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女rapper18岁 公交车上人妻被涂春药

  • A+
所属分类:花胶

翌日,义银继续上路。

骑军一路向西,穿过大和口,直入北大和之地,数日便抵达多闻山城之下。

城外,义银勒马停下,眺望前方。明智光秀带着藤林椋等一众姬武士,已经等候多时。

义银打马轻蹄,战马缓缓踱到明智光秀面前。两年不见,这腹黑女脸上还是带着虚伪的优雅笑颜,谦卑行礼。

“臣下明智光秀见过御台所,御台所安好。”

藤林椋不安得看了眼主君,跟着姬武士们一齐鞠躬行礼。

义银盯着明智光秀,语气冷淡问道。

“你怎么在这里?通知你前来参见的使番,刚从上野城出发。”

明智光秀恭谨说道。

“主君,您贵人多忘事。中同组是您在离开近幾之前,派遣给我使用的忍众。

有藤林椋在,您刚才离开观音寺城回归近幾斯波领,我便知道。

想来您是要见我的,我就先来多闻山城守候,侥幸没有算错。”

明智光秀面上优雅淡然,心中其实并不平静。两年不见,他越发高大威武,英俊出尘,远比想象中更加完美如玉。

这是她的心上人,更是她的义理主君,未来理想世界的建立者。不论是私人感情还是此生功业,都牵挂在他身上。

义银不知道她心中澎湃,却见她面上淡定,还有心思卖弄智慧,更加不满。

你把将军害死,把近幾搅和得天翻地覆,竟然没有半点不安愧疚,是不是还有点小骄傲?今天不让你吃点苦头,你迟早要上天呀!

义银冷笑道。

“是啊,我差点忘了中同组,藤林椋何在?”

“臣下藤林椋见过主君。”

藤林椋出列鞠躬,义银说道。

“从今天起,解除明智光秀对你的管辖权。”

“嗨!”

义银翻身下马,抄起手中马鞭,直接往明智光秀身上抽去。好在他没有失去理智,避开了脸。

啪的一声鞭响,不只是打在明智光秀身上,更是让她身后的斋藤利三与本多正信心头一颤,下意识后缩。

都说御台所为人宽厚,乃是仁慈之君。可如今看来,再仁厚的主君都无法容忍明智光秀这等反骨之臣。

除了已经死去的藤林杏,斋藤利三带兵撤出伏见城为三好家让路,本多正信在三好家中撺掇三好上洛,两人都不干净。

眼看明智光秀挨着鞭子,她们心中岂能不慌?

明智光秀本人倒是坦然,保持着优雅微笑,顺势跪在地上,让主君的鞭子能抽得省力一些。

她心中的理想坚如磐石,即便被误解,被抽死,也不会动摇。

若是不能让主君了解自己的心意,未来终究免不了血光之灾。不如今天,就一步到位吧。

殉道者的思想,旁人无法理解,所有人都觉得这是个傻子。主君鞭打泄愤,明智光秀还笑嘻嘻主动跪好,这不是火上浇油吗?

不论跟随义银前来的山中幸盛等人,还是藤林椋等迎接者,都用异样的眼神看着明智光秀。

这家伙这么吊,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抽鞭子可是体力活,义银又不善于此道,只是十几鞭下去,就已经气喘吁吁。

他指着明智光秀骂道。

“我离开近幾之前,授予你外交职权,派你去京都沟通幕府。

你深受将军重用,竟敢在三好上洛之时擅离职守,避战撤离伏见城,害得将军遇难!你这种畏死不前的武家,留之何用!

来人!把她关起来!”

义银一番训斥,反倒让明智光秀麾下这些心怀鬼胎的人安心了不少,明智光秀意味深长看着气恼无奈的义银。

主君到底还是没有掀起盖子,挑明真相。所以说,鸠占鹊巢计划不会变,对吗?

