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真湿 真紧 夹得我好爽 宝宝你里面好烫很软

  • A+
所属分类:花胶

送别了李世民,李曜给幸存的当地百姓留下足以保命的米粮,便在感恩戴德的声浪中离开了满目疮痍的跋禄迦。大军沿着河流西行四百余里,来到孤石山下的据史德城,该城依山傍水,地势险要,附近还有着一片望不到边际的大草场,乃是西突厥南庭最为重要的据点和粮草储备基地。

由于咥利失可汗选择向北逃遁,坐落于赤河南岸的据史德变成了一座孤城,于是当咥利失可汗战败的消息传入据史德地界,负责守城的突厥人和龟兹人就立刻火并了。

龟兹人多胆气壮,突厥兵少但更彪悍,两方混战数日僵持不下,直至唐朝大军的到来吓跑了突厥人,才终止了这场几无意义的冲突。

据史德城颇为雄壮,城墙比高昌、焉耆的国都城墙还要高大,但城内却没有多少建筑,显得相当宽敞,李曜瞧见城中足以容纳十数万人入驻,遂下令全军进城休整,自己则住进了城主府。

兰韶英推开血迹未干的门板,不禁感慨道:“若非守军内斗,恐怕我等拿下此城也要颇费一番工夫的。”

李曜闻言淡淡一笑:“华姑,准备笔墨纸砚。”

“喏!”

伴随在侧的华姑脆生生地应了一声,迅速从腰间算袋里取出了文具,随后李曜念一句,她写一句,认真执笔的小模样简直是十足的文官范儿,看得兰韶英一脸的姨母笑。

不大一会儿工夫,一则劝降檄文新鲜出炉,李曜立即派人唤来“西域通”肖元朗,吩咐他道:“开路之事便交给你去办了,我会派精兵强将与你随行,软硬兼施,冲突能避则避,若实在不能避免流血,立即飞书传信,明白否?”

“元朗省得。”

肖元朗跟随李曜多年,对他来说,如何“开路”其实已无需明讲。

“署令,请收好。”

肖元朗郑重地捧起华姑递来的文书,稍一思索又道:“为保万无一失,属下还需几名降酋协助。”

李曜颔首道:“你带上那个疏勒王裴阿摩支,再到哥舒处半部挑些名头大的,应该没问题了吧?”

“元朗定不辱命!”

待得肖元朗离开,李曜便褪去戎装,换了一身男子便服,然后领着兰韶英、华姑等扈从乘坐马车往城外行去……

……

……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马车驶入了据史德城郊一座山谷,这时已有一众男女在谷中等待,个个道家打扮,正是钟馗、钟静云等布道营的核心成员。

钟馗随性惯了,见李曜走下车来,也不先打招呼,扯起嗓门大喊一声:“推上来!”

两名年轻的男道士合力将一辆蒙着厚羊皮毡子的木车推至李曜近前,随即揭开羊皮毡子,现出数对大小形状各异的泥封陶瓶。

这些陶瓶的瓶体黑色,小口尖底,下粗上细,瓶颈一掌可握,瓶口的泥封盖顶中间还插着一根管口有软塞的竹管,竹管外露部分长约寸半,直径与粗毛笔杆相当,整个瓶体像极了后世插着吸管的细颈饮料瓶子。

瓶内填装之物乃是按照最优配方制成的黑火药,其用途不言而喻。

钟馗讲解道:“这种‘雷火瓶’外壳乃黑釉陶所制,可装药二两八钱,全重一斤四两,这些时日……我们伤了好几个匠人,所以为了安全起见,非战之时药捻与燃药一律分离保管。”

李曜就近拿起一个陶瓶掂了掂,对钟馗说

宝贝真湿 真紧 夹得我好爽 宝宝你里面好烫很软

道:“我可否一试?”

“可。”

钟馗朝身侧点点头,钟静云上前递给李曜一根细麻绳,提醒道:“还请师妹谨慎。”

李曜乍见众人都有些紧张,呵呵笑道:“诸位放心,我已手熟尔。”

说罢,她拔出陶瓶盖顶竹管口的软塞,将火绳塞入竹管里,只露很小一截在外,这“药捻”浸泡过硝石溶液和石灰水,软硬适中且具有不错的慢燃性,正是另一平行世界火

宝贝真湿 真紧 夹得我好爽 宝宝你里面好烫很软

器时代初期才诞生的火绳。

李曜兀自从腰间蹀躞带取出火镰、火石点燃了火绳,随即撸起袖子,右手握住瓶颈,待火花燃至管口,立即朝着一块无人的空地奋力掷出,两息过后,陶瓶突然“轰”的炸开,溅起一片尘土。

一个道士迅速跑到爆炸点,用尺具在地面丈量了一番,尔后向李曜高声汇报:“坑宽一尺,正中深半寸,碎片散落最远二丈四尺五寸。”

钟馗适时地开口补充道:“雷火瓶廉价易造,只要材料充足,一府工坊都可月产上万,然而若想杀伤人马,其破坏力就略显不足了。”

钟馗说着亲手做起了示范,点燃一个所谓的“雷火瓶”,用力投向了十丈外的一个假人。

这假人其实就是一个套着铁甲铁盔的木桩,雷火瓶爆炸之后,李曜快步上前观察,发现木人损伤不大,盔甲上面更是只有一些浅浅的划痕。

众所周知,陶品易碎,所以为了提升抗摔性,雷火瓶的瓶壁达到了半寸之厚,即使扔在坚硬的石头上也不容易开裂,但此消彼长,厚厚的瓶壁压缩了瓶子的容量,装药少,威力自然就小。

有鉴于此,钟馗等人又按照李曜的设计图稿试做了一种名为“掌心雷”的木柄铁壳炸弹,每颗掌心雷重约两斤,造型与后世的木柄手榴弹比较相近,只是结构更加简单:因为凭现有技术无法做出雷管与拉火绳,所以掌心雷仍然以火绳作为延时引信,并将其塞进了空心的木柄里,弹体则为铸铁所制,内装黑火药、细铁珠,为了增强破片杀伤能力,外壳均刻有深深的网状条纹。

钟馗像变戏法似地从身后掏出一颗手雷,在李曜眼前晃了晃:“师妹可敢试投此物?”

“有何不敢。”

李曜一把从钟馗的大手里抢走掌心雷,抠开柄盖,见手柄内已预先装好火绳,立即点火、投掷,动作一气呵成。

掌心雷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准确地落在假人近前,随着一记震耳的爆响,假人身上的铁甲立时被炸得甲叶四散,铁盔甚至飞落到了一丈开外。

“不错不错!还是这铁疙瘩够劲道!”

李曜忍不住放声叫好,钟馗却苦笑道:“这掌心雷倒也名符其实,只是铁壳成本颇高,而且打造不易,非手艺精细的良匠不能做,故此产量远远不如雷火瓶。”

李曜不在乎地摆了摆手,正容道:“雷火瓶初时自是好用,但威力偏弱,毕竟只有能击破坚盾铁甲,将来才可堪当大用!常言道‘万事开头难’,我相信只要不断改进工艺,掌心雷迟早会成为普及全军的利器。”

钟馗皱眉问道:“那么,这雷火瓶还需保留吗?”

李曜想了想,认真说道:“雷火瓶可加以改进,比如……增大瓶体、加宽瓶口、加粗瓶颈,内里再添加一些铁蒺藜,虽说重了一些,将士投不了太远,但也能作杀敌辅助之物。”

钟馗两眼一亮,抚掌赞同道:“师妹高见,我这就照此去办!”

喜欢英雌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