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蜜宠h,校园激情人妻古典武侠

穿书之蜜宠h 第一章

还有两天时间便能够离开,林岩心中突然有些不舍,不是舍不得这闭关的好处,而是感觉这里有他的牵挂。

随即他的神色一黯,对黄龙藤说道:“前辈,还有时间,我打算到师姐的墓上去看一眼。”每一年他都会去祭拜,今年因为秘境开启他要离开,却是不能在祭日去祭拜了。

黄龙藤听到这话却是停顿了片刻,然后才开口喊住他道:“少主,有一事老夫不知道如何跟你讲起,此事事关你师姐的残魂。”

“你说什么?我师姐的残魂,难道你是说木师姐还有残魂留下?在哪?快给我!”林岩一听这话顿时就不淡定了,恨不能冲上去马上将木珺洮的残魂拿到。

他甚至心中已经打定主意,即便是耗光自己的魂力,也要保师姐残魂不灭。

却不想黄龙藤的话让他彻底愣住了,“能够保住你师姐的残魂,你还要感谢小腾妖,若不是它拼了命的保护,怕是这残魂早就灰飞烟灭了,即便如此它也耗费了自己一弦之力,若换做人族便等于是自断一臂,这等代价……。”

“我会补偿它,不管多少代价都会补偿它。”林岩毫不犹豫,而且恨不能现在就做出补偿,只要木师姐的残魂能好好的。

黄龙藤一笑道:“这事倒是不难,它只是想出去,离开这个秘境,做一个正常的妖,到处去看看,这个条件你可以满足它的。”

“我早就答应带它离开秘境,这个承诺始终没变,所以这不算补偿。”林岩没有忘记小腾妖的事。

但黄龙藤却是面色一变道:“它本就境界不高,而且现在又失去了一弦,实力自然又跌了一个境界,如此一来在外面的世界如何立足?

况且它心思单纯,从来没有跟外人接触过,外面的人和妖都很是险恶,只怕他一露出原形不是被人抓去炼药,就是被其他的妖欺负。

唉,想一想这样一株稀世灵药好不容易修炼成妖身,若是落入歹人手里,怎一个可怜能够道尽。”

“你……为何……”林岩本想说你为何要这么说,不是还有自己呢吗?可马上想到自己要去报仇,这一去也是凶多吉少,等自己死了谁来帮助小腾妖?

“难道黄龙藤是看出了自己的心意,所以在借这小腾妖的事来劝说自己不要因为仇恨耽误了自己性命?

倒是用心良苦,可即便木师姐还留下一丝残魂,能否转世也是未知,况且那些人明显就是冲着我来的,师姐只是因为遭受连累,此仇我必须要报!不然对不起师姐对我的一番情义。”

他心中主意已定,但对小藤妖却是有些愧疚,于是说道:“我跟东荒妖族相熟,自然会帮它找一个栖身之所,一定会保它平安的,这一点你尽管放心。”

“如此,也好。”黄龙藤知道劝不了他,于是将小腾妖拿出来交给林岩,此时的小腾妖仍在沉睡当中,另外还有一截藤蔓,便是养着木珺洮残魂之物。

“我便将小腾妖和你师姐的残魂交给你了,至于如何处置便全凭你的心意,只是老夫希望少主做事之前多加考虑,现在你不是一个人,而是背负着整个木家在活。”

没想到黄龙藤最后竟是将这么重的一个担子丢在林岩的肩头,顿时让他感到了无比的沉重,他点点头,然后说道:“我去看一看师姐,顺便在这秘境里转转,暗门开了通知我便可。”

骨甲看了看他,想了片刻后见他要走赶忙说道:“我陪你一起去吧,毕竟你是我救下来的。”林岩看了看他,不知道这话是什么意思,但还是点头同意。

两人在坟前祭拜一番,林岩自然是百转愁肠万般凄苦,好在木珺洮还有残魂在世,等到他找到办法将残魂温养壮大,或许还有转世的机会。

不过这一次他欠下小腾妖的情可是大了,再加上对骨甲的亏欠,他突然发现自己不能如此轻视自己的生死,因为他不能只为自己而活。

即便他的形象真的暴露在全天下的修士眼前,即便所有人都知道他就是天路的钥匙,也不是马上就会死。

一定还有办法隐姓埋名活下去的,之所以让他下了如此大的决心去冒死报仇,除了他对木师姐的情意外,关键还是在对安景什的怀疑上面。

若安景什真的就是设计陷害自己的人,他将如何?他没想过,也不敢想,他自然不是安景什的对手,即便是对手,这几年来对方待自己如亲子一般,这一份情他该如何面对?

