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公主 穿成大佬们行走的解药TXT下载

  • A+
所属分类:花胶

“蜀丞相?”

白泽狐疑着回答了一句,却发现前面的陶匠在说这句话的时候,视线只是落在了论文上,就仿佛相当不熟悉这样的名号,必须要看着文字才能念出来。

“不,不是蜀丞相,是汉丞相。”

卫渊语气顿了顿,视线从论文上移开。

那对神州人来说无法忽略无比熟悉的名号,他却必须要看着文字的引导才可以念出来,陌生的仿佛念一个庙宇里的神像,但是那个神像又曾经是鲜活真实的阿亮,二者碰撞在一起,他一时间竟然说不出话。

白泽疑惑道:“你为什么问这个?”

“他和其他人不同吗?”

卫渊沉默了好一会儿,轻声道:

“违逆天命,知其不可为而为之,真灵溃散。”

??!

“啥玩意儿?!”

白泽嘶呼地抽了口冷气,一脸蛋疼道:“真灵溃散?这什么鬼?!”

“真灵都没了?!”

“这是什么人?疯子吗?还是说偏执狂?!”

“确实是疯狂的人啊……与天争命的大梦,真灵溃散,真的不行了吗?”卫渊自嘲,道:“是啊,我本来也知道的,只是不愿面对这个答案,看来是我自己还心存幻……”

“谁说不行了?”

“嗯??!”

卫渊的声音戛然而止。

猛地抬头。

盯着死鱼眼和大眼袋的颓废社畜白泽疑惑道:

“不是,我还没有开口呢。”

“你这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在这儿生离死别惆怅难受个什么?”

“也就真灵散了啊,额不对,真灵散掉确实是很难,但是你理智点想一想啊。”白泽沉思:“一家蛋糕店里面会在货架上卖完全不能吃的东西吗?世界上最好的药店里面会把空瓶子和其他救命神药放在一起吗?”

“神州最高规格的蘑菇弹序列里面还会放一个哑弹吗?又不是隔壁。”

“很显然,只要开店的人脑子没有什么问题,蛋糕店货架上不会放一个空模型占位置还标着最高的价钱,和灵丹妙药放在一起的也是灵丹妙药,放在最高规格蘑菇弹序列里的只可能是更猛的那种。”

“而这就得是另一个问题了。”

“能够看穿千年大劫,留下武庙计划的是傻子和瞎子吗?”

白泽摸了摸下巴:“我觉得吧。”

“这个就和神州250颗蘑菇弹一样。”

“谁信谁是二百五。”

“所以按照这个逻辑推断,那个什么什么诸葛武侯,基本也是有九成八的概率能醒的,剩下那两分概率,还是他是个倔骨头,自己不愿意再看看这个时代的人间和蜀地。”

“他很倔吗?”

“不……他很皮。”

白泽点头,而后注意到陶匠感激震动的神色,注意到后者眼眶似乎微微泛红,沉默了下,后退半步,郑重道:“额……卫渊,我得说一句,你刚刚第一次看的那个什么论文,白发什么的,轩辕后裔特攻什么的,只是我自己的一个构思。”

“世界上虽然就只有我一头白泽,但是我已经是纯爷们了。”

“没法再转女身化了,你,你冷静点。”

“再说,你已经有珏了,我们,我们不可能在一起的,嘤嘤嘤。”

社畜白泽双手抱胸作羞涩状兼以毫无起伏波动的棒读方式说道。

卫渊:“…………”

艹!

某种意义上,精通人性的白泽。

教你三句话让对方的感激之情彻底跳楼烟消云散。

卫渊嘴角抽了抽,只想要拉过白泽来暴揍一顿,刚刚的感谢之情当场嗝儿屁消失不见,白泽顶着一双死鱼眼,喝了口茶,道:

“其实除去了归墟这个鬼地方,魂魄是无法立刻湮灭的,哪怕是最狠的招式和法门,也只能做到魂飞魄散,然后任由天地磨盘和岁月把魂魄给碾碎掉,碾碎之后又重新流转入人间,十月怀胎肉身和魂魄同步塑形。”

“那些英雄们的意志坚定,所以不怕磨碎,就可以转世。”

“既然有魂飞魄散,那么也就是说只要努努力,把飞走的三魂拉回来,散掉的七魄凑在一块儿,靠着比如说女娲当年的设备再重新拼一拼,或者说直接用你的养魂木,扒下树皮处理成绳索捆起来,也能凑合使一使。”

“唯一头痛的是,如果这三魂七魄都混入天地人海不断转世去了,或者说被天地磨盘给磨碎掉,就再也没有办法了,但是既然有武庙,我倒是觉得,他的真灵应该是给谁搜集起来。”

“或者说,至少是保证了不会被天地磨损。”

白泽逻辑严谨。

废物。

但是,全知。

而后,他愉快地开始甩锅道:

“不过找回真灵是个麻烦事,这事儿就交给卫渊你了。”

卫渊:“…………”

事实上,卫渊如果能找得到,卫渊也愿意去找,可是现在这情况,想要把阿亮的三魂七魄拉回来就和大海捞针一样,甚至于比那更难,完全无法做到,他总不能见到一个人就查查看对方三魂七魄,有没有阿亮的踪迹,或者跑各个地方找找看阿亮某个生魂是不是掉沟子里了?

