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师太大了~轻一点漫画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 A+
所属分类:花胶

南卫在颁下废太子的诏书的时候,就同时下达了处决废太子一党的圣旨。

按照圣旨所说,姬瑾瑜这位废太子,早就应该死在了刑场之上,怎么会出现在千里之外的北齐?

还隐身于这闹市,平民居住之地,住着连风青云都不愿踏足的逼仄院子?

饶是早就知道今日要见的人是谁的风青云,在亲眼见到姬瑾瑜时,都忍不住在心中问,‘此人真的是南卫废太子吗?’

“卫太子一路来到我大齐,辛苦了。只是时机不对,不然本王一定会设宴好好款待太子殿下。”风青云道。

不等姬瑾瑜开口,风青云又补了一句:“我这一番心意,真诚至极,绝无讽刺的念头,还请太子殿下勿要多心。”

姬瑾瑜阴沉沉的眸光凝着他,最终咧唇笑了:“瑞王客气了。大事为重,与其吃吃喝喝,不如谈谈你我之间的大事。”

风青云笑了,“本王来到这,是想听听太子殿下的计划。”

从一开始,就是姬瑾瑜派人联系他的,之前他一直犹豫不决,是否要和姬瑾瑜合作,直到今日,他才算是下定了决心。

既然他是被邀请而来的,自然要先听听主人家的想法。

姬瑾瑜眉宇间的阴郁,看不出消散的样子。听了风青云这么说,他也没有生气,只是伸手一指,招待入座。

很快,又侍卫亲自送来茶点。

风青云看了一眼,没有说什么。

姬瑾瑜却自己道:“不是什么好茶,茶点也不算可口,到孤这里来,是委屈瑞王了。”

风青云笑了笑,没有接腔。

姬瑾瑜也不在意,亲自为他倒了一杯茶后,才缓缓的道:“你我二人,也算是同病相怜了。”

风青云嗤笑,“本王可不能和太子相比。”

姬瑾瑜脸上的笑容一僵,眼底划过一丝阴霾。他如何听不出,风青云是在嘲笑他?

但现在,并不是与风青云翻脸的时候。

姬瑾瑜想了想自己的大计,将这口气忍了下来,“瑞王,孤受小人算计,流落至此,你也同样错失了机会,这还不叫同病相怜吗?”

风青云笑不出来了。

他眸光阴沉的看向姬瑾瑜。

姬瑾瑜又恢复了笑容,将冒着热气的茶杯,向他的方向推了推。“所以,你我之间不是敌人。”

两人的眸光在半空中激烈的撞在一起,也不知道经历了多少个会合,才渐渐平息,撤掉了眼中的冷意。

“瑞王是个聪明人,孤喜欢和聪明人合作。”姬瑾瑜唇角轻挑。

风青云一笑,将面前的茶杯又推了回去。“太子殿下不如还是先说说您的打算?”

姬瑾瑜望着被推回来的茶杯,突然问了一句话:“敢问瑞王,你有多想得到那个位子?”

风青云的脸色一沉。

姬瑾瑜继续道:“很快北齐的皇位,就要被一个几岁的奶娃娃坐上,从此之后,你这位皇叔,就要朝他每日跪拜,尊他为君。而世人皆知,齐皇对齐王风青暝的信任,封他为摄政王,掌管北齐的一切军政事务,在哪奶娃娃拿回权利之前,摄政王才是真正的北齐皇帝。总之,所有好处都被他们叔侄二人分了,没你什么事。”

风青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好几次都忍不住要发怒打断姬瑾瑜的话。

“来,瑞王,先喝杯茶消消气。孤的话虽然不中听,但却是实话不是吗?”姬瑾瑜笑着说。

风青云果然端起茶杯喝了一大口。

粗糙的茶水,差点让他喷了出来。但为了形象,他还是硬吞了下去。

“你看,你不甘心,孤也不甘心,既然如此,我们又何必再有所顾忌?”姬瑾瑜见他喝了茶,满意的笑了起来。

“你到底想说什么?”风青云耐心耗尽,将手中空了的茶杯用力砸在桌子上。

姬瑾瑜非但没有在乎他的失礼,反而越发满意他的表现。“我想说,既然你我都不甘心于现状,不想认命,那就只有全力一搏。”

“本王没有时间和你在这里绕山绕水,你既然心中已有了计划,就把你的计划说出来。”风青云冷着脸道。

“好!”姬瑾瑜突然拍案而起,在风青云诧异之时,走向站在一旁,从始至终保持安静的晏无胥身边。“孤想亲瑞王身边的这位先生,替瑞王殿下,亲自去一趟漠北。”

“去漠北?”风青云惊诧的站起来。

就连晏无胥也都抬起双眸,眸色深沉的看向了这位南卫的废太子!

