约到亲戚是做还是不做:np文女主 男主全是军人

约到亲戚是做还是不做 第一章

“多少钱?”

旺角的一处不足三十平米,只有四五张病床却挤满了十几个重伤小弟的黑市诊所内,知道又是一大笔医疗费跑不掉的侯文聪一脸肉疼的问道。

“十七万三,大家都是老熟人了,以后旺角的生意还要靠你聪明哥多多关照呢,收你十七万好了!”

左手针线右手镊子的九叔一边给飞机缝合着伤口,一边扭头对着侯文聪猥琐一笑的道。

“十七万,没问题,给我兄弟用最好的药,千万别留下什么后遗症啊。”微笑着脱掉手表递给四眼蛇的侯文聪一脸大气的道。

“真挡啊?”接过手表的四眼蛇不放心的补了一句道。

“小包,怎么样了?”给了四眼蛇一个肯定的眼神,走到小包身前的侯文聪看着他那几近报废的俊脸道。

“呜呜呜~~~聪明哥!”一直守在弟弟身旁的大包一见侯文聪,心中有了主心骨的他当场便放声大哭了起来。

“闭嘴,出来混本来就是你砍我,我砍你。记住了,路是你们自己选的,想后悔就不要出来混!”说着拍了拍大包肩膀的侯文聪又转身查看起其他小弟的伤势。

作为这群人的大哥,侯文聪也许很奸很诈,但基本的道义他还是有的。不管怎么样,这些人都是为了他才受的伤,他有责任对他们负责到底,哪怕要花他很多钱。

看了一圈伤得最重的就是飞机跟小包两人的侯文聪总算是松了一大口气,二十万一个的安家费算是保住了。

对着吉米仔招了招手的侯文聪把他叫到一旁道“你去找烂牙财,让他调二十万的头寸给我,每个受伤的兄弟一人发一万当营养费,飞机跟小包两万。”

“知道!”点头示意知道了的吉米仔刚想转身出门就又被侯文聪给叫住了。

“记住,告诉他是我侯文聪要用,让他…少收点利息!”想到利息二字又开始肉疼的侯文聪一脸严肃的叮嘱道。

“九出十三归,一个月的时间,不算复利率可以吗?”沉默了那么两三秒的吉米仔试探性的询问起侯文聪的底线道。

“最多给他五万块当利息,

文学

其他多一分都没有!”想到又要多付五万块的利息,不光肉疼、牙也开始疼了的侯文聪的咬着后牙槽道。

在侯文聪心疼钱的同时,跟大哥渣哥一起回白石难民营里接老妈的托尼也在肉疼着。

不足一平方公里的土地上,困了上万难民的白石难民营内

“有人出价五十万,买起一个叫侯文聪的旺角大哥。”

盘腿坐在一间由帆布搭建而成的‘豪华’帐篷房里的龙五一边冷漠的磨着手里的匕首,一边向房间内的其他六人传达着今晚收到的买卖信息。

龙五、龙七、龙九、天养生、天养义、渣哥、托尼,一行七人各个都受过军事化训练的他们自组了一个叫‘七小福’的杀手组织,其中作为总教官的龙五也是其他六人的头。

“我刚在旺角跟了一个叫侯文聪的老大。”平日里都是龙五下命令,其他人负责执行,很少会说废话的托尼突然开口道。

“托尼?”作为七小福里唯一的女人,看了看龙五又看了看托尼的龙九一脸冷漠的叫着托尼的名字,示意他可以闭嘴了。

约到亲戚是做还是不做 第二章

顾泰安接起电话,腰板笔直地说道:“蒋学的回电,都已经发到我这里了。目前基本可以确定,你在兴山上搞到的情报是属实的。在北风口附近,或者更远的地方,确实可能存在一个秘密建造的军事基地。军情局这边,我会让他们继续追查,你现在要动用,你在北风口的力量,来追查这个事情,先确定这个基地的位置,再搞清楚里面的情况。”

“是!”秦禹立即起身回道:“我马上跟北风口那边沟通。”

“好,就这样,有什么问题,我会让军情局直接联系你。”

“好,司令!”

