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纯肉高H文、羞羞漫画在线阅读免费读全集

公主纯肉高H文 第一章

“哥们,这边什么情况啊,怎么这么多人围观啊?”

被挡在外面的年轻人向自己旁边的人问到,刚才上了个洗手间,回来就看到了这边有大动静儿。

文学

大新闻啊,说是这家酒店玩个性,这团体赛准备交白卷,你没看这外面的展台到现在一道菜都还没有吗?”

旁边的男人把自己听到的“劲爆”信息告诉了年轻人,分享了自己看热闹的愉悦。

“我去,这么牛逼啊,怪不得我听说张会长和刘老都来了,这星辰大酒店是什么来头,太有个性了吧?”

年轻人这话引起了旁边男人的共鸣,点了点头之后附和道:“谁说不是呢?要不是得到的消息太晚,我这会儿都能进去看热闹了。”

“是啊,这已经里三层、外三层地围住了,想进去都难啊?”

年轻人感到很是有些遗憾,于是只好退到外面,拍了一张照片,将星辰大酒店的展牌清晰地给拍了下来。

然后在朋友圈发了出去,并且配上了一个自认为很吸引眼球的内容:“团体赛交白卷,星辰大酒店玩个性,想要出名得趁早。”

才刚刚发出去两三分钟,马上就得到了餐饮界朋友的点赞和回复,让年轻人很是得意。

这样的朋友圈不是个例,随着大量的关注和转发,星辰大酒店在餐饮圈子里一下就“燃”了起来。

“经理,不好了,刚才我朋友都打电话来问我了,说我们是不是在比赛上捣乱了,现在网上已经有很多帖子在黑我们了。”

赵琪琪和慕晴她们早就被挤出了人群,郭逵他们已经被媒体和人群包围在了里面,想要出来根本就不可能。

而且只有里面的媒体才知道真实的情况,外面的人以讹传讹,让整个场面开始有些失控了。

“有什么不好的,我觉得挺好的,他们既然要帮我们免费宣传,那就让他们去吧。”

慕晴一直在关注着场上的动态,网上的事态发酵也在随时查看着,随着事情的演变,慕晴反而没有一开始的担心了。

“可是、可是,他们是在污蔑我们啊,酒店的名声难道不要了吗?

要不要我联系一下郝名名,让她跟媒体沟通一下,咱们发一个声明什么的?”

赵琪琪从未碰到过这样的事情,作为酒店的一员,维护酒店的荣誉似乎是不容置疑的。

“人家没说错啊,我们到现在确实是连一道菜都没有做出来啊,这是实话。”

慕晴的话让赵琪琪有些呆滞了,这么不负责任的话是从自己经理嘴里说出来的吗?

“经理?你今天没发烧吧?”

赵琪琪忽然怀疑自家经理会不会是感冒了,于是还伸手去摸一下慕晴的额头来加强自己的判断。

“想什么呢?难得今天有全国这么多家酒店帮我们宣传,这来一趟京城也不容易,出出名也是挺好的。”

慕晴想到的是如何扩大星辰的影响力,反正一会儿楚云风来了之后,“真相”自然大白于天下。

这会儿能够让全国这么多家酒店的人都知道星辰大酒店,这似乎并没什么不好的啊?

而且如果最后星辰能够夺冠的话,那么更能够加深星辰在全国餐饮行业人中的印象,这是花费多少钱和精力都买不来的。

好事儿啊……

“经理,这是污名啊?咱们想出名也不至于这样吧,想要炒作……”

赵琪琪说到“炒作”二字的时候,忽然一下就反应了过来,马上给了自己额头来了一下。

“我明白了,我怎么这么笨呢?”

“你难道今天才知道吗?”

慕晴笑着拍了拍小助理的肩膀,然后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时间,嘴角露出了一个月牙儿般的笑容。

再有10分钟左右,楚云风差不多快到了。

前来参加全国大赛的酒店那都是经过了激烈的比拼才筛选出来的,在当地都是有着一些影响力的。

而酒店的服务员、厨师以及行政人员,朋友圈中跟当地的餐饮企业都有着很深的交流和合作。

这些信息发出去了之后,很快就引起了大家的兴趣,纷纷上网查询这星辰大酒店究竟是什么来头。

前几天火爆的事件自然被大家给翻了出来,跟星辰有最大关系的事情就是凉菜大师这件事儿。

这件事儿可是引发了楚云风和山田正一的大战,现场可是流传出了很多的视频,一下就让大家心里嘀咕了起来。

“我去,这家酒店挺牛的啊,独自一家跟枫桥集团对战,经理似乎还是个女的,看起来是个猛人啊!”

“太TMD的强悍了吧?五星级酒店去做小吃,而且生生地把局面给扳回来了,牛逼克斯拉啊!”

“这尼玛朋友圈的人是疯了吗?这么牛逼的酒店怎么会这么没有人设,现场的人会不会是眼瞎了啊?”

“你妹啊,这现场的人是在造谣吧,这家酒店简直就是不死小强,谁怼谁死啊,也不怕一会儿打脸吗?”

