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在车里想要你,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第一章

唐瑜拿着话筒,晶亮的大眼,扫了一下台下的人。

有温筱絮、尤乐乐、谭元明、许是依、二大爷等关爱她的家人长辈,有九方木、黄洛何、胡言钧、全小真等好友,还有一堆不认识的亲戚,及其他人物。

最重要的是,唐瑜的目光,停留在眼前的清风霁月的男子身上,他今天穿了一套白西装,如童话里的白马王子,弯弯的眼里,只有台上火红少女的影子,像两簇燃烧的火焰,在他的眼中跳跃。

唐瑜看到林修逐,心内一柔,双眸不自觉地弯了起来。

“大家好,我是唐瑜,非常高兴大家能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谢谢。”

唐瑜的声音,缓而轻柔,如一阵清风吹过心田。但是再缓,这一句话,不到十秒钟也已经说完,随后唐瑜向旁退了两步,远离了话筒。

一片寂静。

几秒种后,唐英博走到话筒边,咳嗽了一下道:“好了,宴会正式开始。”

台下众人,愣愣地鼓掌,掌声稀稀落落直至雷鸣。

唐家重拾的

文学

千金的,性子真是别具一格啊。

音乐重新响起,是一首圆舞曲,正适合双人来一场浪漫的舞步邂逅。

许多正装男子,邀请华服女子,双双滑进舞池。

“美丽的小姐,愿意跟我跳第一支舞吗?”

一道声音,两只手。

九方木与林修逐走到了唐瑜身边,同时伸出了右手。

一黑一白,两个同样出色的男子,备受众人瞩目。

九方木未说一词,与林修逐对视。

林修逐眼睛一闪,伸出的手收回,“小鱼儿,我等你下一支舞曲。”

九方木握住唐瑜的手,态度强硬,不容她拒绝的将唐瑜带入舞池。

唐瑜的武技出众,舞技低下。暑假之初,才开始学习舞艺,天赋不佳,纵使勤奋练习,一个多月,唐瑜的舞技也才堪堪点满一级。

九方木带着唐瑜在舞池中旋转,唐瑜的双脚,时不时与九方木的皮鞋来个亲密接触,不一会,他锃亮的皮鞋上,就留下了几个小巧的鞋尖印迹。

九方木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唐瑜却有些红了脸。

“不好意思,我真不是故意的,就是这舞步实在是很复杂啊,我怎么学也学不会。”

“嗯。”

简短的交流过后,又是一阵沉默。

九方木一直没有说话,带着唐瑜转来转去,唐瑜也不知道说些什么好,无声围绕着两人。

一曲终了,唐瑜对九方木微微行礼。

“他对你好吗?”清冷的话语,几不可闻,唐瑜一愣,还以为是错觉。

“很好,他对我很好。”都已经把她宠上天了,唐瑜的脾气似乎都被林修逐宠坏了一些,她都要怀疑林修逐是不是故意的。

九方木点了点头,终没有再说什么,牵着唐瑜,将她交到了早已经等候在一旁的林修逐手中。

“徒弟,记得受到了欺负,随时来找师傅。”九方木看着林修逐,眼里是淡淡的威胁与挑衅。

唐瑜忍不住勾起嘴角,直至嘴边的笑意越来越深,裂开了最,露出一排白净的小牙。

“我会的,师傅。”这句话说得大声而真诚。

师傅,她会一直好好的。师傅也要好好的,早日找到属于他自己的那一份幸福。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第二章

前尘旧事,纷至沓来。

那股锥心的痛苦,几乎将她淹没。

陆明玉用力闭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气,再次睁开,眼眸亮得惊人:“丁管家,请三皇子殿下去练武场,就说我在练武场里等他。”

丁管家松口气,应声而退。

绮云满心欢喜,正要说话,陆明玉的眸光扫了过来:“你不用跟来了。”

绮云又是一脸“我懂我懂”的笑容:“是是是,奴婢就不去碍小姐的眼了。”

陆明玉无心多言,转身去了练武场。

这个宽阔的足够容纳数百名亲兵一同操练的练武场,在京城赫赫有名。练武场边有十余个武器架。刀枪剑戟,斧钺钩叉,鞭锏锤挝,十八般兵器样样俱全。

陆明玉随手挑了一把长剑。

剑柄一入手,久远又熟悉的强大自信涌上心头。

一阵熟悉的脚步声,由远而近。略显低沉的少年声音,在身后响起:“小玉。”

陆明玉面无表情地转过身。

手腕一抖,长剑挽出剑花,直指来人。

……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熟悉的少年身影。

少年身着玄色锦衣,肩阔腰窄,身高腿长。一双剑眉,目如朗星,挺鼻薄唇,十分英俊。

她记忆中的李昊,是身着龙袍肃穆威严的模样。眼前的李昊,却正年少,俊美不凡,曜目如天上烈日。

那双略显深沉冷漠的眼,在见到她的那一刻,如春风化冻,漾起清浅的笑意:“小玉,你拿剑对着我做什么?”

昔日,这笑容令她沉醉。

现在,她只想一剑劈了这狗男人!

陆明玉冷冷道:“去拿刀!”

不管如何,先揍他一顿,出了心头这口恶气再说!

