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play走绳结 浪货跪下屁股撅好

道具play走绳结 第一章

产业升级计划加水利振兴计划两大重拳出击,大华民国很快就挽回了经济颓势,从华历十九年起,经济危机就被击退,大华民国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与此同时,大夏联邦与南华民国也开始整合资源,逐步建立自己的工业体系,整个华夏联盟进入高速发展时期。

华历二十年,铁铉以力挽经济狂澜之功获得绝高人望,成功连选连任,也就在这一年,在小东洲奋斗了五年的周天寿及其支持者们宣布大周联邦成立,并要求加入华夏联盟。

大周联邦与大夏联邦采用同样的政体,不过大周联邦内部只有四个州,分别修州齐州治州和平州,修齐治平,取自儒家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的理念,只是小东洲在自然环境与资源富集程度上远不及大东洲,特别存在大片雨林地带,那里根本就没有开发到,所以人口多集中在少数地区,很多地方只是名义上占领。

即便如此,万磊也第一个发文承认大周联邦**的合法性,并与该国互交国书,并划定了领土与领海的范围。有了万磊的支持,大华民国与南华民国也不好多说,只得同意大周联邦加入华夏联盟,原来的三国联盟很快就变成了四国联盟。

华历二十二年四月,管了二十多几政务的铁铉因为积劳成疾,于五月初三日不幸去世,成为大华民国第一位倒在任上的大总统,而作为华园幕僚长的赵全节也成为第一位代总统,并且在参议院的表决同意下,成为新任总统。

按照惯例,每一届大总统卸任或者辞世,都能得到晋封,铁铉就得封安国公,只是铁家不愿意远走海外,所以并没有拿封地,参议院最终通过决议,给铁家一笔为数不小的奖金,足够铁家三代生活无忧。

赵全节接过铁铉留下的大好局势,也开始大展拳脚,在他上任不久,北平军就开入乌思藏,而且只用一年的时间就平定了乌思藏地区,使得印度与中原真正连成一片。

乌思藏地区是高原,并不是什么好地方,不过作为练兵区倒也不错,赵全节作为武将出身,自然尚武,他下令各军区每年抽调一成兵力到高原去训练,以此打造更加顽强的军队。

华历二十三年六月,北平军黑海舰队与北平军镇北军区联合对拜占庭帝国用兵,以闪电战的方式奇袭攻占了君士坦丁堡,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拜占庭帝国覆亡,而巴尔干半岛和地中海也变成了大华民国的控制范围。

华历二十四年,东南半岛上的占城缅甸南掌真腊等小国相继进行公投,最后决定并入大华民国,从此,除了欧罗巴、阿拉伯半岛和一些零星的海外岛国之外,大华民国占领了中洲所有区域,而且领域内再无敌手。

华历二十五年,被分化政策“摧残”了二十几年的倭国日薄西山,北平军出兵十万杀入本州岛,倭人全无抵抗之力,短短的半年时间内,被逼走投无路的倭国天皇签署了靖国协定,倭国向大华民国投降,所有倭人作为二等居民,被迁移并打散安置到海外,一个有一千多年历史的民族就此消逝。

大华民国大展神威之际,大夏联邦与南华民国却在努力发展,随着移民的增加和本土人口的增长,两国开发的地域越来越广,工业越做越强,就拿大夏联邦来说,联邦不但控制了大东洲大部分区域,还在静州地区建立起了新兴的重工业基地。

相比于大华民国的重工业基地——辽东,静州的条件更加得天独厚,静州北有五大湖区,南连大东河,水资源丰富,水上交通便利,周边有丰富的铁矿与煤矿,大夏联邦计划在五大湖边建立一个钢铁基地,甚至于有意迁都于此。

南华民国也不落人后,在从大华民国引进了一批淘汰的设备之后,把优先发展的重点放在了毛纺和棉纺,保证衣食自给的同时开始着手建立自己的重工业基础,并开始发展海军力量,向南占领了很多海上岛屿,捉到很多奴隶,国势也开始大张。

虽然联盟中各国都在积极扩张国势,但是内部并没有发生什么摩擦,因为有联盟条约管着,四大国团结一致都是向外扩张,而联盟内的竞争也多是科技、教育和经济方面上的竞争,几乎不搞什么军事竞赛。

华历二十六年初,万磊再次卸任大总统,由他的学生,新当选的于谦继任,而万远则从仁州州长的位子上下来,到联邦就任国务大臣,万胜则到定州军**去就任,带军队围剿盘踞在山脉中的土著残余。

此时大夏联邦的政治经济教育等事业都已经步入正轨,万磊退休之后就不再过问政治,而是带着两个妻子到檀香山定居,从此开始著书立说和教书育人。当年四月,万磊宣布明德大学成立,并开始广招学生。

