么公在浴室征服肖艳 老板要了我2个小时

  • A+
所属分类:花胶

就在佣兵团穿戴好防护外套,一副全副武装地样子准备下场的时候,高空中隐隐传来气流的震动声。

所有人皆是眉心一皱,心中浮现出不好的预感。

宁瑶捋了捋被狂风吹乱的发丝,眯眼朝高空看去。

然后她就见到一群直升飞机群盘亘在高空中。

依赖于敏锐的视觉,她还能清晰看见直升飞机中,蒙着黑色面罩的雇佣兵和白大褂的研究员。

白大褂……研究员……

宁瑶心中隐隐浮现一个猜想。

站在她身边的希望城指挥轻轻在镜片上一按,蓝色的回路在镜片上一闪而逝,紧接着指挥的脸色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阴沉下去。

“是镜湖研究所的人。消息走漏了。这是个局。我们被耍了!”

最后一句话,他几乎是咬着牙说出来的。

他们自己人辛辛苦苦,与虫后拼死决战,这才把这个实验室的危险扫清干净。

但他们却没想到,摘桃子的人居然这么快就出现了。

而就在不久前,镜湖研究所的人……还是他们的队友。

这次他们的人马来得如此之快,只能说,他们早就知道这个实验室的存在。这分明是针对希望城以及佣兵团的阴谋!

与周围人的不忿与气恼相比,宁瑶的神色一直淡淡的,她右手轻摇折扇,有种风轻云淡的感觉。

她甚至还认真地观察了一下直升机的组成部分,大致对这个废土世界的科技水平有了一定的了解。

这个废土世界很古怪。

在有的方面,它的科技停滞不前,依旧维持着末世前的水准。但在某些方面,又能够与星际接轨,这不得不让宁瑶开始发散性思维。

直升机群的到来搅乱了人群,让希望城这边的士兵都有些人心涣散,更遑论被利益捆绑而来的佣兵。

现在,他们许多人已经开始考虑要不要提麻袋跑路这件事了。

正在这时,人群一阵涌动,原来镜湖研究所的人马已经缓缓朝这里走来。

他的眼神扫过佣兵团,扫过那些A级超凡者,唯独在看到宁瑶的时候,脸色微微凝重。

镜湖研究所作为荒野上的一大势力,自然也有属于他们的S级超凡者。

领队自然也亲眼见识过S级超凡者的实力。

然而正因如此,他才对宁瑶心怀忌惮。

宁瑶……她的实力维持在A+,甚至无限接近S级的水平。甚至有那么一瞬,他都分不清,宁瑶到底是A+级,还是S级。

领队人看向宁瑶,微微一笑,“圣女大人,今日是我们莽撞了。镜湖针对的只是希望城,冒犯到您,实乃巧合。”

“镜湖研究所内有最顶尖的机械殖装技术,还有神经脑机借口,以及高密度物质压缩技术,空间技术等等。不知道圣女大人可否有兴趣来我镜湖研究所一观?”

“我以机械殖装项目负责人的身份承诺,大人来到研究所,可以获得最顶级的科技改造。”

领队人的话语十分真诚,就连一部分佣兵听了都暗暗心动。

奈何……他们心动了,镜湖研究所的领队却看不上他们。

宁瑶摇着折扇的手腕微停,似笑非笑地唰得合拢折扇,指向地上的类人虫,“这就是所谓的改造?”

领队人一噎,“那是意外……是科技进步下,必须要经历的。”

宁瑶笑容微敛,摇了摇头,“以前我总喜欢与人论道,但想要能‘论’、能‘辩’,那也要是建立在对面与我同为人的基础上。但现在,我想,我是不必再与你论什么道,辩什么理了。”

沉默。

一阵沉默后,现场的气氛逐渐有些剑拔弩张起来。

希望城的指挥面上倒是多

么公在浴室征服肖艳 老板要了我2个小时

了一丝笑容。

至少现在,这里的最强战力还站在他们的阵营中。

研究所的领队看向宁瑶,眯起眼,冷声道,“圣女是一意孤行,要与镜湖为敌吗?你觉得你能凭什么?凭圣徒?凭那些苦行僧?还是凭你A+级的超凡者身份?”

