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 A+
所属分类:花胶

1终焉世界

天上有几个太阳,却也依旧难以感到温暖。

地面上荒凉,且都是城市废墟,不知道以前这里发生了什么。

而在一块碎墙上,一个少年正在写日记。

“今天,虽然不知道是那一天,也不知道是哪里,可我却已经是在这个鬼地方了。”

“不喜欢这里,我想要回到我所该在的地方。”

“不过我失忆了,忘记了自己该在地方是哪里了。”

“好了,写完了。”

写到这里,他合上日记并装在口袋,他起身看向四周,嘴里无奈道:“这还是真是让人发愁。”

就在他环顾四周的时候,却突然发觉身旁不远处的石头上站着另外一个人,一个女人。

“你是谁?”那女人饶有兴趣问道。

他摇头:“我好像失忆了。”

但他却又歪过脑袋:“等下,我叫夕为。”

那女人点点头:“正常,刚来到这里,都会有些神志不清。”

她自我介绍:“你好夕为,我叫尚夏,我希望能够和你组队。”

夕为皱眉紧缩:“组队?干什么?这里是哪里?”

那叫尚夏的女人摇摇头:“我也才来,脑袋还是很混乱,并不清楚这里是哪里,不过这里存在危险,还是团结合力才能够在这里活下去。”

夕为却不太相信:“是吗?你在骗我。”

尚夏神色不变,可眼神深处却有些许惊异。

她的确是在撒谎,虽然半真半假,可她已经知道这里是什么,而这里会存在的危险自然了然。

最重要的是她并不在乎组队,只是。

“你这人还真警觉,不能相信一下别人?我可是个弱女子啊。”尚夏微笑道。

夕为摇头:“不,你又骗我,你可丝毫不弱,虽然记忆还是不怎么恢复,可我却有感觉,你这家伙的危险程度绝对很高。”

尚夏这时候面色才是阴冷下来,冷声喝道:“看来你是要死在这里了。”

结果这时候,夕为再次摇头:“你又在骗我,刚开始你的确不准备和我组队,但又想要和我组队了,你这威胁一点意思都没有。”

尚夏神色缓和一下,再次露出笑意并有些惊讶:“你到底是靠什么判断的呢?”

夕为指了指自己脑袋:“感觉。”

尚夏微微点头并缓缓走到夕为身前,然后伸出手:“那么组队吗?”

夕为眯着眼睛盯着尚夏,好像是在思考和判断,但最终却还是握手并说:“组队。”

这就是夕为和尚夏第一次见面的事情了。

至于这里是哪里?那还真有很多叫法。

终焉之地、最后的地方、末日、毁灭之前。。。

但最常见叫做:终焉世界。

当万事万物走向末路的时候,终焉世界就会出现,或者说这个地方一直都在,只是末日之时,才会现场,并选择强大的生命们来到这里。

从这些生命中,将会诞生一个最强者,而那最强者就将会获得伟大之力。

简单的规则,简单的玩法,这就是终焉世界存在的意义!

“伟大之力?然后呢?”

夕为正坐在地上听尚夏讲故事。

尚夏回道:“不知道,那之后就是另外的故事了,我可不清楚会是什么,总之重点就在于活下去,成为最后一个人。”

夕为立马摇头:“我没兴趣,能离开吗?”

尚夏看到夕为的表态有些失望:“能被选择到这里的家伙,可都是人中人,你怎么能如此没有志气。”

夕为摊开手无所谓道:“我现在记忆还很缺失,但性格不变,我就是我,这样子的人而已,我对这些都没有兴趣。”

听到这话,尚夏立马说道:“如果我们能够赢到最后,你能把那伟大之力让给我吗?”

夕为略一思考便马上回道:“无所谓,如果可以,那么就给你了呗?不过我会死吧?”

尚夏点头问道:“即便如此呢?”

夕为还是那无所谓的态度:“那还是给你,我毫无兴趣,但最好还是让我离开这里。”

尚夏笑道:“哈哈哈哈,你还真是个有趣的家伙,但你的想法本身才是无所谓的,只要赢到最后,即便你死了,我获得伟大之力,那是可以实现一切的力量,那么复活你,还是送你回去,都可以做到。”

这一句话出,夕为眼神之中终于有那么一些多余的光彩。

他道:“那好,让我们一起消灭其他所有敌人吧。”

话虽如此,他们也必然要做到这些事情。

不过尚夏却有所担忧,她手摸摸下巴,嘴里说道:“那不太容易,虽然有自信很好,但其他角色却也绝非废物,尤其是。”

她话没说完,周围大地突然震撼起来。

夕为和尚夏同时警觉起来,尚夏立马叫道:“麻烦了,已经来了啊。”

抬头望去,就看到一头几十米长的银白色龙落地了。

那龙头上长鹿角,四肢四爪五指,身躯细长有鳞,这是东方龙。

而银白龙一落地便化作人形,是一席白衣翩翩少年。

他一来立马朝警觉两人打了招呼:“二位,我不是敌人,我是黑派的乌拉拉,来此是想邀请二位。”

发觉那家伙没有恶意,夕为和尚夏也就放下了攻击姿态,但也只是放松了一点。

那乌拉拉到底没有过于靠近,只是停留在两人面前几米距离,嘴里诚恳说道:“现在整个终焉世界就分两派,一黑一白,作为黑派成员自然是邀请你们加入黑派!”

尚夏还没准备说话,夕为就直接回道:“没兴趣,我们两个有组队了,不准备加什么黑社会帮派。”

乌拉拉却不生气,依旧面生和气,他搓搓双手温柔细声:“想来你们已经知道这个世界的本质,我们都要争夺唯一。”

“那你怎么还加入帮派?”尚夏有些好奇。

乌拉拉笑道:“因为黑派老大值得托付,他要是赢了,我们依旧能够在他的新世界有一席之地。”

夕为皱眉:“那伟大之力这么厉害?还能创造新世界?”

他说这话的时候,忍不住看了眼尚夏,果然明了,尚夏那家伙绝对是说了部分而已。

不过从态度上来说,他也依旧。

乌拉拉点头说道:“是啊,所以我们没必要争斗,只要协助黑派老大获胜,都能够在新世界中成就一番伟业。”

可惜夕为根本不在乎这些,至于尚夏?

她目光锐利,神色坚定:“不,我只想要创造属于自己的世界,可没兴趣在别人的世界当狗!”

