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你看你喷的到处都是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 A+
所属分类:花胶

腊月28。

晚上的奥林匹大酒店的副楼,格外的热闹。大厅里座无虚席,到处欢声笑语。要是不知道后天就是除夕,站在大厅门口时,很多人可能会觉得,是不是到了一个大型喜宴的现场。

一路走过,不用太刻意,你就能听到桌上的人,谈的可能是好多国家的事,这还真不是因为喝了点酒,一些人就要对国际国内的大势高谈阔论,他们谈的,只是自己的生活。

这几天,市内各处酒店、餐厅,多的是刚刚从国外赶回来过年的人,并不是人人都会年年从国外赶回来,这一回来,免不了要约好长时间不见的好友聚聚,酒店,是这样的聚会最好的场所。

吃完饭,可以去酒店的KTV唱歌,唱完歌,去开好的房间里,通宵打牌或者码长城。

没准老人老婆孩子回家后,男人们还能一起去找找其它的不太和谐的消遣……

感情联络了,顺道也好好放松几天。

所以在年底这样的时候,像奥林匹亚这样,算是市里最高档的那一拨之一的酒店,无论是住宿还是餐饮,生意都非常火爆,餐厅的包厢,一般人根本就订不到。

对现而今的周镇海来说,这自然不是问题,别说郭正文是股东的奥林匹亚,就是一般体制外的人因为自己的份量,而自觉不会去考虑,但规格始终是东海市最高档的东海宾馆,他也随时能拿到包厢。

地位的提升,还带来了另外一些变化,他一路走过,硬要拉他坐一坐喝一杯的隔几桌就会来一回,在朋友的介绍下和他交换名片的人就更多。

大厅还没走到一半,他兜里和包里装着的三包中华,就散了个干净,然后很快,连名片也发了个干净,还不得不喝了两口酒。

东海市说大也大,说小也小,对于生意人来说,通过一两个朋友和他拉上关系,真不难。

在这样公开的场合,周镇海当然不会像他儿子那么个性,方方面面,面子都给得很足。

这样他儿子应当不太会喜欢的应酬,他至少不反感,或者说,他还就是喜欢这样大家都争着跟他打招呼的局面,而且总觉得这一幕幕,有似曾相识的感觉,好像当年决定做养殖的第一天,就预见到了今天这样的情景?

总之,他来到包厢的时候,满面红光,身上还带着酒气。

跑过来开门的卢小吉问:“叔,你已经喝过酒了吗?”

再朝他背后看,“周晨呢,还没到?”

郭正文的小媳妇也来到门口,“周晨到了吗?”

“还在路上,”周镇海说,“我们先吃吧。”

方红霞走过来接过他的包,“哪里喝的酒?”

跟郭正文媳妇说:“就是,让厨房上菜吧,本来镇海也不用等,周晨他一个孩子,怎么好让这么多长辈等他。”

“红霞,”手里的牌好像不怎么样的徐军水说:“镇海可以不等,但周晨怎么能不等呢。”

他的对家,头发又见少的谢顺根,跟他交换了个眼神,可惜来的不是周晨,“得等。”

“我们都可以不等,但周晨必须等,”肚子好像又突出了些的夏云强说了一声后,连忙盯着徐军水和谢顺根,“你们两个别打鬼主意,快出!”

郭正文笑道:“对,就是周晨来了,也得等我们把这一把打完,哈哈,至少四番……”

“不止!”夏云强得意的扬了扬手里的牌,这一把牌实在难得,先是郭正文反主一次,他又反无主,局面一直由他控制,他现在一手的梅花,只要这次用Q把徐军水手里的梅花J打下来,他就可以用手里的7张梅花抠底。

这就是14番。

而底牌里,他足足塞了30分!

郭正文的媳妇在老公肩上打了一下,“你说什么话呢?”

“我看,你还是给周晨打个电话,问问他还有多久到,最好到门口去接接他,让他从厨房那边过来,不然大厅里,怕是好多人拦着他打招呼……”

“你快打电话,”徐军水马上说:“我也去接他吧。”

顺手把牌一丢还在桌上一搅。

谢顺根马上站起来,“啊不行,我得去卫生间……”

……

周晨此时才刚进市界,还在和肖嶶通话,“……明天中午,不行明天晚上,我们一起吃饭好不好……婷婷……什么婷婷陈雯,让他们自己去玩,就我们两个!”

“那,好呀,”肖嶶甜甜的答应下来,农历年前的最后一天,确实好只两个人独处一下的。

跟着,她又想到了些什么,忙说:“还是中午吧,中午我们在餐厅吃饭,下午刚好逛步行街,再看场电影。”

这个时候晚上的约会,她

宝宝你看你喷的到处都是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隐隐的有些向往,又隐隐的有些害怕。

现在拥抱多了,有时候,她能清楚的感受到周晨身上的一些……变化。

“对了,我会带着礼物来哦。”

国庆经常和中秋挨在一起,情人节也经常和春节离得很近,07年的情人节,是腊月27,也就是昨天。

她是收到了周晨送来的花和礼物,但为周晨准备的,却还没有送出去。

周晨想说:“难道你不是礼物吗?”

又觉得这话多少有些油腻,就说:“我想想,围巾皮带巧克力?”

肖嶶笑,“不告诉你。”

“你也可以带一束花来的,哦,没必要,你本来就貌美如花……”

肖嶶和所有的女孩子一样,这时候忍不住笑,“嘻嘻……哎,你要跟我说清楚,是哪个‘如花’。”

这个家伙,经常耍这样的把戏。

“你觉得呢?”周晨反问。

有电话进来的提示音响起来,他看了一下,“郭叔叔给我打电话,估计是问我什么时候到,先不说了,明天见。”

“明天见,晚上早点睡。”

周晨接通电话,“嗨”了一声后问道,“晚饭吃了吗?”

听到对面也是这样问,两个人同时笑起来,窗外,大桥上的路灯,飞速的向后退去,看起来,也像是一张张笑脸,“饿得半死,但大概还要半个小时才能到市里。”

“路上先买点东西,哪怕是在服务区买桶泡面……哦,”天仙反应过来,“我就不相信你还会饿到。”

哼,每天操心他吃饭的人可不是一两个……

喜欢我就是这样汉子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