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老太BBWWBBWW高潮

  • A+
所属分类:花胶

云圣白帝动手救下许兮,再到自爆重创太一,最后将神之心脏融入苏玄体内……

一切,也在短瞬间。

苏玄呆若木鸡,希望这一切都是假的。可心脏处的温暖,澎湃汹涌出的神性力量,那不曾消散的温和声音……一切的一切都在提醒着他是真的。

云圣白帝…牺牲了!

“不!”苏玄悲恸咆哮,整个阴荒为之颤栗。

而最让苏玄难受的是,他本来越发疯狂的内心,却因为云圣白帝的心脏而开始平和。

云圣白帝在用这种方式安慰着他,引导着他继续前进。

“为什么,为什么要牺牲自己……”苏玄的心既温暖又好似被撕裂。

阴荒修士看着,眼眸也是忍不住赤红,愤怒,悲伤,憎恨,战意……一切都是暴涨。

苏念邪,宁凡,魏王权,谢淑甄,玉小卿他们看着,更是难受至极。

他们是知道苏玄有多么在意云圣白帝,也知道两人的感情有多深,此刻的苏玄该多悲痛欲绝啊!

“杀!杀!杀!”他们怒吼,在宣泄着一切。

而此刻。

“找死!找死!找死!”太一仙王披头散发,也是彻底失去了理智。

云圣白帝这一炸,直接把他原本能成仙帝的根基给炸没了。此刻…他甚至都没多少战力!

南辰,帝金等仙王则是心有余悸,被这么一炸,他们也受不了啊!

“该死,这群蝼蚁彻底疯了!”他们开始警惕起来!

与此同时。

阴荒之上,四仙帝也有些震动。

不过让他们震动的是,云圣白帝的神之心脏!

“这神遗之地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有神之心脏这种造化?”毁灭仙帝皱眉。

要知道对于很多神来说,心脏就是力量源泉!

看云圣白帝这几百万年的成就,这颗神之心脏的主人或许就是这类神!

“或许…这不是神遗之地!”封天仙帝忽然幽幽开口。

其他三个仙帝浑身一震,莫名有些恍然。

神遗…也只是他们认为,似乎从未得到证实!

“神隐,还是神葬?”净化仙帝神色动容。

“不管是什么,我们只要清楚,此地我们必要拿下!”湮灭仙帝沉喝。

“的确!”

他们内心多少有些炙热。

而下一刻。

他们看向苏玄,微不可查的挑眉。

得到神之心脏的加持,苏玄明显开始爆发了!

本来仙龙已经束缚住苏玄,更是在搅乱苏玄的大道和神躯。可随着神之心脏的融身,这一切却是停滞了。

而且神性的爆发,更让苏玄原本紊乱的思绪开始恢复!

要知道如此下去,苏玄都会沉沦无尽杀念中!

“本来他已经被逼的失去理智!”

“但神之心脏的融体,却是稳住了他!”

“云圣白帝吗,倒是可惜生在阴荒。”

四仙帝神色重新恢复漠然,冷冷注视着苏玄。

虽说苏玄稳住了,但仙龙的爆发仅仅开始。随着不断凝实,恐怖的力量依旧会摧毁苏玄的神躯!

要知道这仙龙的力量,可是连他们都承受不住。一旦被缠上,大道和肉身都会被搅得一塌糊涂!

神之心脏的融身,也只是短暂缓解。

苏玄被镇压,只是时间问题。

“一旦仙龙彻底形成,一切都将回天乏术!”

“垂死挣扎罢了!”

“继续进攻就是!”

四仙帝古井无波,更是下令净土仙继续进攻。

下方。

文圣抬头看着,本该明亮璀璨的眸子已经有些浑浊了。而云圣白帝的牺牲,更是让他眼含热泪。

从知道自己使命后的那一刻开始,文圣就从未怨天尤人。

可这一刻,他很恨这世间为何这般不公,让云圣白帝如此落幕。

“他这一辈子皆在为别人而活,为何不能有一个好的结局?”

文圣死死咬着牙。

“难道…真要我阴荒死绝,你这贼老天才甘心?”

文圣发髻散了开来,一头苍白的头发肆意乱飞。

“不该这样的,不求好人有好报,但不能连希望和未来都剥夺!”

文圣回望愤怒悲痛至极的苏玄,痛苦的眸子中带着希冀和信念。

这一刻,他看懂了云圣白帝那最后一眼的意思。

“既然绝望,既然前路黑暗,那就让我阴荒最璀璨的光,越发耀眼,照亮一切吧!”

