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 A+
所属分类:花胶

秦少游在派出了庆忌后,就与苏见晴、苏听雨往县衙方向走。

刚走上三思桥,便看见前方桥下,有商贩在卖糖葫芦。

之前县城里面闹血云、血雨,三思桥这边因为离着镇妖司比较远,没有受到血雨的波及。

含着她两个硕大的乳峰 小东西把它夹住去跑步不能掉

而这里的人也都有经验,看见诡异的血云遮天,便知道是有妖鬼闹事,赶紧就地躲藏,居然大多没有被催眠变疯狂。

现在妖情过去,听到镇妖司的守夜人和庆忌穿街过巷敲锣报平安,商贩们便又纷纷出来摆摊叫卖。

并非他们的神经有多大条,实在是生活所迫。

而且前段时间里,绵远县城里面层出不穷的妖情,也让他们习以为常。

局势再乱、再危险,他们也得赚钱糊口,否则即便躲过了妖鬼的爪牙,也会因为吃不上饭而饿死。

“看来五姐夫在绵远县这里,需要做的工作还有很多……任重而道远啊。”

站在桥上的秦少游,轻声叹了一句。

旋即扭过头,问道:“你们要吃糖葫芦吗?”

苏听雨对甜食不怎么感兴趣,但是苏见晴就特别好这一口,尤其是酸酸甜甜的糖葫芦,可是她在临死之际都念叨着的味道。

然而在转头之后,秦少游却没有看到苏见晴,他身旁就只有苏听雨一个人在。

“你姐人呢?”

秦少游有些惊讶的问。

苏听雨这会儿正站在三思桥上,好奇的打量着四周。

桥下的商贩行人,穿城而过的河流,以及随波飘荡的小船,都让不怎么下山出观的她,感觉很有意思。

烟火味十足。

之前苏听雨虽然也来过一趟绵远县,但那是来帮着破案的,根本就没有时间与功夫看这些市井俗貌。

而此刻听见秦少游询问,苏听雨收回了目光,回答说:“我姐说是去帮你善后了。”

“帮我善后?”秦少游又是一愣。

苏听雨点了点头:“她说你调查的事情,恐怕有些不简单,为了防止老张头院子里的人跑出去乱嚼舌头,她回去施法模糊那些人的相关记忆了。”

这不就是老张头他们之前的做法嘛。

但是别说,模糊他人记忆,在保守秘密上面,确实有不错的效果。

虽然在孩童变狗的事件后,雒城镇妖司就针对绵远县境内的黑莲教势力,展开了大力清剿,抓捕了不少黑莲教妖人,打掉了不少黑莲教窝点。

可谁也不能保证,在绵远县城里面,就没有漏网之鱼存在。

就像是郑屠一样。

要是让这些潜伏的黑莲教妖人知道,自己在调查老张头和他孙女的事情,指不定会惹来怎样的麻烦。

苏见晴这么做,确实是谨慎稳妥之举。

秦少游想到这里,忍不住苦笑着一拍额头。

亏他一向小心谨慎,没想到这次居然是疏忽了。

估计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身心都有些疲惫,然后又把所有的心思,都用在了琢磨老张头和他孙女的身份与来历上,这才一时漏了安排。

虽说他事后肯定会想起来,并做出补救,但肯定不会有立即做出处置好。

所以得感谢苏见晴啊。

秦少游正要转回那座院子去看看情况,苏见晴的身影就凭空从苏听雨的身上钻了出来。

幸亏此刻桥上没人,桥下、河里的人,也都在忙着生计的事,没有人注意到这一幕,否则非被吓到不可。

“搞定了?”秦少游问。

苏见晴点头:“搞定了,一个小小的遗忘咒而已。不过我在施咒的时候留了点手脚,要是有人妄图破解这法咒,我在第一时间就能感知到。”

“干得漂亮!”

秦少游竖起大拇指夸了句,紧接着又道谢,然后指了指桥下卖糖葫芦的商贩。

“要吃吗?我请你,当作感谢。”

“要吃!当然要吃!”