他要对庄皓轩出手除了要为木珺洮报仇,另外还有原因,因为他想要凭借出手斩杀庄皓轩来验证两件事。

一是安景什的态度,以此来判断他是否真的是那个背后出手陷害之人,另一个便是秋雨泽的为人,林岩在证据确凿的情况下斩杀他的弟子,以此来试探对方,便可以看出他心中藏着的秘密。

此外安景什也是他心中最后一线生机所在,倘若一切都不是前者布置,那他一定会拼了老命保下自己,前提是必须自己能坚持到他赶来。

而秋雨泽?他对这位宗主的印象可是越来越差了,甚至很久以前就开始怀疑庄皓轩所做的一切都是此人指使。

就算不是他亲自下的命令,或许也是暗中帮助亦或者有所暗示、纵容,总之林岩认定他跟此事脱不了干系。

还有当时东荒一战即将结束的一幕,分明就是秋雨泽想要自己的命,可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还有妖王槐笃的话,又是指的什么?他始终都没有悟透,倘若当时时间能够再长一点,让自己问个明白,或许就能知道一切的答案了。

他对此也有过各种猜测,结果都是将疑问指向秋雨泽,这才让他认定此人一定有问题,这一次庄皓轩通过木师姐对自己出手,更是让他认定此点。

倘若真如自己所猜想的一样,那么安景什说秋雨泽欺师灭祖极有可能就是真的。

原本安景什跟秋雨泽如不共戴天的仇人,可为了自己,师尊几度跟秋雨泽妥协,为了自己的修炼委屈自己去跟仇人缓和关系,这是多么大的牺牲,这一切都是为了他,也正因此他才会对安景什的猜疑如此痛苦。

不过只要自己能够顺利杀了庄皓轩,相信一切的谜团都将有个结果,最不济也会有线索浮出水面。

穿书之蜜宠h 第二章

所有的星辰都被白昼之光吞没。

明亮的光中,红色的影子高高悬浮,使得金乌都黯然失色。

赵襄儿从深埋了许久的柔软中恋恋不舍地抬头。

他们发现自己所处的地方变了。

周围不再是皇城的上空,而是一片白得虚无的世界,他们像是站在冰面上,上空是与冰雪相映的火。

等到骤然亮起的光芒散去,视线才终于一点点回到瞳孔里。

三人终于看清了来者的模样。

那是一头巨大的、不可描述的神秘之鸟。

它的每一片羽毛都有人那么大,若是真身展露,它张开翅膀的模样说不定可以覆盖整个赵国。

它不似凤凰那样拥有七彩的羽,它的身上只有红色,深浅不一却纯粹的红。

它的身体表面像是一个随时喷涌岩浆的巨大的河流,火星四溅,灼烫骇人,岩浆之流按照一个具体的,恢弘的轮廓不停地流淌变幻着,无法叙述它每一时刻的具体模样。

这是或许是朱雀的影。

它的神话形态包裹在了熔浆里。

但即使如此,它带来的威压依旧无穷无尽,那是视觉和心灵上双重的压迫,金乌在看到它的第一眼,便仓皇地顺着宁长久的眉心躲进了紫府里。

金乌还是幼雀,没有直面朱雀的勇气。

赵襄儿向着这只火焰燃烧的大鸟虚影缓缓走去。

大鸟之上,一个宫装女子缓缓地走了下来。

宁长久眉头皱起。

他发现,这个宫装女子与赵襄儿朱雀国中的侍女如出一辙,只是她带着更多的威严与灵气,宫装的长裙好似金色拖动的影。

“参见殿下。”宫装女子对着赵襄儿行了一礼,平静开口。

赵襄儿看着她,问道:“你是来接我回去的?”

宫装女子点头道:“是。”

赵襄儿问道:“我能留下么?”