文圣这般想着,看向不老君,太平圣师他们。

他低沉道:“诸位,咱们的时间也到了。”

太平圣师他们也看懂了文圣眼中的意思,却是欣然大笑。

对于他们来说,死亡并不可怕。相反,死亡是解脱。

他们眷恋着这片土地,也只是想更努力的守护这里,让相信他们的阴荒孩子们有一个美好的未来。

“若是我等更强大一些就好了!”

“旧时代的浪潮也该退去,让新的大浪击打长空!”

“希望他们能带着我们的意志寻到未来。”

他们说着,带着担忧,也带着祝福!

“只是…只是又要把重担放在神鸟大人身上了。”文圣热泪盈眶。

嗡嗡嗡……

神宫在绽放最古老的神辉,阴荒诸圣也在绽放最后的光辉。

祖龙,不死外婆,阴兵首领看到,对视间亦是欣然冲入神宫。

为了阴荒的未来,他们甘愿牺牲自己,慷慨赴死。

“从很久以前,我就看好他了。这一次依旧如此,我相信自己的眼光。”不死外婆低语。

“哈哈,之前神鸟大人可把我当兄弟……”阴兵首领大笑。

他们…走到了文圣等阴荒诸圣背后。

一如当年阴荒时代,在文圣他们的带领下,一次又一次的反抗净土。

“诸位,去成为神鸟大人撑起我阴荒的风骨与脊梁!”文圣朗声道。

在许多净土仙脸色大变下,神宫开始不断膨胀,而后轰然炸开,形成了恐怖的力量风暴。

苏玄看着,却也只能看着。

他在无声的嘶吼着。

四神道柱的压力,神之心脏的融合,一切的一切让他越发身不由己。

这一刻,他甚至无法出声去阻止文圣他们!

而很快。

一缕缕神圣的光辉自爆炸处飞涌向苏玄。

“神鸟大人,又要麻烦您了……”文圣的声音响起。

“当年初见您的经历一幕幕恍若昨日,始终不曾忘记。我也坚信,阴荒正是因为有您的存在,才延续至今。”

“请原谅我们的自私,又让您独自前行,撑起一切。”

“真的是没办法了,我们…只能依靠您了。”

“也请原谅我们先行一步,我们不能再为阴荒而战。”

“神鸟大人,我们愧对您的付出。但,还请带着我们的信念和精神,再次前行。”

一缕缕光辉的融入,那是阴荒最初的精神,也是阴荒延续数百万年的信仰!

自第二次破灭开始,阴荒诸圣承载了阴荒太多的精神。

而此刻。

这一切皆是落在了苏玄身上。

他开始爆发,也开始蜕变!

古老的神性在复苏,磅礴的力量在汹涌!

苏玄却是红了眼眶。

吼!

有古老的嘶吼回荡。

一头古老的王狮好似自岁月长河中横跨而来。

他看着苏玄,眼神中充斥了太多美好和希冀。

那是天庭王狮!

他在昔年早已逝去,却依旧有一丝英灵遗留。

如昔年初见,天庭王狮对着苏玄无声笑着,而后奔赴向苏玄,融入苏玄的身体。

那眼中的美好和希冀,似乎都留给了苏玄。

他似乎只是当年那头纯粹的小狮子,在和苏玄约定着一起守卫古老的天庭……

苏玄张了张嘴,眼角有泪水滑落。

太多年后的重逢,却是实在太短暂了。

不过下一刻,又有一个小男孩向他跑来。

他是独孤天邪,却也只是苏玄初遇他是那天真活泼的模样。

他不孤独,也不是邪。

他不断朝着苏玄挥手,笑的那般灿烂,似乎在安慰着苏玄,可却也奔跑着冲入苏玄体内。

随后。

那些逝去的阴荒诸圣虚影不断浮现,不断奔赴入苏玄体内。

他那庞大的身躯似乎承载了一个时代,越发厚重。

“为什么啊……”苏玄无声大叫着,眼泪止不住的落下。

他本该守护住一切,却不想他们不断为自己牺牲!

苏玄死死捏住四神道柱,恍若要将其直接捏碎!

“吼……”他在无声嘶吼着,神躯越发挺拔。

阴荒之上。

四仙帝眼眸冰寒至极,却也没有办法,只能继续凝聚仙龙镇压苏玄。

这等毫无道理的牺牲,是他们无法理解的!

而这,也是最让他们无可奈何的!

时间流逝中,仙龙越发恐怖,苏玄却也在爆发。

文圣他们的加持,让苏玄的意志达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使得他对杀神躯的掌控也是越来越强。

不过。

仙龙的壮大依旧快过了苏玄!

