宇宙,凡此方天地所辖修士,在这一刻同感心头一沉,似有所悟,却无所得。

尹济所证乃先天纯阳雷霆大道,总摄三十六雷霆诸法,乃玄门雷法正宗,自此九天星河大道之中归属于先天三十六雷霆之法悉备具足,共尊其主!尹济老祖用功数千年,坚忍不拔,方有今日成就,亦是千年以来第一尊成就合道之辈!

尹济合道一成,背后雷霆法相显化无尽,周流万世!大道同钦之间,似在欢庆此方天地又多出一位大神通之士。在那无尽雷霆法相之中,凌冲默然端坐,入定而去,耳边忽然响起尹济老祖断喝之声:“你送我雷法,我赠你机缘,还不抓紧!”

凌冲骇然而醒,察觉身外竟已多出两条火龙,一条赤红、一条暗金,正是天星界太火、地星界阴火所化,两条火龙一大一小,却同时扎入先天阴阳之气中!

轰的一声,凌冲的元神已与先天阴阳之气炼成一体,随着两头火龙探入,元神立有万火焚身之感,犹如置身火宅之中,遍体炽热,连念头运转都有些不灵,但随即有一股清凉法力涌来,将他元神裹住,隔断了太火阴火之力灼烧。

凌冲一愣之间,察觉是尹济老祖以法力加持,助他祛除火毒,方要出言感谢,忽觉太火阴火之中有无形悸动传来,一经汲取,立时大喜,竟是无量大道感悟之意,不由得收束心神,全神炼化起来。

大道感悟生自先天,阐述大道运行之理,上则为晨星日月,下则为江河山岳,玄之又玄,精妙无比,不多时凌冲已然沉浸其中,不可自拔。

给岳m洗澡 第二章

东大宙传道在即!

而洛尘则是把叶宁,楚南,萧度,林意找了过来了。

顺带着也把大师兄找了过来。

看着大师兄,洛尘倒是有些犹豫,要不要把真相告诉大师兄。

毕竟这个事情,知道了也不是好事,但是大师兄至少有个知情权。

你的事情,关于你的身世,你想不想知道?洛尘最后干脆问道。

而大师兄看着洛尘,眼中带着犹豫。

大师兄又不笨,自然会猜到了,如果洛尘说出身世的事情,肯定就不会那么简单了。

这件事情肯定就有着巨大的秘密,甚至和仙界有关了。

毕竟洛尘在地球上不说,偏偏这个时候说。

推算下来,洛尘可能也就是现在才知道的。

那么这个身世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让我再想想吧。大师兄叹了一口气后回答道。

他最终还是犹豫了,因为他不知道自己会面对什么。

而后洛尘又看向了这四大古姓!

尤其是萧度,洛尘此刻对萧度极为感兴趣。

来,说说你见过你父母吗?这个问题很奇怪。

让萧度也猛地一愣。

自然见过!

我父母当时带着我逃亡隐居去了。萧度开口道。

那你之前说的,一出生就是为他人做嫁衣,那么那个嫁衣的主人是谁?洛尘又问道。

那个嫁衣的主人,我也不知道具体在哪里。

但是,我可以肯定,他们是西大宙三山二湖一殿之中的孔雀山之人!萧度开口道。

因为我父母死的时候,就是被孔雀山的人杀死的!萧度眼中露出了仇恨的目光。

他知道自己是四大古姓,也知道自己是萧家的人!

萧度是这四人之中最为努力的人,也是修炼天王九禁之一最为神速的一个人。

可以说,如今已经隐隐有了四人之首的姿态。

这跟他背负着血海深仇有一定的关系。

父母被杀!

而且对于他来说,西大宙的孔雀山,是他难以撼动的不朽势力。

要报仇,简直难以登天!

说说嫁衣的事情!洛尘再次问道。

对于洛尘的问话,萧度倒是一五一十的讲诉起来了,丝毫不敢有半点隐瞒。

他们在我的神魂之中留下了一个东西,这个东西,据说会随着我的成长,然后逐渐壮大!

因为我有萧家的血脉!

萧家的血脉很特殊?洛尘问道。

萧度他之前也仔细观察过,并没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好像是可以温养什么东西!

这些是谁告诉你的?洛尘问道。

我父母!萧度叹息道。

他永远都忘不了,他父母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一幕。

萧家的人很多吗?洛尘问道。

不清楚,但其实四大古姓流传至今,渐渐的,已经在整个仙界开支散叶了。

有些人,也压根就不知道自己体内流淌着萧家的血脉!萧度开口道。

萧家虽然没落了,但是人口繁多,这么多年下来,早就不知道哪里有萧家之人,哪里没有了。

好好修炼天王九禁!洛尘说着,就将一道神念打入了萧度的眉心。

那是完整的天王九禁!

