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丹的性欢生活;美女死神还我h之魂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一章

不然韬塞怎么总说胤禩天分好呢?

对人心把握的天分,对看清局势的天分,别人要耗心力去思索,去学习,于他而言,就和吃饭喝水一样简单。

就没有见过哪个皇子阿哥,能有胤禩这样“鸡贼”,不,是机灵。

趁着皇上对他的容忍度最高,趁着如今年纪还小,不断地刺激着皇上,在皇上眼皮子底下,蹭着他的底线狂魔乱舞!

这不,他弱气兮兮的问皇上“要不儿臣给汗阿玛演示一下”,证明自己以为不会被“女/色所惑”,皇上还真上当了。

他根本想象不到接下去会看到怎么样的画面,却已然被勾起了好奇心。

而韬塞想象到了之后会发生什么,理智上告诉他应该阻止胤禩,免得到时候受皇上责备,可感情上,韬塞可太想要看看皇上难以置信的模样了。

“你打算怎么演示,”康熙来了兴致,反问起了胤禩:“难道需要朕给你去找个美人,让你看看,你再表现出不感兴趣?若是如此,那朕是不信的,因为这些都是可以轻而易举掩盖住的情绪。”

况且上哪儿去找野生的美人去,要真有美人,早就给康熙收入后宫,或是留着给儿子了。

一边要儿子识清女/色,自己却好/色,说的就是汗阿玛这样的……胤禩卡壳了,一时想不到什么词儿来形容。

他过了片刻,恍然大悟:对对对,戏文里将这种行为称呼为“双标”,穿越女与众不同还骂出了那句“双标狗”!

“还请汗阿玛给儿臣一些时间,儿臣去去就来。”

胤禩有一整个“易容”宝箱,他叫上小太监李多福跑一趟,去将自己的易容宝箱给拿来。

“还有我柜子里最底下的旗装,你也一块儿拿来。”

康熙闻言,脸上已是出现了怪异的神情:“你在自己柜子最底下藏了女人的衣服?!”

“是的汗阿玛,儿子学会了易容术!”胤禩认真答道,先给汗阿玛预警一个。

康熙:“什么易容术……”

帝王开始用充满质疑的眼神,去瞅韬塞。

韬塞轻咳一声,暗道一声“果然”!

就因为他在场,胤禩果然会将锅都抛给他,因为易容术是师长教的,头发套与易容装备也是他给的。

他不过一个十四岁的少年人能错在哪儿呢?那定是师长没有教导好。

韬塞看到胤禩捧到他眼前的好大一口锅,接收到他求救的眼神,怎么就那么不乐意给他背锅了呢!

他不仅想看孩子在皇上底线下跳舞,还想看胤禩给皇上气得打屁股。

师徒两个都是蔫坏蔫坏的,韬塞想了想,正色道:“皇上,臣教导胤禩识人,也教导他伪装。如老人、中年人,都是臣曾经与您去民间做过的。那时候臣保护在您身边,谁都不知道臣是谁。”

康熙恍然间回忆起了过去微服私访时,一直保护着他安全的皇叔祖,神色了然地点了点头。

“那与胤禩证明自己有何关系?难不成他还能易容成女人?”

康熙想到那句“我橱柜底下的旗装”,脸色微变。

韬塞耸了耸肩:“臣可从没教给他怎么易容成女人。”

胤禩忙道:“汗阿玛,儿臣去去就来。”

师徒二人对视一眼,眼神在空中火花四溅!

胤禩率先怂了下来,眨眨眼又看了眼皇叔祖,匆匆忙忙地跑去偏殿隔间,对着铜镜开始飞快地梳妆打扮。

李多福就跟在他身后,听他嘱咐,一会儿问他“给我拿胭脂”,“那首饰拿来”,一边目瞪口呆地看着八阿哥穿上女装,画上精致的妆容,折腾假发头套,然后固定在脑袋上,还让他帮忙。

胤禩为了表现出自己的易容技术高超,显示“这不是我自己一个人就能琢磨会的”“是皇叔祖栽培得好”,打算画一个完美无缺的妆容,要让汗阿玛刮目相看!

