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啊…啊用力边做边走bl

  • A+
所属分类:花胶

五皇子看了絮良娣一眼。

这姑娘长得是挺不错,可旁边的几位姑娘也不丑啊。

依照五皇子多多益善的性子,当然不会就此放过其他的几位姑娘。

“冯大姑娘不是说,你们这里的姑娘都各有所长吗?既然是这样,倒不如让这几位姑娘都留下来,本王倒想看看,她们之中谁的技艺更胜一筹。”男人厚颜无耻道。

冯姝暗暗翻了个白眼:“那王爷不如去楼下的大堂,在那里可以把每一位姑娘的才艺都欣赏一遍的,如何?”

五皇子有些犹豫:“大堂里人多眼杂,咱们去恐怕不合适吧?小墨,你觉得怎样?”

萧玉墨扫了冯姝一眼,淡淡道:“这里反正没人认识王爷,去大堂也未尝不可,何况那里人多,要比这楼上热闹一些。”

五皇子本就是个爱热闹的性子,一听这话,当即就同意了。

冯姝看着两道身影在楼梯处消失,微微弯了弯唇角。

在大堂里好啊,人多嘈杂,行事才方便。

五皇子走了几步,见冯姝没有跟过来,忍不住回头东张西望:“冯大姑娘怎么没过来?”

萧玉墨用半边身挡住五皇子的视线,似笑非笑道:“冯大姑娘要照看生意,哪里有空过来?”

“她是东家,又不需要她亲自出面招待客人,有什么好忙的?”五皇子有些不满。

萧玉墨看了五皇子一眼,眼神里透出冷意。

要不是冯大姑娘说了要先解决太子,他倒想现在就把五皇子给解决了。

二人在一名小丫头的带领下,在一张桌子前坐下。

大堂里觥筹交错,一片欢声笑语。

大家不认识五皇子,却是认识萧玉墨的,毕竟都是常客。

可萧玉墨一贯是一幅拒人于千里之外的表情,大家也都避而远之,所以即便看到他,也会装作不认识

不等萧玉墨吩咐,无影立刻就端着托盘过来了,托盘李放着几样精致的小菜。

无影把几样小菜摆到桌子上,然后又给二人倒上了酒,这才笑得满脸开花道:“王爷,主子,请慢用!”

五皇子指着无影口瞪目呆道:“小墨,这不是你的亲卫吗?怎么到这里当上店小二了?”

萧玉墨面不改色道:“这小子看上这里的一个小丫头了,在这里是献殷勤的。“

旁边的无影:“……”

主子这不是毁怀他的名声吗?

五皇子抚掌大笑:“小墨,真不亏是你调教出来的人。”

台上的几名小丫头正在卖力表演,有跳舞的、吹箫的、唱小曲儿的,每一个节目都会引来全场喝彩。

五皇子喝了几杯酒,再看了几段歌舞,由衷道:“小墨,难怪你天天来这画舫,这里还真是不错。”

似乎是得了五皇子的夸赞,萧玉墨也露出几分高兴来,难得露出笑容道:“这妙音阁的姑娘个个身怀绝技,好戏还在后头呢,王爷耐心看着就是。”

话音刚落,几名花枝招展的小丫头就走上了台来,对着台下的观众屈膝行礼。

一名少女素手轻拨,一首欢快的琵琶曲就响彻了大厅。

另有几名穿红着绿的少女随着乐曲翩翩起舞,更是把气氛渲染到了高潮。

一曲弹完,台下爆发出热烈的掌声。

紧接着,其余的小姑娘退了下去,就剩一名身穿红衣的女子留在了台上。

女子长相靓丽,手舞红绸翩翩起舞,随着红绸舞动,大堂的上空落花缤纷,看着就像天女散花。

随着落花坠落,阵阵花香扑鼻而来。

大家这才发现,这些鲜花竟然是真的鲜花,而不是假的绢花。

看到这别具一格的表演,五皇子高兴得大声叫好。

萧玉墨一见五皇子反应,不着痕迹地朝大堂后面看了一眼。

一道悠扬的琴声响起,一名粉衣女子一边弹着琵琶,一边款款走向台下。

妙音阁的常客都知道,这里的花娘以往都在台上表演,还从没走到台下去。

看到这一幕,众人不由得齐齐鼓掌叫好,大厅里的气氛更热烈了。

五皇子端起酒杯喝了一口,脸上露出笑意。

他认出来了,这女子好像就是刚才和冯大姑娘在一起的那名最害羞的女子。

他不太听得懂琵琶,可不影响他装腔作势,何况在他看来,这曲子好不好听,也要看人。

一个长相奇丑无比的女子,就算弹得再好,他也不会喜欢听。

反过来,一个貌若天仙的女子,即便琵琶弹得再难听,在她耳中也犹如天籁。

这女子虽然脸色不大好,可五官精致,看得出是个美人儿。

五皇子正胡思乱想着,就看到女子已经走到了他的面前,素手轻弹。

刚刚是很多人合奏,大家没听出来,这会儿一个人独奏,众人便听出了高低。

大家这才发现,这名女子弹得不怎么样,或者说弹得很差。

女子还没弹完,就有人发出不满的抗议:“怎么弹这么难听?”

此人一出声,其他人纷纷附和。

“对啊,这位姑娘弹得太差了。”

“妙音阁的姑娘个个都身怀绝技,怎么混进来这样一颗老鼠屎?”

听到这话,女子面色陡然涨红,再也弹不下去了。

五皇子不由得生了怜香惜玉的心思,急忙打圆场道:“我觉得挺好听的啊,姑娘你继续弹吧。”

这话一下子引起了公愤。

有一个中年人愤愤不平地指着五皇子道:“妙音阁别的姑娘都弹得不错,唯独这位姑娘弹得太难听,我们都是花了银子的,凭什么用这种滥竽充数的货色来敷衍我们?”

另一个年轻人也

翁熄粗大进出刘雪 啊...啊用力边做边走bl

跟着道:“就是啊,这种臭水平会污了我们的耳朵的,快叫这个丫头滚下去吧,我们要听花槐弹。”

听到这声斥责,女子似乎倍感屈辱,用手捂着脸转身就走。

可因为太过匆忙,女子脚下一个趔趄,一下子摔倒在地。

五皇子很是不忍,急忙伸手去拉。

换做旁人一定会避嫌,顶多拉着女子的衣服。

可五皇子早就垂涎女子的美色,直接伸手拉住了女子的一只素手。

那只手很小很柔软,五皇子伸手握着就没有松开。

他手里用力,把女子拉了起来,正要松开女子的手,忽然眼神一缩。

女子手腕上戴着一只镯子,大概因为手腕很细,那镯子一直滑倒了手腕处,甚至触碰到了五皇子的手。

五皇子的目光落在那只镯子上,脸色忽然变得铁青。

这只镯子,他为何这么眼熟?

喜欢诡驸马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