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间对着镜子做,新婚张燕被两个局长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第一章

木通道:“这就是小北村的规矩,他们历来是做来往客商的生意,不掺和当兵的事儿,村里在府城衙门也有靠山,所以牛夫人要约束好亲眷们,别让她们进村惹事儿,不然咱们都得被赶出小北村。要是惹的事儿太大了,还能被小北村的人给乱刀砍死!”

匡氏惊了一把:“这么严重?”

木通叔点头:“小北村在这里住了几百年了,算是地头蛇,大家好好相处,休整几天就走,别找事儿。”

牛大豹吼道:“听到没有?可别跟我们找事儿!”

又催促道:“赶紧去营地,把那群婆娘拎出来训一顿,免得她们太横,得罪了村里人,给咱们招来大麻烦!”

“诶诶诶,我这就去。”匡氏知道地方难找,是不想被赶出去的,赶忙坐着马车去了营地,训了妇人们一顿。

一刻钟后,秦三郎他们也来到了小北村。

“大人,夫人!”木通叔看见他们很是高兴,是寒暄两句后,就把他们带去了秦家营地,指着营地不远处的一座院子道:“这是万村长家以前的老院子,快十年没人住了,我给租了下来,用艾草熏了几天,换了新床铺跟窗纸,墙上还钉了两层粗麻布,是干净亮堂的,大人跟夫人放心住着。”

纪贞娘听到很高兴,是掀起车帘,很是羡慕的道:“还有屋子住?”

她看向顾锦里,想求又拉不下脸的,最后还是谢槐花帮她开口了:“秦夫人,那院子瞧着屋子挺多的,能不能匀一间出来给我们夫人?”

谢槐花养了快一个月的伤,算是大好了,前几天就开始过来伺候纪贞娘。

顾锦里瞅一眼纪贞娘,问道:“你想住屋子?”

纪贞娘点头:“……缩在马车里,身子骨都酸了,住屋子里,比较暖和,手脚也抻得开。”

“想住就直说呗,还跟我装,下次再这么装,你别说屋子,是连一根柴火都别想得到。”顾锦里说完,是吩咐小吉:“你去请章嫂子一家,让她们家也来院子里住。”

顾锦里见这座院子挺大的,是正房三间、外加左右厢房各两间、还有厨房、柴房跟茅厕的,够他们三家人住了。

至于牛婶子,她要镇着牛家营地的妇人们,就不喊她了。

而路氏是姚总旗的媳妇,算是下属的媳妇

文学

,不是百户夫人,所以不用喊她。

“是。”小吉很快去了章家那边,见到韩氏,把事情跟她说了。

文学

氏没有抻着,爽快的答应了:“我们这就过去。”

毓姐儿很高兴,是道:“娘,我先带着弟弟跟韩嬷嬷过去吧,您还得安顿随行的亲眷。”

韩氏笑道:“你这是想早点过去跟你秦婶娘玩?成,去吧。”

“谢谢娘。”毓姐儿是给韩氏行了一礼后,牵着奕哥儿,带着韩嬷嬷跟一个丫鬟先去了院子里。

“秦婶娘。”毓姐儿一进院子里就喊着,见到顾锦里后,是给她行礼问安,接着才问道:“秦婶娘,我家住那边厢房?”

正房是秦婶娘跟秦叔住的,不用问。

“你们家住左边的厢房。”顾锦里是抬手,一手掐了他们兄妹的脸蛋一把,笑呵呵的道:“脸蛋软软的,好掐。”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第二章

等到这个缺点被放大的时候,你就会忍受不了,然后会有争吵。

所以在宋丽丽看来,夫妻两个人之间的感情,还是需要的。

可是看张庆国和林雪两个人的样子,又觉得对于他们来说,可能?

反正他们两个人自己都不在乎,宋丽丽也不想多管闲事。

她就不再去看这两个人,转头想要和张庆华说话。

可是,却没有想到这一转头就看到张庆华一直都在盯着自己看。

所以,宋丽丽就忍不住笑了一下“怎么了?”