宫装女子摇头道:“不可,这是娘娘的圣谕。”

赵襄儿蹙眉道:“你……也叫娘亲娘娘?”

“嗯。”宫装女子道:“其实很小的时候,我就在你身边保护你,一直到你十三岁为止。”

赵襄儿沉默片刻,觉得微微不适,她问道:“那十三岁之后呢?”

宫装女子道:“接下来的三年,娘娘为你安排好了所有的道路。”

“所有的道路?”赵襄儿微惊,她看了宁长久和陆嫁嫁一眼,成婚时略施粉黛的眉眼在连续的大战之后花了,看上去却很是可爱。

宫装女子道:“半个时辰之后,我会接引殿下去

文学

崭新的地方,那是一个在法则边缘建造的小国,你在里面完成最后的磨练,七年之后,朱雀神国大门开启,殿下便可回去,见到娘娘。”

“娘亲……”赵襄儿犹豫了一会儿,道:“这些隐秘让他们听到了,娘亲会生气么?”

她生怕自己问了出格的问题,然后连累宁长久与陆嫁嫁被什么“死人最能保守秘密”的理由给抹杀掉。

宫装女子道:“你若信赖他们,娘娘便没有意见。”

赵襄儿螓首轻点,松了口气。

“那你是来做什么的?”赵襄儿问。

“接引殿下回家,解答殿下的疑惑。”宫装女子一板一眼道:“殿下可有疑问?”

赵襄儿想了一会儿,认真道:“我有疑问。”

“请殿下发问。”宫装女子恭敬道。

赵襄儿道:“娘亲是谁?”

宫装女子道:“娘娘是朱雀神国的国主,朱雀神。”

……

天地没有异响,但每个人的耳腔中都听到了雷声。

哪怕是早有猜测的赵襄儿,在真正确认此事之后也有些心驰神摇。

南州是世间的一个小州,赵国更是南州一隅的小国,而朱雀神……是世间十二位最强大的存在之一,自己竟是她的女儿?

“我是亲生的么?”赵襄儿疑惑道。

宫装女子道:“殿下是娘娘创造的,娘娘创造的所有生灵皆是她的女儿。而你,是她喜爱的一个。”

赵襄儿看了一眼捏在崭新的冰与雷构筑的羽毛,问道:“我也是这样的存在吗?”

宫装女子道:“此乃无可奉告之事。”

“那你说一些你知道的。”赵襄儿道。

宫装女子道:“我只负责回答疑问。”

宁长久盯着她,忽然发问:“我与襄儿的婚约也是娘娘亲自订下的吗?”

宫装女子冷冷道:“我只回答殿下的疑惑。”

赵襄儿想了一会儿,认真道:“我想知道,娘亲给我安排的命运,与我走过的命运,是否一致。”

宫装女子道:“你多次偏离了轨道,到最终还是走到了这里。”

赵襄儿平复心绪,问:“那你可以告诉我,娘亲给我安排的命运,原本是怎么样的吗?”

……

宫装女子说起了娘娘最初规划的图卷。

朱雀之影撑起的翅膀遮住了他们。

这片领域,除非白藏有心窥视,否则没有人可以看到此处的内容。但鱼王的计划失败,白藏虽为国主,应也不会继续深入而为,公然与朱雀为敌。

“十三岁那年起,你在殿前击败了荣国而来的二皇子和他的侍卫,真正开始修行,之后你的所有境界都会随着娘娘事先安排好的点缓缓向前,直到你十六岁。那时候的你达到了通仙的顶点,因为血统和能力特殊的缘故,你的通仙足以比肩长命。”

“这也是你履行婚书的年份。”

“这一年,娘娘早在瑨国设置了天启,九月,瑨国天启诞生,瑨国国君自以为得到神谕,在神灵的安排下创造出了一个杀人的木偶,开始策划将这个神灵降生的载体带去赵国。她安排了乾玉宫的一系列事,包括自己的死亡。”

赵襄儿静静地听着她的诉说。

这些事情在这两年里,她已经猜测得七七八八了,此刻听到宫装女子确认,她也并未觉得惊奇。

但她还是有一事无法想通:“若是我接纳了那份婚书呢?那之后的命运轨迹岂不是改变了?”

