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 老板1个月玩我3次

  • A+
所属分类:花胶

陈九坐了下来,紧接着丫鬟便送上了茶水。

费老爷字廉明,祖上老辈算是个不大不小的官,便给他取了“廉明”二字,不曾想没曾走上官途,反而是在生意上顺风顺水,这才有了这偌大的费家。

费老爷开口道:“我儿清平不太懂事,胡闹之下去赌了石,好在是得先生提点,这才没让费家没失了脸面,上了岁数又喝不得酒,便以茶代酒,敬先生一杯吧。”

“费老爷请。”陈九举起茶杯,与之遥遥一碰。

清茶入口,方才的酒气也解了不少。

费夫人面色祥和,说道:“先生帮了我费府的大忙,自然是要感谢的。”

陈九说道:“其实此事倒也是巧,陈某与费小公子只是萍水相逢,事后的一切也是有缘由的。”

费老爷与费夫人对视一眼。

费老爷回过神来,说道:“先生莫非另有所图?”

费夫人眉头一皱,看向了费老爷。

费老爷感受到夫人的目光,立马闭上了嘴,不再开口。

费夫人回头看向陈九,面容也变的和善了起来,说道:“老爷他向来都是这般口无遮拦,先生也不要往心里去。”

“无碍的。”陈九说道。

费夫人和煦道:“陈先生便说说,是何缘由吧。”

陈九抿了一口茶水,说道:“此事于贵府大公子有些关联。”

费老爷闻言一怔,惊坐而起道:“正儿!”

费夫人亦是愣了一下,但却没有费老爷这般失了分寸,不过脸上的激动却是藏不住的。

费夫人提醒道:“老爷,不要失了分寸。”

费老爷闻言冷静了下来,坐了下来。

可他内心却焦急的很,有好多话想问。

这时,费夫人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先生可是见过我家正儿?”

陈九说道:“陈某游历四方,前些日子在长武国边域的小城里遇到了贵府大公子,后来费大公子知晓陈某是要回大乾,便托我带一封家书。”

说着,陈九从怀中摸出了一封信件。

费夫人身后的丫鬟走了过来,接过陈九手中的信件,拆开看了起来。

看着看着,费夫人却是红了双眼,忍不住捂住了嘴,泪水顺着她的脸颊流淌下来。

“正儿说什么了!正儿说什么了……”费老爷急不可耐,想要看看书信上的内容。

费夫人擦去眼角的泪水,将信件递给了费老爷,说道:“老爷你看吧。”

费老爷接过书信,眼角盯着那书信上的字迹就不曾挪开过:“是我正儿的字,是正儿!”

看着这费家夫妇二人喜极而泣,陈九淡定的喝了口茶水。

费夫人这时也调整了回来,看向陈九道:“正儿一切无恙,那老身也就安心了,不过,老身却是有些不解,既是这般,为何他不随先生一块回来,却非要在外面遭这份罪。”

陈九顿了一下,解释道:“费公子,大抵是还不想回来吧……”

先生的话音一转,说道:“不过这也是暂时的。”

“他反了天了!!”费老爷高声道。

费夫人一个眼神,费老爷又老实巴交的坐会了椅子上。

陈九说道:“人各有志,费公子有他自己的追求,这份少

么公的好大好深好爽想要 老板1个月玩我3次

年心志不曾随着年岁老去,亦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费夫人擦了擦眼角的泪水,看向了身旁的丫鬟,“小夏。”

丫鬟走上前来,恭敬道:“夫人有何吩咐?”

费夫人附在她的耳边,小夏听后答应了一声:“是,夫人。”

说完丫鬟便匆匆离去。

费夫人说道:“先生一路走来想来是累了吧,老身这便命人备下饭菜。”

陈九本想拒绝,可怀中糕点狐九却是抬起头望着先生,眼中满是渴望。

“呜嘤,呜嘤。”狐九叫唤着。

先生不馋,它可是馋的很,满脑子都是吃的。

陈九无奈,伸手敲了敲狐九的额头,说道:“那便劳烦夫人了。”

“不劳烦,先生可有忌口?”费夫人问道。

陈九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忌口。

费夫人抬起手来,看向身后的三个丫鬟,吩咐道:“你们三个吩咐下去,让后厨做些可口的菜肴来,不可怠慢了贵客。”

“是,夫人!”三个丫鬟齐声道。

费夫人看向陈九,说道:“先生与老身说说正儿吧,他如今在做什么?”

“他信中没有言明吗?”陈九问道。

“他若是肯写在信里,老身也就不过问了。”

陈九思索了一下,接着便与费夫人说起了费老板如今在长武所做的事。

……

却见先生被的费夫人吩咐下去的丫鬟小夏端着盘子走了上来。

盘子上用一块红布盖着,瞧不清里面是什么东西。

“去给先生吧。”费夫人道。

丫鬟走到了陈九身前停了下来。

陈九问道:“费夫人这是……”

费夫人说道:“先生帮了我费府这么大忙,这是谢礼。”

陈九说道:“费夫人,谢礼就不必了吧,陈某只是顺路罢了,帮费小公子也是事出有因,这……。”

“这得收……”费老爷一摆手,就要说话。

却被身旁的费夫人打断道:“先生帮了我费家,更是带回来正儿平安的消息,这礼,先生是一定要收下的。”

费老爷砸了咂嘴,也不再插话了。

费夫人和煦笑道:“先生便收下吧,也别让丫鬟这么拿着了。”

陈九见眼前的丫鬟双臂微微颤抖着,想来这东西也有些重量,许是端久了的缘故。

陈九无奈一叹,说道:“那…好吧。”

接过呈物件的盘子,陈九顺手放在了一旁的桌上。

小夏低头道:“多谢先生。”

陈九无奈一笑,这又有什么好谢的。

费老爷笑了一声,说道:“先生何不掀开布看看是何物件。”

费夫人眉头一挑,看了一眼费老爷。

“咳咳……”费老爷低头咳嗽两声,有些尴尬。

费夫人收回目光,转头看向陈九时又是一副和蔼的神色。

陈九伸出手来,掀开了那红布。

却见那盘中稳稳的放着一个‘葫芦’,在那中间还有一根红丝绸绑着。

而这却不是真正的‘葫芦’。

因为这一整个葫芦,都是用玉石雕刻成的!!

周身呈现白紫色,通体圆润,充满光泽。

而且,中间还是空心的。

这般工艺,在这凡世之中却不常见,做个葫芦形状的不难,但若是想掏空里面,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呜?”狐九的目光被盘中的东西吸引了过来,它的眼中带光。

“这……”陈九无奈一笑,说道:“费夫人,这礼可是有些贵重了。”

就这样做工的‘葫芦’,在这凡世中怕是找不出第二个来。

费夫人说道:“此物名为,紫玉葫芦。”

——————

破碗~

喜欢一切从鹿妖开始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