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文乖不疼的;惩罚往受的菊花塞生姜

污文乖不疼的 第一章

最终的秘密指向的是什么?

揭开答案其实非常的简单,那就是人类的起源。

前文明尽管有进化论做为支撑,去解释了生命合理的进化,可进化论不能解释的问题依旧有很多,就算不去深究这些,那紫月时代突如其来的无序进化该怎么解释?

所有的碎片聚集汇合,聪明如这些人类最顶级的天才,很自然的就会想到,这一切是被操纵的,是一场从人类起源就开始的阴谋。

叫阴谋合适吗?没人能得出答案,因为不知道操纵这一切的背后的主人,究竟是什么目的。

所以,也只能暂时将之称之为阴谋?

想到这里,李斯特揉了揉额角,如果是知情者刻意想要隐瞒,仅凭智慧来猜测这些事情,是永远得不到答案的。

相比起去思考这些显得有些虚无缥缈的大局,在眼前更让人在意的怕是那些培养皿吗?

想到今天的投影,最后的画面,那巨大的培养皿中三具血色的躯体,李斯特的神色一下子变得有些恐惧,但无疑这恐惧并不是纯粹的恐惧,还带着非常明显的恼羞成怒。

这样的情绪不仅仅是李斯特独有的,只要想起那培养皿,只怕是所有人的心情都是这样。

那培养皿是这一段情报之中,最重要的情报,也是这段情报,让人类最终确定了这一次的行动——攻打毁灭代号X的地下城。

那三具躯体究竟是什么呢?从外貌来看,除了血色的皮肤和一些细节不同外,它们和人类已经极其相似。

根据情报员最后的解说,所有人都已经了解,这就是地下城活捉那么多包括紫月战士在内的人类,不惜一切的代价,所研究出来的最高‘成果’。

这成果之所以让人畏惧,是因为它们已经突破了地底种族的‘桎梏’,可以不穿义躯就在地面活动。

而这个说法还不甚准确,更准确的说法是在地面上,它们同人类没有任何的区别。

更为强大的是,它们依旧可以武装地底种族独有的义躯。

很可怕,这等于是消除了人类在地面上的巨大战略优势,如果地底种族大面积的制造这种生物,并加之以武装,人类面对的就再也不会是只要在地面上,只要被破坏了义躯,就会失去绝大部分战斗力的地底种族。

更为可怕的是,这三具躯体的基因链经过了特殊的改造,根据不能确定的模糊信息,地底种族已经破解了人类基因链中最为核心的一些秘密,也就是说这三具躯体的基因链中已经包含了人类基因链的部分核心。

再简单一点解释的话,就是它们或许具备了人类的成长性,不能说是全部,至少部分方面已经如此。

也就是说,地底种族也会有自己的紫月战士了!!

“这绝对不是我想得出的结果。但事实是,就算它们制造出来的这生物,不能完全和人类的紫月战士相同,可也有了一大部分紫月战士的特质,我亲眼见证了一些东西,可惜没有办法拍摄下来。”

“我只是感觉我身为人类,对此已经恼羞成怒。”

是的,那位情报员对此的感觉也是恼羞成怒,和李斯特没有任何的区别。

这感觉就像自己不共戴天的仇人,在模仿自己,并且他已经模仿成功了,学习到了自己的某一部分优势,并想以此来毁灭自己。

恶心,愤怒,最后恼羞成怒!绝大部分的人类都会有这样的情绪,尽管并不太想承认。

综上,这地底种族的最高成果必须毁灭。

在紫月时代,它们也拥有自己独有的进化方向,但不能是人类的进化方向,它们之中也不能出现像人类紫月战士这样的存在。

它们不配!

