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着镜子把腿张开自慰的小说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 A+
所属分类:花胶

‘‘你、你......你狂妄!’’

李淳气得直哆嗦,随后立即转过身,冲着万罗山拱手请求道:‘‘万罗师兄,还请许我与他一战!我要洗刷耻辱,更要让他知道,修士不可辱!’’

万罗山也想亲眼瞧瞧,被掌教亲自下令,让朝阳前往外世界特意接引回来的秦长生,究竟有多大本事,究竟有什么不同寻常之处,于是冲着李淳点了点头。

得到万罗山的准许,李淳顿时振奋起来,转身看向秦长生,眼神中顿时浮起一抹残忍之色。

‘‘小子,这可是你自己找死!’’

他盯着秦长生,阴恻恻的说了一句,随后不再废话,一股强大的法力立即自其体内喷薄而出,凝聚成一只巨大的法力大手,朝着秦长生狠狠的拍了下去,就仿佛拍虫子一般,带着羞辱之意。

在他看来,没有阵法加持的秦长生,终究不过是一个凡人武者,而他堂堂归元境的修士,修炼法力,与秦长生有本质的区别,两者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之上,要镇压秦长生,根本不费吹灰之力。

‘‘颤抖吧,凡人!’’

李淳狞笑一声,法力大手印带着强大威势,压迫虚空,朝着秦长生狠狠的镇压下来。

面对李淳镇压下来的法力掌印,秦长生双眼顿时一凝,脸上故意露出凝重之色。

强大的战斗天赋,让他早已预判到了对方的攻击轨迹,但他却并未第一时间闪避,而是稍作停留,最终方才‘‘险而又险’’的一个横挪,略显‘‘狼狈’’地避开对方这一掌。

他激怒李淳,令其与自己大战,可不是为了逞一时意气,击败对方,教训对方,而是拖延时间。

既然是拖延时间,自然不用将自己的实力与底牌全部暴露出来,也不用速战速决,击败对方,只需与对方周旋便好。

如此,既能拖延时间,又能隐藏自身的实力与手段。

‘‘嗯?竟然躲过去了,反应倒是不慢,可惜,凡人终究是凡人,今日我便叫你认清现实,叫你知道,没有阵法之威,你在我面前究竟有多不堪一击!’’

看到秦长生险而又险地躲开自己方才那一掌,李淳先是微微惊讶,随即却是冷笑一声,眼神残忍的道。

随后,他再度出手,强大的法力不断地喷涌而出。

虽然失去了自己的灵剑,令他的实力大打折扣,但是凭借着强大的修为与法力,要镇压一个小小的凡人武者,依旧是信心十足。

‘‘轰轰轰!’’

他接连出手,强大的法力掌印飞驰,不断地朝着秦长生轰击过去,震得空气不断发出刺耳的爆鸣声。

秦长生不断地闪避,每次都‘‘险而又险’’地狼狈躲开,身形在虚空中不断地腾挪跳动,时不时地出手反击,斩出一道剑气,斩向李淳。

但这剑气却是显得不堪一击,被李淳抬手之间,轻松击溃。

这当然是因为他并没有动用真正实力。

‘‘呵呵,果然,这小子没有了那二阶阵台作为依仗,便是什么都不是,也就是比其他那些凡人武者,反应稍微快了一丝,力量也比同境界的凡人武者稍微强了一点而已。’’

‘‘方才叫嚣不已,现在看来,这小子也不过如此。’’

陈玉平与郑玄二人见状相视一眼,随即冷笑道。

看着秦长生在李淳的攻击之下,不断的上跳下蹿,狼狈躲闪,反击的剑光,剑气,也是根本不堪一击,被李淳轻松地抵挡,碾灭,陈玉平与郑玄二人都露出果然如此的神色。

在他们看来,秦长生的武道天赋与实力虽然还不错,但是在归元境的修士面前,终究不够看。

凡人,终究只会凡人,又岂能真的逆天?

