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ealousvue老大太视频在线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 A+
所属分类:花胶

要想让一群贼上自己的贼船,一起做更坏的贼,这个事儿说起来简单,其实是个技术活。

因为这些贼全都精明无比、背景强大、实力雄厚,身边还有一大批各个领域的专家充当智囊团,如果没有切实且充足的好处,是不可能上钩的。

所以方洲国际必须无限合伙,旗下子公司必须让出大部分股份形成某种制约,方舟核心服务器必须真的砸进海里,方杰必须足够坦诚、“大公无私”、“无为而治”,否则别说资本们了,稍微精明一点的玩家也不可能入坑。

比如当下方洲国际的股权结构就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最早的时候,方杰几乎是百分之百控股方洲国际的,但随着众多核心合伙人的投入,以及玩家们在方舟世界里的复活消耗,他的“工分”比例已经降至59%,而且还在持续不断地下降。

也就是说,目前方洲国际总资产规模已经达到了220多亿美元,其中大约130亿的资产是他的,剩下的资产当中,40亿美元归属购买复活次数的广大散户玩家,占股18%,而资本们的占股比例加起来接近23%,形成了一种三足鼎立的股本结构。

当然了,散户玩家的那18%里面肯定有不少也是各方资本暗中投资的,这个没法统计,只能说大致就是这么个情况,所以现在方杰对方洲国际也只是相对控股,一定程度打消了资本们的疑虑。

而真正让国际资本们入坑的直接原因,就是众多相对独立的子公司的成立。

因为方洲国际在实现终极目标之前是不分红的,工分再多都没意义,可旗下子公司是分红的,到时候可以将方洲国际公募到的营收,通过一系列合法合理的手段转移到这些子公司的名下,然后大家坐地分钱。

而且国际资本们还有更鸡贼的想法,他们就等着方杰买次级贷的那100亿血本无归,到时候找个由头把这位“方舟之父”掀下马,然后取而代之,最后方洲国际就彻底掌控在他们的手里了。

一群贼凑在一起开贼船,前进的大方向大家肯定是齐心协力的,但由谁来掌舵,这就得各凭本事了,而不是像表面上那么一团和气,这是理所当然的。

只不过他们注定要失望,买次级贷是不可能亏本的,如果真亏本了,方杰反倒喜大普奔,因为那代表着花旗国药丸。

总之一切都是阳谋,无论资本们之间如何斗智斗勇、耍阴谋诡计,在阳谋面前没有任何意义,只能顺着方杰规定好的节奏和路线,闷头走下去,哪怕知道前方可能是万丈深渊。

为了整个过程按既定方向前进,一向当甩手掌柜的方杰,年后直接把自己的临时住所和办公地点搬到了大湾区,亲自督导方洲国际旗下众多子公司的运营管理和战略方向。

而这一趟坐镇,足足在那边待了一整年时间,一直到第二年春节,方杰才返回双陆区陪父母过年,顺带和李晴一起把结婚证给领了。(08年全年在这里一笔带过,望大家理解)

两人结婚这个事情并没有掀起任何波澜,因为婚礼办的相当低调,连婚宴都是在家里办的,出席人员除了他们俩,就只有双方的父母和爷爷奶奶。

所以这事儿别说沸腾集团的高层和员工们,就连方杰的几个姑妈姑父,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都不知道方杰和李晴早就把婚给结了。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有得必有失,到了方杰如今这个地位,甚至都快成了世界首富的他,一旦大操大办,绝对会刺激到大众,被骂成是炫富行为,本来就一直被骂的他,立即会升级为全民公敌。

自己是全民公敌也就罢了,可自己的父母、李晴、李晴的父母,以后日子还怎么过,这个后果不能不考虑。

而站在其他人的角度,不论是老爸方万兴,还是老婆李晴,对此也是理解并且支持的,因为大家现在的身份地位也都不低,接触的层面不一样,眼界格局和思考问题的角度与常人完全不同。

普通人搞排场,那是以一种特殊仪式,向周围的亲戚朋友进行官宣,表示咱家丰衣足食、家庭幸福、子孙满堂、高朋满座……等等。

但这些,方家和新媳李晴其实根本不需要,因为全世界都已经知道你家富可敌国了啊!

