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两个男人吃奶三p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 A+
所属分类:花胶

见贾相如脸色不好,几位同族的婶婶伯伯急忙数落起贾二姑娘来。

“二娘,这大喜的日子,你怎么能说这种话?世子如今是当朝驸马了,很多人求之不得,这怎么能和普通人家的倒插门女婿比?”

“就是啊,世子成了驸马,以后咱们就是皇亲国戚了,大家说不定都会跟着沾光呢,你不要说这种扫兴的话了。”

众人七嘴八舌,尽量想缓和气氛。

世子这么好的一棵白菜,竟让长平公主那只猪给拱了,但凡是镇国公府的人,谁心里都不舒坦?

可就算是这样又如何?对方可是堂堂的大周公主,镇国公府只能打落牙齿往肚子里吞,忍气吞声罢了。

今天是驸马和公主大婚的日子,宫中一早就派来了礼部的人来了,所有的仪式都是照着宫中规矩办的。

二姑娘说这样的话,要是让别有用心的人听到了,到皇上面前去告上一状,镇国公府可就要大祸临头了。

看到众人的眼神,贾二姑娘终于回神。

作为一名大家闺秀,她当然知道孰轻孰重。

少女抿了抿唇,嘀咕道:“我也没说什么?只是想着以后不能再经常在府里见到大哥,有些舍不得而已。”

听到这话,贾相如笑了起来:“即便大哥和公主成亲了,以后还会经常回国公府的,二妹不要担心。”

贾二姑娘悄悄擦了擦眼角,挤出一丝笑容道:“大哥说的是,小妹记住了。”

吉时快到了,贾相穿着大红的喜服,骑上一片高头大马,在一片喜庆的唢呐声中,随着迎亲的队伍赶去了公主府。

大街上看热闹的人山人海,挤得水泄不通。

沿途的许多小娘子看着自己倾慕的人,变成了别人的新郎,一个个咬碎了银牙,大街上遍地都是被撕碎的手帕。

甚至有两个小姑娘实在没忍住,忽然轻声哭了起来。

谁料这哭声仿佛会传染一样,大街上瞬间就哭声一片,甚至有一个小娘子哭得昏厥了过去。

公主大喜的日子,大街上居然哭声一片,要不是迎亲的队伍穿着一片红,别人指不定还以为是谁家在办丧事呢。

这要是让皇上知道,肯定会雷霆大怒的。

礼部的官员吓得面如土色,急忙吩咐了下去,五城兵马司得到密令,开始当街抓人,专抓哭泣的小娘子。

一时之间,大街上人仰马翻。

目送着迎亲的队伍远去,人群后面的紫陌哀叹道:“真是可惜了,贾世子这样好看的一个人,最后还是被长平公主给祸害了。”

冯姝看着马背上那道挺直的背影,有些疑惑道:“贾世子的脸上看不出悲伤,倒像是性心甘情愿般。”

紫陌愤愤道:“但凡是个正常的,怎么可能会心甘情愿?娶了长平公主那样的人做老婆,这以后的日子能好过吗?婢子觉得,贾世子一定是受到的刺激太大,有些不大正常了。”

……

公主府中。

处处悬挂着喜庆的红灯笼,把偌大的院子照得红彤彤一片。

长平公主端坐在喜房中,怀着一颗期待的心等着驸马到来。

筹谋了这么久,终于得到了喜欢的人,长平公主觉得长这么大,还从来没有这么开心过,

因为是公主大婚,京城的王亲贵族也都纷纷上门祝贺。

一向冷冷清清的公主府从没像今天这般热闹过,她的驸马作为男主人,自然要去陪客人饮酒。

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外面觥筹交错,一片欢声笑语。

长平公主渐渐失去了耐心,正要让宫婢前去查看,就听到门外传来一道急促的脚步声。

一名宫婢推门而入,扑通一声跪倒在地上:“殿下,不好了,驸马昏倒了!”

长平公主腾地站起来:“你说什么?驸马怎么了?”

宫婢白着脸道:“殿下,驸马在前厅敬酒,不知为何忽然昏倒了。”

长平公主抬脚就朝门外走去。

外面人影攒动,长平公主走到前厅,看到一个地方围着不少人,地上躺着一名男子。

“相如!”长平公主顿时失去了理智,推开身边的宫婢就冲了过去。

躺在地上的贾相如还穿着一身喜服,脸色苍白,双目紧闭,看起来不妙。

太医署的李太医正好就在现场,当即就命人把贾相如抬到了屋内诊治。

“驸马好端端的,怎么突然就昏倒了?”长平公主沉着脸问一旁的太子和五皇子。

“孤也不知道怎么回事?驸马明明前一刻还好端端的在敬酒,这酒才喝到一半,忽然就倒了下去。”太子脸上露出焦急之色,心里却有些幸灾乐祸。

他早就看不惯这个皇妹了,仗着父皇的宠爱,对他这个太子哥哥没有一点尊敬。

大喜的日子,驸马忽然昏倒,这就是报应!

原来镇国公世子竟然是个病秧子,才喝了两杯酒就晕

被两个男人吃奶三p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倒了,这要是死翘翘了才好呢,皇妹结婚当天就成了寡妇岂不快哉?

“不会是驸马遭人下毒了吧?”五皇子看着太子的眼里满是恶毒,“皇妹还是赶紧找顺天府的人来查个明白吧。”

见两位皇兄丝毫不顾及驸马的安危,又开始抬杠,长平公主狠狠瞪了他们一眼,就拂袖离开。

一番诊治之后,李太医的眉头越皱越紧。

长平公主满脸紧张问:“李太医,驸马他怎样?”

李太医迟疑了一下:“这个——”

见李太医迟迟不说话,长平公主急了:“李太医,驸马到底怎么了?”

李太医的神情无比凝重:“驸马……好像患有心疾。”

长平公主一窒:“心疾?这怎么可能?”

李太医深深看了长平公主一眼,捋了捋胡子:“驸马就是因为患有心疾,才会意外昏倒,不过殿下不要担心,只要细心调理一段时日,这心疾应该是可以治愈的。”

长平公主松了一口气:“那李太医赶紧给驸马治疗吧。”

“这——”李太医面露为难之色。

“怎么了?”

李太医叹了口气,才慢条斯理道:“驸马的心疾是起于劳思气滞,老夫可以开个方子,以后按方吃药,只要坚持半年服药半年,应该就可以治愈这心疾……”

长平公主松了一口气,少有的客气道:“那就多些李太医了。”

李太医摆摆手,深深看了长平公主一眼:“不过——”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