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后面抱住岳大屁股撞击玉梅 yy大杂烩

  • A+
所属分类:花胶

大军虽应苏毗求援而来,可在这些骄兵悍将眼中,如果苏毗人不够恭顺,顺便灭了他们也没什么。

反正他们接到的诏令是灭掉吐蕃,也没说帮着苏毗女王登上吐蕃王座,军将们自然也就可以便宜行事。

而在苏毗人角度来看,这才叫标准的引狼入室。

如今的大唐和后来的所谓礼仪之邦可不一样,它正贪婪关注着自己的周围,时刻准备伸展爪牙,争夺一切资源来治疗遍体鳞伤的自己。

李破派兵征伐吐蕃,在大战略的角度来看,是要稳固河西诸郡,恢复同西域的交通往来。

但是诏令之上不会说的那么明白,到了军将这里,注意到的只能是军功几何,具体来到战争层面,杀伤吐蕃的有生力量,让其无力扩张,甚至是分而治之,也就都成为了执行者们的选项。

…………

天色昏黑之前,侯君集终于带人赶到。

作为大唐使节,他的品级不低,只是这是加衔,回到大唐就会自动卸职,和陈礼这样手握兵权的军中将领没法相比。

中军大帐之中,侯君集见到了陈礼。

得到消息的陈礼让人杀了一只羊来款待侯君集。

看着精神还好,没有被弄的奄奄一息的陈礼,侯君集也很欣慰,到了吐蕃这地界,他们最大的敌人不是吐蕃人,而是这里的气候。

侯君集就怕来的人都成了软脚虾,那他娘的还打个什么仗?不如早早回去大唐,以免做了他乡之鬼。

进入军营之后,他紧着看了看兵卒的状态,虽然大家都是满面尘灰,一身都是掩饰不住的疲惫,可最少都还行动如常。

而且他也看出来了,这里面大多应该都是西北部族的人,他也就更放心了一些,这些人的命不值钱,大唐的精兵要是折损在这里,才会让人心疼。

…………

侯君集不是鸿胪寺的官员,他是个带兵的将军,嗯,如今的官员很难界定他们的文武,鸿胪寺的那些人,给了他们机会,未尝不能做一做张骞曾经干过的事情,让他们领兵征杀也不是不可以。

侯君集和程知节这样的使者其实显不出太多的异类来。

…………

“俺是侯君集,奉诏出使吐蕃,在此见过陈将军。”见到陈礼之后,侯君集率先施礼。

陈礼回礼笑道:“侯司马怎的如此客套,咱们在凉州又不是没见过,也就是当时军情紧急,没有一起喝过酒嘛,来来来,坐下说话。”

两个人其实是在凉州时便见过,侯君集任职凉州司马,陈礼等人随张伦率军援凉州,破吐蕃大军,之后跟凉州上下都打过交道。

侯君集主要是脸皮薄,怕跟人家套近乎,人家却不记得他是哪个,丢了自己脸面。

这要是换了程知节,才不会管这些,脸面值几个钱?只要大家见过面,说过话,那就是朋友了,要是还能在一处喝过酒,那就是过命的交情。

可这些都没有关西人的身份好用。

侯君集和陈礼都出身关西世族,几句话不到,两个人听着对方正宗的关西口音,顿时看对方都顺眼了许多。

他们在凉州的时候没有什么交往,陈礼一直领兵在外,没怎么在姑臧城中露过面,侯君集则很快因为之前敦煌之行回京述职去了,可惜的是他没有赶上与吐蕃人的战事,不然的话军功之上还能记上一笔。

侯君集的战功其实不少,可惜那都是李渊在位时候的故事了,拿不出手,他可以说自己参加过征讨薛举的战事已是极限,但绝对不能说领兵跟当今皇帝所率的大军厮杀过,那简直就是在找死。

所以侯君集能拿得出手的战绩就可怜巴巴的只剩下了一件,就是当年随左监门卫大将军吐庞玉击败谷浑人的战事了,而这并不足以让他争取高位。

上次他回京述职,即便有庞玉的保举,也只能巴望一下左监门卫司马参军的职务罢了。

关西世族中人身上若是没有军功……和人说话都没底气……

…………

“这一路上不好走吧?当初俺来吐蕃,还在高地待了一个冬天,大家都觉得能启程南下了,这才上路,大军这么一路行来,定是不易。

俺方才入营的时候看了看,士卒有些疲乏,可士气还在,足见陈将军治军有方啊。”

侯君集小小拍了个马屁,也在告诉对方,自己也曾领兵,为之后的话题打下伏笔。

陈礼邀着侯君集坐下,又让人先送上热汤,“侯兄一语中的,吐蕃这地方山高水远,除了咱们谁愿意踏足于此?