张庆华其实也看到了,明白宋丽丽心中想的是什么。

所以,在宋丽丽转过头的时候。他就牵起了宋丽丽的手“那是他们夫妻之间的事情,我们不宜过多的去干涉。”

“而且,他们之间好不好只有他们自己才知道,我们只需要知道,我们都希望他们过得好,剩下的事情,就让他们解决吧。”

虽然张庆国是张庆华的弟弟,可是,人长大了之后,就会成为一个独立的个体。

就算小时候再亲近,长大了之后还是需要一些距离近一些空间的。

所以,张庆华从来没有想过去对张庆国的事情指手划脚。

他从来都是静观其变,让他们的事情顺其自然,让当事人自己解决。

除非这些事情,损害到张庆国,对身体安全或者是利益有损害的时候,他可能才会去行动。

“我知道,我的心里就是有些想法而已,我不会多说的,你放心吧。”

他们已经不是年少无知的岁数。宋丽丽自然是能够把握分寸的。

张庆华其实也就是说一句,他的心里是相信宋丽丽,所以在听到宋丽丽说话之后,就低头非常认真的去烧烤。

丽丽和小闺女还等着吃呢,他没有那么多的功夫去关注其他人。

而关于宋丽丽的话题,还在继续,每个人都在说着自己宋丽丽之间的点点滴滴,都在回忆宋丽丽是如何帮助他们,走到了今天这一步,成为了别人眼里的成功人士。

等到回忆起来的时候,他们才发现,和宋丽丽与之间的回忆,竟然会有那么多。

一说起来就停不下来,每个人都有许多想要分享的记忆。

可是,因为这些记忆实在是太多了,光是一个人就要说好久,更不要说这么多人全部都聚集在一起。

宋丽丽也不想听自己的事情,因为这些事情她是最清楚的人,而且她本人坐在这里,听别人说她的事情,感觉好尴尬呀。

“你们大家还是换一个话题吧,说说其他的好不好?”如果再这样说下去的话,宋丽丽觉得自己会落荒而逃的。

因为宋丽丽很不好意思。

也不知道是谁戳破了宋丽丽的这一层意思,大家都开始打趣宋丽丽。

等到结束的时候,已经是半个小时之后了。

宋丽丽都有一种想要钻地洞的想法。

看着宋丽丽难得的红了脸,张庆华有一种想要笑的冲动。

丽丽平时不会害羞,年轻的时候可能会,但是现在对于她来说,害羞应该是难得一见的表情。

可是,没有想到,今天被这么多人打趣,她竟然害羞了,这让张庆华有些怀念。

卫生间对着镜子做 第三章

母亲和妻子聊的热切,还有岳父一家插言,景珩找不到单独跟秦笑笑说话的机会,心里不由得郁郁,后悔没有拦着石头,让他们晚一日再得到消息。

他的情绪无人理会,直到大家热热闹闹的吃过饭,又给秦淮和护国公主安排好了住处,回到房间的小两口终于有了独处的机会。

这一次景珩没有喝多少酒,神志清明的很,他一手虚虚的环住她,一手搭在她的腹部,眉眼间的都是温情喜悦。

“鲤哥哥,这下真的怀上了,你觉得是女儿还是儿子?”秦笑笑一整天都在琢磨这个问题,她对孩子没有性别偏好,纯粹是觉得好奇。

“是女儿,会长得像你!”景珩煞有其事的说道,仿佛眼神能穿过肚皮看到孩子的性别。

秦笑笑不知道他这份肯定从何而来,不由得问道:“为什么是长得像我的女儿?不是长得像你的儿子?”

景珩摸了摸她的脸,面上露出回忆之色:“像你的女儿有人宠,像我的儿子会挨揍。”

“噗~”秦笑笑忍俊不禁,万万想不到会是这个理由:“原来你也知道自己脾气坏很欠揍啊,不过应该没人敢揍你吧?”

就他这张一板就能吓哭小孩儿的脸,一看就不像个好人,没有惹是生非揍别人就不错了。

“确实没有人敢揍我,但是你腹中的这个我不会手下留情。”景珩的语气透着凌厉,似乎这样就能把妄图长成男胎的胎儿吓成女胎。

秦笑笑无语,拍开他的手凶巴巴的说道:“就算是儿子,也是从我肚里出来的,你要是敢揍,别怪我帮儿子揍你!”