2第一战

乌拉拉的脸色开始难看起来,可声音依旧和气,却明显压抑了些:“嗯?狗?不至于吧?毕竟从结果来说,对大家都是好事,虽然终焉之地只有一个能活,但在那之后新世界中,大家都能活,这对谁都是好事情,不是非要你死我活!”

尚夏立马摇摇头晃晃手指:“啧啧,不可能的,会在这里的家伙,多数可都不是什么好说话的主,白和黑两派都不可能谈和,即便我们同意,终究还是有两派大战,这些事情可不是你愿意好人就能好好过的。”

乌拉拉突然叹了口气:“唉,果然是这样子吗?”

也就是这时候开始,他的气场变了,再无让人感到丝毫和气,而是凌厉恐怖。

但在动手之前,他还开口道:“记住我的名字,乌拉拉,我是掌控空间的龙!”

尚夏也是默默往后退了几步,明显是要拉开身位,让夕为来对抗乌拉拉。

夕为瞥了眼尚夏,他面色却毫无改变,转目又盯死当前的乌拉拉。

“小心一些,他很强的。”尚夏已经到安全地带这才提醒了一句:“在掌控空间之道的家伙,乌拉拉绝对是其中佼佼者,甚至是最接近空间大道者,如果再进一步,他便是空间!”

那乌拉拉踩在看不见的空间之上,一步步向上走,目光朝下看盯着夕为,对于尚夏的话语却不怎么在意。

当前,还是先决定一个来干掉。

夕为这时候只是抬起手,以为是要起手发招,可接着他只是看了看自己的左手,心里想着:“战斗?怎么打?嗯,好像有些回忆起来了。”

他突然半蹲如下马姿态,然后轰击凭空当前一拳,口吼:“力!一!”

一拳当出,脚下地面下陷,同时面前空间撕裂,裂缝直朝天追,去赶超那天上高空的乌拉拉。

“啊?力一?这家伙难道是最普通的一拳就能够轰碎空间?”旁观者尚夏不禁惊诧:“这家伙的攻击没有技巧,只是蛮力,就已经这么可怕了?”

此时一看,空间裂缝追上了乌拉拉,不过乌拉拉在空中踏出一脚,裂缝直接停止,同时空间恢复原状。

“蛮力?”乌拉拉皱眉:“到底是什么路数?”

而地上的夕为抬头望向乌拉拉,他脑中正在思考:“在天上不好解决!要让他下来,该怎么做?”

转瞬间,他脑中有了答案,所以他伸手朝天,手成抓型,然后握住,口吼:“力二!”

空中的乌拉拉瞬间感觉自己四周八方来力,他被无形大手直接捏住。

下方看客尚夏瞬间明白:“力一是打,力二是抓,这家伙难道是掌控力之道?”

她略一思考:“就是不清楚掌控到那一层次。”

只是也觉得这种招数,这种大道,貌似也过于简单了,使用蛮力的家伙做为队友,的确合适?

不过战斗还在继续,乌拉拉在被抓住一瞬身形一闪一烁,居然出现在旁边一侧空中,距离本来被握住的地方有那十几米距离了。

“瞬移。”

这招数谁来都能瞬间明白,只是也会夸赞乌拉拉的空间反应能力真是超群。

如果换做一般人来,怕是直接被夕为捏死当场,根本不给瞬移时间。

不过,能出现在终焉世界的角色,可都是高手之高手,这种情况也是自然。

实际上从头到这,乌拉拉只是觉得庆幸。

一打一,他不怕,就怕二对一,但看情况,尚夏也依旧是在判断夕为,说是队友,但明显有些顾忌,可能只是在分析夕为是何种大道。

“他们之间绝非亲密,但如果那家伙陷入麻烦,这女人绝对会出手的,我要在其出手之前,一招毙命!”乌拉拉思路已定。

已经判断有了,那么接下来,该是杀招了。

他双手合十然后再打开,形成了一个方形手势,那方形空档中正瞄准着底下的夕为。

“啊?”夕为一惊。

虽然没有空间道天赋的人是难以“看”到空间变化,但他却清晰敏锐感到周围空气都在往自身压缩着,那强大的压力明显是要把他压成碎渣。

这是空间坍缩?

夕为想要躲开,却早被锁定其中,大概是其周几十个三维空间格范围,被锁定其中后,完全无法冲出一步。

那么只有挡!

“力三!”夕为双拳相抵却做防御姿态。

尚夏一看,饶有兴趣地摸了摸鼻梁:“哈哈,力三是格挡防御啊!”

只是这时乌拉拉双手却已经用力再次合十,瞬间夕为直接被空间压缩其中,并再也见不到其人了。

可乌拉拉的脸色并不好看,尚夏则是露出惊喜。

乌拉拉双手继续保持用力合十,他不断用力,那处空间压缩威力更甚。

而仔细看去,可以看到那空间之中有一个黑点存在,再放大一看,黑点中居然有一小人,那小人就是夕为,他还在双拳相抵的防御状态。

只是夕为表情看来,那也是同样的坚持着。

“这是在角力?那么。”尚夏已经知道这招对抗下的结果了。

比拼蛮力的话,乌拉拉怎么可能比得了那蛮子呢?

乌拉拉也是清楚这点:“但怎么敢松开啊,还以为一招能杀,但这力量也太强大了吧?即便不懂空间之力,却还能用蛮力硬抗?这家伙是肉体凡胎啊!那身体是怎么抗住的?明明。”

明明凡人之身,还不懂空间力量,可就是用自己的力之道抵抗空间碾压。

这一瞬间,乌拉拉心下生出寒意。

而那黑点好像还在微微缩小,可接着却也在不断挣扎变大,就在缩小变大之间,只是继续持续了几秒而已,那黑点突然爆开了。

夕为居然就只是用蛮力挣脱了,而他看来丝毫无损,此刻他双拳分开,那姿势不再“力三”,那是“力一”前兆?

只是这次却明显比之前的“力一”更加可怕。

“力!一!”夕为吼叫着出拳轰向乌拉拉:“打破!”

乌拉拉立马在身前叠加三层空间准备防御。

而那拳力轰击而至,三层空间防御却已经是三三得九,成了九层空间。

“不可能破得了九重空墙吧?”乌拉拉一边想着一边准备着下一个回合对招,看来是要打持久战了。

但还未思考下一步怎么做,夕为的拳力居然从九层空间防御突破而出。

乌拉拉惊了,并想要瞬移离开。

“等等?为什么?空间防御没有破啊!攻击是怎么穿过的?”