义银冷冷看她,见她这副智珠在握的模样就来气,其实义银自己都不知道该怎么收拾这个腹黑女。

想用,有点怕。不用,貌似鸠占鹊巢计划也不能让别人接手。最后只得长叹一声,先关起来吧。

义银还未进城,就在城外鞭打重臣,城内留守的姬武士顿时一片肃然,恭迎主君。

蒲生氏乡的同心众与山中幸盛的关东姬武士团迅速入城,接管城防,把尼子胜久安排在这里的守军移防到外围。

义银没心情理会明智光秀带来的姬武士,只是对藤林椋与随他骑军回来的百地三太夫说道。

“你们跟我走。”

随后,他便入住了多闻山城。

———

居馆之内,义银坐在主位上,扭动胳膊。

甩鞭子可是技术活,他满腔怒火一阵乱甩。明智光秀痛不痛,他不清楚。但自己这手臂是有些用力过猛了,明天估计要酸痛。

座下,藤林椋与百地三太夫伏地听令,再没有旁人。

两位忍众首领都在多闻山城,义银正好有机会仔细问问一件事。

他说道。

“藤林杏之死,到底是怎么回事?”

藤林椋与百地三太夫同时抬头,相互看了一眼,充满了警惕和怀疑。

藤林杏死了,虽然藤林家已经是拥有知行的地头,但被当做忍众驱使,终究是低人一等。

这也是斯波义银入主伊贺国之后,尼子胜久与明智光秀两位谋臣的刻意所为。

伊贺众三首领,服部家远走三河国,只剩下藤林家与百地家。

虽然军功恩赏给了两家武家的身份,但为了消除她们对伊贺众的影响力,让她们继续主持忍众的贱业,总会被姬武士轻视。

而百地三太夫杀害藤林姐妹的母亲之事,也被模糊处理,留下两家之间的隔阂,将她们分而治之。

死了一个忍众,即便是藤林杏这样的上

台湾女rapper18岁 公交车上人妻被涂春药

忍,在武家眼中也就是死了一条好狗而已。

原本以为主君问过一次,这件事就算过去了。没想到,他会特意招来两人,君前奏对。

藤林椋与百地三太夫同时警觉起来,害怕这是对方在给自己暗中使绊子。

藤林椋担心百地三太夫要借刀杀人,再次挑起藤林家参与弑杀将军的旧案。

百地三太夫担心藤林椋要挑明藤林杏是被屈打成招,要为口供之事翻案。

两人都想得太多,其实义银的心思很简单。藤林杏与自己有肌肤之亲,虽然那是妖女果心搞出来的糊涂账,但毕竟有一夜夫妻之实。

得知藤林杏之死,义银难免唏嘘,这才想再问一问细节,算是感伤故人故事,也好决定如何处置中同组的过失。

见两人皆不语,义银慢慢皱起眉头。难道说,藤林杏之死另有隐情?

看见他的面色转冷,座下两人更是摸不准状况,谁都不敢随意开口,害怕说错话。

义银指了指藤林椋,说道。

“你来说。”

藤林椋一愣,伏地叩首,仔细想了想,咬牙道。

“藤林杏罪无可恕,是被我亲手诛杀。”

她思来想去,藤林杏参与京都事变,残害足利将军家一事,无可辩驳。

即便翻出藤林杏原本是要远赴关东,向主君吐露真相,却被百地三太夫诱捕,严刑逼供的旧事,也无法洗清她的罪过。

藤林杏已经死了,藤林家也因为这件事岌岌可危。这时候再为了翻案辩驳,只会给家业带来更大的危险。

在情况未明之前,承认中同组的过失,试探一下主君重提此事,到底是什么心思,才是最要紧的。

义银盯着藤林椋,缓缓说道。

“她是你的妹妹,你怎么忍心把她。。”

义银的语气惆怅,让百地三太夫一惊。

主君对藤林杏这么看重吗?她不过是一名忍众,即便是忍众首领,那也是上不得台面的小人物。

百地三太夫有些慌乱,回忆自己了解到的情报,仔细思索是否错漏了什么。难道藤林姐妹与主君的关系,有我不知道的羁绊存在?

若是真有亲密联系,自己暗算藤林杏,把她活活弄死,还想拉藤林椋下水,岂不是自讨没趣?更是找了个大麻烦。

百地三太夫惴惴不安,藤林椋也是莫名其妙。

藤林杏哪里值得让主君这般上心?那个笨蛋姐姐与自己形影不离,只是这两年被明智光秀蛊惑,才渐渐疏远。

她什么时候和主君有过联系,能让主君对她念念不忘?

难道是。。不可能!