是洛尘从齐叹香那边拿到的。

给岳m洗澡 第三章

城郊外,茅草屋。

闻玉摘推门进来的时候,一眼就看到了瘫在稻草垫子上一动不动的笑无疾。

由于双谐和姜暮蝉总共就仨人,实在是腾不出人手来看管笑无疾,所以今天他们仨去对付火莲教之前,就先给笑无疾灌了点药,并把他独自留在了这间茅草屋里。

反正这货是个毁容脸的大老爷们儿,而且身无分文,就算被人发现了也出不了什么事儿。

再退一步讲……真出什么事儿了,也可当是他罪有应得。

“唉……这都能被你给找到,你还真是有办法。”虽然笑无疾躺那儿不能动弹,只能望着天花板,但他依然知道此刻进屋的人就是闻玉摘。

你要说为什么,无他——因为他闻见对方身上的那股子味儿了。

常言道,男人臭,女人香。

这虽是普遍情况,但显然不是种绝对的说法。

男人……也是可以香的。

就拿闻玉摘身上的味道来说吧:书香,茶香,还有干净衣物在太阳下晒过的味道,仅这些就足够盖住人本身的体味了,而若再佩上一个气味不算太烈、但悠远绵长的香囊,那味儿可能比姑娘家还好闻呢。

什么叫“草堂公子”啊?

文学

人家不光是让你看着觉得帅,讲话又好听,就连闻着……都挑不出毛病来。

“几天不见,笑兄怎么成这般模样了?”闻玉摘也知道对方瞬间就把自己给认出来了,所以他也不故弄什么玄虚,几步就走到了笑无疾身旁,特意探头到对方的视线中,居高临下地挖苦道。

“哼,明知故问。”笑无疾翻了个白眼,懒得多说。

“呵呵……”闻玉摘是真心觉得这事儿好笑,“我也是万没想到,你居然能在那么短的时间内栽在同样的两个人手上两次……看来那东谐西毒确是有些本事。”

“唉……”笑无疾则只能苦叹一声,“武功方面他们有没有本事我不清楚,但要说‘玩儿阴的’,就连我这个山贼也得甘拜下风啊。”

“行了,我也不埋汰你了……”闻玉摘见笑无疾已然认栽,便也不再继续取笑对方了,毕竟他俩都是斯文人,不像孙亦谐和黄东来那俩货,能互相边扯边骂几个小时都不带重样儿的,“我这儿有瓶解药,你先服下试试。”

“哎?”笑无疾一听,疑道,“你哪儿来的解药?莫非你来这儿之前已去见过那黄东来了?”

“非也~非也~”说话之间,闻玉摘便已从怀中取出了一个小瓶,“这只是我平日里随身带着的常用解药,我也不知道能不能解你中的毒,所以我才说‘试试’嘛。”

“不知道你就敢给我喝?”笑无疾说着,顿了顿,“我要喝死了呢?”

“呵……怎么会呢?我又不是胡乱选的药。”闻玉摘笑了笑,娓娓言道,“这世上用来麻翻别人、但又不至取人性命的毒药,大致可分三种……

“第一种是让人直接昏迷不醒的;这种的药理最简单,很多人都会调配,蒙汗药就属于这一种。

“第二种是让人在尚算清醒的状态下因经络阻滞而全身发麻或无力的;这种的药理就比第一种要复杂不少,很多采花贼用的就是这种,但这第二种药的缺点也很明显——功力高强的人在中了这种毒后,可以用内力强疏经络穴道,让这种药生效的时间变短,甚至是完全无效。

“而第三种,则是通过麻痹人的部分神经,让人保持完全的清醒,却又丝毫动弹不得的;这种……虽然效果和第二种相似,但调制起来可比第二种难得多,通常只有使毒的高手才能调得出来……而且这第三种毒,一旦中了,即便是高手也很难靠自身的力量解除。”

闻玉摘说到这里时,笑无疾心中已经明白了:几天前在破庙时,黄东来给他下的应该就是属于那第二种毒,而今天,八成是因为无人看管,所以黄东来为了保险起见给他下了第三种。

另一边,闻玉摘并不知道笑无疾在想什么,只是继续说道:“黄门三绝,名震江湖,黄东来身为黄门少主,自然是可以调得出那第三种毒药的,而我看你现在的样子,也很像是中了这种……”他说到这儿,晃了晃手里的瓶子,“虽然这第三种毒本身也是品类繁多,药方各不相同,但毒理大体是相通的,所以我手里的这瓶解药,就算不能完全对症解毒,也能多少缓解一些你身上的毒性。”

“嚯~闻玉摘你行啊。”听到这儿,笑无疾心里已踏实了不少,故而语气也变得轻松了,“江湖盛传,你草堂公子乃是琴棋书画、诗酒花茶、医卜星象、天文八卦……样样精通,看来所言非虚啊。”

“‘精通’就过了,‘略懂’而已。”闻玉摘一边说着,一边已是单膝跪地,用左手扶着笑无疾的脑袋,右手则把小瓶里的液体倒入了笑无疾口中,“就拿这毒理来说吧,我所知晓的这点东西,在那黄门少主眼里,那最多算是皮毛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