就在乌拉拉瞬移瞬间,他脑中思绪万千,却不经意有了一个答案。

只是还没想完,就在他瞬移刚成,身形一显,一股巨大攻击就已经轰击到他的身上。

这?怎么可能!

那巨大的力量啊,就这么结结实实打中了乌拉拉。

3光暗

夕为抬头望着高空之中,那乌拉拉正在从天上飞落而下,很快目光随之,他低下头看着落在身边不远地面上的乌拉拉。

看来那家伙只是吃了一拳,就已经完全躺下了。

可夕为又有些不满看向尚夏质问道:“你是什么意思?”

尚夏一边向乌拉拉所落地之处走出,一边随口说道:“要抓紧时间,不然黑派的人一来,我们就可不好收拾了。”

刚才那一瞬间,就是尚夏出手了。

虽然夕为没有看到尚夏到底做了什么,可他知道自己那一拳不会如此轻易收拾掉掌控时空之力的乌拉拉。

他不觉得自己无法击败乌拉拉,但绝对不会这么快,也不可能只是一拳。

而且。

“我那拳力一出,立马感觉到一些变扭,那拳力本该击打到无法看到的空间墙壁上,然后击碎之,可是那拳力却是从防御中穿了过去,根本没有任何阻碍。”

夕为死死盯着已经走到乌拉拉身旁的尚夏:“你到底是怎么做到的?你是偏倚了空间防御,同时还偏倚了我的拳力方向,这一切如果是空间道的话,这乌拉拉是不可能发觉不了的!”

尚夏摊开手无所谓道:“这很重要吗?”

说话之间,她已经俯下身准备把手放在乌拉拉的额头之上,并嘀咕着:“果然没死,那一拳威力足够了,但在被击中之前,这家伙也做了最后的身体防护,所以还是硬抗了。”

乌拉拉是没死,但也差不多了,半死不活失去意识,现在尚夏能够轻易取走乌拉拉的生命。

不过尚夏还没用力,她的手腕却被夕为扯住拉起,硬生生把尚夏提到站直了起来。

可接着夕为眉头一皱,他本来抓住尚夏的手腕,但现在尚夏那手却都已经收回了。

“怎么挣脱了?”夕为心下产生了莫名难解和困惑。

尚夏脸色也有不快,她另外一手不断轻揉自己刚被捏死的手腕,一边嘴里碎念叨:“你这人有什么毛病?我们是队友、搭档,在这里要取走敌人生命,这种事情难道有问题吗?”

夕为摇头:“没有任何问题,但我和他的战斗没有真正的结果,如果是单挑,我杀死他,那是他不如我,但你插手那就是另外一个问题了。”

尚夏一听这话,脸色更加难看起来,语气也不由带着冲意:“哦?你这还是公平道?真当这是一对一男人单挑的场合啊?”

夕为却很认真:“这是单挑的场合,他是一个人来的,我是一个人与之对战,你插手就不对。”

尚夏有些气不过,从道理来讲,还真是夕为所说。

但这里是该讲道理的地方吗?

不过思考一下,尚夏气势缓和下来,语气平和起来:“哦,那好,现在该怎么办?等他醒来,你继续和他打?留在这里?等黑派人来多了,我们死在这里?你觉得那些家伙来到这里,看到这种情况,会和我们一对一单挑吗?”

夕为摇头:“不会,但我们可以二挑一群,不是吗?”

尚夏有种气笑了:“啊哈哈哈。”

她甚至开始仰头大笑,隐约间夕为好像看到尚夏面成黑影嘴角笑地拉扯耳边。

他问:“有那么好笑?”

当尚夏停止笑意,低下头面朝夕为的时候,她脸色恢复如常,语气有些冰冷:“是啊,很好笑呢!”

夕为说:“那你说该怎么办?”

尚夏无奈道:“那我们撤退啊。”

夕为点点头,现在最好的选择还真是如此了。

只是当尚夏转身要走的时候,她却立马发觉夕为居然正在拉着乌拉拉一只脚拖着那家伙跟着自己。

她立马惊叫道:“你在干嘛?”

夕为认真道:“带上这家伙,或许还有用,之前的比试不还没完吗?”

尚夏无言以对,她嘴角抹平,完全不知道如何和夕为对话。

算了,不管了。

她想着还是一股脑朝着前方走去,夕为则是在其身后默默拖着乌拉拉跟着。

当他们离开之后,没过一会儿,这里便来了乌压压一大群人。

为首之人一席黑衣身影恍惚黑暗,也难以看清其真貌。

而其身后的人们则是很尊敬着为首者,显然为首之人应该就是那黑派首领了。

“嗯?乌拉拉?”首领看向目光所及之处。

其他人也在找寻着乌拉拉,但他们找无所获。

其中有人说道:“乌拉拉不见了,而且这里应该还有两个新人,可都不见了。”

有人立马惊叫道:“难道乌拉拉已经被干掉了?”

也有人跟着说道:“那怎么可能,乌拉拉掌控空间道,打不过可以跑路,不可能那么容易被干掉。”

但是见不到乌拉拉,乌拉拉也没有回来,这一切都显得诡异未知。

尤其是他们居然都无法继续追踪,显然一切踪迹都被抹除了。

“乌拉拉那家伙,非要自己先来,这完全就是出事了啊!”有人不满叫道。

首领正沉默着,他看向四周,望向远处,可最终他只是摇摇头缓缓说道:“算了,回去。”

其他人虽有想法,可也都没有继续说道。

只是有人忍不住看向夕为他们所在的方向,那里的一方天可比这里更亮。。。

整个终焉世界天圆地方,可天却有两种颜色,一方偏亮一方偏暗,天外有九个太阳转悠着,再远处则是星辰闪烁,而深处却有无尽黑暗和那黑暗中的诡异。

在看那终焉世界,整个圆天被分割成了两块。

那两方天交接之处,便是之前夕为他们所待过的地方,也是和乌拉拉战斗之地附近。

此时,夕为他们已经进入了较亮的一方天下。

并在一处山体洞窟中停留着。

夕为站在洞口望向天空不由吐槽道:“天色都不一样了。”

尚夏看了看那躺下的乌拉拉,然后才转头说:“你感觉不到吗?”

夕为摇摇头:“大概已经知道了,这就是所谓两派领袖的道吧?”