天底下唯一有可能做到这一点的,只有眼前的社畜。

白泽沉默。

卫渊沉默,微笑。

白泽抖了抖。

保持盘坐端茶的姿势。

屁股往后开始无声挪动。

尝试远离即将出现的地狱级别加班。

直到被卫渊一只手按住,卫馆主语气和煦,面容温暖的靠近:

“这,白泽啊,我和你说个事儿呗?”

“大可不必!”

“多谢!”

“告辞!”

白泽一键三连,转身想跑。

直接被卫渊单手扣住肩膀,卫某人的声音幽幽地在他耳边响起:

“那可是武侯哦……”

“文武双全,同时凌驾于武庙和文庙,道法也开宗立派,方术有武侯奇门,千古无二的全才哦,除了自己武力值比较差之外没什么毛病,只要你让阿亮复活,那我保证你能直接做他的第一挂件,这个我不跟你抢。”

声音仿佛恶魔低语,充满了诱惑。

可恶!

居然用这个来诱惑我!

白泽脸上浮现出了巨大的挣扎。

可是想一想那巨大无比的工作量就想要溜,但是卫渊右手直接使用道门神通,由张道陵所创的降龙伏虎,降服的可是龙虎之势,白泽虽然属于神话生物,但是没谁说神话生物就和能打划等号的。

另外一方面。

神话生物又怎么样?

后面那家伙是直接把神话生物做菜的啊。

天克!

最终在一系列拉扯,反拉扯,反制,外加涂山氏秘传连炸之后。

白泽勉强同意了卫渊的要求。

附带有让诸葛武侯,始皇帝,武安君都成为白泽大腿的基本定义。

坦白讲,让白泽自己去加班这不要想,根本不可能!

但是如果说让白泽去把大腿整出来,顺便还能提前刷满好感度,这事儿白泽就很乐意了,就像是给玩家发布了一个附带奖励的任务,卫渊的声音顿了顿,询问道:“不过,是不是又需要女娲造人之土?”

“女娲土?不需要啊。”

白泽顶着死鱼眼,道:“像是始皇帝复苏的话,需要女娲造人之黏土,因为他属于高端战力,可是你仔细想想看,武庙,至少武庙十哲那几个,其实武力值都一般啊,说一般可能都太过了。”

“你说韩信能打还是霸王能打,我说霸王一只手能打他十个。”

“打完了都不带喘气的。”

“诸葛要是和张飞近身战斗那基本找死。”

“武安君其实也绝不是秦国第一战将,但是却是第一名将。”

“他们的最大价值其实是在脑子。”

白泽指了指自己的头:“单打独斗,韩信会被霸王爆锤。”

“八百对八百,韩信也会被爆锤。”

“因为霸王的兵形势实在是不讲道理,本身也属于一辈子就输过一次的绝代名将,你不能觉得他能打就不会带兵了,那破釜沉舟的战役可是他真正杀出来的,这样的兵形势名将,在战场上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公主 穿成大佬们行走的解药TXT下载

具备有无双的个人魅力。”

“但是八千对八千,估计韩信就算是输了,也能全身而退。”

“八万对八万,那么霸王就会输多赢少。”

“八十万对八十万,韩信能把霸王爆锤掉,百战百胜。”

“但是霸王如果心境不失,也大概率能凿穿出去。”

“百万对百万,我怀疑韩信能把霸王打出一百零八种姿势都不带重样的……额?卫渊你录音做什么?”

卫渊面不改色把录音笔收起来,笑眯眯道:

“啊,没事,你继续说。”

白泽狐疑,道:“也就是说,这帮人的战斗力基本可以扔掉,需要的是他们的脑子和眼力,这就是十哲,所以不需要女娲土那种足以负荷尖端战力的材料,事实上太过于浪费了,他们根本无法发挥出女娲土的效果。”

“所以把这些家伙复苏的话,倒是没那么难。”

“至于武安君那样,是因为煞气太猛烈,靠着煞气就能够凝聚成肉体了,其他名将倒是做不到这一点,那属于是特殊款式的。”

白泽侃侃而谈,而后遗憾道:“就是可惜,兵形势的战将就难以复苏了,因为他们是真的能够把握住战场上的战机,而且个人勇武堪称无双。”

“神州知名度最高的也就是项王,另外就是因为三国题材而被人所知的吕奉先,虽然他们两个严格意义上都属于诸侯,而不是武将了,当然,张辽也在,八百破十万,小儿止啼这个成语的原典,这妥了是兵形势一脉的。”

“我甚至于怀疑,当年的并州狼骑三大统帅,吕布,张辽,高顺。”

“全都是兵形势。”

“打架不需要脑子,直接莽就对了,坦白讲凑够了三名一流的兵形势猛将,那确实不需要脑子了,飞龙骑脸一波儿流,对面基本无了,要是对面无不了,那就自己无了。”

卫渊若有所思:“你的意思是,这个计划第一步缺乏兵形势猛将?”