如果还出来招摇搞事情,那就是故意往大家伤口上撒盐了,就是严重的打脸和挑衅行为,就是动机不纯恶心大家。

另一方面,在方杰和李晴看来,结婚是他们两人自己的事情,闹得人尽皆知岂不是等于耍猴给大家看,越是自卑的人才越需要向外界证明自己有多“牛逼”,而真正牛逼的人根本就不需要通过这些操作来证明自己。

当然话又说回来,这事虽然办的极端低调甚至草率,不在乎什么形式,但新婚蜜月还是有的,毕竟该HAPPY还是要HAPPY一下的。

两人在09年三八妇女节这天领了证,然后就在一大票保镖、助理、随行工作人员的包围下,开始了环球蜜月旅行。

外界对此也不觉得奇怪,两人本来就是青梅竹马的恋人关系,出来逛个街、购个物、撒点狗粮,来一趟说走就走的旅行,没啥大惊小怪的。

何况去年年底的时候,方杰从美联储那边拿次级贷成功套现700亿美元,扣去100亿美元的成本,血赚600亿,从此晋升世界第二富豪!

而他在方洲国际的持股比例,瞬间从不到40%,再次回升到78.9%,重新成为绝对控股大股东!

既然发了这么大的一笔财,干了一件这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带女朋友出来压个惊,有问题吗?

另外,经过一年时间的亲自把控和调度,方洲国际旗下的子公司们,大多数也已经步入正轨,不需要他再盯着了,也有时间浪一下。

比如方舟游戏的第一个主打项目,2D网游《征途》,经过近1年的制作开发,圣诞节期间就已经正式在方舟游戏平台上线了。

由于是免费网游,里面的氪金套路又极深,很快就让无数海外玩家一头扎了进去,源源不断地贡献着大把大把的美刀。

《征途》与《方舟》不一样,完全是不同性质的游戏。

时至今日,玩家们也不傻,几乎所有玩家都知道《方舟》是一款金融游戏,本身可玩性一般,在里面也很难出人头地,资源基本上都被资本们控制了,之所以还有无数人趋之若鹜,那是奔着投机挣钱去的,大家就是互相博傻,比的就是谁更傻。

甚至可以说,《方舟》里的玩家已经不能称之为玩家了,说他们是投机分子可能更合适一些。

而《征途》,则是将心流状态运用到了极致,是一款有钱就能装逼的“非常好玩”的常规网游,即便是那些对《方舟》嗤之以鼻甚至极度厌恶的玩家,看到《征途》后,也不得不大赞一声:真香!

不光是老外玩家纷纷入坑,连方杰和李晴这对小夫妻也入了坑。

方杰入坑那是为了做游戏测试,从而达到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而李晴入坑,那就是真的入坑了。

李晴本来从小就是个爱玩游戏的女生,何况自己的老公还是以游戏起家的,不说爱屋及乌、寻找共同语言什么的,其本身就对游戏十分感兴趣,此前沸腾游戏出品的所有游戏,她都玩过。

这次度蜜月期间,两人回到住所休息时,李晴老看到方杰有事没事就登陆《征途》,在里面随随便便瞎玩,还玩的挺起劲,于是自然而然地也跟着凑起了热闹。

结果,这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以前李晴手头紧,没啥钱,和大多数国内玩家,尤其是女生玩家一样,不是白嫖的游戏她不玩,后来有钱了,也只会投入基本的点卡费,游戏皮肤什么的那是从来不买的。

但就是这么一个勤俭持家的贤妻,在入坑短短一周时间里,就在《征途》里充值了上万RMB!

关键是充了这么多钱进去,她玩的还不太爽,发现总有更厉害的玩家高过她一头,连所在服务器里的本国国主之位也因此失之交臂。

更关键的是,不爽归不爽,自己充了这么多钱,也明知道这游戏太坑,却还是会为了某一个小小的游戏目标,忍不住想要继续往里面充值。

“老公,呜呜呜,我好倒霉!前后都抽了2000块钱的宝箱了,一个我能用的极品武器都没抽到,其他极品武器、乱七八糟的材料一大堆!气死我啦!”