宁瑶平静道,“何为一意孤行?我所行的,皆是堂堂正正的光明大道,既为大道,哪怕万里路迢迢,我亦不独行。”

话落,她又道,“你也不必再拖延时间,调集更多的雇佣兵,反正……最终的结果,都不会有区别。”

她说得有区别,和领队所理解的有区别……是不一样的。

那人收起招揽之心,假模假样地叹了口气,单手握在唇边,一声清脆的哨响响彻云霄。

霎时间,天空便倾泻出无限子弹,叮当作响的金属壳从半空中砸落,留下一个个小土坑。

其中子弹最集中之处,就是宁瑶所在的方向。

她手中折扇一转,六颗星辰便在她周身围绕而动,星辰自带的引力场被改换为斥力,将所有的子弹都牢牢挡在外部。

在不知情者看来,这就好比宁瑶身边有一块未知的屏障保护着她。

神秘系……

所有人不由得再次想到了这个名字。

只不过这一次,他们的心中已是心悦诚服的敬佩与感

么公在浴室征服肖艳 老板要了我2个小时

叹了。

宁瑶大概看了眼局势,对佣兵和希望城威胁最大的,还是天上的那些直升机。

她向天抛出星河画扇内的星辰,勾连星空中的星光虚影,一时间如梦似幻的星光顶立于天地间,有种瑞气千绦,璇霄丹台一般的仙境奇景。

宁瑶向天一指,眉目一派古井无波,平静到漠然的样子。

她低低喝了一声,“星来——破!”

砰,砰砰。

先是一声引擎被破坏的声音,而后再是无数直升机螺旋桨声消失的场景,紧接着,像是半空中无数流火一般,无数直升机化作一团火流星向地底坠落。

而在直升机内的飞行员、雇佣兵以及研究员,也都只能化作火光下的黄土一抔。

火光掩映中,宁瑶缓缓自废墟中慢慢踏来。

不知道是不是镜湖领队的错觉,他在宁瑶的额头,仿佛看到了一朵一闪而逝的红莲,那红莲妖冶中却又透露着一丝佛性。

他心头一阵冰凉,下颚都在微微打颤,半句完整地话都说不出口,脑中一直徘徊着两个字——“杀胚”。

这哪里是慈悲为怀,普照世人的圣女?

这分明就是一个怒目金刚,天然煞星的魔女!

她的出手太果断,她下手也太狠辣,面对那么多条人命,她居然直接面不改色地下死手。

还是说,在她心里,作为她的敌人,只有死路一条?

就连希望城的指挥,看到这一幕后,也轻轻吸了一口气,神色凝重道,“这个圣女……有点邪性。”

不过好在,他们现在暂时是利益共同体。

镜湖领队见宁瑶正在朝他这边杀来,难免有些惊惶。

他是领队,但可不是A+级超凡者。

他对于宁瑶来说,一只手就可以捏死。

镜湖领队忙在耳麦中切换频道,“注意宁瑶,允许动用A级特殊子弹,注意,最好能做到,不留活口!”

说到最后,他的神色中有一抹狠厉一闪而过。

宁瑶,你有实力,他也有底牌。

狭路相逢,就看谁是勇者了。

那边,宁瑶似乎若有所觉,突然转过头,看向镜湖领队的方向。

那领队先是一惊,然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嘴唇一张一合,像是在默语……

宁瑶分辨他的口型,最后得出,“你死定了”这一句话。

宁瑶有些不理解,她难道看上去像是会被吓退的人吗?

她从小就是被吓大的!