宫装女子答道:“娘娘安排的是你拒绝婚书的道路,若是你接下,那么赵国之后的一切都不会发生,娘亲会送你去未婚夫所在之处,后面的安排与另一位存在有关。”

赵襄儿握紧了宁长久的手。

他们对视了一眼,无需言语,他们也都知道,若是不经历这些,以他们的性格,这封婚书根本就是形同虚设的。

赵襄儿道:“那么这封婚书的意义何在?”

宫装女子道:“我不知道。”

赵襄儿秀眉微蹙,心想自己这个夫君也太便宜了吧?有和没有都一样?

赵襄儿继续问:“后面的呢?”

宫装女子道:“杀人木偶被瑨国潜入的杀手想方设法地投入了乾玉宫中,策划了许久的混乱在秋天的第一个月发动,乾玉宫大火,娘娘连同那些侍女被‘火’烧死,只余下几枚棋子事先逃逸出去,其中一位给了你一封秘信,你慢慢想通了许多事,明白自己应该做些什么。”

“之后,你心中的复仇之焰燃起,开始精心布置起了复仇的计划。”

“在你很小的时候,你曾经‘误入’过古井,那是娘娘的安排,她就是为了让你看那头老狐一眼,这是未来你终将面临的大考。过去,五道境界的神魂难以打灭,只因为那位神明还活在世上,它庇护着所有当年与他相关的妖,但是这些年,他的力量越来越弱,而神国的镇国之剑已可以将它们杀死。”

“那么……为何神国之主不将那些镇杀的大妖都杀死?”赵襄儿不解道,那些大妖对于国主来说应是隐患才对。她也是现在才明白,那柄供奉在赵国的仙剑,居然

文学

是朱雀神国的镇国之剑……

宫装女子回答道:“将镇国之剑带出神国非常麻烦,而且在外面的世界每使用一次力量便会消耗一部分,如今在十二神国之外,隐约还藏着一个恐怖的敌人,所以国主不愿意让镇国之剑离开神国。第二个,也是最重要的原因……因为那一位还活着。五道之妖杀与不杀对于国主不重要,那如今他还活着,就很重要。”

赵襄儿道:“圣人?”

宫装女子道:“是。”

“圣人是谁?”赵襄儿问。

“一个将死之人。”她所能说的只有这么多。

赵襄儿没有追问,她继续道:“之后娘亲的安排呢?”

宫装女子道:“之后你开始实施杀死所有敌人的计划,而娘娘给你安排的最大敌人,便是杀死那头老狐,于是你打算借刀杀人,在放出老狐的同时,让它按照你的计划,清除掉那些必杀之人,最后以皇城作为决战地。”

“你按部就班,先杀死了乾玉宫之乱的主使,将雀鬼杀人的传言在皇城中散播开来,制造空幻。随后你挟持国师,偷走传国玉玺,打开红尾老君的第一道神魂封印,利用这道封印去杀死巫主。接着你指使宋侧夺走焚火杵,抢走赵复的王位,然后在皇城中与老妖狐进行第一战。”

“这场战斗娘娘只做了指引,并没有替你安排,若是你不幸败给了红尾老君,那娘娘只能给你重塑之后的路,或者……直接放弃你。当然,你是娘娘的女儿,所以你看来惊心动魄的谋划反转,在我们看来失败的可能并不高。”

“之后,你会杀死老狐,然后在生辰宴上遭遇一次刺杀。刺杀你的,便是实现准备好的杀人木偶,他潜伏在生辰宴里,趴在丘离的背上,在你放松警惕之时发动刺杀。那个杀人木偶拥有堪比紫庭境的修为,那也是你最惊险的一次。”

“接着,你会用尽一切手段,在仅有一口气的情况下来到了九灵台,唤出九羽,觉醒力量,杀死那个木偶人。”

“但同时,这个举动会引发墟海里的吞灵者。”

“吞灵者在计划中并没有作为你真正的敌人,它的作用是让你产生对天地的恐惧,这种恐惧会压迫你的道心,直到以后的某一天,化作点燃道种的火把之一。”

“负责杀死吞灵者的是你未婚夫的二师兄。他会在你即将身死之时出现,斩杀吞灵者。”

“至此,皇城对你的考验便算完成。”

宫装女子面无表情地说完了这些。

听着的三人都不自觉地锁紧了眉头,他们互相看了一会儿,都能察觉到彼此目光中的不对劲。

陆嫁嫁曾听宁长久说过他前世的事,隐隐约约能猜到一些变数的原因。

赵襄儿更为不解……那个杀人的木偶,为何从不曾出现?