明德大学虽然远离各国大陆,但是就冲着万磊两国国交的名望,他只是一封电报,各国很多知名学者也都纷纷前来讲学,就连方孝孺和刚刚从总统之位退下来的方中哲两伯侄也请来了,至于搞其他方面研究的人才,更是济济一堂,明德大学的师资几乎可以与北平大学媲美了。

为了褒奖万磊对大夏联邦作出的巨大贡献,大夏联邦还特别立法,每年给开国公五百万银元的优待费,这笔钱也被万磊用来当成明德大学的教育资金。

当然,这笔钱并不是白给,因为大东洲名义上是开国公的封地,开国公把封地无偿赠予给大夏联邦,每年五百万银元的回馈算不了什么,所有联邦公民都觉得这笔钱应该出,甚至有议员呼吁将这一条写入联邦宪法。

不管怎么说,明德大学的师资如此强大,很多优秀的学子都愿意远渡重洋过来求学。而明徳大学不同于其他大学,它主要招收前来再深造的优秀大学毕业生,生源是最好的,教育也是最新最精最深的,相信用不了多久,明德大学将超越北平大学,成为华夏联盟最高学府。

与万磊和周天寿一样,当了半届大总统之后,赵全节就不再谋求连任,而是以定国公的封号卸任,并从参议院那里拿到了大西洲这一大块封地,趁着年富力强,带着自己人到黑人世界去发展了。

随着赵全节的西走,祖龙党最早一批党首和元老相继淡出大华民国的政治舞台,而中洲南洲大小东洲和大西洲这五个大洲被瓜分完毕,世界也已经尽掌于华夏联盟之手。

华历三十三年,大西帝国成立,这个国家虽然搞帝制,不过实际上却还是一个宪政国家,皇帝只是名义上的****,每年领一些优待金过日子,实际掌控这个新兴国家的是议会和内阁,而大西帝国也无例外地加入华夏联盟。

道具play走绳结 第二章

这种掩耳盗铃方式的出兵,至少在江户那边问起来的时候,能有个交代。

当然了,德川家光肯定还是会不高兴,但是,只要不是惹怒了他,那么可以挽回琉球这一大财源,岛津光久也是愿意去做的。

在原本的历史上,哪怕琉球还在萨摩藩手中,可财政的窘迫,也使得岛津光久在几年后,不顾德川幕府的禁令,又偷偷下令恢复开采他境内的那个金矿。

如今,在岛津久通的建议之下,岛津光久衡量之后便决定出兵。且为了永绝后患,他决定派出最大的兵力,把琉球的明军给一锅端了。这样明国那边隔着大海,更难收到消息,也搞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就有的扯皮!

………………

琉球这边,明军一直在备战。因为不管倭人来不来琉球,最终明军都是会去找倭人开战的,这本身就是前来琉球的原因。

但是,这等啊等的,就是不见倭人的踪迹,明军这边还没急呢,琉球这边就先急了。

要是萨摩藩迟迟不做出反应的话,万一明军见没什么事情走了,那萨摩藩再来怎么办?

为此,郑向明担忧之下,便跑来明军大营找李定国了。

“将军,不知道皇上的旨意中,将军是要在这里待多久?”郑向明忧心忡忡地说道,“如果天兵回去了,倭人来了可怎么办好?”

李定国一听便笑了,当即对郑向明说道:“那我们就不走了如何?”

“当真?”郑向明一听,顿时大喜,可又觉得好像是开玩笑,不敢相信。

对他来说,明军在,他的权力就稳如泰山,和他利益休戚相关,当然就希望明军一直在了。

李定国见他这个表情,便对他说道:“去年的时候,有大明商人前来这里做买卖,但是却被倭人抢了。皇上对此很是震怒,不想看到还有这种事情发生。因此,本将这次奉旨过来,不但是要打倭人,还要保护大明商人在这里做买卖的安全。至少在本将未接到新的旨意之前,海军战舰都会留在这里的。”

一听这话,郑向明又是大喜,连忙回答道:“好好好,那真是太好了!还请将军无须担心粮草问题,只要有商人能来琉球做买卖的,下官便能用人头担保,粮草绝对没有问题,琉球人也绝对会拥护天兵长久驻扎的。”

如果大明商人都来琉球贸易的话,就能带动琉球的经济,这对大部分琉球人都是好事。而不是像之前一样,被倭人控制之后,不但没有了海贸,还要被倭人剥削,这么一比较,只要琉球人不傻,当然是希望有大明海军驻扎在这里,保证大明商人能做买卖了。

不过,郑向明又马上陷入了纠结之中,表情之复杂,让李定国都忍不住问他了:“怎么,你还有什么事情担心么?”

听到问话,郑向明便带着担忧之色回答道:“不瞒将军,这样的好事,下官就怕不长久,因此便担心了起来。大明军队还是太少了,光是一个萨摩藩的兵力,就不止这些,更不用说整个倭国了。万一……万一打不过倭人,那可如何是好啊?”