人类也绝对不会承认这是自己人性中的自私,狭隘…从先祖就流传下来的基因链,是人类的血脉,是生而为人的骄傲,守护自己的血脉和骄傲不是应该的吗?何况,卑鄙者想要夺走它…

所以五个月以后,人类进入紫月时代以后,最大型的一场针对异族——地底种族的战争即将进行。

但这一场酝酿已久的战争是绝密的,按照李烈的说法,消息只会在战争前的一个月才放出,到时候集结,准备,行动再无退路。

在此之前,人类的精锐会提前捶毁代号X的地下城,这一次的行动被称之为匕首行动。

因为行动的意义就像一把猝不及防的,率先刺入敌人要害的匕首。

星火大队做为人类新一代的顶尖战斗力,理所当然的会加入这一次行动,而他们所面对的任务也绝对不轻,那就是要把守通往X城实验室的某一条交通枢纽,为破坏实验室以及夺取试验资料的最精锐的高阶紫月战士组成的队伍争取一定的时间。

在时间没有到达之前,星火大队的任务只有一个——死守!

到时候,会面对什么样的敌人?会面对多少的敌人?

一向会对各种任务做出各种战术推演的李烈没有给出任何的答案,这件事情不需要答案,更不需要猜测。

就像人类的战争史中,曾经发生的很多战役,面对敌人就是用生命死守。

何况这是一次人类第一次针对大型异族的战争,献出生命更是理所当然。

既然如

文学

此,敌人多与少,强与弱都没有意义了….

那匕首行动会什么时候开始呢?李烈暂时也没有宣布,唯一能知道的就是绝对会早于和地底种族的大型战争。

还会有多少时间?一个月?两个月?或者最多不会超过三个月的吧?

这是大多数人的猜测!

而在今日的休假以后,星火大队的所有人也会离开这个营地,会即将开展的行动进行秘密训练,之后就会出发进入一个属于人类绝对最高机密的训练基地…

那又是什么训练基地?就连神通广大,背景深厚的星火大队士兵也一无所知。

不过,这倒是可以解释为什么在前段时间会来那么一批身份更加显赫的新兵了。

也许是这样地位的人也想要进入那个训练基地。

可新的疑问是,这样会不会有些得不偿失?为了进入那个训练基地,就参与那么危险的行动?这些家伙的身份可是个顶个的尊贵啊?

谜题随着时代的脚步进行到了这一天,越发的让人难以猜透了。

在这样迷雾重重的时代,新一代的少年已经开始要正式面对最残酷的时代进行曲时,谁还会在这样的夜晚想起那个如同流星一般闪耀过夜空的唐凌呢?

**

“这一次的行动已经没有退路了,我很想知道,根据最新的计算结果,星火大队的生存率会是多少?”李烈的脸色非常沉重,他站着的姿态虽然恭敬,但眼神中却透着一丝愤怒,这丝愤怒完全可以掩饰,但明显的他并不想掩饰。

即便,在巨大的桌后,他的对面坐着的是钢铁血城日月星三大元帅。

很难得的,三大元帅齐聚。

“任何的计算都是不准确的。”开口的是冷月元帅,她的声音依旧没有什么感情色彩,月亮面具之后会是什么表情也难以猜测。

李烈深吸了一口气,微微捏紧了拳头。

“就算知道结果,行动也不会改变了。”闪星元帅的语气稍微柔和,甚至带上了那么一丝怜悯,但他的性格是如此,总是会和稀泥的那一个,可在这个时候和稀泥并不能让李烈得到任何一丝安慰。

污文乖不疼的 第二章

“嘶啦、嘶啦!噗呲呲——”

说时迟,那时快,被瞬间吸进气流内的黑甲蛮蝎惨遭疾旋之力撕碎身躯,化为漫天血雾,后面的蛮蝎见状吓得魂飞魄散,它们慌忙刹住脚步,不敢再往古怪气流那边奔跑。

但后面的虫母却没打算放过这些家伙,它猛然叫道:“看住蛮蝎,谁敢停止前进,杀无赦!”