尚夏一笑:“是啊,如此强大,可分二天呢。”

夕为说:“一方偏暗,这是暗道,偏亮一方是光道。”

他转头看向尚夏:“原来如此,一个掌控光,一个掌控暗,那两家伙的道力,绝对是大道成就。”

“不然呢?你果然是蛮子啊!”尚夏摇头晃脑:“居然连光知和暗所都不知道?除了道神,他们就是三千世界中最强的两位,他们的力量可不只是你所感受那么简单。”

夕为说:“我知道啊,光和暗这两道会相互影响,他们相互压制,在目前的情况下,他们的力量会自然相互牵制,所以才只是目前这样。”

他目色锐利起来:“如果剩下一个,另外一个的道就能够完全碾压所有人了。”

4梦神

是啊,光和暗,两者都很麻烦,但更麻烦的是其中一方赢了,那么一切都结束了。

“怪不得会产生两派两方,其他人也只能选择归顺了。”夕为淡淡说道。

尚夏听完只是觉得夕为无知。

她一直叫夕为蛮子,那可不是蔑视,而是因为夕为真就是什么都不懂。

实际上能到这里,自然不是平凡角色。

可就是这种缘故之下,夕为居然还不知道光知和暗所,这件事本身就显得无知。

那自然说明了一件事,夕为之前所在的地方,绝对是偏远蛮荒之地。

即便实力再强,也只是世界边缘存在。

再加上那“力之道”,这还不是蛮子吗?

“你现在记忆都恢复了吧?结果还是什么都不知道!”尚夏有些不屑道:“和你组队看来不能太相信你的判断了。”

夕为无可置否。

尚夏指了指依旧昏迷的乌拉拉说道:“你还非要带着这家伙,等他醒来你要怎么做?”

夕为摇摇头:“看情况。”

然后夕为走入洞中找个干净地方靠墙坐下,他说:“我有些累了,要休息一下。”

尚夏微微一笑不说话。

而当夕为闭上眼的瞬间,他却有些不妙感觉。

他立马睁开双眼并急忙叫道:“不好。”

可眼前的尚夏却如同烟云随之周围一切消散开来,他已经中招了。

这自然不是尚夏的招数。

“梦。”他戒备着看向四周。

脚下是水,可自己不会沉下,天空是云,可都积满如堆,难以看破。

只是敌人呢?

夕为开口叫道:“喂,通过梦侵入?这可不是多友善的行为啊?”

从四面八方传来了一个男人的声音:“是吗?但你们是敌人啊?不然怎么会对乌拉拉动手!”

夕为说:“那你也该出面一下吧?”

在他面前的水中这才浮现出一个男人,那家伙看来也没什么特别的,也感受不到敌意和威胁。

夕为暂时放下了戒备并问道:“你想要做什么?”

“夕为是吧?我的道名是梦,也可以叫我梦神。”那人如此说道。

夕为皱了下眉头,他的名字怎么就被知道了?

难道是通过梦而被了解到了?

但夕为更在意的是另外一件事,他说:“神?”

梦神笑道:“踏入大道境地,不就是神吗?”

夕为摇头:“算了,不是什么重点。”

梦神一听收起笑意说道:“真正的重点是你们想要做什么,而不是我要做什么。”

夕为说:“很简单,我们会得到那力量。”

梦神有些不悦:“你们?算了吧!你们也就俩人,不是吗?不可能赢的。”

然后他又问:“对了,乌拉拉没死,可你们带走他干什么?如果是用来威胁我们,那就没有任何意义。”

夕为说:“那和你们有什么关系吗?”

梦神说:“有些意义,你没杀了乌拉拉,那么我们也不会赶尽杀绝,反正最终的赢家只会有一个,不是光就是暗,你必要做出一个选择,你还有这个机会。”

夕为刚要继续对话,梦神却打断并立马又问了一个问题:“你,不,另外一个家伙对乌拉拉做了什么?我入不了他的梦。”

入不了梦?

夕为一愣,那肯定是尚夏的手段,既然如此,就是之前尚夏碰了乌拉拉的时候。

“那女人明知道会有这种对手,居然。”夕为心下有些不快。

可嘴上却说:“喂喂,一问一答,你这直接连说问两次了?”

那梦神盯着夕为,过了片刻,他摊开双手认真说道:“那么你再考虑一下?”

夕为不搭理,而是看向四周。

这梦神之所以只是说教,不过无法对自己造成太多影响而已。

原因也很简单,这里可不是黑派的地盘。

光道领域之内,梦神也只能做到托梦对话而已。

还想要攻击,那可不能。

只是要任何离开呢?

夕为略一思考,然后抬手摆姿准备动手。

梦神一看立马吐槽道:“不是吧?你准备用拳头破我的道?”

夕为不答,而是直接出拳。

“力一!”

没有效果,这里是对方的道,只要是在梦中,他的力之道必然受限。

只是夕为又一次出拳,再一次出拳,开始不断出拳。

向前打,向后打,向天打,向水打,他不断打,向四面八方。

这一幕应该很好笑,可梦神却丝毫笑不出来。

甚至他露出无解和难缠。

这里是他的道,可当夕为不断打拳,却也是在不断使用自己的道。

“是要拼道力?”梦神不禁想道:“但在梦中的话,他的道不可能超越我,可是。”

麻烦就在于“可是”!

只是蛮力的莽夫,或许不可怕。

但当莽夫的力拥有道,这样子的莽夫,绝对不是多么好解决的。

“算了,反正也没什么好问的,该了解都知道了。”

梦神想着就准备离开这个梦,本来也不太可能对夕为造成什么实质伤害,不过托梦罢了。

可当梦神要离开的时候,另外一个无法预料的事情发生了。

“什么?”他走不了了。

那夕为也是叫道:“想走?”

夕为还在挥拳,不断随意施展自己的道力。

“力二。”甚至他想要“抓住”梦神。

这真的有用吗?

梦神好像真的无法离开了!

“不,不对。”梦神反应过来:“不是这家伙。”

而在梦之外,夕为的身体本能颤抖和挣扎着,他好像睡死了,好像噩梦中。

尚夏则是手放在夕为的额头上,嘴里嘀咕着:“这么快啊。”

然后她露出些许失望神色:“不,还是逃了。”

刚说完,夕为终于睁开双眼,并推开了尚夏,他扶额问道:“你到底是想要做些什么?不直接叫醒我,明明知道的。”

尚夏站直低头看着夕为:“哦,你闭眼的时候,我才想起来了,你相信我吗?”

夕为楞了一下,然后说:“好吧,我也只能相信,不是吗?”

尚夏笑了:“哈哈,是啊!”

然后她承认道:“我故意的,谁让你这家伙丝毫听不进去一点话?”