二人沟通完毕,结束了通话。

秦禹拿起手机,迈步走到窗口处,拨通了吴天胤的号码:“喂,胤哥!”

“你派去在外围盯梢的人,已经联系过我了,我知道他们被控制的那个生活村,你别着急,我这边会跟。”吴天胤知道秦禹打电话来的用意,所以率先回了一句。

“那就好。”秦禹语气严肃地说道:“胤哥,这个事儿,现在已经不光是我在搞了,给你打电话的人,也不是我派去的,他们都是八区情报部门的,专门盯这条线的。你务必用用劲儿,帮我照顾好派去的这些人,搞清楚这个基地的确切地点,以及里面的情况。”

“我明白。”吴天胤点头。

“行,那你有信儿了,马上给我打电话。”

“好。”

吴天胤挂断手机,站在自己的办公室内,转身看向了安仔:“给沿路的牛鬼蛇神打个电话,让他们盯上拉人走的那个车队。”

“好。”安仔应了一声,拿起电话走到了窗户旁。

吴天胤弯腰坐在破旧的办公椅上,依旧穿着他标志性的老旧军大衣,摸了摸满是胡须的下巴:“呵呵,真怪事儿了啊,北风口这儿趴了这么一伙人,我竟然不知道。”

……

大约八个小时后,晚上11点多。

安仔迈步走进了吴天胤的住所,语速很快地说道:“对方的车队,根本就没在北风口停,而是直接进了西伯无人区。”

吴天胤立即起身骂道:“他妈的,我就说嘛,北风口这儿要是趴了这么一伙扎眼的人,咱们怎么可能一点都不知道。秦老黑第一次收集的情报不准确,对方搞的那个什么基地,肯定不在北风口。”

“是的,应该在无人区深处,或者是在更靠近俄六区的范围。”安仔回。

吴天胤背着手,在屋内走了起来。

“现在的情况有点尴尬,无人区的道路非常简单,我们的人如果直不愣登的跟进去,那很容易引起对方的警觉。”安仔轻声提醒道:“这个活儿不好干。”

“动脑子啊。”吴天胤立即做出部署:“命令,新胜生活村的3号仓库,往外放两架直升机,然后给俄区的米哈伊尔打电话,让他跟波尔塔的空中管制单位打招呼,就说咱们要进货,调二百桶飞机燃油过来。”

“可以。”安仔想了一下回道:“那途径路线就是西伯无人区呗?”

“对,买燃油是其次,主要是让飞机有个正当理由进去,给我盯着对面的车队。”吴天胤点头。

“好,我马上安排。”

“等一下!”吴天胤摆手再次叫了一声:“两架直升机也不保险,万一有雪舞天,他们就啥都看不着了。你这样,你再让新胜生活村的拉货车队出五台卡车,也去波尔塔那边拉钢材回来。记住,一定要用带LOGO的集团采购车。”

“行。”安仔点头。

“去吧。”

吴天胤摆了摆手,立马走出办公室,伸手打开了蒙着挡灰布的军用沙盘,低头看了一眼西伯无人区附近,眨眼说道:“他妈的,这有一千多平方公里的无人区,周围全是山……上哪儿找什么基地去啊!”

……

次日,晚上九点多。

押解蒋学、孟玺、何大川等人的车队,经过三十多个小时的行驶,终于来到了西伯无人区深处,并且在俄区巴什基尔矿业集团旗下的一处开采基地落脚。

约到亲戚是做还是不做 第三章

“极·圣剑术·剑境领域,独属于剑圣的圣剑术,可一念开天,一剑化界……是了,系统可从没说过这里是无限剑制那样的心想世界啊!”

林易喃喃低语,漆黑的眸子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前方五彩斑斓的空间乱流:“所以……这里其实是个真实存在的世界吗?”

