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丰满岳乱妇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一章

我叫陆承凡,今年18岁,是星河界青龙市神华高中三年级的学生,同时也是一对卖豆浆油条包子馒头外加羊杂汤的残疾夫妻的独生子。

我家很穷,但有两点令全家人骄傲。

其一是我。

虽然我的习武资质很差,但文科成绩却还不错。即便高考时百分百考不上任何一所武校,成为一名万众敬仰的武科生,却有较大把握考上一所相对不错的文校,成为一名早九晚七的光荣文员。甚至在我工作满五年之后,还能获得三张九品市民的编制卡,让爸妈也享受到品级市民的福利。

其二是她。

我家虽然住在贫民区,但我邻居却是附近街坊们的骄傲。因为他家有个女儿,人长得漂亮就不说了,这妞居然还是个天生的武学胚子,目前和我就读于同一所高中三年级,共同备战高考。

不过她很可能不用参加高考,因为还没毕业的她,气血值就已经突破了12点,稳稳超过重点本科武校去年9.3点的招生标准线。

听说在今年整个青龙市高三考生中,这一数值甚至能够排进前五!再加上她还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所以不少重点武校都来特招,但她至今还在犹豫,也不知究竟犹豫个啥?要换作我,早就漫天要价了……

“喂喂喂,凡死人,你到底要抱我到什么时候?!”

某个从地球魂穿过来,此刻正在认真读取这具身体大脑记忆的倒霉鬼,思路却被耳边传来的娇羞嗔怒女声给打断。

陆承凡仰起头,想要瞧一瞧在这具身体的记忆里关系颇近的女芳邻俏脸,却被额头上方那对充满弹性的丰满给压住了视线。

记忆中17岁半的36C,果然非同凡响!

身为两世处男的陆承凡尴尬地松开原主临死前紧紧抱住对方纤腰的双手,对着那张秀丽脱俗的俏脸干笑道:“小晴,你听我解释,我是被人陷害打昏给丢进女生更衣室来的,不信你摸我后脑上的肿块!幸亏是运气好,第一个进来的是你,没有外人……”

“外你个头啊!”

方晴红着脸啐了一口,随后紧张地上前两步去摸陆承凡后脑,摸着摸着脸色陡然一变:“谁出手这么没轻没重?要不是你运气好,这一击是可能闹出人命的!”

“就是啊就是啊,我现在头真的好痛啊!”

陆承凡表情夸张地惨叫起来,心里却在暗叹:其实已经闹出人命了,

文学

“幸好”被倒霉的我及时穿越过来接了盘。

TMD,也就在公司连续加三天班而已,究竟招惹谁了我?居然在代码快要完工的时候让某个走狗屎运的新人接盘……

唉,算了算了,人算不如天算!

“先别管是谁陷害你的,走,我带你去校医室检查!”

方晴一把拉住思路第二次神游天外的陆承凡手腕就往外走,可没走几步,更衣室外便传来一群年轻女子嘻嘻哈哈的打玩声音。

更衣室内的两人脸色均是一变,方晴低声惊呼道:“游泳课才上了一半,她们怎么就回来了?”

“哎呀,别闹了,我们赶紧换好衣服,早点回宿舍化妆打扮吧,争取今晚在龙少的Party上好好表现表现!”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二章

“进化元素是什么东西?这个还真不好形容。”蝎尾怪人听到这个问题时,脸上露出一言难尽的神色。

他似乎很难用语言来形容‘进化元素’具体是什么样。

憋了半天后。

“总之,那就是一种让我们能进化的东西。”蝎尾怪人憋了这么句话出来。

许奇寂:“……”

你这解释不等于放屁嘛!

进化元素听名字就知道是让你们进化的东西,但它到底是个啥,长什么样,为什么能让你们进化?

就比如我知道人类拥有进化的可能性,但进化的过程是不是要开启基因锁啊,或是吃下什么东西啊,或是感染什么病毒啊,又或者是接收到外界的数据啊啥的,总得有这么一个条件刺激。

他想知道的是刺激怪人们进化的东西到底是什么因素。

“你们以前接触过的进化元素是怎么样子的?是吃的?或者是注射的?或者是灌入的某种能量?”许奇寂换了个询问的方式。

“大概都有?”蝎尾怪人用疑惑的语气回复。

许奇寂:“……”

你们自己以前进化后,难道就没有印象?