她继续说:“尤其是你直接闭上眼就可以睡了,入梦太快了,我都拦不住啊。”

“不过我不叫醒你,只不过是要尝试一下是否能够影响到那个梦神。”

5争吵

夕为有些惊讶:“你认识梦神?”

尚夏点头:“我可不是蛮子,我一直都在三千世界中比较繁华的世界游走,自然了解各方势力。”

夕为好奇道:“这梦神本来就是那黑派领袖暗所的手下?”

尚夏摇头:“不,都不在一起混,但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相互都会认识,即便没见过,总该知道名号的。”

但显然,做为一个蛮子,夕为的名号肯定没谁知道。

不过现在会在这里的人,肯定也都会开始注意到夕为的。

一个本来寂寂无名的家伙,居然能够出现在终焉世界,这本身放在三千世界主流世界中可能都是个大新闻了。

可惜这一切,或许不

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会有更多人知道了。

夕为深呼吸着几口气,总算是完全缓了过来。

梦中入了他人之道,这事情还是第一次遇到。

“所幸这里是光知的地盘,那家伙也不敢把你拖入梦境更深,不然的话,以那家伙的梦道程度,怕是能够让你连自己是谁都不记得,更别提使用一些自己的道了。”尚夏认真说道。

她又说:“好了,别想着随便睡觉,即便再困,也给我忍着。”

夕为听完,再经历刚才的事情后,对于这话也只能无奈赞同:“好,知道了。”

尚夏点点头,然后也是盘腿坐下,饶有兴趣盯着夕为说:“夕为啊,以你的道力来说,都不该需要休息吧?”

夕为说:“我只是想要休息,我对苦修可没什么兴趣。”

尚夏:“哼?这样啊!随心所欲吗?要记得这里没有任何吃喝,即便是有,也最好别吃、别喝,其他的欲望也最好忍住,在这里的家伙们随时都可以用他们的道通过任何方式来影响你!”

夕为现在是真听进去了,毕竟刚才体验了。

而就在俩人交谈注意事项的时候,乌拉拉那家伙哼哼唧唧爬了起来。

“啊?这里?你们?”他一醒来立马有些惊慌。

可接着他冷静下来,因为他明白如果存在任何一点威胁,他早没了。

然后乌拉拉看向两人并放下些许戒备问道:“你们到底是要做什么?”

尚夏看了眼乌拉拉,转头对夕为说:“你说,我可对他没什么兴趣。”

夕为叹了口气,并对乌拉拉说:“之前的比试,那不算数,我准备再打一次。”

乌拉拉听到这话,双眼瞪大不可置信。

他说:“我还以为你会想要我加入你们呢?”

夕为也有些难以置信:“什么?为什么?你很弱啊?而且我们两个足够了,不需要再多人了。”

这一瞬间,乌拉拉自然受到打击。

他有些不服:“难道你觉得你绝对比我强?之前好像有俩人同时对我动手啊!”

说到这里,乌拉拉忍不住瞥了眼尚夏。

实际上乌拉拉还是不清楚尚夏的手段是什么,之前发生的事情过于离奇,虽然是被夕为攻击,但真正重要的影响却是尚夏,这女人的道非常麻烦。

最麻烦的是乌拉拉根本无法理解那种道是什么。

而发觉乌拉拉在看自己,尚夏有些不快:“怎么?小鬼,看我?有话要说?”

乌拉拉立马收回目光并使劲摇头否认:“没有。”

这时候夕为站了起来活动了下筋骨并问道:“那么准备好继续了吗?”

乌拉拉再次懵逼,他痴愣道:“什么?打?”

这让乌拉拉真有点害怕了。

因为他意识到自己之所以还活着,不是因为其他任何理由,只是因为之前

宝贝你的奶好大把腿张开 小丹乖让我再进去一次

的战斗中,有了尚夏的插手,这才让夕为留了乌拉拉一条小命。

夕为啊,真的很介意他人插手神圣的决斗!

即便除了他以外,其他人貌似并不觉得那是决斗!

而乌拉拉在意的是夕为这家伙的脑回路很不正常。

他以为对方是怕遭到报复,毕竟杀死了乌拉拉,那可是等于完全对黑派开战。

白党和黑派是不死不休,但对第三方来说,即便不加入其中一方,却也不愿意过早掺和、开战。

“难道你们是真心觉得你们能赢?”乌拉拉惊问。

夕为和尚夏相互看了眼,然后同时点头。

尚夏就说:“不然呢?”

夕为说:“我不喜欢当前的游戏规则,这里的规则本身就很讨厌了,结果你们还是党派之争,非要分成两派战斗,搞得好像只有这种规则一样,我讨厌规则,也讨厌制定规则的一方。”

要说终焉世界的规则,那实际上就只是一个,赢到最后一个。

但显然现在的规则却并非这么简单了,而是因为两个超级存在的缘故,硬生生把个人大乱斗变成了两大阵营。

不过对于夕为所说,乌拉拉颇有微词,他问道:“可你们也组队了啊?你们也在遵守组队规则,这也不是本来的规则!”

夕为还没回答,尚夏却觉得好笑,她捂嘴笑道:“哈哈哈,没用的,这人只是在意自己的规则而已,他只是讨厌自己以外的规则,随心所欲仅此而已,这没什么好说的。”

只是看向夕为,那家伙居然是在手拖下巴认真思考模样。

甚至听到夕为正在嘀咕:“啊?这种组队,也是规则吗?那,好,嗯。”

尚夏一听立马扶额:“搞了半天,你是什么都不分啊?敌我?规则?思想?你这家伙不光蛮子,还是个傻子。”

这时候夕为立马反驳了一句:“我不傻,傻子能修道?”

尚夏摇头:“不,傻子也能修道,你就是答案。”

乌拉拉眯着眼睛盯着两人吵架。

怎么就能碰到这种情况,他光是看到,莫名觉得有点不快呢。

“好了,别吵了,我觉得你们应该更加友好一些!”乌拉拉阻止了两人争吵,并继续说道:“就真不拉拢一下我?或许我会愿意加入你们呢?我可真不弱!空间道相当方便,不管是赶路还是逃跑!”

结果夕为和尚夏都看向乌拉拉,表情上都有不太屑同的意思。

夕为歪头说道:“逃跑?赶路?那有什么用?最后只有一个赢家!”

尚夏则是吐槽:“我们都说了不要你了,而且你才是拉拢我们的人啊。”

虽然被说了一顿,不过两人到底没有继续争吵。

只是现在的局面,貌似也有些许尴尬了。

乌拉拉好像不准备继续和夕为打一架。

而夕为则是失去了一些兴趣,尚夏则是再想其他的事情。

一时间场面安静和沉默。

6拉人

率先打破沉默的人还是乌拉拉。

他说:“那么我能回去吗?”