“不对,单以物质基础而论,这里并不算是一个真实的世界,或者说并不像是地球那样自然生成的世界,它存在的基础就是我的认知和我的剑意,就好像我真的以剑意在空间乱流中强行开辟了一个世界一样……”

想到这里,即便是林易也不禁心生震撼。

他的实力虽然强大,但也不至于真的单凭剑意一剑化界,真正能够拥有如此伟力的存在,只有他身上那个莫名出现的系统。

所以系统真的开辟了一个世界,然后把自己扔过来当阉割版创世神吗?

林易沉吟一二,忽然抬起右手轻轻一挥。

面前那五彩斑斓的空间乱流顿时被一片虚假的‘幕帐’遮掩,肉眼望去似乎还有一片一望无际的荒芜大陆,但实际上却只是永远也到不了的幻象。

与此同时,整个世界的所有边界都出现了这样一面无法跨越的空气墙。

林易的身形一闪,以最高权限在剑境领域中不断瞬移,探索感知着这个完全属于他的世界。

三分钟后,林易再度出现在那一堵空气墙的面前,透过前方的幻象望向了边界之外的空间乱流,俊美的脸上流露出若有所思的神情。

他已经借着最高权限测量了整个世界,不得不说,这个世界的确非常庞大,横向的面积比起一整个亚欧大陆也不逞多让,高度也有足有五万米上下。

如果这只是个具现化自己心象风景的固有结界的话,那不管多大都算不上大,可如果这里真的是一个建立于林易的认知基础之上的真实世界的话……

那可真是赚翻了!

想要验证的话其实也很简单,如果这里真的是一个基础规则不完善的真实世界,那么可以留存于界的必然不只是这些由自己创造出的大陆和天空,还有真正待在这个世界的生命……

想到这里,林易不由得转过头来,目光穿过上千公里的距离望向了正在切磋的西摩和郑商奇两人。

想要试验的话,林易完全可以先离开世界,将他们两人留在这里。

但这种做法毕竟有风险,林易思索一二后,还是谨慎地放弃了这一选择。

想到这里,林易心念一动,借助最高权限瞬移到西摩和郑商奇的头顶,在两人一脸懵逼的目光中制止了他们的切磋,然后毫不留情地将他们丢出了剑境领域。

紧接着,林易自己也退出了剑境领域,在西摩和郑商奇出声发问之前身形一闪离开了别墅,只留下客厅中的二人两脸懵逼,面面相觑。

五分钟后,林易的身形再度出现在剑境领域中。

但与之前不同的是,他的怀里除了沉睡的小黑猫,还多了一只瑟瑟发抖,被小黑猫身上散发的威势吓成一团白色绒球的小兔子。

“乖兔兔,如果能大难不死的话,本座重重有赏!”

林易自言自语地将小兔子放在了地上,然后给了瑟瑟发抖的它一个鼓励的眼神,然后心念一动消失在剑境领域中。

又过了五分钟,林易的身形再度浮现,漆黑的眸子与那双弱小,可怜又无助的红色眼瞳对视了一眼,旋即嘴角荡开一抹欣喜的笑容。

确定了!

这里的确是一个真实存在的世界,只不过基础的规则完全由林易自己的认知和剑意组成,因此并不算非常完善。

身处这个世界,即便是虚空造物,改变规则这种创世神才能拥有的手段,林易也可以随意地用出……那他岂不是无敌了?

“也不对,不论是摄入西摩和商奇,还是面前的这只小兔子,我体内的剑炁都有不同程度的消耗,所以过于强大的对手应该

文学

是无法摄入此界的才对。”

不过转念一想,极·鬼剑术·暴风式似乎拥有着强行拉人入界的能力,如果再配合上自己在此界的强大权限……

啧啧,只是想一下就有些兴奋。

唯一的遗憾就是剑境领域的边界问题,远小于地球的体积令林易‘一觉吊地球’的野望彻底熄灭。

只能期待着剑境领域日后可以再度变大了……

林易一边遗憾地想着,一边抚摸着小兔子的脑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