他这个年纪最大的优点就是青涩,是清纯,结合自身年纪与优势,做到真真假假、假假真真,放大自己五官上的优点,融妆容于自我特色,那画出来的妆容,就成了貌美如花的年轻秀女。

胤禩自己皮肤嫩,唇红齿白,他都不需要用太多的粉做底,只需要铺上薄薄的一层,然后画上桃色的妆容,将眼睛画得大一些,显得明亮又有神采。

眨眨眼,再练了两下女子顾盼生辉的模样,他又给用上了市面上流行的“仙狐同款”淡色口脂,小嘴就显得粉嫩带一些水蜜桃般的红,接着就是修饰脸颊,用阴影将男孩子的轮廓与棱角遮住,用淡色勾勒出女子柔美的轮廓。

鼻子要显得好看,还贴上了假的肤蜡。

他画得仔细,打算一鸣惊人,细到头饰放在旗头上,首饰也一一戴上了。最难戴的其实是耳环,因为他没有耳洞,胤禩是靠夹住的。

他听说还有一种磁吸的首饰,可以不打耳洞就吸在耳朵上,以后一定让人去打造一些备着。

既然要化成女子,女孩子的身形婀娜妩媚与男孩子不同,假胸定是少不了的,假屁股也不能少,但是因为年龄小,那就不必垫得太高。

工具胤禩都备着了,胸垫子,屁股垫子,全都塞好,唯一的缺点是不能剧烈运动,否则屁股垫容易掉出来!这就是胤禩以后需要改良克服的地方,如果他以后要画成妖娆美人,那胸得更大,屁股要更翘,到时候垫得高,稍稍有大的动作就会面临屁股垫子掉下来变成塌屁股的窘境,万一跑动起来,胸垫飞了怎么办?

所以如果有那种内部的紧身衣,要与皮肤颜色等同,那就更好了。

胤禩想:等我以后长大有了权力和人脉,我就让人去准备,捣鼓一整套齐全的!

整个变装过程花去了半个时辰,康熙已经与韬塞在外头聊起了西征噶尔丹的细节。

花盆底的声音,从靠近偏殿处的门传来。

人还未到,声音已经到了,胤禩清亮的声音响起:“汗阿玛,皇叔祖,你们看,儿臣这样易容可还能看出我是谁吗?”

在胤禩化妆的过程中,韬塞已经给康熙提前预警过了,让康熙有了一个心里准备,得知儿子会将自己“打扮成女人”。

帝王只觉得好笑抬眸:“将自己打扮成女人,来证明自己不会沉溺女色?”这算哪门子逻辑。

可是当他顺着胤禩的声音看到他时,康熙定格了。

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

见过青涩如花儿般可人的年轻秀女吗?

肤若凝脂,唇如花瓣,秋水盈盈的双眸,少女含苞待放的楚楚动人,顾盼生辉的天真烂漫,他他他,都有……

韬塞此前只见过胤禩画的粗狂版五颜六色妖女,只能用丑这一字来形容,这回见到完整版,不可置信地颤抖着手指,指向踩着花盆底走来的胤禩,一口老血堵在喉咙口。

袅袅婀娜的莲步还能将身形曲线给露出来,这前凸后翘的细微曲线,哪里还有男子的模样,整一个正在发育中的少女!

他怎么能那么懂???

韬塞感到匪夷所思,试探着问他:“胤禩?”

“是,皇叔祖,”年轻’姑娘‘侧过身,秀了秀自己的好身材,笑容天真烂漫,捏着嗓子悄声问他:“皇叔祖,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弟子这易容术,过关了吗?”

帝王蹭一下站了起来,瞳孔剧烈震动,他三步并做两步地快速来到胤禩面前。

即使穿上高高的花盆底,胤禩也比康熙要矮上许多,他低头,好似是假装羞怯,实则是怕抬头会让脑袋上的东西掉下来。

君父胸膛起伏,颤抖着手指着胤禩至今为止折腾出来最完美的妆容作品:“这就是你说的,证明自己不会被女/色所惑?”