在大家逐渐了解了星辰大酒店之后,慢慢地大家开始关注到了那道极其精美,而且富有艺术价值的菜式。

九色攒盒!

于是大家的回复里面开始出现了这道菜式,然后有人就开始抨击了起来。

“大哥,别传谣啊,人家搞不好是在做九色攒盒这道菜啊,你不知道做这道菜是需要很多准备的吗?”

“挤进去帮哥们看一眼,是不是在做这道菜啊,这道菜很有复古和时尚的感觉啊。”

“里面的人能不能拍张照片出来啊,光是拍围住的照片什么都看不到。”

……

随着大家了解到的信息越来越多,朋友圈的回复开始转变了风格,剧情一下就发生了变化。

刚才发了朋友圈的人,忽然意识到了自己似乎犯了个很大的错误,本来都已经转身回到了自家的展台。

但是现在情况的改变,让他们更是对星辰即将要推出的菜式感到好奇,难道真的是做那道九色攒盒吗?

那道菜看上去确实是非常的精美,赶紧去一睹为快啊。

于是,星辰大酒店的展台外面的人越聚越多了……

由此,也造成了一个很怪异的现象,那就是在里面的人还不知道星辰究竟是做什么菜,而外面的人进不去,以为里面的人已经看到了。

今天现场采访的媒体,几乎都是京城的本地,对于星辰大酒店似乎有点儿印象,好像就在这两天听到过啊。

网上似乎有什么重要的新闻提到过这家酒店,但是再一想的时候,好像又不太记得了。

公主纯肉高H文 第二章

苏振方老爷子没有否认苏婷婷和苏子恒的话。

反而点头表示赞同:“是的,晴晴你要明白,你不是你国娟姑姑,所以瑶瑶丫头的事情,你这个做姐姐的不宜干涉太多!”

苏昀晴这回彻底听明白了。

苏家召开此次会议,是苏振方爷爷单方面知会她和叶辰一声。

所以,她没有再反驳了。

反驳也没用,纯属浪费口舌。

视频会议结束。

苏昀晴气呼呼挂断电话。

坐在窗边的沙发上,生着闷气。

叶辰见状。

也坐了过去。

苏昀晴没好气白了一眼叶辰,随后坐到了另一侧去。

用略带质问的口吻道:“刚才你哑巴了,都不在视频里帮我说话?难道我真的做错了吗?为什么所有人都觉得我做错了?”

“你没错,错的是谭家,太会装了。”叶辰解释。

苏昀晴冷哼:“那你刚才怎么不解释,这会儿对着我说,有什么用?”

“如果我刚才跟苏家那边解释,你觉得会用吗?”

苏昀晴皱眉:“没用。”

“那不就得了。”

苏昀晴弩嘴:“那你也应该帮我说话啊!”

叶辰表示自己认栽:“好好好,这回是我错了!下次

文学

改!”

苏昀晴撇过头去看向窗外:“虚伪!”

叶辰:“……”

静默。

叶辰陪苏昀晴静默坐着。

好半晌。

叶辰忍不住开口:“破坏婚礼,让谭家破产吧!”

“什么?”苏昀晴惊讶。

叶辰解释:“如今,我手里已经掌握了谭家大量犯罪证据,只要找到一个合适机会在公众面前暴露出来,谭家必亡!”

苏昀晴再次表示惊讶:“真的?可是叶辰,这可不是小天写的什么商战小说,你确定能成么?”

叶辰笃定点头。

苏昀晴同样点头。

觉得可行的同时,又想到了另一件事情。

“可是这样一来,婷婷和孙家的婚事,也被破坏了吧!”

叶辰不以为意:“没事儿,苏婷婷不是已经和那个叫孙明的扯了结婚证!大不了最后补偿她一下!”

“好!我愿意跟着你赌这一把!”

苏昀晴眼神坚定道:“成功了皆大欢喜,要是失败了,我也陪着你过苦日子!”

“那老婆,你看今晚要不要搬来主卧啊?”叶辰趁机询问。

闻言,苏昀晴耳根一红。

冷哼:“你初恋女友的事情,我还没跟你算账!要不是如今瑶瑶的事情十万火急,哼!”

说完,苏昀晴就起身离开了。

叶辰望着自家老婆窈窕的背景,渐行渐远。

陷入深深的沉思中。

……

孙家和谭家同时间、同地点迎娶苏家两女的事情。

经媒体宣传。

在沈市炸响开来!

街头巷尾,均津津乐道此事。

包括一线家族的何家,也收到了来自苏家的请柬。

作为何家上门女婿的苏子凯,得知这个消息,心里很不是滋味儿。

该怎么形容呢?

就是原本他以为他才是苏家年轻一辈中混得最风生水起的一个,毕竟他凭借自己的外在条件,给沈市一线家族何家做了上门女婿。

说起来,他也算是一线家族的贵族子弟了!

然而现在,这特么是怎么回事儿,苏婷婷那种货色也能嫁给孙家孙明去做少奶奶?还有谷思瑶居然要嫁给谭家独子谭云阳!

唉,到时候都是一线家族的人了,他还有啥可以吹嘘的资本?

没有了!

都特么没有了!