“唰唰唰!”“嗤嗤嗤!”听到它的叫嚷声,金螫王释放出尖锐气芒,古荒吼螶的漫天风刃倾泻如雨,顿时杀得试图倒退逃走的蛮蝎死伤一片。

“吱吱吱!”

发觉对方是要对自己的同族赶尽杀绝,为首的巨大蛮蝎不由得发出哀鸣惨叫,而后赫然扭身朝着虫母这边猛冲过来,这家伙此刻已经绝望至极,打算和敌人拼个你死我活,甚至是同归于尽也在所不惜。

“就凭你也配和本虫拼命?别做梦了!”

虫母狂笑一声,倏忽吐出大股原火烈焰,“呼呼呼——嗖嗖嗖——”猛火好似洪荒古兽血口甫张,倏地吞没了黑甲蛮蝎的身躯,这家伙没来得及挣扎一下,就变成了灰烬。

“噼里啪啦!”霎时间,金螫王挥动灵气细丝狠狠抽打其余的黑甲蛮蝎,嘴里还喊道:“废物们,尔等剩余的价值就是向前冲,快点!”

“啪!”灵气细丝如同灵蛇般的软鞭,应声落在其中一只黑甲蛮蝎身上,别看这个家伙皮糙肉厚,有重甲保护,照样被打得头破血流,惨叫摔倒在地,金螫王怒吼道:“快点冲!”

“唧唧、唧唧!”

万般无奈之下,遍体鳞伤的蛮蝎只得哀鸣着朝古怪气流内走去,随着一阵绞肉机似的暴响骤起,这只黑甲蛮蝎也被绞成肉碎,其余的蛮蝎越看越害怕,但明知这是一条死路,它们也只能硬着头皮往前走

文学

了。

原因就在于,后退的话还得遭到无尽的毒打,那样还不如直接死了痛快呢。

“噌噌噌——呼呼呼——”一个个黑甲蛮蝎带着无尽悔恨,埋头冲进了古怪气流内,惨遭“绞肉”之刑。

与此同时,古荒吼螶叫道:“老大,你瞧,那些家伙进去之后,气流旋转的速度变慢了。”

“好,咱们也该准备一下了。”邪蛁虫母此时问道:“你们两个有没有信心,和我一起冲进去探个究竟?”

“哈哈哈——”闻听此言,金螫王和吼螶大笑,随即异口同声叫道:“愿以死相随!”

“好好,果然是我的好兄弟。”

邪蛁虫母点头,随即说道:“既然如此,咱们也得准备齐全再进去,小金,用你的金玄灵气做个保护罩,让咱们三个都受到它的覆盖保护,然后再给我的虫帝宝珠也输入一些玄灵气。”

“是,老大。”金螫王一边说着,一边依言照做,“嗖嗖嗖!”霎时间,玄灵气护罩形成,虫母又把那根从气流内弄到的兽骨带在身边,随即道:“好了,随我冲吧!”

“噌噌噌!”说时迟,那时快,三虫好似离弦之箭,朝着气流内疾飙而去,也许是金玄灵气的护罩起了决定性的作用,让大家得到了很好的保护,轻而易举的闯进了气流外围。

污文乖不疼的 第三章

奕君说的陆隐自然知道,当初石娇就以此作为劝说,让陆隐争取化圣之位,好帮已经到了年限,需要去无边战场的虚向阴,因为在无边战场,光祖境强者就死了超过二十人,更不用说半祖,那是数不胜数。

那就是生死磨盘,没有人能确定可以活着离开无边战场。

“与其说无边战场是六方会防御永恒族的决战之地,不如说是六方会入侵永恒族最前线”,奕君说道。

陆隐诧异,“入侵?”,这点他倒是没听人说过。

奕君道,“永恒族为什么要死盯着无边战场不放?就因为一旦他们放手无边战场,任由无边战场被六方会控制,六方会便可直入永恒族,近可攻,退可守,这是永恒族无法接受的,所以两方都在无边战场疯狂增加人手,彼此消耗,每一天,每一个时辰,乃至每一个呼吸都有人死亡,那是人类自有意识以来,最大,也是最残酷的战场”。