尤其是当毁灭仙帝头顶那块玉牌落下,融入仙龙时,这份差距又是开始增大!

“这是盛大的开始!”毁灭仙帝冷漠笑着,有一就有二,等四块玉牌彻底融入仙龙,就是仙龙大成之际,也是彻底镇压住苏玄的时刻!

不过这一刻。

菩萨圣王他们对视,眼中慢慢浮现决然。

“就如文圣大人他们坚信圣兽之王一样,我们也深信着圣兽之王能带领阴荒走向未来!”菩萨圣王低沉开口。

“既然文圣大人他们能为此奉献自己,那么我们也同样可以。”

“阴荒的风雨,始终由圣兽之王庇护着。这一次,我等理当助圣兽之王一臂之力!”

“诸位,再次化为石像吧,世世代代守卫圣兽之王。这,就是我们最好的归宿了!”

菩萨圣王白衣飞舞,是那般的神圣仁慈,也是那般的伟大与耀眼。

其他几位初代圣王也同样如此。

他们在阴荒修士悲痛的注视下,也是开始飞向苏玄。

“大人,愿我等能世世代代守护您。”菩萨圣王尊敬低语。

“愿我等微薄之力,能帮助到您。”酆都圣王也出声。

奈何,黄泉,忘川,阎罗,彼岸……

他们率先化为石像,不断冲向苏玄体内。

“大人,我等没实现的阴荒轮回,希望您能成功。”他们说着,带着最诚挚的祝福。

三生圣王也在看着苏玄,眼中充满了心甘情愿。

她没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的化为石像。

以后,她就可以永远待在苏玄身边了。

那是她年少时不曾珍惜,失去后才悔恨的美好,也是她三生三世最大的希冀。

而此刻。

牧天倾忽然也是冲到了苏玄前面,让苏玄睚眦欲裂了一分。

“兄弟,你是神鸟,你也是麒麟。可在我心中,你只是我的兄弟。”

牧天倾低语。

他…还是牧天倾,之前只是假扮凌霄圣王,只是想让其他人尊重他,也想让苏玄对他尊重些,毕竟有一说一,以前苏玄老是坑他的。

他本就喜欢这般胡闹的,只是没想到苏玄这狗日的身份比他还高。

不过,牧天倾不想说出这事了。

此刻他希望以凌霄圣王的身份,为苏玄付出一切。

初代圣王九位,绝不能少了凌霄!

这是身为凌霄圣王继承者该做的事情,也是他最后能为苏玄做的。

从双脚开始,他慢慢石化。

“兄弟,不怕告诉你,我这人最大的优点,就是敢为兄弟两肋插刀。这话,我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老太BBWWBBWW高潮

他麻绝对不是嘴巴说说的。”他拍着胸脯大叫,是那般意气风发。

可话音刚落,就已是化为石像,然后融入苏玄体内!

接着是酆都……

还有菩萨……

那充斥着慈悲的白衣,那阴荒第一位圣王也是慢慢石化,对着苏玄最后深深一拜:“大人,愿您永恒不朽。”

苏玄在,阴荒则在!

最后的最后,菩萨圣王明悟了阴荒该如何继续存在下去……

轰!

随着九位初代圣王融入苏玄体内,苏玄的神道轮回顿时开始大爆发。

九位初代…本就是阴荒轮回的基础!

阴荒诸圣加持的,是阴荒最磅礴的精神和信仰!

而初代圣王代表的,则是阴荒摆脱樊笼的希望!

他们坚信,若阴荒能展开轮回,必然能脱离净土的掌控,摆脱生死大恐怖……

吼吼吼吼……

苏玄不断悲怆的嘶吼。

他在愤怒!

他在悲痛!

他在不甘!

可纵使如此,他也只能强迫自己去撑起一切!

因为那些奔赴向他,为他付出一切的阴荒人杰和英雄们,希望他继续前进!

他苏玄哪怕痛不欲生,也不该辜负他们最后的期待。

“阴荒不朽!阴荒不朽!阴荒不朽!”

他红着眼眶不断呐喊,是那么的坚决,那么的一往无前。

意志,力量,信念……一切的一切都是汹涌澎湃。

渐渐地。

声音从无到有,响彻阴荒,更是在阴荒之上响起。

这声音不仅是苏玄的,更是偌大阴荒积蓄了四百万年后,最有力的吼

宝宝怎么这么湿~别磨 老太BBWWBBWW高潮

叫。

喜欢万古第一狂神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