“我隐约记得,最早的时候只要看一眼画像什么的,我们就得到了进化的刺激。后来有吃过药片的方式,那药应该很难吃。再接着注射式的我也体验过,还有光是闻闻某个味道也行。”蝎尾怪人努力思索起来。

这进化的方式,还真是随意又五花八门。

总给人一种感觉,就是这些怪人哪天跳到哪个坑里,都能进化。

“那就说说第一种,看画像进化时,会有什么感觉?”许奇寂详细询问。

蝎尾怪人捏着下巴沉思起来:“这是好久前的记忆了,那时候我还是草履虫一样的结构。后来某天,我看到了一张画像。画像上仿佛有很多的信息,蕴含着感动我灵魂的波动。但画像的内容我忘记了,我盯着那画像看了半天……通过画像的眼睛我应该是开窍成功,然后就开始了进化。”

“眼睛?”许奇寂差点就想让蝎尾怪人看看他的眼睛,刷刷‘交个朋友吧’瞳术。

不过想想这是末先生的属下。

他的‘交个朋友吧’瞳术都是末先生帮忙修改进化的,反过来用在末先生下属身上,有点不道德。

用末先生教的功法去对付他下属,这是人干事?

蝎尾怪人见许奇寂陷入沉思,心中一喜:“莫逆先生你想到线索了?我主真的在研究某种进化元素?”

“应该不是,我只是想起了其他事。”许奇寂摆了摆手。

蝎尾怪人顿时露出失望之色。

“不过说起画像,眼睛,灵魂什么的,我像是想起了什么。”许奇寂开始在自己的大脑里检索起关键字来。

蝎尾怪人顿时又期待起来。

几息后。

“原来是这个。”许奇寂轻轻一拍手。

关键字搜了半天后,找到了合适的东西——他手中的确有符合条件的画像。

“莫逆先生想到了什么?”蝎尾巴人双眼发亮。

“呃。”许奇寂不好意思道:“是想到了一样东西。但和末先生无关。”

蝎尾怪人:“……”

他的情绪就像是过山车一样,起起伏伏,失望、期待,又失望。好难受。

但对面的莫逆先生又是老大的好朋友,他不能动粗。

“其实给你看看也行。”许奇寂看到蝎尾怪人失落的样子时,心中不忍——毕竟这蝎尾怪人很热情的带他看了很多风

文学

景。

虽然这些风景让他San值狂掉,但对方的热情是真心的,不造假。

蝎尾怪人顿时又提起了期待。

“我试试能不能将画卷取出来,这里是末先生的地盘,我每次来都是意识进入,还不确定能不能带私货过来。”说着,许奇寂施展‘奇迹之门’。

小小的紫色之门打开,门的对面一片混沌,不知连接着何处。

蝎尾怪人瞪大眼睛,咽了口口水。

——好家伙!不愧是我主的朋友!

光是在这里随意打开空间之门,连接着未知世界的手段,就可以看出这位莫逆先生的厉害。

而且,这门后的混沌,给蝎尾怪人一种很危险的感觉。

直觉告诉他,不能靠近这紫色小门,一旦靠近……连灵魂都会被吞噬!

“成功了,看样子末先生同意我在这里开门。”许奇寂微微一笑,伸手在奇迹之门内取出了一个画卷。

画卷一取出时,一种绝望、狂暴、灾难等气息扑面而来。

蝎尾怪人差点就跪了。

这是什么神器?

“我打开让你看看,你看完这张图后,会不会有效果?”许奇寂说罢,缓缓将画卷打开。

这正是面具大佬送的《虎啸山林图》。

画卷上的猛虎栩栩如生,就是胖了点。

但这点肥胖无损猛虎的威严,特别是这一对虎目,仿佛活过来一样,蕴含着灵魂之力,震慑人心!

蝎尾怪人这次是直接跪了。

看到猛虎眼睛的那一刹那,他就感觉自己脑子一片空白,明明他没有膝关节,但膝盖部分硬是折成两断,让他跪了下来。

同时,从这《虎啸山林图》中似乎有很多的东西涌了出来,涌入他的脑海中,让他再次开窍。

“这种感觉……是进化的感觉!”蝎尾怪人喃喃道。

错不了,这就是进化之光!