而得到回答则是异口同声的话:“不可以。”

夕为和尚夏相互看了眼,夕为摇摇头对乌拉拉说:“怎么想来,干掉你终究能够削弱实力的。”

乌拉拉也是惊了:“什么鬼?你真要杀我啊?丝毫善良些啊?之前干掉我算了,真那么在意战斗的结果?”

显然夕为不是什么善人,但绝对脑回路不正常。

不过现在要夕为杀死一个没敌意的家伙。

夕为思考一下,还是摇摇头叹息道:“算了,你滚吧。”

一听到这话,乌拉拉愣住了,然后惊喜了,并真准备走人。

只是还没有走出一步,他立马感到上下颠倒,直接一个踉跄摔了个狗吃屎。

并且也听到一个冷冷声音:“走?还要问我的意见吧?别忘了,我和这家伙是队友。”

当乌拉拉爬了起来,他无法理解地看向尚夏:“什么啊?这还要讲民主?”

尚夏摇头:“不,和民主无关,而是我和他,又不是谁老大,我们是队友关系,那么另外一个队友的意见很重要的。”

夕为听完觉得很有道理便说:“那好,我是决定放了他,至于你要怎么决定,那么随你。”

说完夕为又坐了下来并耷拉着脑袋盯着尚夏和乌拉拉。

乌拉拉看着尚夏问道:“刚才是上下颠倒了?难道,你是尚夏?那个掌控上下大道?”

尚夏微笑:“是啊,这才认出来了?”

对,才认出来了。

毕竟他们以前可没见过,不过听说而已。

说真的,在这里谁都不认识的,也只有夕为这种蛮子,其他人相互之间,都最少都是听说过的。

夕为这时候立马指了指自己问道:“对了,我是谁?”

乌拉拉摇头:“不认识,你也没自我介绍。”

夕为有些失望摇头:“我叫夕为,掌握的是力之道。”

就“道”来说,夕为根本无需介绍,那真是谁见谁知,很无脑简单的道。

但是,正是如此或许更加危险。

“会在这里掌握力之道的,绝对只有你一个,即便是三千世界中我都没有真正纯粹掌控力之大道,很多人都只是兼修力之道。”乌拉拉这话是有夸耀之意。

但也说明了一件事,那就是力之道本身的确不入流。

空间、光、暗、火、水等等,三千大道无奇不有,力之道就算是凡人都能随意拥有,只要能出力,便已经足够了。

所以掌控力之大道的,那自然难以遭遇见之,尤其是单修此道的人。

“过于普通了,主要是力之道的变化性太弱了,就是出力而已,面对各种情况有些不太好使。”乌拉拉随口说道。

尚夏却不认可:“不是因为这点,而是力之道很容易到达封顶的道。”

夕为摇摇头说道:“好了,还是说你要怎么处置乌拉拉。”

尚夏这时候反而是问道:“处置?说起来,这家伙好乖巧啊?明明可以直接逃的。”

乌拉拉无言以对,他怎么跑啊?

就算是空间道,可只要动用丝毫道力,他绝对是要直接死在这里的。

而要靠走?拜托,刚才是谁拦住了?

尚夏看向乌拉拉说:“那么你到底是怎么想的?我刚才又想了一下,虽然你的确很弱,但毕竟也是掌握大道的家伙,或许真会有些作用,加入我们吗?”

乌拉拉有些惊讶:“之前明明不是这个意思啊?”

尚夏摇头:“本来我以为你是个黑派死忠,但就对话之中,我发觉你这家伙根本摇摆不定,不是吗?”

乌拉拉沉默。

然后他说:“可你们赢不了啊,这才是重点。”

但显然,这里只有他是这么想的。

夕为和尚夏,他们自己是有绝对自信,这才是让乌拉拉摇摆不定的原因。

说真的,他真想知道面前两人是怎样资本才有如此自信的。

“嗯,算了,就暂时跟着我们吧?慢慢思考。”那夕为突然来了这么一句话。

他继续说道:“如果再加人的话,或许我们就是真正的第三方,第三阵营,这就比之前可有趣一些了。”

尚夏一笑:“我也是这么想的。”

乌拉拉依旧觉得难以置信:“你们只是因为有趣?”

但没有回答,他只是被夕为和尚夏死死盯着。

乌拉拉没有实际答案,他依旧摇摆不定,不过他确定了一点:“那,暂时这样吧!”

从这一刻开始,终焉世界第三大阵营建立了。

只是除了夕为和尚夏,或许没有人会在意这所谓第三阵营吧?

反正乌拉拉是这么想的。

“那么之后呢?”乌拉拉问道:“接下来,你们准备做什么?”

尚夏示意乌拉拉闭嘴并说:“你还只是个我们这边的待定人员,不要随便套情报。”

说完,她转头对夕为说:“我刚才也思考过,实际上我们应该去找白党那边。”

“啊?什么意思?”夕为问。

尚夏说:“我们现在是在白党的地盘,光知那边或许能够暂时收留我们,毕竟我们把这家伙带走,终究是要让黑派记恨了。”

夕为有些疑惑:“但我们是第三方啊?”

尚夏笑道:“对,但我们现在还不是两大阵营主要对手,反正他们也不会真正把我们当做对手,所以可以先依附一方,然后。”

她头微微低下一点,脸上阴冷起来,手也抬起并缓缓握紧:“也能从白党那边获得一些资源,顺便还能挖角。”

这些话乌拉拉听得一清二楚,显然根本没管他,只是听完,他有些不寒而栗。

他觉得尚夏这女人的确有些阴险了。

所以乌拉拉看向夕为,他感觉夕为好像不会喜欢这种决定。

但转头一看,夕为居然是思考状态。

夕为正用拇指扣了扣鼻侧,思考一下后,他是在说:“太阴险了吧?”

尚夏有些不满:“什么意思?”

乌拉拉则是有些欣喜,果然夕为是比较正派的。

可接着夕为却是认真说道:“重点还是在于这种做法并不能真正削弱一方吧?”

