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对着镜子把腿张开自慰的小说

  • A+
所属分类:花胶

一辆汽车慢悠悠地往前开。

汽车的后座上是憋着一口气的少女珏。

而开车的,那是身高虽然只有一米七几,但是气势渊渟岳峙,仿若一代宗师的男子,正是泰器山神,泰和器这两个字单独拎出来就有一种沉浑感,凑在一起,那几乎一股稳健的感觉扑面而来。

泰山巍峨,君子不器。

脚步愉快打算独自寻找西王母的珏一出门就被堵了。

在经历了昨天晚上的惊吓,意识到自家大小姐有可能被那个蔫坏蔫坏的小子拐走夜不归宿之后,众多山神们连夜爬起来网上会议,一阵热血激扬的愤怒,连石头都要被怒火融化成岩浆了。

最终为了以防万一。

决定直接把最为沉稳的泰器山神打发回去当守门员保镖。

连夜狂奔三千五百里抵达目的地。

作为昆仑山海一系,西山界的顶尖武神。

放到其他神代都可以和那些强大神力的神灵对打一次。

泰器山神本身可以跨越人间和昆仑各界的空间壁障,真的暴走时期,普攻直接扛山而行,以至少超音速或者数倍超音速的速度将一座五千米的山直接砸下去的物理核爆流攻击模板,然后拎起来反手再砸。

防御?

你先来凿穿附带固化神力属性的五千米岩石壁障再说话。

知识?

神通?

什么花里胡哨的?

不需要,他只需要速度和力量,以及那个简单而直接的动能公式。

在阅读初中物理,明白了动能公式之后,山神们清晰了自己的招式体系。

速度和力量等于破坏力,懂了。

而作为神州山神。

让山变大变重是基本操作。

理论上只要我们扛着山飞得足够高,然后靠着离心力旋转加速,给出一个足够大的初始速度,再加上重力加速度,我们的山砸下去基本就相当于超级强化版本的陨石爆破。

而正好,我们山神数量足够多。

格局一下打开,对啊,谁说山神不能扛着山起飞再砸下去的?

比起其他神代体系基本没有存在感的山神们,山海里真正能打的山神,虽然难以抵达巅峰战力,甚至于最强的武神都难以在一流战力里面拍得上前面,但是至少是属于昆仑神系的中坚和高端战力。

说实话这帮山神完全就是被迫逼着内卷。

毕竟他们既不想被撑天之神重给扛着当兵器。

又不想要被亲近人族的夸娥氏这些家伙扛着搬家。

更不想要被饕餮和相柳这些本体大得离谱的家伙当零嘴啃了。

周围全尼玛离谱的怪物级别,不想死就跟着提升自己的实力。

在这片土地上,山神的日子都不好过啊。

当然,第一武神其实是最不靠谱的钱来山神。

其实那家伙本身位格和老山主一样,都是山主级。

远远看着似乎要亮红灯,泰器山神提前就踩下刹车慢慢降速。

从后视镜里面看到隐隐有点气呼呼模样的珏。

泰器山神相当于自家人,所以珏不用维持着太多的雍容气度。

“冕下,您生气了?”泰器山神沉思之后,询问道。

“没有。”

怀里抱着汽车后座枕头的珏用力回答。

泰器山神收回目光,想了想,没有说出那句‘至少成婚前,你们两个不能单独出去过夜,也不能单独出去太久’,这句话是崇吾山主昨天晚上气急了说的。

这一段时间谁也能感觉到人间隐隐的压抑,作为神灵,基本都固化有类似于未卜先知,心血来潮一类的能力,人间有一句诗,黑云压城城欲摧,山雨欲来风满楼,如有大变局,那么自然会有提前的气机碰撞。

走又不甘心走。

大家都在神州到处溜达看看能不能找到还醒着

公么吃奶摸下面好舒服 对着镜子把腿张开自慰的小说

的神性。

或者说是先找一座山,纳入自身体系,让自己的实力恢复一部分。

并且演练好西山界陨石爆破流合击。

以应对即将到来的大劫第一部分。

山神离开了山,战斗力得暴跌。

而在自己的山脉领域,战斗力又会直线上升。

附带解锁拎起山来贴脸砸下去,直接贴脸核爆级别的攻击。

“我们要去哪儿?嗯?!!”