倭国确实不是建虏可比,当年倭国出兵朝鲜的时候,第一次出动了十五万人马,第二次又出动了十四万人马,这都还不是全部。

丰臣秀吉当年攻打九州的时候,就集结了二十五万人马,由此可见,如今的倭国,人口在幕府三代将军的治理之下恢复了增长,真要是举国兵力的话,四十万绝对是拿得出来的。

可是,在琉球的大明军队,包括海陆两军,一共也就一万多人。光是一个萨摩藩,都能出动这么多兵力,甚至还要多的。这如何能让郑向明不担心呢!

只是,他也知道,如果琉球的明军过多的话,琉球就负担不起粮草问题了,这又是一个问题!

所以,他一方面恨不得在琉球的明军越多越好,可另外一方面又没法负担更多明军的粮草,真得是纠结!

李定国听了,当即一笑说道:“你不要担心,本将说了,倭人的事情就交给我们便是。”

“将军,不可大意啊!”郑向明听了,反而更是担心,连忙提醒道,“倭人很厉害的,不说别的,就最近的那个萨摩藩,便是倭国一直以来的强藩,当年甚至都敢在倭国争夺天下的。”

“呵呵,他们能有多厉害,本将现在说了估计你也不信!你就等着看吧!”李定国听了便笑道,“再等一个月,要是过年前后,那个萨摩藩还不来的话,本将便领兵前去讨伐他,为琉球要个说法。你只管做好本将交代给你做的事情便是!”

道具play走绳结 第三章

战争本来就是一场违反人性的修罗地狱,陷入战争中的野兽们,只有比拼兽性才能得到胜利,自古以来野蛮战胜文明的事情比比皆是!

白狼没有受过太深的教育,没看过什么兵法战术,也不懂什么野蛮文明的历史冲突,他们只是用动物的本能在作战。

白山黑水极其残酷的生存环境中,不容你有丝毫的软弱,孤身一人在兴安岭老林子里遇到熊瞎子了,你怎么办?

装死?爬树?那都是外行编造的瞎话来糊弄人的,在深山老林中,遇到熊瞎子或者落单的野狼等等,你没有逃避的可能,只有一条路战斗到底!

野兽是非常懂得气势的,越是聪明的野兽在进攻之前越是会窥探感受你的气势,只要你战斗意志永不松懈,那么害怕和犹豫的绝对是猛兽!

只要你稍微有一点软弱和恐惧的眼神流露,那么下一秒就是进攻!

你只有握住你的武器,死死的盯着对手的眼睛,你只有摆出同归于尽的不顾一切的气势,你才能镇得住野兽!

也许这场僵持会持续一个时辰或者一天一夜,但是为了生存哪怕是要僵持十天十夜,你也必须挺住!

这是对人类意志极其残酷的磨练,但是只要你能够挺过去,你活下来了,你经历了最残酷的大自然的挑战,那么从今往后你就是一位真正的勇士!

哪怕深山里的猛虎也会躲着你走!

“这个世界是属于强者的,这些关内吹了二百年暖风的窝囊废们,还敢跟我们斗?”白狼能猜到这些偷袭者的真实身份,领头的肯定是

文学

八旗子弟。

汉人没闲心去掺合满人之间的争权夺利,汉人顶多是被裹挟进来跑腿的蝼蚁!

“今天,就是我们给这些远亲们上一课的时候了!二百年前,他们曾经比我们还要野蛮还要狂暴!”

“所以他们赢了!如今轮到我们这些被遗忘二百年的亲戚重新表演了,这万里江山的铁杆庄稼,也该轮到我们吃了!”

白狼用最残酷的杀戮镇住了秦爷这些家奴,这些泡茶馆的旗人纨绔们,别看他们平日里把自己吹嘘的胆大无比,好像上了战场一个个都能成常山赵子龙一样。

但是真的到了战场上,遇到了从未见识过的残酷野兽手段,他们吹牛皮自我幻想出来的那一层坚硬的壳算是彻底被砸碎了。

秦爷手下根本就不敢还手,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被活活的双马分尸,心肝都被摘走喂了狗,脑袋被砍掉送回京师去辨认。

这是不给人丝毫的活路啊,

文学

家族斩草除根,甚至连投胎做人的机会都给废掉了,这让人怎么活啊!

“该死,白狼这就是要吓住我们,他其实根本没有时间跟咱们纠缠……你们看见了吗?从始至终白狼的骑兵都没有丝毫减速,大军一直向前……”

“只要我们再进攻下去,再纠缠住他们,这些拐子马骑兵肯定没法顺利赶到涿州的……你们相信我!”

秦爷自己说的话都没有底气了,大家伙谁不相信你?其实大家都很相信你的,谁还不知道白狼的企图啊。

但是嘴上说的好听,您倒是动动地方上去开枪打啊?光说不练啊!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