这话一出,乌拉拉又开始失望。

尚夏回答:“当然不行,实际上真正的重点,依旧还是光知、暗所,只是他们相互制衡。”

7道痕

“如果直接干掉其中之一,就会让局面失去平衡,整个终焉世界都会被另外一人的道所毁灭,那么那时候就会造成一个胜利者的情况。”

“正是如此,才会有人愿意依附两方之一,至少能够保证二分之一的概率跟对了人,最终能够在新世界复活重生。”

“可我们想要赢的话,那么只有把光知、暗所同一时间给消灭掉,不给任何一方任何多余机会。”

“我们暂时加入一方,并在双方角力中,不断削弱一方,逼迫双方决战,也就在决战的时候,光知、暗所直接交手,在双方消耗到差不多,我们各自灭掉一头。”

说到这里,尚夏都露出兴奋表情:“我们就赢了。”

听完夕为鼓掌:“说得好。”

然后夕为问一脸无语的乌拉拉:“你觉得呢?待定成员。”

乌拉拉毫无气力道:“我觉得是在开玩笑。”

夕为摇头:“我觉得这就是最好的办法,这就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我们就是黄雀。”

乌拉拉立马说道:“可光和暗,那两位谁可不是螳螂,更不是蝉,而是相互无敌的最强者,你们也顶多就是黄雀,那怎样啊?”

他继续说道:“就算是拼到最后,你们真到那一步,难道你们两个能够相互单挑光知、暗所?更何况他们手下可都有很多角色,那是有大将的,那些大将可比我强多了,我觉得你们顶多是个大将,而不是最强者。”

尚夏有些失望,她双手摊开:“哎呀,无聊,这家伙还是不相信我们的实力,他果然还是太弱了,弱到都不知道自己和别人的差距。”

夕为点头:“对啊,他自己就只是刚刚到大道程度,只是封顶道力,自然不知道差距在哪里!”

乌拉拉一惊:“什么意思?我也没那么弱吧?而且大家不都是这样吗?虽然我也不太清楚为什么会有实力差距,可我们都是大道已成啊?”

夕为蹲下,指了指地面:“你把这看做一张无限大的白纸。”

乌拉拉也跟着蹲下并点头:“是啊,然后呢?”

夕为把指头放在地面上划拉了一下并说:“我手指是画笔,画笔上有墨水,我这一点。”

“这是我们入道的切入口,也就是我们最初的道,我是力之道。”

尚夏说:“我是上下之道,实际上我的道名就是上下。”

夕为皱眉:“尚夏?上下?没什么差别,难道就不是真名?”

尚夏笑:“你猜?”

夕为摇摇头:“算了,我对你真名,还是你的道,兴趣都不大,不过我没有道名。”

乌拉拉说:“我也没有道名,实际上我有的话,该叫空间,嗯,也可以叫空,但龙族一般没有道名。”

尚夏吐槽了一句:“说起来,龙族一般就不修道,直接用龙体战斗,那没太大必要修道呢。”

对,之前战斗的时候,乌拉拉只是用道力而已。

不过这些也都不是重点。

夕为继续在地面上画圈:“点是入道,继续画圈是从点上延伸不断拓展。”

他涂满一个圈后说:“到这里,墨水用完了,也就是封顶大道!”

“而能来到这里的,必然都是封顶大道。”

“可是。”

他眼神放出光彩来,他说:“而实际上,在三千世界里面,我们只能到封顶大道,因为墨水是有限的,这个墨水就是道神所设置的规则极限,我们在三千世界中只能是封顶大道。”

乌拉拉点头:“这个我知道啊,然后呢?这里不受限制,是可以在这里突破封顶大道的。”

夕为笑道:“啊哈哈,你也知道,那你知道为什么你和别人还是有所差距吗?”

乌拉拉一愣,然后无奈道:“还真不知道。”

夕为严肃起来,可并没有直接回答。

而是继续在地面上画圈,从之前的圈上继续往外拓展。

画着画着,圈越来越大。

乌拉拉还是不理解:“什么意思?”

夕为终于停下来了,并说:“我们在三千世界中无法突破封顶大道,但有的人却依旧在自己的道上不断钻研,这些钻研无法直接体现出来。”

“但是他们却可以在‘道纸’上留下道痕!”

“他们被限制了,墨水本质就是道力的质和量。”

说到这里,乌拉拉终于懂了,他瞪大双眼脸色惨白。

这不是畏惧,不是恐惧。

而是懊悔,是痛苦,更是一种难以言语的感受。

“终焉世界不属于三千世界,没有限制,所谓的墨水量不会再是我们的限制了,我们可以在继续真正扩展我们的道,我们这些早就留下道痕的人。”尚夏仰着头缓缓说道:“而你,不过是飘飘浮沉、茫茫众生,在道中修到所谓极致、极限却再无任何钻研进步的家伙,你只是这样子的家伙而已。”

夕为点头:“对啊,而且你不可能在这里追上我们的,因为我们的道行,那道痕就是我们提早延展的潜力,它们只是需要更多的道力填充而已。”

尚夏又是一笑:“哈哈,而且你以为为什么光知他们在三千世界就比一般的极致大道的人更强?不就是无法展示的道痕吗?”

不过在三千世界中,也正是因为所谓道力极致的缘故,即便有些家伙的道早就超越了道力极限,可却难以表现出压制力。

当然,这里的话,他们的压制力才真正展现了出来。

光知、暗所是如此,夕为、尚夏亦然如此。

“光知他们在三千世界中,如果不是因为道力压制,怕是早就把整个三千世界搅烂了,说起来道神设置这种限制,本身也只是为了保护三千世界,但也让乌拉拉你这种家伙,能够在我们面前表现如此的无知。”尚夏继续打击着乌拉拉。

乌拉拉无言以对,他就只是耷拉个脑袋,好像失去了灵魂。

夕为制止了尚夏继续打击乌拉拉。

他说:“好了,没必要,也是吓唬够了,这小子之后不敢再顶撞我们了。”

尚夏点头:“我觉得也是,而且他也终于该知道我们可不是来开玩笑的了。”

乌拉拉缓了一会儿,终于有了些气力:“啊,我错了,不过。”

他也问道:“可这些好像也不是秘密,我就真没听说过呢。”

“无所谓的事情而已,毕竟道神还在,三千世界依旧存在,这些限制本身也有意义,同时你知道了?然后呢?那你就真的会继续钻研那无限大道?”尚夏上下扫视乌拉拉并表示怀疑:“我觉得你也不会,不然你不可能停止钻研。”

好了,乌拉拉又是蔫了下去。

8水神

夕为、尚夏他们和乌拉拉说了这么多,总结起来也就一句话:“告诉你,我们很强的,不要乱象,还是好好抱大腿。”

至于效果看来,实际上打击更甚。

所幸乌拉拉终究是个大道修成的家伙,心理承受力不至于那么差,终究还是恢复了心情和精神。

“算了,反正我就是个打杂的。”他苦笑着打了个哈哈。

然后他才算是认真并真心问道:“那么计划就是刚才所说的吗?”