“嗯?!!!”

泰器山神问了一句,嗓音戛然而止。

“这,什么情况?”

他看到前面的宽敞道路上,围了一大堆人,路都被封了,远远地看过去,那边高大的路灯上挂了一排肥头大耳,面目精明的人,身上垂下来了一大堆的罪行证据。

这一幕简直太复古了,几乎是几百年前处理资本家的手段。

而那些证据详细到离谱,基本相当于是亲眼所见,逻辑严密,毫无一丝破绽。

无数人狂拍视频把这些东西上传网络。

泰器山神思绪凝滞。

“怎么了?”

珏用力抱了一下抱枕询问。

泰器山神收回视线,道:“不,没事,和我们没关系。”

“好像是有些人给吊路灯了。”

“不知道是哪个家伙做的……”

他语气迟疑了下,道:“不过没有杀戮,看起来是固守底线的那种,不需要管,不过这样一来,其实效果也达到了?离谱啊离谱。”

泰器山神拿出手机拍了一张颇为震撼的路灯图。

开车离开这里。

与此同时,一位身材匀称,面庞斧劈刀削,坚毅英武的青年。

推着一个快餐车离开了作案现场。

所谓,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卖盒饭了,十二块钱一盒,三素一荤套餐。”

一位身材颇小,短发英气活力满满的少女拿了一份盒饭之后,被这美味震慑住,这样的火候,几乎都能和那只该死的卧虎相媲美了啊,钦原震惊,看向前方坚毅英武的‘快餐车小哥’。

“我说,要不要合作?”

思想品德教育永远五十九分,渴望成为资本家的钦原震声道:

“我可以提供蜂蜜水。”

“我们一起,做大做强啊!”

……………………

在泰器山神的护送下,珏和祂一同抵达了线索所在的区域。

确实是有危险,有敌人。

以及阵法上的陷阱。

而珏现在恢复的实力程度,就足够应对这些了,但是泰器山神根本没有给她亲自出手的机会,直接平推,作为昆仑五藏山经之中,正经山神里面排名前十的武神,泰器的实力不容小觑。

这些陷阱之类的,一路平推。

直到最后,守护此地的妖灵被泰器山神直接禁锢于一座丘陵之中。

反手一握,纯粹的山岩暴起,大地凸起附带有神性气机的岩枪,将一切敌人刺穿,徐徐散去,昆仑之山多金玉,这些由泰器山神神力做化作的兵器,从锋锐程度上丝毫不逊于人类的神兵。

最深处,确实是有西王母的气息。

但是还有一件东西,那是一座石碑,被西王母留存下的阵法所笼罩镇压的石碑,天女皱眉,泰器山神语气和缓低沉:“……河图洛书?怎么是这种东西?”

“这是真的,还是假的?”天女询问。

泰器山神摇了摇头:“不知道。”

“只知道这东西无论真假都极为地……难以形容。”

“得知未来的可能性本身没有什么善恶的区别,但是在得知这个未来之后,所产生的影响,往往会让人遗憾,或者说,未来是坏的,想要改变,未来是好的,想要变得更好。”

“一旦动了欲念,本身便相当于入局了。”

“而能够遏制住扭转未来这一欲望的人,实在是太少。”

少女伸出手按在河图洛书上。

“或许,西王母娘娘给出的线索就在这里。”

“泰器,麻烦你帮我护法,察觉到不对的时候,立刻将我真灵唤醒。”

泰器山神缓声道:“是,领命。”

珏点了点头,河图洛书之上瞬间展现出了未来。

是什么呢?

是人间的未来,是昆仑的希望?

还是说西王母娘娘的踪迹呢?

作为昆仑之风,珏轻而易举,或者说比起其余生灵更深入地开启了河图洛书——河图洛书是具备有自身规则的,无论如何,祂必然彰显出此刻人间对应的未来。

西王母留下的阵法强行扭转了河图洛书,使得其能展露未来,而彻底剥离了存在恶意的可能性,也就是说,哪怕是假的,在这个情况下,你也得当真的用,西王母毕竟是西王母,其实力之强,绝非河图洛书所能比拟。

要么乖乖听话。

要么被打到听话,选哪一个?