好在算是到了地方,再这么走下去,也不用吐蕃人来战,他娘的咱们自己先就不成了,劳师袭远,天时地利人和,尽都不在,兵法上说的那些忌讳,犯了个遍……

不过开疆拓土之功,咱们也算摸到边了,所以咱们这些人就算死撑着,也要宰些吐蕃崽子再回去,侯兄你说是不是?”

一声声侯兄的叫着,让侯君集很舒服,“将军说的是,大功就在眼前,怎么着也得灭国而还。”

…………

说话间,烤的半生不熟的羊仔送了上来,陈礼行军多日,早就将礼仪抛去了九霄云外,上去就扯下一条羊腿递给了侯君集。

侯君集也没客气,在高原上生活了近两年,他也早就对吐蕃的食物倍感绝望,更不指望能在军中吃上什么好东西,道了一声谢,接过来就撕咬了两口。

陈礼没什么食欲,一口口抿着肉汤,问道:“侯兄来吐蕃也有些时日了,觉着苏毗人可还亲善?

说起来咱们此行还是应苏毗人之请而来,别见咱们人多势众就变了主意。”

侯君集努力把嘴里的肉咽下去,又喝了口肉汤顺了顺,这才笑道:“将军尽管放心,苏毗人一直待吾等如上宾,大军到来,咱们说话就更为好用一些。

这地方以前被吐蕃人名之苏波,种田的没几家,大多还是游牧为生,人丁嘛,咱们探听了一下,也不过数万户而已。

撒在这么大一片天地里,整日连个人影都看不见,咱们大军一到,苏毗人别说翻脸了,就算他们三心二意,也召集不来人马。

再者说了,咱们去年到了这里,半年过去,咱们跟他们交往的还成……”

说到这里,他心里琢磨了一下,才低声笑道:“不瞒将军说,程知节是出使吐蕃的正使,他将军听说过吧?”

陈礼点头,程知节这人陈礼没见过,不过朝中派人由程知节和侯君集率领出使吐蕃的事情大家都晓得。

“听说过,程使君和侯兄带人去过敦煌,招抚了些西突厥逃人回来,又率人来了吐蕃,真可谓是劳苦功高,俺早就想见一见是何等人物了。”

程使君……听了这样的称呼,侯君集倍感好笑,程大胡子的形象在他脑海中浮现出来,就更添了几分喜感。

使君者,汉时一郡之长也,为使者,亦称之。

不过使君这样的称呼,天然就带着些儒雅的气息,程大胡子在为人行事上,和使君此类尊称怎么听也是格格不入。

“程使与女王……相交莫逆,和她的那些臣子也极为相熟,所以将军此来,且放宽心,有他在,苏毗人那里定无反复之忧。”

陈礼琢磨了一下相交莫逆是个什么情况,却也没在意,“那就好那就好,朝中派两位出使吐蕃,看来还真是英明。

若非有两位在,咱们也不敢轻易兴兵吐蕃,此后诸事,看来还得多多劳烦两位才成,俺在这里代其他几位将军道上一声多谢,向朝廷表功之时,定也不会忘了两位的功劳。”

有了侯君集这些话,陈礼的心也放下了一半,不然没有苏毗人的接应,大军人生地不熟的,先就得仿效一下匪人行径,从苏毗征得足够大军所用的军粮才行。

侯君集要的也就是陈礼等人这句话。

随后两人边吃边说,因为同出关西世族,目标又都一致,所以不需有太多顾忌。

陈礼问起了吐蕃的局势,听说吐蕃还处于内乱当中,就更是安心,大军到的不算晚,要是人家又和和美美了起来,他们这些要破门而入的人就有些麻烦了。

侯君集则问起了大军的情况,陈礼也不相瞒,告诉他大军上下都很疲惫,路途上减

从后面抱住岳大屁股撞击玉梅 yy大杂烩

员甚众,士气也就不高。

启程时的一万多人马,现在估摸着也只剩下九千多人,尤其是大军构成上,此次远征吐蕃征召的大多是西北部族的人马。

行军之时糟心事遇到不少,可还能管得住,一旦与敌人接战,那就说不好了,估计到时还得靠中军那一千多的精兵才能打开局面。

话题的重点一下转到了行军作战上,见侯君集对军事张口就来,说的也极有见地,陈礼不由称赞了几声。

侯君集顺势便请求在之后随军而战,陈礼不好答应,他觉着两位唐使应该去给大军筹措粮草,安抚住苏毗人,不用跟着大军去阵前效力。

不过他也没有拒绝,大军当中如果有侯君集这样熟悉当地风物的人在,也能少去不少麻烦……

喜欢北雄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