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学后的职员室,翁熄系列30部

放学后的职员室 第一章

胥少女讥诮地道:“瞧你这么熟练,想必没少来。”

裴叶反驳:“什么叫熟练?你少诬赖人清白啊,我也是第一次来。”

这时有女子帮她剥葡萄,果肉饱满的一颗抵在她唇边,裴叶舌尖一卷一勾便含进嘴里。

井水浸泡的冷意伴随着果肉清香在味蕾上跳跃。

投喂的女子笑了笑,含羞颔首,低头又剥另一颗。

两个徒弟默契十足地不屑一哼。

裴叶:“……”

大概是胥少女他们脸色太冰冷,自顾自喝着清酒,也不搭理人,女子们就没有凑过去找不快,来者不拒的裴叶就成了唯一目标。斟酒的、倒茶的、剥果子的、还有跟她言笑晏晏的……

不知不觉被灌了好几坛酒水,俏脸粉红。

红晕从脖颈蔓延至整张脸,双眸酝着盈盈水雾,展颜一笑能令众人失色。

女子见她有了醉意,道:“听闻仙家弟子六艺俱全,奴家想与仙子同奏,不知有无福分?”

裴叶大手一挥:“拿琴来!”

一张琴送来,裴叶将其摆好,手指抚上琴弦。

她自然不会琴艺,原本想随便拨弹两下,弄出鬼哭狼嚎的噪音,将动静再闹得大一些,谁知手指似乎有自己的想法,弹了一首“女子乐团”刚才弹过的小调儿。

一曲毕,众人彩虹屁,唯独裴叶内心疑窦丛生。

【系统,这具身体还有原主遗留的记忆?】

系统道:【没有啊,你想得太美。】

要是原主记忆留给了裴叶,她也不至于地狱开局难度了。

【既然不是原主记忆作祟,我怎么会弹琴?貌似水平还行……】

跟专业大家没得比,但糊弄糊弄普通人绰绰有余。

裴叶皱眉,总觉得有些问题。

【这个嘛,我就不知道了。】

裴叶:【你都不知道,还有谁知道?问题很大啊,如果不是阳华身体留下的记忆本能,而是我自己的……完全不敢想象我曾经遭遇什么,还能弹得有模有样……】

正常不是弹一根断一根吗???

裴叶越发怀疑自己记忆有问题。

上次从胥少女记忆藏书塔出来,她就试着进入自己的,结果被拦。按理说她能进入旁人的记忆藏书塔,也能用同样的办法进入自己的记忆藏书塔,这一点她跟器灵天工验证过的。

正思忖,额间多了一抹冰凉。

她抬眼一看,却见坐在她身边的女子以手指轻抚她微蹙眉心。

“仙子可是担心杀人如麻的恶徒?”

裴叶道:“是。”

女子拉起裴叶的手,赤足站到房间中央柔软垫子上。

“仙子不如跟奴家共舞,消一消这烦人的俗事愁思?”

“好啊。”

房间乐声一改方才的华丽颓靡,转为灵动轻快的节奏,随着女子节奏越来越快,很快便沁出了一身薄汗。

文学

巧妙的是,薄汗不仅没有异味,反而如催化剂般将房间内的脂粉香催得浓烈熏鼻。置身其中,没多会儿便觉得体温高涨,脑袋发热晕眩,眼前景物转为令人面红耳赤的香艳场景。

仿佛隔着一层薄纱,一条条男男女女的白花身影在眼前晃动。

随着意识迷糊,双脚似踩在棉花虚软无力,直至软倒在地。

隐隐约约,似乎还能听到女子不屑蔑笑。

“三个蠢货!”

——————

“醒了!”

