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男同桌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 A+
所属分类:花胶

他在用蜂蜜作画。

蚂蚁蜂拥而来,在墙上勾勒出清晰的黑色线条。

他在画书院。

士子舞拜的广场,巍峨的藏书楼,门廊阔大的讲学堂,出入外卖员的食堂,扔满臭袜子的戊舍,岸上开满合欢花的留香湖,曲水流畅,开满浮萍,浮萍下锦鲤慢游的舞雩池,飞马驰骋尘土蒸腾的练武场,甚至还有塌了一半一直没有补好的监院家的围墙……

铁慈没想到,这个万事似乎都没看在眼底的孩子,却将书院的时光记得如此清晰。

他的所有画里,都有她的身影。

广场上舞拜的自己,藏书楼读书的自己,讲学堂上课的自己,食堂门口推销外卖的自己,戊舍里逃课躺尸的自己,留香湖边荡吊床的自己,舞雩池边烤鱼的自己,练武场上射箭的自己,监院院子里一掌轰塌了围墙的自己……

她的身影覆盖在墙上,遮住了一些画,游卫瑆头也不回,不耐烦地蹲着换个地方,继续画手上那一幅。

这回他终于画到了他自己和姐姐住的小院,却画的是小院门口的那场争执,有人踩到了他的蚂蚁,他将人推倒,对方围殴他,姐姐让他赔罪,他去撞墙。

然后撞进了铁慈的掌心。

他在旁边写了一个字。

“痛”。

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什么叫“痛”。

他继续画,准备画一个泰山压顶,再画一个流光逐影,再画一招十面埋伏,那天铁慈教他的,对这些踩伤了他的蚂蚁宠物的混蛋,赔罪想都不要想,就这么伺候就行了。

十八说的时候他还不太懂,现在却是明白了,只是可惜却没机会施展了。

那就画下来,耍给十八看。

十八一定会说“好!”的。

身后有人在说:“好!”

声音熟悉。

游卫瑆的手顿了顿,却没有立即回头,而是认认真真,把最后一笔画完,那是一根手指,指尖微微上扬。

正好接上了墙上倒映出来的递出来的手的影子。

他回头,便看见了十八。

铁慈习惯性地想蹲下来,却发现这一年来他蹿高了许多,比自己还高了不少,怎么看都不像个孩子了。

可眼神还是那般清冽干净,经历人间摧折依旧不改。

她对他展开微笑。

心想这个孩子,会学会扑入她怀中吗?

那马步得扎稳一些,不然这身高,怕是会倒。

游卫瑆却依旧没动,只是定定地看着她,忽然轻声道:“痛。”

做了无数心理准备,铁慈觉得自己还是瞬间被击中。

她教过他很多表达,再见面的时候他只选择了这一个字。

是因为这些日子,这样的体验太过深刻。

她微笑,伸手掰过游卫瑆的脸,将他下意识漂移开来的目光拉回自己脸上,轻声道:“那就走,到我那我给你吹吹。”

游卫瑆目光终于定在了她脸上,像是找到了自己的归处,忽然大声道:“好!”

铁慈猝不及防,下意识捂住他的嘴。

门外有脚步声传来。

下一瞬铁慈和游卫瑆身影不见。

铁慈落地便一个踉跄,微微皱了皱眉。

嗯,别的都还好,带人瞬移时的滞涩感是越来越明显了。

而且……她环视四周,最糟糕的是,不仅没移出多远,还移到人群中来了。

四周,扛着花锄的花匠们目瞪口呆地看着两个人。

铁慈下意识地准备再移动一次,就见有人张开了口,而游卫瑆抬起了手。

铁慈:“别……”

“回去。”

下一刻她目瞪口呆。

眼前光影变幻,景物似乎在以极其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男同桌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恐怖的速度不断倒退,在眼前连绵成斑驳的斑块,随即脚下微微一实,再睁眼她看见了墙壁上的画。

回到了先前关押游卫瑆的室内。

有那么一瞬间她以为游卫瑆也有了瞬移的能力,但明明她感觉自己身子都没动过。

身边,游卫瑆慢慢地道:“回去。”

他又抬起了手。

呼啸倒退之感重来。

下一瞬鼻端闻见极其不好闻的气味,身子似乎撞入了一个狭小的空间。

铁慈低头看见一个恭桶。

她捂着鼻子看游卫瑆,游卫瑆垂着眼睛看马桶,道:“方才,出恭。”

铁慈若有所悟。游卫瑆这好像是让时间倒退啊。

这能力倒是稀奇强大。

以前并没有发现他也有天赋之能,怎么忽然有了?

这能力运用得好简直是万能杀器,不过看游卫瑆模样,似乎并不熟练,也不知道自己拥有的是什么能力。

她问:“你能回到我先前吗?”