陆隐手指轻敲桌面,他第一次听到这种事,原来如此,怪不得可以有无边战场这么大的战局,如果他是永恒族,不可能跟六方会在一个战场上互耗,肯定想办法入侵各个时空,甚至集中七神天一个时空一个时空的剿灭。

永恒族之所以不这么做,是因为他们做不了,一旦没有足够的力量防御无边战场,六方会便可打入永恒族。

唯一真神一旦有机会就可摧毁各个平行时空,而大天尊这种强者,包括虚主,木之主宰他们,一旦有机会,他们也可以直入永恒族,摧毁对于永恒族来说最重要的东西。

双方都承受不了这个损失,所以才有了无边战场。

对了,陆隐忽然想起来,枯祖独自一人杀入永恒族,他是怎么去的?是否也经过无边战场,如果经过,是否在无边战场留下过厮杀的传说?

无边战场又是否是唯一一个可以直入永恒族的地域?理论上是这样,永恒族不可能随便入侵到始空间还有六方会,那么人类也不可能随便进入永恒族。

陆隐在这刹那想到了很多。

奕君还在说着,陆隐静静听,这个女人对无边战场确实了解,今日不算白来。

足足喝了七杯茶,奕君才说完。

陆隐感慨,“没想到无边战场比我想象的更残酷”。

奕君道,“不去无边战场,永远无法理解那种残酷的战局,寻常修炼者别说见到虚太境,就算虚变境都难以见到,但在无边战场,或许进去的第一天就可能碰到虚太境强者,近而,消失,这是很正常的,有人甚至都没能在无边战场留下超过一个呼吸”。

陆隐端起茶杯,“奕君姑娘,我佩服你,能在无边战场立功,怪不得会受此待遇”。

奕君道,“玄七公子不必佩服我,若非那些战友帮忙,我也无法立功,更无法带回父亲,如果玄七公子不嫌弃,可以叫我奕君”。

“好,那我就不客气了,奕君”,陆隐笑道。

奕君眨了眨眼,“那我是不是可以称你为玄七大哥呢?”。

“当然可以”。

足足大半天时间,陆隐都在跟奕君谈天说地,这个女人对于虚神时空很了解,如果不是暗子该多好,陆隐叹息,不过如果不是暗子,她也无法从无边战场活着回来。

此女究竟是自愿背叛人类成为暗子,还是被成空控制了?

不融入她的记忆根本看不出来。

陆隐带着老癫走了。

奕君遥遥相送,在他们彻底离去后,她脸色沉了下来,说了那么多,她完全没看清此人来的目的,仅仅是了解无边战场?

“去,查一查跟在玄七身边的那个老者是什么人”,奕君吩咐,她消息虽然灵通,却也不可能查到陆隐加入天鉴府,这是刚刚才发生的事,没多久,天鉴府跟景云族都不会泄露。

身后,一道影子消失。

“府主,目前只能证明这个女人跟云舞有联系,却无法证明她是暗子”,老癫道。

陆隐道,“云舞的事没有外泄,云舞把猩红竖眼藏起来,证明她们之间,奕君无法联系云舞,只有云舞可以联系这个奕君,而且是通过见面的方式联系,这就好操作了”。

“你是说?冒充云舞?”,老癫道,说完立刻摇头,“不行,她们之间见面肯定有特殊方法辨认对方,同为暗子,决不可能通过样貌来辨别”。

“我自有办法”,陆隐说了一句,随后道,“我们天鉴府人手不够,走,带你去找人”。

老癫好奇,“找人?没人愿意加入天鉴府,而且我天鉴府收人很严格”。

陆隐没理他,朝着一个方向而去。

通过与奕君对话,他知道虚季与虚月在哪里,他就是想把这两人拉进天鉴府。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