马尔代夫的一处海景别墅内,刚洗完澡不久,披头散发坐在电脑前打游戏的李晴,气得将鼠标一甩,起身跨坐在一旁的方杰身上,将脑袋埋在对方怀里求安慰。

一想到初中那会儿,当时橱窗里一条十几块钱的连衣裙,她看着都直吞口水,而如今就这么几分钟2000大洋扔了进去,却连个水花都没冒一下,当下的心情简直难以言喻。

方杰偏过头看了一眼对方的电脑屏幕,然后拍了拍对方的后背,安慰道:“才2000块钱,至于这么斤斤计较么?你老公现在有钱的很,别说2000块钱,2000万也不用眨眼,继续抽,算我的,我给你报销!”

李晴扑哧一笑,直起身翻着白眼道:“别以为我不懂!你个大骗子!还报销,说的那么好听,充再多钱进去,最后还不是回到你手里了!你这一进一出,左手倒右手,顺带还卖了个人情,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你有多疼你老婆呢!”

方杰同样翻着白眼:“你这话有问题,一进一出怎么就不是疼老婆了?女流氓……”

“啊呸!”

被倒打一耙的李晴满脸羞红,条件反射地站起身,躲回到了自己的靠椅上,无意间瞥了一眼电脑屏幕后,心情又低落了下来:“为什么老是抽不到我要的武器呢,全身极品装备就差这一件了……”

看到李晴这副模样,方杰不禁乐了,想了想道:“要不,我帮你抽几把?”

“你?”

李晴愣了愣,狐疑地看着对方,心说这游戏是这家伙策划的,难道是想帮她作弊?

一看李晴的表情,方杰就知道对方想歪了:“我要是想作弊,直接打个电话给方舟游戏那边,直接调数据就好了么,还用得着在这帮你抽宝箱?我就是想试试手气,我觉得我的运气应该比你好。”

李晴觉得这话也对:“好吧,那你帮我抽,一定要帮我抽到我用的弓啊!”

于是两人交换场地,方杰坐在了李晴的电脑前,而李晴则把椅子拉到方杰身边,双手呈合十状,嘴里还念念叨叨着什么“菩萨保佑”、“天灵灵地灵灵”之类祈祷之语。

方杰不禁莞尔,神神秘秘地嘱咐道:“别念,越念越抽不中,玄学这个东西,你不懂……”

“嗯嗯嗯。”

李晴连连点头,不敢再吱声,可转脸一看,又惊得忍不住嚷嚷道:“哎哎哎,你把我的游戏角色删除了干什么啊!我还要玩的啊!”

谁料方杰却狠狠地瞪了她一眼:“闭嘴!别说话,在一旁老实看着就好!”

“哦……”

李晴有些小委屈地撇了撇嘴,不过转念一想也没啥,删就删了吧,正好弃坑,不玩你的破游戏了,哼!

正这般想着,却见方杰接下来的操作更让她无语——他直接把游戏客户端给卸载了!

好吧,这下可真的是一了百了,不弃坑也得弃坑了……

接着,方杰通过方舟游戏平台,下载了国内的网游《金庸奇侠传2》,安装并玩了差不多半个多小时。

这期间李晴啥话都没说,就是愣愣地看着电脑屏幕发呆,当然心中还在肉疼,觉得此前在《征途》里花了上万块钱,真的是打水漂了,实在不行……回头再偷偷安装回来?

这个事儿不用她来做,因为接下来方杰退出了《金庸奇侠传2》,又重新下载了《征途》,然后登陆游戏,在游戏角色界面,把之前删除的角色重新恢复了。

啊这……

李晴当然也知道现在的网游即便删除了游戏角色,一般48小时以内都有一个恢复功能,《征途》也一样,否则她也不会心心念念想要把游戏装回来。

但是老公这么一连串莫名其妙的操作,就让她完全不懂了。

更让她无语的是,方杰选择角色进入游戏后,还在聊天频道里骂街了5分钟。

大致内容就是说《征途》这游戏不好玩,太坑了,太氪金了,抽了几千快钱宝箱啥都抽不到,今晚把游戏里的“钻石币”消耗一空之后,就此弃坑,再也不玩这破游戏了!