倒是万罗山,看着秦长生与李淳的战斗,却是不由得微微蹙眉。

因为,此刻秦长生所表现出来的实力,与他方才叫嚣的气势,明显是有些不符。

不过,他却也没有过多怀疑。

因为,虽然秦长生此刻展现出来的实力,看上去远远不是李淳的对手,但是凭借其区区仙台境一重的修为,能与李淳这样一个归元境初期的修士,周旋数个回合不败,哪怕狼狈一些,依旧可谓天才,依旧可谓不凡。

毕竟,一般的凡人武者见到修士,可是连出手的勇气都没有,更别说是像秦长生这样,与李淳交手数个回合还不落败了。

光是这一点来看,秦长生便已经足够惊艳与耀眼了。

‘‘仙台境能有如此实力,倒也难得了,其斩出的攻击,与寻常神通秘境第一重,天人境的修士比起来,也不逊色多少,倒也担得起妖孽之名,不过......掌教亲自下令,秘密让朝阳前往外世界接引来的天才,就只有这种程度么?’’

万罗山目光微微闪烁,这小子,会不会在藏拙?

然而刚刚生出这个念头,万罗山便不由得摇了摇头,将这个念头掐断了。

‘‘我在想什么,一个仙台境的凡人武者,力量能勉强媲美神通秘境第一重天人境的修士,甚至能与归元境初期的李淳周旋数个回合还未曾落败,这份天赋与潜力,已然是亘古少见了,何况,此人还筑基了阵法道,能够掌控二阶阵法,我竟然还认为他在藏拙。’’

对着镜子把腿张开自慰的小说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想到这里,万罗山自己都不由得感到有些失笑。

压下心中的念头,万罗山自以为已经看清了秦长生的实力与手段,对于李淳与秦长生的战斗,自然也就没有兴趣在看下去,冲着李淳淡淡的吩咐道:‘‘不要再浪费时间了,速速将其击败,到此为止吧!’’

李淳闻言也立即收起了戏弄之心,神情微微认真起来:‘‘听到了么?小子,我没功夫再与你玩闹下去,该结束了!’’

‘‘青霞剑诀!’’

李淳轻叱一声,幷指成剑,一道法力长剑便自其指尖飞出,数道青霞化作青虹剑气,斩向秦长生。

秦长生依旧‘‘惊险’’躲过,同时手中法剑却是蓦然激射出去,直击李淳留下的破绽。

秦长生隐藏实力与之周旋,显露出来的弱小,早已麻痹了李淳,使得李淳早已彻底收起了警惕,不将秦长生放在眼中,认为以秦长生的实力,无论如何不可能威胁到他。

因此其大意之下,放松警惕的情况下,身上自然也是破绽百出。

秦长生眼见对方动了真格,打算结束战斗,心念转动,心知若是再继续如先前那般与之周旋缠斗,必然会令先前的伪装暴露,引起万罗山的怀疑。

毕竟,先前李淳随意出手之下,你尚且勉强狼狈不堪,勉强周旋,如今对方全力出手,你却依旧如先前那般表现,依旧能够与之周旋,但凡有点脑子,也能察觉到这其中的蹊跷,猜测到他一直在隐藏实力。

因此,秦长生干脆雷霆一剑,直击李淳破绽,如此即便他大创李淳,外人也只当是李淳一时大意,被秦长生这突然爆发的一剑打了个措手不及,这才被秦长生偷袭得手。

对着镜子把腿张开自慰的小说 三个老汉玩一个嫩苞

‘‘嗤啦!’’

那一道道青霞剑气倾泻而来,秦长生‘‘惊险’’避开,几道剑气几乎是贴着他的身体擦过,将他的衣袍都给割破,差一点便要斩中其身躯。

而同时,秦长生手中的极品法剑却是陡然脱手而出,以极快的速度,在李淳得意洋洋的认为秦长生必将饮恨在他这门青霞剑诀下的时候,瞬间便冲到了李淳面前,直击李淳破绽所在。

等到李淳反应过来的时候,那口极品法剑已然到了面前,李淳当即面色大变,脸上的得意之色瞬间消失,顿时惊呼一声,连忙便要出手抵挡。

然而秦长生这一剑却是刁钻至极,加上李淳心中大意,反应已然是慢了一拍,还没来得及激发法力罡罩抵挡,那极品飞剑便是立即穿腰而过,在其腰部留下一个血洞。

直接废了一个腰子。

‘‘啊......’’

李淳当即惨叫一声,连忙捂住腰部血洞,鲜血却从其指缝中涌出。

他立即在自己腰间点动,一股股法力涌动,迅速镇压伤势,将鲜血封住,抬头看向秦长生,神情顿时变得狰狞起来,眼神愤恨:‘‘你竟敢伤我!’’