……

沈未白在山庄里一直待到了晚上,才离开。

风青暝亲自送的她,回到大宅院后,才依依不舍的离去。

然而,刚进门,沈未白就发现星鸾回来了。

“主公!”星鸾急急忙忙的走向沈未白,神情有着凝重。

沈未白眸色微动,对她道:“回去再说。”

星鸾点了点头,与丹井一起,跟在沈未白身后,朝着她居住的院子而去。

进了院子,沈未白坐下

老师太大了~轻一点漫画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后看向她,“发生了什么事?”

星鸾忙道:“主公,我听从您的吩咐,密切关注废太子一案,原本一切都改尘埃落定。但是,我们的人却无意中发现了一件事,当日被推出行刑的人,并非真的废太子!”

此话一出,房间里安静得连根针掉落都能听得见。

沈未白和丹井齐齐看向她。

“你是说,废太子没死?”丹井在震惊之后,忍不住问。

星鸾重重点头,眉头紧皱着道:“我们的人在察觉事情有异之后,我亲自去检查过尸体,那具尸体与废太子姬瑾瑜有八九分相似。我仔细检查过,这人原本应该与废太子只有五六分相似,其他的,都是通过手段去刻意改变,让他与废太子真假难辨。尸体的脸上,有着用刀的痕迹,就连身上与废太子一样的记号,都是人为造出来的。所以,属下判断,此人应该是很早之前,就被废太子刻意养在暗处的替身。”

江湖上的易容术,有高级和低级之分。

低级的,就是通过化妆以及一些特殊的材料,改变自身的相貌和身形,人皮面具就是其中一种。

还有一种高级的易容术,可以说是移形换影了!

可以把一个形态,五官相似的人,变得更加相似。更有

老师太大了~轻一点漫画 涨精装满肚子上学体育课

甚者,完全可以把一个人变成另一个人。

但这种易容术,是永久性的,一旦做了,就无法改变。

这对沈未白来说,就是整容医美!

“在察觉到废太子未死之后,我们立即在瑶城中展开了搜索,但没有得到废太子的踪迹,反而在城外,我们查到了一些蛛丝马迹,并且通过这些蛛丝马迹推断出废太子带着旧部余党北上……得到这个结论后,我就立即赶回来了。”

星鸾说完,突然单膝跪在沈未白面前请罪:“属下无能,一路追赶,也并未追到废太子的踪迹,只能确定他北上,却不知他是否进入了齐国,又或是逃至了北漠。还有废太子有何阴谋,属下都还未调查出来。”

“你先起来。”沈未白看了丹井一眼。

丹井立即走过去将星鸾扶起。

沈未白淡淡的道:“如今全天下恐怕都只知道卫国的废太子已经死了,你能调查出死的是替身,已经实属不易。他费尽心思的找人代死,自然会小心翼翼的隐瞒行踪,不让人察觉,你查不出他的去向和目的,也是正常的,所以无需自责。”

“谢主公。”星鸾心中的自责褪去,连日奔波的疲惫才暴露出来。

“你先回去好好休息,其他的事不必着急。”沈未白看到了她眉宇间的疲态。

星鸾咬着唇摇头:“属下不累,还可以继续追查废太子的行踪!”

没有查到姬瑾瑜的下落和目的,似乎对星鸾来说是职业生涯的耻辱。

沈未白挑眉,声音提高了些:“是除了你之外,我没有其他人了吗?”

星鸾脸色一变,流露出惶恐。

沈未白才缓下语气:“你能查出姬瑾瑜未死,已经是有功了。其他的事,自有人接着去做,你不必想太多。”

“是,主公。”星鸾这才下去休息。

把星鸾送走,丹井返回沈未白的房间,好奇的问:“主公,这废太子逃过一死,会去哪?”

沈未白笑了笑,“他既然北上,目的地自然是北齐。说不定,他此刻就藏在泰宁城中。”

“为何不是北漠?”丹井问。

沈未白笑得更加玩味,“去北漠风险太大,他的命好不容易才留下来,他可不敢轻易涉险。但北漠也会成为他的目标,只不过,他会找人代他去。”

“难道废太子是打算从北齐和北漠借兵回南卫夺权?”丹井不禁猜想。“可是,以北齐和北漠归胡人的关系,以废太子的力量,恐怕不能让他们双方化干戈为玉帛,供他驱使,为他夺权吧。”

沈未白却意味不明的道:“他是要夺权没错,但他想到的办法,恐怕不是借兵,而是……”

“而是什么?”见沈未白突然停顿,丹井又追问了一声。

沈未白这才眸光沉沉的道:“他想要的是,天下大乱,伺机而起!”

喜欢医妃她是满级大佬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