公主纯肉高H文 第三章

本来以为一切都在掌握中,结果收网之后一切全出乎意料。

朱贵文在南江分局治安大队副大队长王承开的催促下,赶紧下楼钻进车里拨通了领导的电话。

“……本来以为林丽红是主犯,没想到他们有所保留,原来我们一直以为只是涉嫌卖淫的那个李晓红才是主犯。她也不叫李晓红,她的真名叫杨朝梅,是个在监外执行期间潜逃的逃犯!”

朱贵文抬头看了一眼站在车外的王承开,接着道:“他们是带着手续来的,杨朝梅也确实涉嫌贩毒,但打着足疗的幌子组织卖淫的张素芳不一样,从他们的审讯情况上看,只是涉嫌容留他人吸毒,他们现在也要抓。”

支队领导岂能听不出他的言外之意,在电话里说:“张素芳不能交给他们,南江分局一样有管辖权,南江分局抓更有利于案件侦办。”

“王大也是这个意思,可听口气他们想把张素芳带走,他们都准备订回去的车票了!”

“嫌疑人不是他们想带就能带走的,票订了一样可以退。先说重点,毒品来源有没有查清楚?”

差点忘了汇报正事,朱贵文连忙道:“那个女逃犯交代,她是以八十元每克的价格,从一个叫树哥的人那儿买的。QQ联系,QQ转账,上家埋地雷,让她自己去取,人货分离,上家很狡猾。”

“八十元每克……”

“卖的不贵,郭支,我认为卖货给她的上家,应该是条大鱼!”

郭支沉默了片刻,淡淡地问:“他们有没有说怎么抓上家?”

朱贵文低声道:“没有,他们这会儿在楼上审嫌疑人。”

“你在什么地方?”

“我在楼下,他们来那么多人,当着他们面打电话不方便。”

“赶紧上去,听听他们怎么审的,看看他们打算怎么抓上家。记得跟他们说清楚,开足疗店的那个嫌疑人要是被他们带走,组织卖淫的犯罪行为南江分局就没法儿查了。”

“是,我这就上去。”

……

通过视频看了一个多小时审讯,情况基本上搞清楚了。

杨朝梅意外流产之后担心被收监,畏罪潜逃到山城,见张素芳的足疗店招技师,就化名李晓红在足疗店干。

张素芳明知她没身份证,甚至知道她吸毒,但为了组织卖淫竟收留了她,并让她跟扎马尾辫的女子冯莹一起住。

林丽红是在毒瘾犯了,像没头苍蝇到处打听哪儿能买到毒品时遇上杨朝梅的。

杨朝梅考虑到没有身份证,如果冯莹那儿没法儿住了,还可以去跟林丽红住,不但卖毒品给林丽红,而且把林丽红介绍给张素芳,一起在张素芳的足疗店里打工,并在张素芳组织下卖淫。

她现在用的手机号和银行卡,都是在张素芳的张罗下让冯莹去帮着办的。

为筹集毒资,她通过网络贩卖了十六次毒品,加起来超过三百克,甚至手把手教林丽红用小面调料藏毒,通过快递发货进行贩卖。

总之,相比不吸毒的冯莹,她更信任林丽红,把林丽红当成了身份暴露之后的退路,结果反倒随着林丽红的暴露而暴露了。

成功抓获两个毒贩,缴获K粉近两百克,掌握了二十四个客户,更高层级的“树哥”已浮出水面,战果可谓辉煌,但韩昕和杨千里最担心的事也随之摆在面前。

汪宗义让林丽红给老家的亲人打了四个电话,其中三个一听到她的声音就挂,最后一个虽然没挂,但表示在外地打工,自己都顾不过来,更别说帮她抚养孩子。

“黄大,现在怎么办?”杨千里低声问。

2.12案缴获多,战果大,甚至被列为省厅毒品目标案件,但相比之下刚收网的这起才是真正的毒案!

黄大不假思索地说:“连孩子一起带回来,还有那个杨朝梅,不移交了。肖支马上就到,谌局也会过来,等会儿一起汇报。”

“请肖支帮我们跟对方协调,把案卷调过来,由我们移诉?”

“她现在又没身孕,也不在哺乳期,有什么好担心的。”

“杨朝梅这次逃不了,但林丽红的孩子怎么办,带回来谁照应?”张宇航提醒道。

黄大摸摸嘴角,转身看着总想挑战刑警大队的杨千里:“老杨,你们所里女警多,女辅警更多,女同志细心,先帮着照应几天问题应该不大。”

“黄大,这是我们两家联合侦办的案子,你不能把棘手的问题全推给我们!”

“这不是推,这是没办法,我们大队如果有那么多女同志,我才不会跟你开这个口。”

“你们大队女同志也不少,算上蓝豆豆和技术中队的许文静,有四五个呢!”

“蓝豆豆和许文静有时间带孩子吗?”

“黄大,你这话我不爱听,说的好像我们所里的女同志整天闲着似的!”

别人怕黄大,杨千里可不怕,点上支烟,接着道:“要么不带回来,要带回来就轮流照应,你们三天我们三天轮着来,直到林丽红的亲属愿意抚养孩子,或者想到别的安置办法。”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