如果他能回到她之前的时间,那么可以直接回到介园之外。

游卫瑆摇摇头:“只能我的。”

又伸出两根手指,“两次,一天。”

铁慈泄气。

只能回到游卫瑆之前的时间,回溯时间短暂,且一天只能两次。

那就没用了,因为游卫瑆一直关在室内,就算能再回溯,也还是在这屋子里。

“你怎么忽然会这个了?以前没见你用过。”

“不知道。”游卫瑆想了很久,艰难地道,“我想回去,想回书院,就想啊想,想,一直在想。”

是极度的渴望,催动了他潜藏的能力吗?

是他因为非常想回到书院,回到当初那段他觉得最美好的时光,强大的执念让他终于能短暂地“回去”了吗?

这里是茅房,看位置,在院子的角落,花园侧面。

茅房门前有一扇墙隔挡,铁慈悄悄看出去,正看见一群人匆匆进了园子,领先的是排场极大的游卫南,童男童女随伺,所经之处香风阵阵。

铁慈看他走近,一颗小石子弹在他肚子上。

游卫南眉头一皱,下意识捧住肚子。

旁边就是茅房,但他嫌脏,想要回屋子去解决,奈何肚子越来越痛,最终只有匆匆进了茅房。

一进茅房,一只手便扼住了他的脖子。

游卫南袖子一动,撕拉一声,袖子被撕掉了。

脚尖一抬,靴子被踩住。

游卫南脑袋猛地后仰,铁慈头一偏,游卫南的后脑咚地一声撞在墙上。

接连三次受挫,他泄了气,不再试图通知自己就在外面的随从了。

铁慈这才在他耳边悄声说了一句话。

游卫南后背一僵。连呼吸都似乎瞬间放轻,起伏不定,透着些微的紧张。

铁慈并不多说,只指节敲着游卫南肩头,似乎在打着拍子,游卫南却被敲得越发心烦意乱,眼珠子悄悄向后瞟,奈何光线湖南,铁慈整个人都藏在他身后,他只能看见对方长长的身影拖在对面墙上,而游卫瑆就大剌剌站在那,面无表情地看地面蚂蚁,对他毫无兴趣。

喉咙上的手松了松,他却没有喊,只低声道:“那你能保证……”

“也许不能保证。”铁慈轻松地答。

游卫南呛住。

“但我会尽力。而如果我都不能保证,就没有任何人再能保证。”铁慈扔了个小瓶子给他,“作为交换,自己看着用。”

游卫南接了,想了想,没再说什么,外头已经有婢仆问他可好,是否需要进来伺候。

游卫南道:“我还要蹲一会儿,哎,这里真臭。怀香,你们两个去替我拿塞鼻子的枣子来。近尘,你们两个去拿焚香,洗墨,你带个人去拿绢布……”三言两语把人给打发了,只留了两个人在外面。

他日常排场就大,纡尊降贵普通茅房如厕,自然更加不满,众人都听令行事,茅房之前人群散开。

游卫南又喊外面两人,“你们两个进来给我驱赶蚊蝇!”

两人应声而入,然后被铁慈打晕,换了两人的衣裳。

游卫

傻子吃遍全村人的便宜 男同桌脱我奶罩吸我奶小内裤

瑆很听话,让做什么就做什么,哪怕小厮的衣裳领子很高让他觉得很不舒服,也乖乖抬头让铁慈给他系好衣领。

铁慈道:“不舒服?”

游卫瑆僵硬点头。

“紧。这叫紧。”

游卫瑆:“紧。”

游卫南看着铁慈帮游卫瑆穿衣裳,眼中异色一闪,道:“他竟然会说话!”

又道:“他竟然给你碰他!”

他纳罕地看着游卫瑆,简直以为这是换了个人。

铁慈挡住了他的视线,笑道:“游公子,游大人,现在该你打骂下人了。”

“在下亲和爱民,礼贤下士,对婢仆从不高声。”

“那就换一下,我们打骂你也可以。”

游卫南立即一掀袍子,一脚将游卫瑆踢了出去。

铁慈:“阿瑆,低头!”

游卫瑆立即低头。

铁慈也捂着屁股,跟在后头冲了出来。

游卫南追在后面,满面怒容:“你们两个,给我站住!竟然偷我的印章!站住!”

三人追逃,顿时闹得人仰马翻,无数护卫涌过来要拦截两人,却被铁慈灵活闪过或者被游卫瑆蛮力撞翻,铁慈拉着游卫瑆的手,顺着进来时的路一路向前冲,有几次人群将要聚集,游卫南却被一块石头绊倒,众人一窝蜂涌上去扶他,就又给铁慈游卫瑆冲出去了。

一直冲到介园南侧门,南侧门正好进一株大树,门开着,两人跳上树向外奔,身后呼喝不绝,引得四周百姓纷纷侧目。

铁慈奔到大树顶端,才回身指着游卫南喝道:“倒打一耙!什么我们偷你们东西!明明就是你外表道貌岸然,肚子里男盗女娼。一个大男人却好男风,逼我们兄弟……”她很难开口似地及时红了脸,“连男人都不是,就干脆自宫了去做个太监,何必在这祸害男女!蒙骗无辜!”

百姓的嘴圆圆地张开了:“哦哟——”

喜欢辞天骄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