‘‘我要杀了你!’’

李淳脸上的得意消散,双目喷火,竟然在战斗的最后关头,竟然一时大意,被对方抓到机会,伤到自己,这令他气恼无比。

同时恼羞成怒。

此前他败在秦长生的手上,还可以推脱是秦长生仰仗二阶阵台之利。

而现在,秦长生从始至终都没有动用二阶阵台,只是以单纯的武道实力与他大战,竟然还能伤到他,这立即让他自尊心受到了极大的打击,愤怒翻倍。

陈玉平与郑玄二人也没想到,在战斗的最后关头,原本一直占据上风,猫戏老鼠一般压制并且玩弄着秦长生的李淳,竟然会闹出这样的幺蛾子,被秦长生击伤,此刻都忍不住有些愣神。

随即,两人都不由得皱起眉头,这家伙,在搞什么?

竟然被一个凡人武者正面击伤,这未免也太不小心了。

就连万罗山也不由得皱眉,对李淳的表现感到不满。

‘‘好了!到此为止吧!’’

万罗山淡漠的声音响起,声音之中已然带了几分不满。

听到万罗山略带不满的声音,李淳顿时面色微白,他堂堂归元境的修为,竟然当着万罗山的面,被秦长生一剑贯穿腰间,这绝对是奇耻大辱,万罗山会这样看自己?

不用想,今后自己在青剑营,多半难受重视了。

这让他心中懊恼自己不该这样大意的同时,心中更是极度的不甘,对秦长生的恨意也更深了一些,恨不得杀了秦长生,扒了他的皮。

然而万罗山的话,他却是不得不听,不得不从,哪怕心中不甘,也只能将其压下,退了回来,一脸羞愧的道:‘‘万罗师兄,我......我刚才只是一时大意,否则那小子绝不可能是我对手,更不可能伤到我。’’

‘‘我当然知道你是一时大意,若你真的连个凡人武者都不如,那你也不用留在我青剑营了。’’

万罗山语气平淡的道,随即目光落到了秦长生身上。

李淳闻言顿时微微宽心了些,但是转头看向秦长生的眼神依旧充满了怨愤以及不忿。

‘‘胆识不错,天赋与实力也很好,心性亦是上乘,区区仙台境的修为,能与李淳纠缠这么久,且最终寻到机会,趁其不备,一举将其击伤,不得不说,凡人武者中,你是我见过的最惊艳的天才。’’

‘‘不过,再惊艳的天才,在没有彻底成长起来之前,也终究难逃弱者的定律。’’

万罗山俯视着秦长生,神情平淡的道。

院子当中,秦长生召回击穿李淳腰部的法剑,执剑而立,抬头盯着万罗山,不卑不亢道:‘‘‘多谢师兄教诲。’’

他语气还算平和,并没有与万罗山争锋相对。

以万罗山的身份与地位,以及万罗山的实力,若是对方真要动他,他根本不可能抵挡得住,一根手指头就能将他轻易碾死。

虽然练剑之人,当有锋芒,但更该学会隐藏锋芒。

否则,要剑鞘何用?

不就是藏剑,藏锋芒?

没有足够的实力,却锋芒毕露,不知进退,那不是剑道,而是取死之道。

见秦长生如此不卑不亢,语气平和,即便是万罗山抱着打压秦长生的心态而来,此刻面对如此谦逊的秦长生,一时间竟然也有些不知道该寻何借口与理由。

他不由得深深看了秦长生一眼,随即忽然笑了起来,道:‘‘你倒是聪明,分得清形势,没有一味的狂傲,老实说,本座倒是有些欣赏你了。’’

‘‘你是叫秦长生是吧?本座倒是听过你的名字。听说此前你在外门的时候,便成屡次与我青剑营作对,让我青剑营颜面尽失。还有我外门青剑营的负责人剑痕,前段时间竟然神秘失踪了。’’

说着,剑痕双眼微眯,继续道:

‘‘我听人说你与剑痕有过多次摩擦,当初外门考核的时候,有不少人见到他追寻你而去,如今你却是活着回来了,还晋升到了内门,而他却失踪了......本座原本却也没有多想,不过恰好此番你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比之剑痕还要强上两分,你老实说,我外门青剑营的负责人,剑痕失踪,与你有几分关系?’’

喜欢修罗武魂请大家收藏: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