这番骂街当然也引起了很多在线玩家们的共鸣,纷纷吐槽这游戏如何如何坑爹,也纷纷表示不会玩太久,随时都有可能弃坑。

到了这一步,方杰的诡异操作还没有结束。

他用自己的帐号,重新注册了一个新角色,然后进入游戏,与李晴的游戏角色进行交易,把李晴身上所有值钱的没有绑定的材料、装备全部交易了过去。

这还没完。

随后,他控制着李晴的角色,把那些无法交易的绑定装备道具,背包里的东西,全部存进了城里的仓库中。

直到游戏角色身无一物时,他才打开宝箱系统,开始抽奖。

但他没有像李晴那样为了省事搞什么10连抽或者100连抽,而是一次一抽。

当然,也没办法百连抽了,上面只有价值80块钱的800多钻,每次抽奖消耗10颗钻石,所以最多只能抽80多次。

但是!

但是!

但是就这80次抽奖,硬是被方杰抽出了欧皇的效果!

期间几乎是每隔3、5次抽奖,就能抽出一件极品装备,每10-20次,能出一件价值几千钻绝世材料!

至于李晴花了几千快钱都没抽到的弓类极品武器,他不光抽到了好几把,还抽到了一件适合其职业穿戴的橙色终极装备!

这件装备,全服唯一!

由于是首爆,游戏系统还发布了一则亮瞎眼的全服特效公告,惹得此时在线的玩家们,也纷纷发出了各种羡慕赞叹的声音,先前那些附和说要弃坑的玩家也再次冒出头,调侃方杰这下总不会再弃坑了吧?

呵呵……

方杰本来就没说要弃坑。

当然,这不是重点,重点是一旁的李晴,一开始是迷惑,然后是惊喜,最后整个人就傻了!

就方杰这一波欧皇操作所获得的游戏道具,其价值比她此前上万块钱搞到的装备道具还要高,这不科学,简直就是玄学!

此时她也终于认清了一个事实——老公成为首富是有道理的,就凭这逆天运气,闭着眼也能成为首富啊!

“这是科学,不是什么玄学。”

方杰纠正了一句后,把鼠标一扔,反手将妻子搂在怀里,笑道:“你之所以抽不中,是因为你陷入大

jealousvue老大太视频在线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数据杀熟算法陷阱里了,而我则是通过一些简单的方法,做了一些欺骗性操作,大数据系统为了挽留我这个‘随时可能流失的用户’,不得不给我调高了暴率。”

“我删号、删除客户端、下载其他游戏、玩其他游戏、在游戏里骂街、把装备道具都尽量转移出去……等等,都是为了做数据欺骗。所以,想抽到好东西,祈祷是没有用的,反倒骂街才是最好的祈祷……”

听完这话,李晴不禁心神剧颤。

她现在好歹也是沸腾娱乐的大佬,也算是见多识广的人了,社会上什么阴暗面没见过?

可面对方杰所说的这些,依然如听天书一般,就感觉智商遭到了无情的碾压。

只听方杰继续道:“像你这样有钱人,进入游戏之前,我们的游戏运营部就盯上你了,别生气,不是人工盯上你的,而是大数据系统自动就盯上你了。”

李晴不明所以:“啊?什么意思?

jealousvue老大太视频在线 放荡老师张开双腿任我玩

你是说,我的身份隐私信息被你们获取了吗?”

“没你说的那么难听,但也差不多如此。”

方杰道:“我们不需要通过非法手段获取你的个人信息,监听录音什么的更不可能存在,那是违法的。我们只要知道你的游戏帐号是与方舟游戏平台帐号绑定的,而方舟游戏平台与你的手机号码和身份信息是绑定的,就基本上能够对你绘制出大致的一个用户画像了。”

“如果我是后台大数据系统,我会这么描述你的人物画像:你是一位年轻的女士,26岁,非传统网游用户,用户评级:D级;你使用的是最新款智能手机,这是你使用过的第三部智能手机,手机号码多年未变且较为特殊,且从未欠费,因此消费能力评级:A级;你以往通过该手机号注册过多款平台上的游戏帐号,但充值记录显示消费并不高,因此消费潜力评级:C级;你在其他游戏里的游戏总时间和平均时间,低于核心玩家,但又高于小白玩家,因此游戏忠诚度或者说流失率评级:B级。”