白泽点了点头,就像是咸鱼在挑选自己的大腿一样有兴致,啧啧道:

“所以我建议,基本先弄出一个张辽来。”

“张辽确实是兵形势名将,而且人很好,主要是人很好,当时不是他本身完成战略目标要撤退,结果后面的弃子大喊一声‘将军弃我等乎?’他就直接返身过来杀穿了吗?”

“反倒是孙权倒是一个人溜了,第一次把大军扔下跑山顶上去了。”

“第二次跳过断桥跑路。”

“结果大将陈武掩护他战死了,孙权还把陈武的妻妾给殉葬了,殉葬之后赐了陈家两百名客卿,我说这陈家以后是姓陈还是姓孙都两说了,这人帝王心术没得说,人品就离谱。”

“其实七十二将里面,兵形势最强的就是他,但是他却不能算是整个神州古代兵形势最强的……当然,作为大腿是最合格的了。”白泽美滋滋的想着,为什么选择张辽,那当然是自己遇到危险大喊一声。

大腿,啊不,将军弃我乎?!

然后这名将就会杀回来救自己。

还有比这更有安全感的吗?!

大腿强大不是最重要的。

最重要的是这个大腿愿意冒险救自己啊!

卫渊手机震动了下,打开之后,看到是项鸿羽的回答。

“练会了,要比试下吗?”

卫渊嘴角勾了勾,回答了一个表情包。

看向前面的白

走一步撞一下 湿透公主 穿成大佬们行走的解药TXT下载

泽,想了想,道:“我倒是知道有一名兵形势的名将。”

“要不要一起来看看?”

“比张辽还强吗?”

“严格意义上来说,是。”

千古无二的那种。

毫无争议的兵形势第一人。

白泽狐疑,他虽然全知,但是全知知道的是万物之情,而不是知道别人脑子里想着什么,他总不能打开对面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吧?不过既然有大腿抱,白泽当然是来者不拒。

有多少,来多少!

请不要怜惜我.JPG

卫渊把录音笔揣兜里,从窗户上看到珏在看书,嘴角浮现微笑,想了想,拿了一张纸,写好文字,而后放到了对面花店前面的小篮子里,而后带着白泽离开。

白泽离开的时候,回头下意识看了一眼,看到老街新多了一家店。

里面走出一位双目大而柔和,五官明艳大气的少女。

没见过啊。

他下意识打算开启全知全能瞄一眼那是谁。

可是还没开启,动作凝滞,一种强烈的威胁感浮现在心头。

额头冷汗瀑布般流下。

倒是不是那个少女带来的。

说实话那少女很弱。

而是一种强烈的预感,就好像自己看了这个少女的身份,以自己的性格,百分百会搞出来什么事情,而那个事情一定会让自己很倒霉,白泽沉思,啪叽一下拍在眼睛上,把自己的权能硬生生按回去。

不看不看。

稳健第一。

好奇的猫死的早,苟住就是胜利。

白泽回过头,和卫渊一人扫了一辆共享单车。

而新开了店的少女阿照视线扫过那边的两个背影,也没有多想,只是伸了个懒腰,看着这明亮干净的老街,嘴角浮现轻松的微笑。

………………

花店里面,珏眼前,那些钦原,白素贞,以及卫渊进入花店都曾经见到过的,与西王母相关的线索放在了一起,而现在,自复苏后一直努力到了现在,珏靠着自己在昆仑的位格,终于找到了西王母的一丝丝线索。

哪怕只是很久之前的线索,但是这也代表着西王母至少安好。

让珏松了一大口气。

“终于找到你了……”

少女低语。

在安心之后,忍不住想着,那线索里面会有什么?

是西王母娘娘的痕迹,还是留下的文书,或者说线索?

你这些时间过得怎么样呢?还安好吗?

那是如同母亲的存在,一朝得知了线索,珏一刻都不想要多等,没有谁能在发现失踪许久的亲人之后仍旧忍耐着不去寻找,她想要得到进一步的线索。

起身出去,打开门看到卫渊留下的字条。

“今天我有事外出,回来的话,一起吃饭吗?”

“要不要大家一起吃火锅?”

少女用安静的笔触回答。

把这一张纸笺重新放到了博物馆。

而后把花店关好,在叮啷声里,脚步轻快。

像是寻常一日地离开了老街。

博物馆里面的信笺多出回答。

‘我也有事情外出一次。’

‘等到回来以后……’

‘这一次我来做饭吧?’

仿佛寻常。

PS:今日第一更…………缓冲章

权与甘宁蹴马趋津。

权大惊,众不知所为,走登高冢——《三国志》

权命以其爱妾殉葬,复客二百家——《江表志》

喜欢镇妖博物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