“回汗阿玛,是的,儿臣可以靠着易容之术,化成各式各样的美人,当有美人出现在儿臣面前时,儿臣会率先研究她的眼线是如何画的,唇脂是如何勾勒出完美的形状,脸上五官如何搭配会变成她那样美丽的模样。”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二章

花翎牵着冷雪沁挤进人群里。

花翎心里全是卧槽,洞房花烛夜懂不懂啊?

突然全院报警,他衣服裤子都脱l了,他师姐非让他赶紧穿衣服去院门口看看。

简直有毒啊。

他花翎想这一天想了这么久,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竟然都被打断了?丧尽天良啊丧尽天良!

花翎愤愤然,潦草地把衣服穿上,拉着冷雪沁就一路朝院门口来了。

天医盟,百年前被他师父亲手灭掉的宗门!

见众人还是一知半解,花翎看了看白初薇的神色,明白得到默许后开口道:“百年前华国风雨飘摇,国内的修士们也不少是爱国人士,成立了不少修行盟会相助。”

众人点头,就好比当年神仙岛上有医修出来帮忙治病一样。

“其中天医盟这个组织,因为售卖假药,被一举灭了。”

还是被他师父白初薇,亲手灭掉的。

花翎有些迷惑地挠了挠脑袋,“按理来说,这个组织早就应该没人啊,怎么这个时候窜出来?”

花翎神色忽然有些紧张

文学

起来,难不成……这是来寻仇了?

组织被灭,这可是深仇大恨啊。

白初薇冷不丁笑着朝金老爷子问道:“你儿子给我徒弟下l药的药从哪儿来的?”

金老爷子先是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那人那么准确地就抓住了金小宝走,果然是之前就知道他们金家的人。

敢情,早之前就盯上了他们家?

许星辰忽然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金小宝同学的人身安全最为重要,要不就先把童轻颜给放了?”

许星辰都有些弄不明白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说幸运,每次都能遇见白初薇这个妖女坑他。

说不幸运,好像每一次又能得到天道的眷顾,总能化险为夷。

就连童轻颜也是这样。

他都以为轻颜这回肯定是完蛋了,要被非自然管理局给弄走。

谁知道风头一转,竟然莫名其妙冒出来了一个白初薇的仇家,交换条件是童轻颜!

段非寒斜睨了一眼,冷声反问一句:“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小丹的性欢生活 第三章

文学

谢继宁深深地看着苏娅,心道,这女人的心理素质可真是极好,他都说得这么明了,她竟然还装作一无所知。

“苏娅,既然你不愿意说实话,那就不要怪我心狠手辣地要揭你的这一层假面了。”

苏娅强颜欢笑道:“我明白了,这一切,都是继宁哥的算计,你不想娶我,所以,你才用这样肮脏的手段陷害我,是吗?”

苏娅可不管那么多,她想,只要她抵死不认,她有的是办法让谢继宁有口难言。

苏娅握着谢家老祖宗的手,就抽抽噎噎地开始哭泣。

谢家老祖宗听见苏娅的哭声,只觉得头都要炸裂开了。

她阴沉着一张满是皱纹,甚至有些尖酸刻薄的脸庞,冷冷地质问道:“谢继宁,所以,今晚的这一切,是你的算计?”

她就说,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

谢继宁刚刚明明就不想娶!

谁料……一转眼,就又要娶了!

这么天衣无缝的计谋,不是谢继宁一个人能做到的。

谢家老祖宗那如同火炬一样的眸光,落到人群中叶琳琅的脸庞上。

“不对,你一个人做不到如此完美,你有帮手!”

谢家老祖宗想,陆九安肯定是舍不得拿谢蕴宁出来做诱饵的。

谢蕴宁是她一手带到大的孩子。

他是什么样性格的孩子,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那么……这所有的一切,都是谢继宁和叶琳琅两人联手搞得鬼!

“叶琳琅,我们谢家,是不是和你有仇?”

人群中的叶琳琅陡然被谢家老祖宗这么质问,顿时出声问道:“您的意思是?苏娅的这一切,都我做的。”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