藤林椋心脏一抽,差点吓死自己。当初还真发生过一件事,那是妖女果心造孽呀。

果心冒充藤林姐妹的母亲,诱骗她们两人与自己一起,三个人把昏迷不醒的主君给**了整整一夜。

此事过后,果心就卸下伪装,露出真实身份,摆了百地三太夫一道,飘然而去。

那一夜的往事也成了藤林姐妹心中的禁忌,即便是姐妹独处,都不敢提及此事。

主君的地位越高,当初孽缘可能引发的后果就越严重,姐妹俩根本不敢触碰丝毫。

如今听到主君惆怅之语,藤林椋莫名其妙联想到那件事,难道当时主君醒着?不可能!

义银见两人面色古怪,忽然反应过来,自己对藤林杏之死关心过度了。

以他今日的身份地位,对一个忍众之死反复念及,口气缅怀,是非常不合理的事,容易引人联想。

义银迅速调整心态,淡然道。

“伊贺众是我起家之本,当年你们随我出战大和,才有了斯波家复兴再起。特别是藤林家,是第一家站出来支持我伊贺众。

我斯波义银从不亏待功臣,这份情义我一直记得。

不管藤林杏做下何等恶事,看在当初的功绩,我都会给她一次辩驳的机会。只要是情有可原,我也不会无情无义,不念旧情。

可惜,她已经死了。”

义银一番说辞,很符合他一贯的义理形象,瞬间打消了两人心中疑虑。

百地三太夫默默点头,原来主君是这个意思。主君仁厚,如果只是从犯,可能会留条性命。

而藤林椋却是眼中发光,她忽然发现,自家的处境没有想象中那么窘迫。

她差点忘了,主君做事一向厚道,如今又亲口承认记得藤林家的首义景从之功。

他对藤林杏之死都心怀感伤,怎么会对中同组的过失死抓不放呢?藤林家有救了!

藤林椋心念一转,决定一定要抓住这个机会,她伏地叩首说道。

“主君仁义,藤林椋感激涕零。

您离开京都之时,特意将中同组留在近幾,我们姐妹却没有办好差事。

藤林杏死有余辜,我也是罪有应得,恳请主君惩戒。”

百地三太夫眼中精光一闪,藤林椋好快的反应。听出主君语气中的宽恕之意,立即认罪伏法,这是想利用主君此时伤感,冒险闯关。

置于死地而后生,既然中同组的罪行无可辩驳,那只能利用主君的念旧,为藤林家争取一线生机。

明白主君并无深挖藤林杏之死的缘由,百地三太夫安下心来。此时,她满脑子都是不能便宜了藤林椋。

因为藤林杏之死,她刻意陷害藤林椋,想把她也拖下水。双方势如水火,再无回旋余地。

如果今天让藤林椋平安过了关,新仇旧恨放在心头,以后的日子可不好过。

只有千日做贼,哪有千日防贼。百地三太夫不想留着这个隐患,哪天一时不慎,腰眼上就得挨上一刀。

她眼珠子一转,跟着伏地叩首,说道。

“主君,此事也不能全怪藤林椋。

据我所知,中同组被明智大人分为两部。其一是跟随藤林杏负责京都,其二是跟随藤林椋负责近幾各地。

藤林椋奔波各地,不知京都变局,被藤林杏给蒙蔽了。

她毕竟年轻,经验不足,没有从蛛丝马迹中看出藤林杏的问题。这是无心之失。

中同组的任务太要紧,压在年轻人身上确实有些过重,她历练不足,担任首领难免会有疏漏之处。”

藤林椋目光一凝。

百地三太夫看似在为她求情,其实处处在说,她的能力不足以承担忍众首领之职。

主君仁慈,不会要了自己性命。可如果他被百地三太夫的言辞说动,剥夺了藤林椋的职权,那可如何是好?

藤林家是北伊贺二千石的地头武家,但除了中同组,在斯波家再无任何权势。

尼子胜久与明智光秀一直防着旧伊贺众死灰复燃,不会给她上位的机会。

百地三太夫虽然只有一千石知行,却手握军同组大权,是拥有实权的忍众首领。

她有权力有意愿拔除隐患,失去中同组的藤林家就是无权无势的普通地头,只怕会死得不明不白。

喜欢不一样的日本战国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