苏见晴看见糖葫芦,眼睛瞬间亮了起来,闪烁的目光就跟饿狼看到了肉一样。

她‘唰’的一下就冲了上去,将卖糖葫芦的商贩拦了下来。

若不是怕吓到人,她都不会用跑,而是飘飞。

即便苏见晴有所收敛,那商贩还是被吓了一大跳。

要不是看苏见晴的模样,就是一个六七岁的小女孩,他都要怀疑自己是不是遇到了女大王,要把他绑上山去做压寨夫君了。

秦少游快步跟了上去,掏出银钱,将这商贩卖的糖葫芦全部买了下来。

商贩顿时转惊为喜。

虽然没有被女大王抓上山,可是一下子卖出了这么多的糖葫芦,还是让他非常高兴,一张嘴笑的都要合不拢了。

秦少游拿过糖葫芦,先给苏听雨,以及另外几个仍旧跟着他们的庆忌各发了一串,然后把剩下的全都给了苏见晴。

反正她是鬼,吃再多甜食也不用怕蛀牙。

苏见晴抱着十几串的糖葫芦在手里,开心的不得了。

庆忌们也很开心。

它们以前哪里吃过这种酸酸甜甜的零食?

唯一不方便的,是这些糖葫芦的体型,对于只有巴掌大的庆忌来说,实在有些大。

庆忌们别说是把糖葫芦拿在手里吃了,连抱都抱不住。

不过这些庆忌也有办法,它们干脆是拿糖葫芦当竹马,直接骑在了上面,便骑便吃。

然而这样做,虽然是方便吃了,可吃着吃着,却又出现了新的问题——小庆忌们被融化了的糖汁,黏在了糖葫芦上。

虽说没有到动弹不得的地步,却也很不方便。

关键是卡着裆呢……

于是这些庆忌相互帮忙,七手八脚的,想要将同伴从糖葫芦上扯下来。

然而它们却忘记了,在自己手上也沾着不少糖汁,于是帮忙就变成了帮倒忙,非但没有把同伴从糖葫芦上扯下来,还让自己与同伴黏在了一起。

秦少游看到小庆忌们乱作一团,哇哇直叫,忍不住就哈哈大笑。

苏见晴和苏听雨,也被这些憨态可掬的小精怪给逗乐了。

好在笑过之后,秦少游也没有忘记要帮忙,挥手放出几道血气,将这些黏在一起的庆忌分开,苏见晴和苏听雨又各自放了个法术,帮它们洗去了身上的糖汁。

庆忌们虽然是精怪,却非常的有礼数,整了整衣衫,便向秦少游、苏见晴和苏听雨拱手道谢。

然后就又抱着糖葫芦啃。

不出意外,它们很快又黏在一起,并乱成一团。

秦少游看的直摇头。

他现在算是明白了,这些庆忌确实不是傻狍子。

它们根本就是五秒记忆的金鱼!

吃了亏也不长记性。

活该!

秦少游懒得再去帮它们,等它们先把糖葫芦吃完了再说,否则帮来帮去,它们还是会黏在一起乱作一团。

没错,这帮庆忌即便是黏在一起了,仍旧没有放弃吃糖葫芦。

这贪吃的属性,跟九天荡魔祖师像都有的一拼了。

秦少游只是外放血气,拴住了这群庆忌,拽上它们跟着自己走。

很快,一行人来到了县衙门口。

秦少游招呼了一声,让隔壁镇妖司门口的守夜人过来,过来将这几个黏在一起的庆忌拖回去清洗,他则进了县衙。

苏见晴和苏听雨闲着没事,也跟着进去了。

三人直奔户房,找到主事,让他帮忙查找张兴祖和老张头的户籍资料。

安秦氏也在这个时候,收到消息,说自家弟弟带着两个姑娘进了县衙,立刻是兴致勃勃的从后宅跑了过来。

喜欢我在镇妖司里吃妖怪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