正在此时,她的灵觉有一瞬间的收缩,紧接着,一颗梭形银色子弹擦着宁瑶的手腕而过。

一滴鲜血滴落,在宁瑶没有发现的时候,渗入权杖顶端的菱形晶体上。

宁瑶起先还没怎么感觉,然后就看见自己被子弹擦过的伤痕处的血肉快速腐烂,并且还有向外扩散的趋势。

宁瑶面不改色,直接拿出一把长刀,手起刀落,将那手腕以上的部分砍断。

这下镜湖领队是真的懵了。

这他么也太狠了一点。

说砍断自己的手掌,就砍断自己的手掌。

这样的人物,只要给她一定的时间和机遇,但凡不死,总能成为一方枭雄。

这一刻,镜湖领队有些动摇了。

他,怕了。

而就在此时,遥远的星域中,一名黑袍金纹男子骤然睁开了眼。

他面部五官硬朗疏阔,有一种不羁的狂意和潇洒,然而此刻他却皱着眉头,按着心口处。

就在刚刚……他似乎感受到胸口心脏不规律的跳动。

仿佛冥冥中,有什么在牵动自己的心弦。

他缓缓闭上眼,与冥冥之中的存在沟通,良久,他才睁开眼,神色有些复杂。

勾动他心弦的地方……似乎就是他当初留下一道分身的地方。

如今那道分身又因为执念演化出第二道分身来。

只是……究竟有什么能够牵动这两道分身的呢?

他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而另一边,宁瑶体内的小世界空间中,拿出一杯霞缕,一边御使星辰砸人,一边喝霞缕修复手腕上的伤势。

但是很快,她就发现,好像有什么不对的地方。

这权杖上的晶体……怎么有黑雾缭绕呢?

她正想着,突然感觉头顶一种,好像有一双手在抚摸着她头顶的发丝。

这个世界,能这么做……愿意这么做的人,宁瑶记得……似乎只有那个奇奇怪怪的人格分裂的全知之神。

简单来说,就是那个黑衣男子。

宁瑶还没反应过来,就感觉后背仿佛挨上一堵温暖厚实的墙,接着整个人被背后的男人牢牢抱在背后。

她只能听到背后的黑衣男子,用颤抖的语气,不断说着,“原来是这样……原来是你……我来晚了……”

宁瑶皱了皱眉头,试探道,“大人?”

没人回应。

宁瑶想了想,又试探了一声,“义父?”

身后那人沉默了一下,“叫我爸爸。”

宁瑶:……你是不是有什么大病?

考虑到实力差距,她还是选择闭麦沉默。

黑衣男子看了眼宁瑶手腕上的伤痕,原本温和的嗓音顿时变得冷冽起来。

“谁干的?”

不等宁瑶说完,他直接回溯时光,查看宁瑶当时受伤的场景。

同一时间,他也恰好错过宁瑶震惊而审视的目光。

这个世界的力量体系与原本世界根本就不同。

而黑衣男子所使用的时光回溯手法,分明就是原世界问道才能拥有的手段。

他与伊泽瑞斯究竟是谁?

而另一边,当黑衣男子看到那枚银色的梭形子弹后,脸色已经彻底冷了下来。

他看向镜湖研究所的所在区域,随意一瞥,那手持紧密枪械的男子脸色就猛地发白。

紧接着,他的胸口就炸出一个大洞,整个人顿时生机全无。

这仿佛只是一个开始,所有幸存的镜湖研究所人员,都以相同的死法一一死去。

只论到镜湖研究所的领队时,他才面色煞白地看向宁瑶和黑衣男子,“你们不是圣徒的人!你们究竟是谁?!”

回应他的是一记冷哼。

领队慌乱之下,打开手腕上的视讯投影,“别杀我!你们杀了先前那些人也就罢了,事情也许还有转圜的余地。但是杀了我就不同!我是一个项目的总负责人!而且……镜湖研究所,还有S级的存在!”