尚夏点头:“对,主要是带你这家伙,依旧是有些不太方便,如果你乱说很麻烦,所以打击你的话,不是我毒舌哦,只是为了说清楚。”

夕为一脸不相信,他还掏出笔记本,偷摸写下:“尚夏很毒舌。”

然后也写了:“收了个小弟叫做乌拉拉,虽然是个丧气鬼,但看起来是个比较忠义的家伙,嗯,不过会跳槽的话,到底算不算忠义?”

只是他写着,其他俩人还凑来看,看完只有无语。

“好了,别看了,这很不礼貌,那么收拾一下,我们去白党那边‘投诚’。”夕为收起笔记认真严肃道。

三人终于是离开了破山洞,并朝着更亮的区域走去。

在这地方观察方位主要是看天了,越亮越靠近光知,越暗越靠近暗所。

显然那两个家伙,根本不准备躲藏,也不需要躲藏。

而在路上,乌拉拉忍不住问尚夏:“尚夏姐,你的道是什么意思啊?我完全无法理解?”

看到好奇宝宝,尚夏就瞥了眼夕为。

说起来夕为这家伙就真不好奇?

不过夕为的确不太好奇,他的想法很简单,一力破万千,管什么牛鬼蛇神吃拳头就完事了。

尚夏看到夕为表现有些无趣感,但也愿意多说一些给乌拉拉:“我的道是概念道,你应该知道吧?”

乌拉拉点头:“我知道,但概念道很难理解啊!”

尚夏说:“简单来说就是颠倒上下。”

夕为对此颇有微词:“不只是如此,我想过了,你之前的手段,那绝对不只是纸面上的意思,我的拳力完全是被肆意牵引走了,而乌拉拉的空间也被扭曲了!”

夕为继续说道:“你是那微调了无数次的上下颠倒,而且每一次上下改变,实际上只是几个度数变化而已,这真的算上下颠倒?”

“微调?这个我懂,我的空间道也能微调大小,能锁定一个虫子,也能锁定一个星星。”乌拉拉的话语就是半懂不懂。

这两者根本不能混做一滩,但也的确有相似之地。

“啊哈哈,不会再说了,自己猜,如果我的道你们完全理解了,那么你们可就是我的大敌了。”尚夏故作神秘了起来。

但她也的确不会继续多说了。

乌拉拉也只能作罢,至于夕为根本不会多问一句。

可真是如此,尚夏就又觉得憋得慌。

“你们真不想要知道?”只是继续多走了一些路途,她就忍不住叫道:“我的道相当深奥的。”

夕为不屑道:“拳头照样能够破解,只要挥拳够多。”

尚夏更加不屑:“你的拳头怕是永远打不中我,我从概念上就能够扭曲你的‘上下’观,这是意识形态上的变化,你还很难直观发觉,这是抽象力量!”

夕为摇头:“不,我可以打得更准,在你抽象我之前,一拳打爆你。”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怎么可能会在我抽象你之前你就打爆我?我会在你打爆我之前,直接把你脑瓜里面的细胞‘上下’都给你逆转了,那么你脑子都不能反应了。”尚夏叫道。

夕为冷哼:“我的脑细胞也能够打拳,你相信吗?在你的上下道侵入我的脑子,我就用脑细胞打拳,直接用力爆掉你的道力。”

这些讨论完全就是小孩子的争吵,听得乌拉拉头大了。

他双目圆瞪,双手抱头,一脸难以置信。

这两个大佬,为什么能够这样子争吵?太跌份了!

只是刚还吵着,这俩人却突然停了脚步。

乌拉拉发觉两人停下,便立马回头疑惑道:“不吵了?还停了?”

刚说完,他突感不妙。

下雨了?什么时候?

而且周围的水汽怎么突然这么重?

夕为指了指雨水和水汽对尚夏说道:“你让这些东西都给我上下颠倒啊?让它们回到自己该去的地方。”

尚夏不满道:“你该用你的力之道把它们都打散消失。”

乌拉拉则是看向四周,观测八方一切,嘴里急忙问道:“水神?”

就在这时候,从乌拉拉脚侧一边不远处的水坑中有一个脑袋探出,他发出不满的声音:“叛徒吗?乌拉拉!”

乌拉拉立马摆手叫道:“不,别动手啊,这里是白党的地盘,而且我们不一定算是敌人,不,应该说他们两个不是敌人。”

“啊?是吗?可他们很危险!”水神依旧只是露出半个脑袋,那双眼根本没看乌拉拉,而是死死盯着尚夏和夕为。

他认真严肃道:“刚才对话我可都听到了,他们论道角力,而且招招可怕超然,就他们角力中的表现,即便是我面对之,怕是也会几招毙命。”

乌拉拉愣住了。

什么玩意啊?论道角力?什么鬼东西!

那不是小孩子的交流方式吗?

乌拉拉回头看向两个大佬,夕为正靠在一棵树旁边懒懒洋洋,尚夏则是双手抱臂目空一切。

“啊?是吗?”乌拉拉嘀咕着。

到底是水神想多了?还是乌拉拉道行真浅?

对峙片刻,夕为终于不再靠着,而是开始活动筋骨,并淡淡说道:“好了,你们也不叙旧了,那么来单挑如何?水神?”

尚夏:“哼,怎么?又要单挑?之前你要和乌拉拉单挑,这次要和水神单挑,那不给我点单挑机会?”

夕为有些惊奇:“是吗?你也喜欢单挑?我以为你要一直隐藏实力呢?最好的情况,不是你一直不动手吗?”

尚夏听到这话,只是晃晃脑袋明显没什么兴趣:“好啦,就随口一说,不爽你而已,单挑的确无聊,我这次也不会插手,你想怎么打就怎么打,至于有其他人掺和的话,我会拦着点的。”

夕为高兴地点点头:“那可真好,你果然是好队友。”

而那水神也是再次开口,却是对乌拉拉所说:“你还真是叛徒了?居然一直不跑?你知道吗?你已经在我的攻击范围了,我可一直在给你留机会逃跑,没看到我的眼色?”

乌拉拉惊了:“那你可以直接传心言啊?或者传音入耳,为什么打眼色?我根本没看你啊。”

喜欢史上最真实穿越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