另外蝎尾怪人还从《虎啸山林图》的虎目中,感觉到了一种熟悉的气息。

【神祖的灵魂之力?】

它曾经远远的接触过神祖,对神祖的灵魂波动有印象。

而就是强大无比的神祖灵魂,却成了这对虎目的颜料?

蝎尾怪人脑子稍稍恢复了一些后,小心翼翼瞅了眼这位莫逆先生。

莫逆先生,母牛的生娃娃器官!

难怪能成为我主的至交!

“谢莫逆先生赐下进化之光。”蝎尾怪人郑重道。

【竟然真的有用?】许奇寂心中万马奔腾。

这些怪人的‘进化元素’到底是什么玩意,他掏出的面具大佬画像,竟然真的就让这怪人得到了进化契机了?

这进化的原理到底是什么?

这么唯心的吗?

内心虽然有很多话想说,不过为了维持自己的形象,许奇寂提着画卷,露出了高深莫测的微笑。

此时的他,说什么都是无意义的,甚至还会降低逼格。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三章

第875章牛年大吉!

因为因果劫。

即将落下。

徐来看了看头顶,又看了看阮棠,离别的话语卡在喉咙中良久说不出口。

历神皇此时已踏上前去九王殿的路,与之一同前去的还有九凤大帝。

徐来也该走了。

在劫雷真正降临之前,寻到被隐藏起来的轮回海,进入其中寻到天鬼大帝。

然后。

杀了天鬼远应。

顺便将其他对帝殒纪与界门包藏祸心的帝境一应清除。

如此才能不给仙域,更不给妻子与子嗣留下后患。

要做的事很多,所以要早点离去。

“又要走了啊……”阮棠呢喃中轻叹。

“嗯。”

徐来吐出一口浊气:“对不起。”

“没什么对不起的,能力越大责任越大,我知道的。”

“对不起。”

徐来依旧说着这三个字。

阮棠依偎在徐来怀里,继续问道:“什么时候回来。”

“不知道。”

“我要一个准确的日子。”

“呃。”

徐来怔怔看向妻子,往常阮棠不会这般追根问底的询问他归来日期。

阮棠坐直身子,盯着徐来,一字一句道:“徐来,你何时回家。”

徐来只能沉默。

能回来吗?

徐来知道己身大概率是回不来的,根本不敢对阮棠保证什么。

他甚少说谎。

更不想在最后的离别时刻说谎。

客厅中一时沉默下来。

阮棠用力掐了徐来腰间肉一下,似笑非笑:

“我只给你半年……不,两个月,两个月不回来我就改嫁,你可不想我跟孩子寄人篱下吧?”

“嘶。”

徐来倒吸一口凉气,倒不是疼的,也不是被吓得,纯粹是配合下老婆大人。

“怕了吧。”

“怕了,真的怕了。”

“早点回来,不然我会担心你的。”

阮棠轻轻咬了徐来耳朵一下:“还有,改嫁的事是骗你的,我这辈子认定你了。”

徐来心头一暖。

用力抱了阮棠一下,起身离去:“记得督促平安与依依修炼,哪个不听话就让清风剑揍他。”

“哼。”

一道傲娇哼声自阮棠储物空间内响起:“你小心被人打死。”

“走了。”

徐来笑了笑。

他这一行,要么打死别人,要么被人打死。

阮棠目送视线中的徐来渐行渐远,她伸了伸手,似是想要抓住那道身影。

阮棠知道。

只要她开口挽留,这个男人肯定会留下的。

只是她说不出口。

所以伸出的手又默默收了回来,掌心微凉,低头看去是一柄木剑。

清风剑平静道:“徐清风要么死在敌人手下,要么死在因果劫下,你真不拦一下么。”

“不拦了。”

“为何。”

“我拦不住的。”

“你能拦住的,只有你能拦住。”

“身体是能拦住,可心若是被捆缚在黑暗中,就会一点点腐朽。”

阮棠握住的手又渐渐松开,砸落在屋顶的雨水顺着屋檐连成了线,落在掌心中有些凉凉的。

“……”

清风剑器灵看着令人无比压抑的磅礴雨幕,皱了皱黛眉。

她没再多劝,也没有试图跟上徐来。

身为帝器,即便不在帝境身边,可只要对方需要时,只要一个念头也能瞬移而至。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