李昊一头雾水。

小玉这是怎么了?

前些日子还好好地,他邀她一起骑马打猎,她没有忸怩,很快应了。今日怎么忽然横眉冷对?莫非是生他的气了?

小玉性情率直,心胸疏朗,偶尔不高兴,当场就会发作,绝不会忍到下一回。

所以,今天到底是怎么回事?

李昊略一思忖,自以为猜中了陆明玉的心思,微微一笑,上前几步:“你也接到了赏花宴的请帖吧!”

“母后设赏花宴,主要是为了二皇兄选妃。和我其实没什么关系。你别恼。”

说到这儿,顿了一顿,看着她的目光多了几分柔情:“我和母妃说起过你,母妃说了,会私下求父皇母后,为你我赐婚……”

话还没说完,那柄雪亮的长剑就直刺而来。

李昊猝不及防之下,躲得有颇有几分狼狈。

陆明玉毫无玩笑之意,一剑接着一剑,剑影寒芒闪动,皆是要害。

李昊骤然落了下风,连连闪避,无暇再张口。他被剑影逼退至武器架边,无奈之下,一个翻身,取了一把长刀。

有了擅用的兵器在手,李昊心神方定,不再狼狈闪躲,挥舞长刀格挡。

大魏尚武成风,连闺阁少女都以骑射为乐。几位皇子,皆自小习武,个个都有一身好武艺。

李昊骑射出众,身手骁勇,在一众皇子中也是佼佼者。平日练武过招,侍卫亲兵们哪敢真得和皇子动手,总要不着痕迹地让一让。

李昊和人动手比试,从无败绩。

陆非和李昊相熟,私下曾随口说笑过:“我在四妹手下,过不了百招。殿下身手略胜我一筹,不过,也不及四妹。”

李昊有风度地置之一笑。

在他看来,小玉骑射确实远胜寻常少女。不过,真动起手来,绝不可能是他对手。

宝贝在车里想要你 第三章

听到同伴的话,工作人员把想说的话又咽了回去,

刘泠母亲对着她们翻了个白眼,“哼,一个破服务员,哪来的勇气跟我叫板。”

说完,刘泠母亲拉着儿子大摇大摆的走了,

直到她们消失在电梯口,工作人员才皱着眉抱怨,“什么素质啊,夏挽沅怎么会跟这样的人扯在一起啊,真的假的?”

“真的,”同伴悄悄地,“我上回亲眼看到夏挽沅来酒店看她们呢,啧啧,我感觉夏挽沅是被骗了,看这一家人,一点素质没有,夏挽沅还对她们这么好。”

工作人员们一边聊着一边往里走,路过套间的时候,瞥了一眼里面脏乱的场景,众人面面相觑,暗自祈祷自己不要分到这个片区来打扫,

做酒店行业的人,最怕的就是遇到这样不讲卫生的客人了。

——

安娆和薄晓的婚礼时间就在一个月以后,夏挽沅特意推了很多的工作,专心的给安娆设计婚纱,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都已经临近深夜,夏挽沅依旧没有从书房出来,君时陵终于忍不住进去找她,

刚靠近夏挽沅,还没来得及说话,就先被她笔下的设计图给吸引了视线,

虽然还只是半成品,但依旧璀璨夺目的让人移不开目光,哪怕是君时陵这样对婚纱不感兴趣的男人。

夏挽沅仔细的将袖口处的雕花设计画好,转过头看到了君时陵,“几点了?”

“十一点了,夫人,该睡了吧。”君时陵将目光从纸上移开,看向夏挽沅,

“好,”夏挽沅说着,将设计图小心的折起来,然后放到墙角边一个巨大的金丝楠木箱子里,

君时陵瞥了一眼,看到除了安娆的婚纱设计图外,箱子里面,还有一幅卷着的图纸,

君时陵走过去,想伸手去拿,“这个是什么?”

夏挽沅一慌,直接转过身抱住君时陵的腰,把他的手拉回来放在自己腰上,“不能看。”

君时陵微微挑眉,“还有我不能看的?”

夏挽沅脸上酒窝浮现,“以后会给你看的,现在不行。”

君时陵太了解夏挽沅了,他心中已然猜到了是什么,但还是顺着夏挽沅的意思,“好,你说不看就不看,”

夏挽沅这才转身小心的放好安娆的设计图,

纵使夏挽沅为了这个设计图已经推掉了大量的工作,但有一项行程却是不得不去的,那就是被誉为国内电影界最有份量的“金影奖”,

自从它开办以来,每一年,都会评选出当年最受瞩目的作品和演员,这个奖项份量极重,

可以说,能拿到一个“金鹰奖”,便意味着从此以后,这个演员在电影界有了自己的一席之地。

而夏挽沅和苏月然一起,被提名了这个“金影奖”的影后。

“挽沅啊,这回你一定

文学

要穿的漂亮一点,要超级漂亮的那种!!”陈匀为夏挽沅的造型操碎了心,“哪怕咱们拿不到影后奖,也要在气势上压倒苏月然。”

鹿梨天天和陈匀在一起上班,自然也告诉了陈匀那天她被咬以后,夏挽沅送她去医院,然后错过试镜的事情,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