就在他身死的一瞬间,视讯的投影上就出现了一道女子曼妙的身影。

她身材微微瘦削,里面套着白色衬衫,外面是一件白大褂,同时脸上蒙着白色口罩。

在看向宁瑶与黑衣男子的时候,她的眼神很奇异,“宁瑶……以及无名氏……我给你们一次机会,加入我镜湖研究所,如何?”

“在这里,权力,地位,包括男人和女人,都可以给你们。你们所需要付出的,只是在必要时候,保护镜湖研究所就够了。”

“这可比加入希望之城受规则束缚,加入佣兵团受荒野威胁好多了。”

宁瑶看着她,笑了笑,“那你愿意把镜湖研究所的人,都变成神明的信徒吗?”

女子看了看宁瑶,又看了看对宁瑶一脸包容温柔,与刚刚凶神模样大相径庭的男子,摇了摇头,“你们会后悔的。这个世界的本源,终究属于文明和知识。”

“你说得文明与知识是类人虫?”宁瑶忍不住呛了一下。

黑衣男子则是摸着宁瑶的头发,站在她身后,俨然一副可靠的靠山模样。

女子噎了噎,然后……直接关闭视讯。

宁瑶摇了摇折扇。

这是……恼羞成怒了?

宁瑶回过神来,发现周边寂静的吓人。

所有人都在用愕然的眼光,看着她……以及她身后的那个男人。

那种目光,夹杂着对于强者的向往,同样也包含对于这种实力的畏惧。

毕竟几乎能以一人覆灭一军,A级挑衅S级的猛人,还是很少见的。

尤其是听说,这位还是圣徒的圣女。

所有人心中下意识浮起一个想法,要是这个圣女不倒,也许圣徒真的会崛起,而不是像现在这样,只能沦落为残兵败将。

希望城的指挥吸了吸气,压下心底的震惊,走上前来,朝宁瑶行了个礼,“这次多亏了你们,才能让任务最后圆满完成,并降低伤亡。”

“同样,这次的事情也是我们情报方面出现了差错,希望城内部会进行清洗。”

说到这里,指挥有些咬牙切齿。

要不是那群情报机关的人放手,他们这些干活的也不至于九死一生。

他么的,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越想越气。回去以后,必须向上面打小报告!

和宁瑶交谈一翻后,希望城的指挥有点羞涩道,“那个……你能不能……”

宁瑶一脸警惕地看着他,“我是圣女,我有正经职业的!”

原本还有点迷迷糊糊的黑衣男子,听到这话,脸顿时黑了,抬步就要拎起希望城指挥,给他尝尝爱的铁拳。

他不动手则罢,一动手身上那股气势几乎能把希望城指挥压趴下。

指挥欲哭无泪道,“不是,不是这样!我只是想,大家交换个通讯号,下次有任务了,好方便联系。对了,咱们还可以建一个群,里面好多佣兵小队都在。”

宁瑶不知道说什么好,她诡异地看了眼希望城指挥,“你这是拓展业务来了?”

指挥讪讪一笑,“理解一下嘛。这叫作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

行,还挺会说话。

宁瑶成功得到希望城指挥的通讯号码。

等轮到黑衣男子的时候,希望城指挥偷偷地看了他一眼。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他总觉得对方的面容有些模糊,好像看不清似的。

但是他却能清晰地感受到黑衣男子身上的怨念。

就好像他在念叨:快点走,快点走。走开,走开。

感觉就像是老父亲在赶走觊觎宝贝女儿的坏人一样。

希望城指挥在多发展一条下线,和保护生命安全之间,毫无疑问地做出了一个抉择——走人。

等他一退,周围的佣兵团长纷纷涌了上来,开始和宁瑶发展关系。

通俗的来讲,就是要通讯号。

宁瑶虽然是圣徒组织的圣女,但是她也作为唐狮佣兵团的编外人员参加。

这就说明,她是不抵触荒野佣兵团这个阵营的嘛。

以后求人办事,说不定还可以找她来帮忙。

毕竟多个朋友多条路。

喜欢论从天才到大能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