小腿肚被人一踹,裴叶只能不情不愿睁开眼。

放学后的职员室 第二章

可能是书名没起好,自从写了圣墟,我这腰也疼了,腿也抽筋了,连青春年少的大寒腿都犯了。

以上不全是玩笑。

这一年多来,更新不是很多,主要是因为身体状态很差,各种问题,什么颈椎病,偏头疼,还有腱鞘炎等,全都爆发了。

直到近期,我的更新总算飞速了。说你们爱听的就是,我从山中来,活出第二世,打败了红毛怪,战胜了诡异与不祥,只为来到你们面前,为你们更新完圣墟。

说实话就是,经过这一年多的休养,再加上平日的锻炼等,我的身体总算恢复的差不多

文学

了。

其实,完结后有很多话想说,可是临到动笔却是写不出来了,只剩下了疲倦,一本书写这么长时间真的是消耗精气神,这应该是我最后一本超长篇了,以后应该再也没有这么长的书了。

我觉得一本书写一两年比较合适,这本书写的太长太疲倦了。

没什么特别的感言了,一切尽在书中,它纪录下了我的身体状况,还有我当时的精神状态的好与坏,在书中都能体现出来。

现在,只剩下了疲惫,感言就不多说了,写到这里就真的不想动了,只想去休息了。

对了,圣墟还有个番外篇,很重要,是对结局的补充,大家别错过。

新书,我们5月1日见!构思早已成熟。

我将调理好身体,以最好的状态为各位书友写一本超级精彩的新书。

感谢每一位看过我书的朋友,谢谢你们!

放学后的职员室 第三章

少司命越想越有可能。

要不然自己跑出来找这位凌墨雪姑娘,这人马娘跟着干嘛?

该不会是祸水东引,希望借刀杀人?

拿我当刀子宫斗啊你们!看不出你个浓眉大眼的人马娘还挺阴险哈?

做祭司侍神的该老老实实忠诚勤恳啊,神灵要什么女人你应该帮忙送到他床上才对嘛,怎么反而可以添乱下刀子呢?

这祭司不乖,太康没带好队啊。

要不要姐姐帮你?

一腔幽怨的少司命忽然在这里找到了情绪宣泄点,念头通达地回了妖王宫。

不知道自己背了口大黑锅的商照夜松了口气,也回去禀告妖王陛下:“陛下,她回来了。”

“凌墨雪没被砍死吧?”

“没有……虽然挨了揍,最后反而还送了造化。这位……”商照夜迟疑片刻,还是道:“确实如你所言,她没有坏心眼。”

殷筱如站在窗前,悠悠地看了好一阵蓝天,低声自语:“嫁衣、嫁衣……再听此名,我忽然感觉很难过,商姐姐。”

商照夜默然。

“要不要我们帮她?”殷筱如忽然道:“反正sindy都那么多女人了,不差多一个。”

商照夜瞪大了眼睛:“这个不一样吧!”

殷筱如道:“哪不一样?”

“真让她成了,你的位置都没了,这位和父神的关系一定非常特殊,绝对不是那些妖艳贱货可比的!”

“既然知道这么重要,那怕是难以阻挡,早晚的事。何不大度点,她还能承情,说不定心里还低我一头……”

商照夜傻了一下,忽然觉得还挺有道理。

这陛下看事情的角度怎么总是和别人不一样?

别人还想怎么撕呢,她都走到大气层去了。不对,我为什么要想怎么撕,跟我有什么关系,真是的。

“……然而这个你怎么帮,你都不知道他们具体到底出了什么情况,妄加插手怕是适得其反。否则真要相见,怕是早也去见了,何至于在此踟蹰不去……”

这话倒也有理,殷筱如想了半天,终于道:“我先试探一下,不行再说吧。毕竟……她现在都不知道我是夏归玄的谁,嘻嘻。”

少司命回到客殿,悠然靠在那里研究手表。

手表里没装什么软件,就是小说和视频,随便点开,又是夏归玄和凌墨雪对戏。

少司命这会儿接受度高多了,平复着心情去看那“大夏情事”,姒太康演姒太康的剧情……居然觉得很好玩。

不愧是本人,演得可真像那么回事。

就是服装不对,臭弟弟你有脸说当时你穿的衣服那么好看?明明就是件兽皮。

那桃花树下的吻……就是凌墨雪姑娘说的,替代品,弥补了遗憾吗?

少司命怔怔地看着,忽然觉得很感谢这种科技,以及这种演艺文化……竟能把太康临此世之后的历程一帧一帧地展现在自己面前。

如同亲见他的变化,他的摇摆。

连他为什么会参演这种角色,那心理都昭然若揭。

他也在想我吗?

他……不恨我吗?

如果不恨,当会回头,但他没有,他依然在此星过自己全新的生活。或者不是恨不恨,而是往事已矣了吧?

相见争如不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