而珏进一步强化了这样的效果,使得这效果更为精准。

就像是轩辕打完诸神之后,禹王拎着轩辕剑,背着曳影剑再度出现。

那时候心里的感情,就是传说中的心理阴影,完全可以求一求这心理面积有多大。

未来就此展开,只是这一次就不只是画面了。

而是仿佛将未来的人间全方位地在面前展开来。

珏如同一缕风一般踏入了这个时代的人间,转过头看到那显示屏上的时间,略有讶异,算算时期的话,和渊之前所说的未来灾劫时间能对应得上,似乎是灾劫之后,在卫渊曾经看到的未来里,遍地疮痍,失去了一切,唯独剩下烽火狼烟。

但是现在,人族的城市仍旧井然有序。

只是空中多出了新的展台,以及有御剑限速一百公里道路标识。

有禁制在人间城市使用调用灵力高于一百格的法术。

一切井然有序,科技和超凡并行发展而且完成了有机结合,赫然是一种相当美好的未来,珏心中松了口气,看来,未来是有机会跨越灾劫的,跨越大劫之后,而且人族存续,比之前那样痛苦的未来好太多了。

听到新闻里面说龙虎山最近有招新。

看到老道人张若素微笑着说着什么,而身旁的阿玄也还是年少的模样,只是旁边已经是执法长老的张浩早已经蓄须,气运悠长,道法显而易见极为玄奥,可知道岁月变迁。

那个只知道蹭饭的道士,已经得了上清三洞经箓,仅次于天师。

珏想着,下意识往回走,路边看到有狐族少女露出狐耳,穿着汉服在自拍,有附带有山海气息的人族愤怒地咒骂那该死的数学,然后不得不低下头去做作业。

现在网络热点是,是否应该给高中生减轻负担,天天要学习科学,还需要修行剑术和吐纳,另外最新科学研究是数学家突破了符箓的三十二个节点的规则,能够以十六节点画符,具备同样的破坏性,极大节省了前线的损耗。

那边还有巨大的钦原蜂蜜水的广告。

眼下似乎是人族和昆仑联手,和大荒对峙阶段。

山海生灵和人族开始大融合。

青丘狐族现世。

狐族少女成为各大影视常客。

人族大部分开始转向科研,而大量具备蛮力的生灵则是来到人间,承担起了需要力量的工作,双方平等互存,像是共生关系,认可平等共存五大原则,珏散步不知不觉回到了老街。

这里似乎还是原本的模样,岁月的流逝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她想要推开门,却发现自己无法干涉这里。

恰好有一个少女推门,脚步轻快走进博物馆。

“您好,欢迎光临。”

温和儒雅的声音,珏看过去的时候,看到坐在桌子后面的居然是水鬼,鬓角两缕白发,温雅俊朗,一双眸子安宁,仿佛藏着无数的故事,来的客人都惊住,面容羞红。

珏趁着机会走入博物馆的未来,环顾着周围藏品。

卫馆主终于似乎是摆脱了贫穷诅咒。

原本的木架子变成了更好的材质,有着防弹防符咒玻璃,那油漆都要在风吹日晒里面脱皮的柜子都换了新的,少女一点一点看过去,饶有兴趣,而后视线凝固。

画师推着他从柜子后面走出来。

不再轻松喜欢玩笑,不喜欢战斗的水鬼已经失去了双腿和右臂。

鬓角白发垂落。

在博物馆最大最大的柜子里面。

安静横放着一柄断裂的古剑。

剑柄上缠绕着黄色的布料,其上染血,烈烈如火,只是火焰熄灭如灰烬,黄巾不再舞动。

剑名长安。

“博物馆馆主呢?”客人好奇道。

“我就是啊。”

鬓角发白的水鬼沉默很久后,轻声笑着回答。

PS:今日第二更…………

我不发刀啊,捧茶,只是有些线得开一开,捧茶。

喜欢镇妖博物馆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