“此外,你在这款游戏里的消费记录、上线和下线时间记录、聊天期间的关键词记录、游戏角色升级效率、目前装备道具资产状况记录、游戏内活跃度比如刷副本的频率……等等,系统会自动记录下来,并经过大数据分析,然后对你进行一个整体的评分。”

“0-9分,0分就是白嫖党,系统会自动提高你的暴率、降低装备获取的难度,别人花一千抽奖才能获得的装备,他们打小怪就有几率爆出。至于你这样的,估计至少打8分,就是典型的狗大户,但考虑你的消费潜力只有C级,消费比较理性,所以会给予很多性价比极高的充值奖励,当你消费达到一定程度后,消费潜力评级可能会上升到B级,那么就会让你2000块钱都抽不到需要的装备……”

“但是如果你自杀删号,甚至卸载游戏,期间还玩过平台上其他游戏,那么大数据系统会赶紧提高你这个狗大户的暴率,有必要的话,还会给你发短信,或是通知人工VIP客服给你打电话,用超值回归大礼包蛊惑你回归游戏……”

“我这只是泛泛而论了,在具体的执行算法上远比我说的复杂,还有很多维度、细节和参考数据,比如你平常玩的手游,获取通讯录权限、相册权限、地理位置权限啊什么的,都是可以用来作为大数据分析的……我估计吧,大数据系统顺带把我也杀熟了,因为你的手机通讯录里有我的手机号码,系统早就对我做过人物画像了,嗯,大致就这么个算法逻辑吧……”

听完这番话,李晴震惊不已,虽然还是不太明白大数据杀熟那一套逻辑,但至少明白一向节约的自己,为什么会一步一步陷入氪金的深坑了。

起初她确实不打算花钱玩的,但是一个“首冲6块钱”就能获得绝世坐骑、神兵、一大堆稀有材料的活动,很快就打开了她的钱包,因为她觉得这个6块钱的性价比极高,划算,值得搞一下。

再接下来,充值18块钱、28块钱、58块钱、188块钱等各种活动套路,有的她躲过去了,有的是真没躲过去。

当时升级到那一步,急缺的就是活动里的那些道具,眼看极品坐骑就差最后一颗星进阶,经验条就差最后五分之一不到,只要升级就能掌握更厉害的技能,战力值翻倍,眼看全身极品套装就剩最后一件,一旦凑齐就能激活无比强大的套装属性,这坑也就越陷越深了。

直到她为此付出了2000大洋,依然没抽到最后那一件极为重要的职业套装兵器时,才恍然意识到自己居然前后花了上万块钱。

不过那会儿她也只是发发牢骚,觉得自己运气差,还心存侥幸地想着是不是再充个100,说不定就能中奖,并没有想过要弃坑。

然后现在经方杰这么一解释,并且当面演示了一遍如何反大数据杀熟算法,她觉得这智商税交的太值了!

也不是智商税交的值,而是她知道这钱最终是交到老公手里的,所以才值得,反正肥水不流外人田嘛。

所以李晴不光没生气,反倒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般:“嘻嘻嘻,学到了!以后我也这么弄,每次开宝箱都能抽到大奖!”

不过很快一盆冷水被方杰浇了下来:“既然我能想到这些规避方法,你以为方舟游戏那帮人想不到?实话跟你说,方舟游戏有一个专职的数据运营团队,该团队成员是一些来自全世界的天才数学家和心理学家,这样的团队,方舟互联那边还有十几个……”

说到这里,方杰微微一笑:“如果你认为你的脑袋,比这些世界级数学天才和心理学专家还要聪明,那我什么都不说了,反正跟他们比,我是自愧不如的。目前我们在大数据收集和算法上,还只是停留在比较初级的阶段,所以才有空子可钻,再过个一年半载,一旦我的方洲国际相关数据业务全面铺开,呵呵呵……”

喜欢重生网游大时代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