“这与我所经历的不同。”赵襄儿说道。

宫装女子道:“是,虽然不愿意承认,但确实出现了,超出了娘娘意料之外的事。”

……

神国之主乃真正算无遗策的天人,除非是同样层次的人所作所为,否则根本不可能瞒过神主。

宫装女子坦诚道:“变数的发生在那个名为宁擒水的道士身上。那个道士来自临河城,临河城中藏着一个白骨尸魔,他是那个尸魔的棋子,却在娘娘的安排之下入了皇宫,尸魔力量并不完全,慑于娘娘之威,不敢贸然出手,只好悄悄尾随,伺机而动。”

穿书之蜜宠h 第三章

“好了,不管怎么样,晓晓的行踪你总得告诉老爹吧?”

“万一你姐姐出了什么意外,你能安心吗?”

黑袍男子这一席话,终是使得少年犹犹豫豫间,说出了那名为晓晓的少女的行踪。

“老爹,其实晓晓姐没走远,她就是觉得一天到晚呆在炎域太无聊了,所以进了会武战场。”

“进了会武战场?”

黑袍男子听言,虽然心中仍旧焦急,但也是松了口气。

会武战场,就在自己眼皮子底下,这样一来,倒是可以完全确定,宝贝女儿并不会出现什么危急的情况。

“老爹,这可不是我对你说的啊!”

同一时刻,那少年则是连连开口。

他太清楚了,如果让晓晓姐知道,是自己透露了她的行踪,自己的下场该有多惨。

不过黑袍男子,哪里还会理会他的这种小心思。

而是第一时间,就动用手段,尽快确定会武战场中宝贝女儿所在。

黑袍男子乃是炎祖,也是那会武战场的创造者。

之前只是不知道少女的行踪,此刻已经知道了,要再寻找起来,自然容易了太多。

只见他微微闭目,而后再度睁开,前后不过几息的时间,就像是确定了少女所在。

“找到了!”

兀自低语间,黑袍男子抬手一抓,顿时一副光影画面,便是在其面前浮现。

画面之中,只见一青年男子正负手而行。

但外人看不出来啊这一家子亲人哪里看不出来,这可不就是,那妖媚少女萧晓晓所假扮。

“这妮子,还真是不让我省心!”

黑袍男子无奈而叹,不过真正看见宝贝女儿的身影,也算是让他彻底放下心来。

但也就是在这时候,忽然可见萧晓晓的对面,一道俊朗得不像话的青年男子,出现在了光影画面中。

那道青年男子,可不就是杨凡。

“嗯?”

与此同时,会武战场内。

望着令牌之上,已经积攒到了五分的分数,杨凡脸色淡然。

之前遇上了四个大族天骄,但无一例外,全部都是被他横扫。

这让杨凡不禁都是怀疑起来,究竟是他们太弱了,还是自己太强了。

然而也就是在这时,忽然视线之中,出现的一道青年身影,吸引了他的注意。

这青年男子的出现,不禁让杨凡心中,也是生出了惊叹。

世间,竟是存在着如此俊朗的男子?

甚至说这种俊朗,更像是一种妖媚,使人看上一眼,就不由自主会沉沦其中。

“不行不行,我可是弯的,怎能被男人的姿色迷惑!”

杨凡连连摇头,迫使自己清醒过来。

自己可是个大男人,被其他男人的姿色所迷惑沉沦,这叫什么话?

而也是强迫自己清醒过来后,杨凡方才敏锐察觉到,这个俊朗得甚至妖媚的青年。

他很强,甚至说太强了!

哪怕是东月,也没有给自己如此之强的压迫气息!

这个青年是什么来路?

与此同时,同样是望着杨凡的身影,萧晓晓的心中,也是涌现一抹光彩。

“还真是不枉费,本小姐劳师动众,进入这会武战场。”

“没想到这么快,就遇上了一个不同寻常的家伙!”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