哪怕知道秦笑笑说的是玩笑话,景珩还是不可避免的醋上了,逼着她把话收回去,否则要她好看。

秦笑笑不依,说他没有个当爹的样,哪有当爹的在孩子还没有出生就想着揍它,还乱吃孩子的醋的。

景珩没有争辩,直接拿上次她胡编乱造的话堵她,充分证实他们俩是一样的,都不希望自己在对方心里的地位比孩子低。

那些话确实出自秦笑笑的口,她辩无可辩,又死活不肯承认,胡搅蛮缠的说了一番歪理,志在告诉他自己才没有那么幼稚,跟孩子争起宠来。

景珩只是笑看着她,一副“你说的是,我不会拆穿”你的表情。

秦笑笑一阵气恼,不想和他在这个问题上纠缠下去,明智的转移话题:“鲤哥哥,前些日子小陈哥到京城找你了,他现在在你手底下办事吗?”

景珩点了点头,神色变得端正起来:“他还在熟悉当中,眼下在海贸司做些跑腿整理的事。”

秦笑笑连忙问道:“小陈哥能力如何?能够通过你的考验留在海贸司吗?”

景珩如实说道:“头脑还算灵活,人也勤勉好学,只要没有生出别的心思,我会留下他。”

秦笑笑好奇道:“别的心思是什么心思?小陈哥在我家干了两年活儿,买卖上的事也做过,从来没有出过差错,也没有仗着我家信任他,做偷偷拿拿贪小便宜的事。”

景珩解释道:“朝中一些人看出海贸潜藏的巨大利益,见我能够拿出银子督办此事,就想插足分一杯羹,我一直没有同意。如今办事的人都是我一力提拔,他们就想先把自己人塞进来……”

见她听的认真,他揉了揉她的头继续说道:“时间久了,他们都会知道陈丰的来历,定会以为陈丰是我信重之人,难保他们通过陈丰插手海贸司的事务。”

秦笑笑明了,正色道:“鲤哥哥,那你还是多看看吧,不用顾及我什么。”

“嗯,我知道。”景珩在她的额头上亲了亲,感念她的明理,从来不会在正事上拿感情要挟他。

两人又聊了会儿有关海贸的事,景珩会把他遇到的难处说出来,秦笑笑会提一些行之有效的建议,听的景珩越来越精神。

倒是秦笑笑因为怀有身孕的缘故,总是感觉到困乏,说着说着眼睛就闭上了,不一会儿呼吸变浅陷入了深睡。

景珩虚虚的环着她,感受到她的体温比自己还要高一点,不敢像以前那样把她整个搂在怀里,怕把她热醒了闹的她睡不好,连盖被子也是掀了一角只盖在她的肚子上。

看着她恬淡的睡颜,他不由得看入了神,随即像是亲不够似的,在她的额头上连亲了好几下,一只手落在她的腹部,眼神不自觉的柔软下来。

许是熟悉的人在身边的缘故,这一晚秦笑笑睡的格外深沉,连清早身边人起床离开她也没有醒,不知道有人站在床前静静的看了她很久,临走前亲了她好几下。

景珩掌管着海贸司,秦淮是一部尚书,两人都有处理不完的公务,起床后连早饭都没来得及吃,便打马一起离开了。

护国公主没有什么事情,就在秦家多待了两天。确定秦笑笑能吃能睡,没有其他不好的症状,她才放心的回京向景太后汇报去了。

其实她很想带秦笑笑一起回京,便是不能骑马乘马车,还有轿子能坐,但是她从景珩那儿知道秦笑笑喜欢留在秦家养胎,就没有再提回京的事,只叮嘱明月几个好生照顾着。

石头继续留在秦家,他闲的没事干就帮秦家干活。割稻子收稻子碾稻穗都不在话下,比秦山干活还要利索,让秦家人轻松了不少。

村里人见护国公主走了,秦笑笑却待在秦家,自然又是一番议论。

后来赵草儿跟人八卦,一时嘴快把秦笑笑怀孕的事吐露出来,村里人才知道秦笑笑没有回婆家的原因。

这事儿让林秋娘有些不高兴,通常怀孕满三个月才会往外报喜,以免惹怒胎神影响胎儿的生长。

秦笑笑知道后,少不得开解一番:“娘,二婶的性子您也知道,她不是有意往外说的,这不是还特意上门赔礼了么,您就别跟她计较了。”

林秋娘郁闷道:“就是知道她是啥性子娘才没有说啥,她要是真藏着坏心,娘早就跟她干仗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