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是怎么c哭你 征服同学漂亮麻麻目录

看我是怎么c哭你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看我是怎么c哭你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看我是怎么c哭你 第三章

“没有,这草药本来就只有惊蛰左右才会成熟,早去也没有用,更何况,我也不能将苍苍待在身边去找草药。但是苍苍的身子需要人调理,所以我只能带着他来找你。“

李神医开口说:“当然我和苍苍也都想你了,而且大过年的,我习惯独自一人就算了,苍苍年龄还那么小,孤零零的过年总是不好的。”

“师父,要不你以后就跟我一起住好了,带着苍苍一起。”

听到李神医的话,林羡鱼不免有些感动,如果不是为了自己,不是为了林苍苍的话,师父应该早就进山里去寻找草药了吧,虽然说惊蛰才会成熟,先守着总没错。

“傻丫头,我还要回去桃谷陪着你师娘,还有让芸儿至少能够正常生活,早知道会变成现在这样,我当初真不应该出自私心选择让芸儿遗忘记忆。”

“本来我想如果她失忆了,就能够好好的重新开始生活,不再惦记皇宫中的事,不再惦记高家那个负心人,更不会被人发现,安安稳稳的读过下半生。”

“谁知道她的执念居然这么深,不过是远远的见了那名义上的哥哥一眼,就让她发起疯来,根本没有办法讲道理,或许当初我选择不让她遗忘记忆,我还能说通她,可是如今却弄成这样。”

李神医十分自责:“或许我觉得是为了芸儿好,其实芸儿根本就不喜欢吧。”

“如果芸儿不能恢复过来,只怕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李神医叹了一口气:“如果我真的没有办法治好芸儿,我走了以后你能帮我照顾她吗?甚至帮我想办法医好她吗?”

“师父,你别胡说,什么走了以后,你说好要教导我的孩子呢。”

林羡鱼带着些许委屈:“师父,你不会死的。我不许你总将死不死的挂在嘴边,我一定会找到法子让你老人家延年益寿的。”

“好好好,是我说错了,我宝贝徒弟都快找到成仙之法了,我还担心什么呢。”

“不过我等过完年就要出门去找草药,苍苍就要放在你这里几个月了,你这两天帮忙看着苍苍的身体,如果有什么不懂的,或许疑惑赶紧问我,药浴什么还是不能断的。”

“然后我将我为苍苍改动过的

文学

心法告诉你,到时候你才能够更好的掌握好苍苍的状态。”

李神医看着自己徒弟露出委屈的表情,连忙开口转移了话题,其实他对于生死看的很淡,毕竟已经是古稀之年的人了,常人能够活到这个岁数都少,更何况他作为一名大夫早就看惯了生离死别,见惯了悲欢离合,早就不惧生死了。

“师父,不然我陪你一起去找草药好了,你不是一直说我运气好吗?”

林羡鱼忽然开口说,毕竟她还有有一次锦鲤祝福没有用,虽然系统沉睡了,但是已经有的东西她还是能动用的。

“胡闹,你都嫁人了,还是新婚期间,到处乱跑,东方白能放心?再说你弟弟还这么小,你真的要带着他去吹凉风爬山谷走悬崖?”

李神医对于自家徒弟的心意是心领了,但是肯定不能答应啊。

“我们两都有武功在身不错,但是如果多了苍苍这个变数,很多地方都不好去了,更何况在荒郊野外的,怎么进行药浴还有治疗和调理?”

李神医的话,让林羡鱼不由的愣了一下。

“师父,是我太冲动了。”

林羡鱼也发现自己想的太简单了。

“傻丫头,我没有骂你的意思,只是你如今嫁人了,有些事情就不能这么随心所欲,当然我相信你真要去,总有办法说服东方白的,可是你弟弟的情况呢?”

李神医摸了摸林羡鱼的头,自己这个傻徒弟。

“知道了,师父。”

林羡鱼想起来,这锦鲤赐福好像是可以转让给其他人的,虽然不知道是否有作用,虽然也会削弱,但是总比没有好,这种锦鲤赐福,她留着也没有大用,但是对于师父来说,可能就能够起到决定性的作用。

毕竟在荒郊野岭寻找一株草药,就算李神医熟悉药性,知道草药长在哪种地方,也不敢说一定能好运气找到,运气真的很重要。

林羡鱼暗自将这事记在了心上,打算等师父离开的时候,再将这锦鲤赐福给师父,免得时间太久失效了或者在别的地方触发了。

“好了,本来找回来一部分师门至宝是好事,到弄的有些伤感了。”

李神医笑着说:“羡鱼丫头,晚点苍苍回来,今天正好让你接手他的治疗工作。”

“那师父你将这竹简收好了。”

林羡鱼连忙将竹简递给了李神医,李神医也将东西收了起来。

“对了,你在医术方面有什么疑问的,尽管开口问。”

李神医也开始了教导徒弟,林羡鱼这才将自己有的疑惑开口问了出来。

两人正在教导的时候,东方白等人回来了。

“姐姐,姐姐。”

林苍苍一回来就找自家姐姐,让东方白有些无语,自己都没好意思第一时间找娘子,这小子仗着自己是小孩子,就是任性。

这边李神医和林羡鱼的一问一答也差不多了,林羡鱼就出去迎接几人。

“你慢点,小心别摔着。”

林羡鱼刚到院子,就看到一个白色的小圆球冲着自己过来,林苍苍出门的时候穿了一身漂亮的白裘袍,厚厚的一团。

林苍苍见到自家姐姐之后,跑的更欢了,林羡鱼连忙往林苍苍的方向挪移了几步,然后伸手一捞,将林苍苍抱了起来。

“姐姐。”

林苍苍乐呵呵的,还特意回头对着东方白得意的一笑,东方白恨不得将这小子直接抓起来打屁股。

“苍苍,你下来,别累着你姐姐。”

东方白十分严肃的开口说,这是自家娘子的弟弟,东方白不停的催眠自己,这要是自己的弟弟,一定狠狠的收拾他。

文学

“没事,我弟弟我还是抱得起的。”

林羡鱼却在拆台,让东方白有些无语。

“姐姐,你放我下来吧,别累着了。”

林苍苍到了自家姐姐的话之后,得意的笑了一下,决定还是不要累着自家姐姐。

林羡鱼很快将林苍苍放下来了。

“你们今天买了什么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